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1584章 新年  寒门祸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韩王,朱元璋第二十子朱松的封号。

    这一脉经过几代的繁衍,能够享受禄米的人员已经达一千余人,每年禄米亦从最初的一万石,直接增至折银十二万五千两。

    正是朝廷的这一份丰厚的供养,令到时人对平凉城作了最深刻的感慨:一座韩王府,半个平凉城。

    由于大明的财政吃紧,拖欠宗藩禄米已然成为了常态,拖累韩王府的禄米已经累计达到了六十万两。在得知朝廷提拔林晧然出任礼部左侍郎要削减禄米后,加上这些年积累的怨气,他们突然间爆发了。

    韩王府的宗室一百四十余人带领着亲卫兵马离开了封地平凉城,越关进入西安。以奉国将军朱融燸带领为首的宗人直接围堵陕西巡抚陈其学住宅,向这位权力最大的官员索要拖欠的禄米,鼓噪辱骂。

    陕西巡抚陈其学是原礼部尚书陈迪之后,面对着这帮上门索要禄米的宗人,亦是不敢将他们定为乱贼,只好想办法跟他们进行和解。

    他深知不拿出一些银两,这个事情怕不好应付过去,但以现在陕西的财力根本拿不出六十万两,哪怕拿得出这笔拖欠银,明年官员和军队只能喝西北风了。

    陕西巡抚陈其学不得已之下,只好传令布政司先后两次搜括各项银二十七万八千余两付给韩王府,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

    奉国将军朱融燸却是不买账,非要讨要足额六十万两。

    陈其学其实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度,面对着这帮宗人的无理取闹,亦是只能是闭门不出。

    按说,他们能拿到这么一大笔钱应该收手了,但这帮宗人却是变本加厉。他们竟然在西安的街道中公开抢夺,致命街道无人,商人只好将店铺纷纷关闭。

    在西安街道抢夺一番财物后,却不知有没有达到六十万两,这帮宗人终于是耀武扬威地离开了西安,返回平凉城继续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陕西巡抚陈其学面对着这帮宗人如此胡作非为,当即如实上奏,并提出了要处置这帮宗人的意愿。

    韩王府这么一闹,令到宗藩禄米一事再度成为热点。

    在谴责这帮宗人当街抢劫恶行的同时,却是不由得将目光重新放到了宗室禄米上,令到这个话题再度成为了京城的热点。

    问题的根源还是这个禄米之上,如果朝廷能够下定决心削减禄米,那么就不至于会发生拖欠一事,更不会因此给这帮宗人闹事的借口。

    正在修道的嘉靖得知这个事情,亦是龙颜大怒。他当即下诏切责韩王朱融燧,令其严加约束各宗室,并废宗室朱融燸等人为庶人。

    不过好在时间节点已经来到除夕,朝廷亦不可能因为这个事情而大费周章,各个衙门虽然对韩王宗亲的人的行为大为谴责,但亦是纷纷放假过年。

    只是这韩王宗室这一个恶行,终究是留下了一个话柄,无论是官吏还是士子都会重新审视宗藩禄米这一大弊病。

    京城的百姓倒是纯粹很多,他们的心思全都放到了新年一事上,准备参加由顺天府衙牵头的鼓楼大灯会,令到整个京城地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年味。

    随着一束束烟花窜入夜空,嘉靖四十三年悄然来临。

    林晧然这个年过得简单,虽然有两位佳人相伴左右,但没有那个喜欢瞎胡闹的野丫头,令到整个宅子仿佛是少了一些什么。

    到了年初一,大清早便有门生、旧属、下属和一些相识或不相识的官员纷纷前来林府拜访。当门房打开门的时候,外面已经聚了一大帮官员,因为拜年都是要以早为敬。

    林晧然是礼部左侍郎,既然已经开衙立堂,亦是无须再向徐阶等大佬去拜早年,时间可以往后推一推。吴山那里更不会讲究这一套,待到年初二带着吴秋雨登门拜年即可。

    礼部官员和顺天府衙旧属都纷纷造访,翰林院的同僚和很多在京官员陆续到来,其中甚至包括国子监司业张居正。

    林晧然在应付一些重要的官员后,这才接待了自己的门生。在官场之中,论到关系亲疏,其实还是师生关系,起码迄今没有出现师生反目的先例。

    “学生给恩师拜年了!”

    王弘海、王军、刘傅山和沈涛都已经步入官场,面对着这一位高居礼部左侍郎的老师,他们显得恭敬有加地施礼道。

    林晧然微微端着老师的架子,显得随意地抬手道:“都坐吧!”

    王弘海四人又是谢礼,侍到林晧然落座,他们这才将半张屁股放到椅面上。

    王军由刑名进士成为了正式的御史,而其他三人都是在原位置上,但他们已然都有所成长,更明白他们能跟这位老师搭上关系是多么幸运的事。

    林晧然接过林福送来的茶水,亦是尽着老师的责任,便是对着王弘海四人询问起他们的近况,在职务上遇到了什么问题,并对他们的行为做出了指教。

    像对出任监察御史的王军,林晧然则是告诫地道:“你现在是科道言官,按说应该是以谏诤、监察为己任,但为师希望你专注于监察,将谏诤一事暂放一边。沈青霞、杨椒山都说是被严家父子所害,但这未尝没有圣意,刚刚的杨以公便是证明圣上不可触怒!为师说这番话并不是怕受你牵连,而是不愿看你自毁前途,你可能体会为师的苦心?”

    王军当即便是表态道:“没有老师的指点,学生便不会!今日朝堂如此,学生看在眼里,如若有此种举动,学生定会第一时间来找老师相商!”

    “如此甚好!”林晧然轻轻地点头,又是对着其他人叮嘱了一番。

    王弘海年纪轻轻便已经是翰林编修,其前途不可限量,在临别之时却是突然道:“老师,昨日张太岳让我们翰林编辑部初六便回翰林院,而初定时政版块为论藩宗之弊!”

    “我知道了!”林晧然的心里微微一动,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

    春节假期之后又是元宵假期,官员的正常放假时间从初一到二十。只是京城终究是大明的中枢,总会有很多突发的事件,官员实质随意得回衙门处理紧急事务。

    到了年初五这一天,李春芳突然将林晧然跟秦雷鸣一起叫回了礼部衙门。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