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582章 年近  寒门祸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二月十二日,随着西市一名长满胸毛的刽子手高举的屠刀落下,一颗带血的人头从台上滚落到地上污脏的雪泥里。

    这一位嘉靖二十三年的登科进士,曾经意气风发地向嘉靖上疏述十五条封疆积弊的热血边关官员,官拜蓟辽总督兵部左侍郎,生命已然是划上了一个句号。

    杨选被斩头的事情,自然无法解决边军积弱的顽疾,但对大明的朝局产生了微妙的影响。

    在任人方面,蓟辽总督改由在抗倭取得佳绩的刘焘接任,人事方面已然更重能力。

    杨博看到杨选因守备不设被判斩,而他最初不仅传檄制止杨选率师迎战,更是连写了三封书信,很是事情担忧牵涉到自己,便是主动找上了徐阶力求保全。

    徐阶是一个擅于权术的高手,深知皇上会念及杨博之前的功绩不会定罪,便是主动应承了下来,跟着杨博已然又是“冰释前嫌”。

    在这一年的官场,这个朝堂的表面还是风平浪静,两位阁老和六部尚书都在岗位上各司其职。

    “微臣广西太平府万承州知州许大政上本弹劾万州推官黄嘉兴性阴鸷、愎而狠,屡行强抢民女一事,曾对治下百姓殴打治死,此人罪大恶极,今请皇上严惩此人,以彰国法……“

    许大政终究是一个聪明之人,以揭发黄嘉兴恶行为理,由嘉靖上了一封弹劾黄嘉兴的奏疏。在灭顶之灾之时,他造反了壮士断臂,向着那位高高在上的礼部左侍郎屈服。

    事情到了这一步,朝廷自然不用再顾忌什么,当即便顺理成章地将黄嘉兴交由有司法办。

    林晧然方面更不会担心什么,不说他有实力震住这个土司。哪怕许大政回去后起事,那亦是他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牵涉不到虎妞身上。

    时间悄然来到了年底,离过年已然没有几天了。

    林晧然现在作为礼部左侍郎,且分管着最重要的两个司,故而他不得不着眼于开春的耕藉礼,甚至是为明年的秋闱物色考官。

    龙池中算是这里的常客,二人已然少了一些官场上的客套,龙池中跟林晧然见礼后,便是跑到旁边的火盆烤着冻僵的双手。

    “什么事呢?”

    林晧然翻开了往年的耕籍礼,却是发现了西苑那块田地原来不是嘉靖心血来潮的作品,竟然是服务于“耕藉礼”。

    耕籍礼,始自于西周的制度,历代相沿,天子需要亲自扶犁耕田。

    只是到了本朝,嘉靖连西苑都懒得出,更别说跑到城外扶犁耕田。故而在西苑弄了一块田,由仓场总督户部右侍郎兼管这块田的农事,每年的耕籍礼便在西苑内举行。

    林晧然在感叹天子懒政的同时,却不得不承认本朝的大臣当真都是忠君之臣,竟然想到了在西苑种田并由堂堂户部右侍郎兼管的壮举。

    龙池中将手烤得暖和了一些,便是过来汇报道:“关于过节银的事?”

    “这事不是应该找秦雷鸣吗?”林晧然显得不解地抬头道。

    户部除了朝廷每项开支的额外拨款,这些非正式的开支则是由衙门的收入中支取。只是礼部的三个兼管部门中,其他二个部门都是只进不出,只有教坊司有银子进账。

    龙池中苦笑着回应道:“右宗伯最近忙着宫里选淑女一事,说教坊司的银钱都调拨到此事上,教坊司现在亦是无银,说是让我们来找你!“

    四司虽然各不相统,但平级的关系反而更亲近。那边不知哪位郎中询问奏鸣雷未果,怕是他们四司商议,便是让跟林晧然关系最好的龙池中过来沟通。

    “你不会我让铸印司或会同馆变出银子给你们吧?”林晧然当即明白秦鸣雷故意刁难于他,便是半是开玩笑地道。

    龙池中已然是知道这一点,便是老实地说道:“他们的意思是想让我过来跟你说一说,希望您能出面,让右宗伯挤出一些过节银!”

    事情已经再明显不过,秦鸣雷掌管教坊司,不说要上万两,哪怕一千两还是拿得出的。现在他却是将事情推过来,明显是持“教坊司”而贵,让林晧然去找他相商或是自认无力解决。

    “你去找李云虎,就说是我说的,让他先借给礼部五千两银子!”林晧然自是不可能是求秦雷鸣,当即便是云淡风轻地道。

    龙池中的眼睛微亮,便是认真地询问道:“不知什么印信借银呢?”

    “就说我借的,去吧!”林晧然的眉头微蹙,显得浑不以为然地道。

    龙池中看到事情已然得到解决,当即便是兴匆匆地出门,直接朝着书雅斋而去。

    有时不得不感叹,很多事情连正堂都无法处理,但到了林晧然这里总是能够迎刃而解,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他一般。

    下午时分,龙池中果真把银子带了回来,令到整个礼部衙门的官吏大喜过望。

    龙池中又是请示林晧然,林晧然让他们将五千两全分了,不过没有单独拍板,却是让他们让正堂过目方能实行。

    林晧然在下衙离开的时候,分明感受到衙门的官吏对他热情了不少。

    这过节费看似小事,但其实关系甚大。礼部衙门本是清水衙门,而官员多是以清廉自居,若是能够让他们合法合理地拿一些过节费,对林晧然如何不喜欢呢?

    与之相反,秦鸣雷背后则是突然多了一些冷言冷语,那“捡来的状元”又屡被人提及。好在他的脸皮够厚,不然怕是要辞官回家了。

    林晧然渐渐重新融入于京城的生活模式,早上到衙门处理事务,傍晚回家吃饭。由于没有染上寻花问柳的毛病,晚上要么就是见一见前来拜访的人,要么则是留在家里看书。

    至于那位便宜岳父,自从上次那句“你今后还是尽量!”,他亦是懒得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没有什么事情不会往那边去。

    不过吴秋雨跟吴母往后频繁,要么是吴秋雨回家,要么是吴母过来探望女儿,故而林晧然连吴山用什么茶叶招待客人都知晓。

    在年二十七的这一天,他却是意外地收到了李春芳的家宴邀请。据龙池中透露,这是秦鸣雷和陈陛都不曾有过的待遇。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