返回第81585章 谋百世  寒门祸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春芳从西苑出来,乘坐轿子直接来到礼部衙门。

    如果说哪一朝的朝廷大佬工作时间最长,怕是当属现在的嘉靖朝。像昔日的首辅严嵩,几乎是住在西苑内,日日夜夜相伴于嘉靖。

    到了徐阶当政,虽然没有严嵩那般夸张,但亦是经常留宿于西苑。李春芳、严讷和董份等部堂高官除了处理衙门的事务,晚上亦是时常到西苑轮值。

    哪怕现在是春节期间,他们这帮人亦是没有什么假期,都是时时进宫里为皇上撰写青词。

    “拜见正堂大人!”

    林晧然和秦鸣堂先一步到了客厅这里用茶,看到李春芳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进来,当即便是站起来恭恭敬敬地施礼道。

    现在的礼部可谓是一道奇观:礼部尚书李春芳是嘉靖二十六年的状元郎,礼部左侍郎林晧然是嘉靖三十七年的状元郎,礼部右侍郎秦鸣雷则是嘉靖二十三年的状元郎。

    “礼部三部堂,全是状元郎”,这虽不能说是后无来者,但亦算是前无古人了,故而有好事之人以此种现象向嘉靖称之为祥瑞,哄得嘉靖亦是大为欢畅。

    李春芳并没有什么架子,对着二人温和地回礼,然后带着谦意地解释道:“若愚、子豫,今日突然叫你们回本部,实乃有要事相商!”

    林晧然还没有回应,秦鸣雷便是抢先地道:“请说!”

    李春芳在主人座落座,扫了二个人一眼,便是直接开门见山地道:“皇上有意要削减宗藩禄米,徐阁老让咱们礼部拿一个方案!”

    林晧然听到是削减宗藩禄米一事,嘴角当即泛起一丝苦涩。虽然他早就猜到这一点,但皮球滚过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腹诽一句:这朝堂当真不让人省心。

    “正堂大人,皇上果真想要削减宗藩禄米?”秦鸣雷的眼睛闪过兴奋的光芒,显得很认真地进行求证道。

    在嘉靖朝,很多官员都清楚地知道一点:只要尽心尽力按着皇上的意愿办事,虽然没有昔日张璁那般厚待,但升官发财则是不在话下。

    李春芳扭头望向眼睛充满希冀的秦鸣雷,显得老实地点头道:“皇上对韩王宗室大闹西安之事甚为恼怒,已经明令徐阁老拿出削减宗藩禄米的方案,而徐阁老将此事交由我们礼部。”

    秦鸣雷握着拳头打在另一只手掌上,显得兴奋地附和道:“若是如此的话,咱们礼部责无旁贷,定要拿出一份行之有效的方案呈交给皇上和徐阁老!”

    林晧然的脸上没有什么兴奋之色,静静地坐在旁边,慢悠悠地继续品着茶水。

    “左宗伯,你对削减宗藩禄米可有什么方案?”李春芳的目光则是落到了林晧然的身上,显得很是重视地询问道。

    秦鸣雷听到李春芳第一个询问于林晧然,脸上的兴奋当即不见了许多,显得充满敌意地望向了对面静坐的林晧然。

    秦鸣雷中嘉靖二十三年的进士,今年已经五十多岁,无论是资历和年纪都稳稳压林晧然一头,但偏偏给林晧然抢了礼部左侍郎的位置。

    如果林晧然是无能之辈还好,但偏偏林晧然还颇有能力,令到他根本看不到取而代之的希望,当真令到他是咬牙切齿。

    林晧然原本是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听到李春芳的问话,仿佛这才反应过来一般,显得谦虚地回应道:“正堂大人,此事关系甚大、牵扯甚多,下官一时亦是说不出所以然!不过咱们肯定是要削减宗室禄米,但该如何削减,是减亲王还是减中尉,削减的幅度是多少,这些都要从长计议!”

    “这有何难!依本官之见,亲王的禄米减半;其下的郡王、亲王庶子、郡王世子的禄米减七成;将军和中尉的禄米减六成!”秦鸣雷显得急不可耐,当即说出削减禄米的方案道。

    李春芳的眉头微微蹙起,却是没有当即进行表态,而是望向林晧然又是询问道:“左宗伯,你以为这个方案可妥?”

    秦鸣雷心里涌起更强烈的不满,显得更加戒备地瞪向了林晧然。

    “右宗伯老成谋国,他既然如此有信心,怕亦不会有太大的差错!”林晧然显得颇为敬重秦鸣雷,对着秦鸣雷微笑地拱手道。

    秦鸣雷微微一愣,突然发现林晧然这个人没有先前那般的令人厌恶,似乎还有一丁点可取之处,不由得洋洋得意地望向了李春芳。

    李春芳则是瞥了林晧然一眼,却是仍然没有表态,而是一本正经地道:“按徐阁老的意思,此次不仅是要削减宗藩禄米,还希望我等拿出一份可令大明谋百世之策!左宗伯,你有经国治世之才,不知对此可有什么良策?”

    “正堂大人抬举了,下官亦是侥幸做好一些事情。但真论到经国治世,且不说正堂大人您,右宗伯亦是下官之上!”林晧然当即拱手,并再度抬举秦鸣雷道。

    秦鸣雷却是生怕错失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即向李春芳进行表态道:“正堂大人,若是你信得过下官,下官愿为正堂分忧,为大明草拟一个能谋百世的方案!”

    李春芳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林晧然,心里默默地长叹一声,最终对着秦鸣雷进行回应道:“右宗伯,那此事便由你来处置,尽快草拟一份方案,到时咱们三人再行商议!”

    “下官遵命!”秦鸣雷的眼睛绽放出光芒,显得恭恭敬敬地拱手道。

    李春芳看着事情已然结束,又是聊了一些客套话,然后各自离去。

    林晧然看着秦鸣雷兴匆匆地离开,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虽然现在削减宗藩禄米是嘉靖的意思,但这却是嘉靖在气头上说的话,只能权当是放屁了。

    当初收复河套计划如何?夏言和众臣紧锣密鼓筹备完毕,正要准备行动之时,嘉靖却突然下诏:“今逐套贼,师果有名否?兵食果有余?成功可必否?一铣何足言,如生民荼毒何?”。

    面对着这么一个朝三暮四的薄情皇帝,嘉靖根本不是那种大刀阔斧要改革的圣明君王,林晧然深知这削减宗室禄米的事情并不是好差事,很可能就会骑虎难下了。

    最为重要的是,一旦新一期《谈古论今》添上一把火,士子对削减宗室禄米的热情高潮,定然是希望搞得宗室子弟全都砸饭碗才好。

    只是嘉靖是以小宗继大宗,却是不可能轻易砸了宗室的饭碗,更不敢轻易更改祖制。若是到了那时,主持这个事情的官员很容易就变成两头不讨好的中间派。

    林晧然正是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哪怕是要向秦鸣雷说几句好话,他亦是不愿意趟这潭浑水,选择默默地看待事态的发展。

    由于林晧然没有参与到削减宗藩禄米的草拟中去,却是直接回家继续放假,期间还搬回城北金台坊小住几日,还到鼓楼那边的灯会逛了一逛。

    到了初十这一天,陕西又有消息传来。

    奉国将军朱融燸拒不受诏,不但驱逐宣诏者,还殴打了平凉知府祈天叙。陈其学等他们闹腾到一定程度,陈其学才动用军队平乱执法。

    事情到这里,韩王府的闹剧算是结束了,但宗藩禄米一事则是推到了风头浪尖上,成为嘉靖四十三年第一个热门话题。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