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581章 一个平凡的日子  寒门祸害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经过几场大雪的洗礼,整个京城进入了雪冬。哪怕对路边的雪再如何厌恶,但想要它们化掉,只能等候明年开春了。

    灵石胡同,林府。

    随着这座府邸主人官居正三品的礼部左侍郎,门前便是多了一些官员的踪迹。今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官员明显比平日要多上许多,纷纷围到门前争相递上礼品和官帖。

    这条胡同本来并不小,但架不住这么多轿子和马车涌进来,加上边上的积雪影响,令到整个门前显得很是拥堵的样子。

    “让一让!”

    一个身穿五品官服的中年男子刚来到门前,便是给后面的人推了一把,好在他的身形够高,不然非得要摔得个狗吃屎。

    这个推人的四品官服的男子并没有道歉的意思,甚至还直接越过了前面的官员,将他携带的礼品和拜帖都呈了上去。

    “让一让!”

    一个气度不凡的将军挤了进来,又是硬生生地挤到了前面去。

    这个身穿五品官服的中年男子带着两名随从,这两名随从显得颇为忠心的模样,哪怕对方是高官和将军亦是怒目而视。

    中年男子的气度不俗,任由这些人插在前面。

    没多会,终于是轮到了他,他手里并没有带上礼物,而是直接递上一份名帖道:“我乃万承州知州许大政前来拜见林侍郎!”

    “呵……不过一个地方的五品小官,亦想要拜见堂堂的大人!”

    “这种货色,怕是连本官的门都入不得!”

    “却不瞧瞧今日是什么日子,竟然连礼品都不带!”

    ……

    众官员鄙夷地打量着这个小小的知州,显得肆无忌惮地说道。

    许大政的眉头当即蹙起,但最终是忍而不发。他深知这大明的京官都是眼高于顶之人,极是看不上地方官员,便是装着没有听到这些话。

    “原本是许知州,我家老爷已经等候多时了,请进去里面吧!”管家看到许大政的官帖之后,当即微笑地抬手道。

    “怎么回事,他怎么就进去了?”看到管家如此热情,刚刚数落许大政的官员不由得傻眼了,纷纷惊讶地重新打量这位其貌不扬的地方五品小官。

    “烦请带路!”

    许大政却是没想到会受到如此礼待,心里大为畅快,显得谦和地对管家抬了抬手道。他亦是看出来了,这位名满天下的林侍郎府邸的门槛并不低,一般地方官员怕真是进不来。

    不说是许大政,他的两个随从亦是显为意外,顿时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兴奋劲。

    进入了大门,却见在旁边被红布铺着的桌面上已然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礼品。

    当看到那一排如同蛇蛋般大小的珍珠和几株几百年的人参,许大政尽管自认身家卓然,但亦是不由得倒吸一大口凉气。

    绕过影壁,这座宅子显得别有洞天。

    前院虽然并不大,却是透露着一份雅致。地上的青砖铺得是密不透缝,踩在上面给人一种极是干净的感觉,而墙上的映日荷花壁画显得很是逼真。

    在客厅之中,刚刚的那位四品官员和几个官员坐在这里,显得微微诧异地望了他一眼。

    他并没有被带到客厅,而是继续朝着里面而去。经一条九曲走廊,穿过一个月亮门,便是被领到了后花园的凉亭上。

    这座宅子虽然不算大,且没有什么金银装饰,但无形中透露出一份贵气。结合这座宅子主人的身份,令到这个宅子更是给人一种高贵之感。

    林福将人带到到这里,便是匆匆离开了。

    一名心腹显得有些土鳖模样,则是小声地咕嘟道:“这位侍郎大人当真是有钱啊!”

    许大政深以为然,但不动声色地递给心腹一个严厉的目光。

    林福去而复返,身后跟着一位身穿斗鱼服的年轻官员,许大政连忙站起来并施礼道:“下官承州知州许大政见过侍郎大人!”

    “许知州,请坐吧!”林晧然淡淡地打量了许大政一眼,便是抬手温和地道。

    许大政正想要重新坐下,但发现林晧然没有动,突然间意识到不对,便是微笑着回应道:“侍郎大人,您先请!”

    林晧然瞥了许大政一眼,便是当仁不让地坐了下去。

    侍女送上了茶水,许大政的心思并不在茶上,而是想知道这位侍郎大人请他过来的意图。

    管家又是过来,声音不高不低地道:“老爷,兵部的翁郎中过来了!”

    “没看到我在这里见客吗?你让他们都回去,本官今日不见客了!”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却是大手一挥地道。

    管家应了一声,便是匆匆离开。

    许大政略有所思地望着管家的背影,这外面的大人份量可都不低,特别兵部的郎中算是兵部有很大影响力的官员,不由得更加疑惑这位侍郎大人找他的意图。

    “许知州,本官听闻你祖籍是山东青州?”林晧然丝毫不将外面那帮官员放在心上般,端起茶盏对着许大政温和地询问道。

    许大政轻呷一口茶水,显得老实地回应道:“不错,下官祖籍是青州府益都县!”

    “可还有往来?”林晧然轻呷一口茶水,显得关切地询问道。

    许大政虽然不清楚林晧然的意图,但还是轻轻地点头道:“还有一门旁系在青州府,但已经有所生疏了!”

    “这茶如何?”林晧然显得天马行空般,突然话题转到茶上道。

    许大政微微一愣,发现这茶并没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但还是点头称赞道:“此茶味道极好!”

    “这便是上等的山东崂山绿茶,若是许知州喜欢的话,本官便赠予你一些!”林晧然微微一笑,显得颇为友好地道。

    许大政拿不住林晧然的意图,便是进行推辞道:“下官无功不受禄,这茶万万不能收也!”

    “其实本官跟许知州亦不算是外人,你可知谷青峰此人?”林晧然轻呷了一口茶,便是进行询问道。

    许大政心里微微一动,便是认真地询问道:“部堂大人跟谷青峰是旧识?”

    “实不相瞒,谷青峰是本官的知交好友!此次知道汝等土司上京,亦是写来书信,让本官帮忙照顾一二,其中特别提及了许知州!”林晧然将茶盏放下,显得半真半假地道。

    许大政当即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这位侍郎的意图。敢情他是替谷青峰打招呼,为着谷青身及联合商团站台,让他今后在生意上打开方便之门。

    却不得不承认,他在大明的官职虽然只是区区正五品,但在万承州地界却是说一不二的主儿,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土皇帝。

    在明白林晧然的意图之后,他当即微笑地回应道:“原来如此,既是林侍郎的好友,那么便是我许某人的贵客。下次他前来万承州,下官定会尽地主之谊!”

    “最近京城有一则传闻,据传你的一个堂妹嫁给了韦银豹的亲弟弟,不知可有此事?”林晧然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却是语出惊人地道。

    许大政的脸色骤然大变,刚刚生起一丝优越感荡然无存,急忙进行解释道:“部堂大人,这……这是韦家没有起事之前的事情,且我许家跟那个堂妹早已经断了往来!”

    在张琏被清剿之后,现在两广地区反贼势力最大当属韦银豹,此人占古田一带称王。许家作为地方上的几百年大族,跟广西诸多势力都有联姻其实很是寻常。

    林福则是上前,给林晧然的茶中添茶水。

    “如此说来,此事当真?”林晧然端起茶盏,则是避重就轻地沉声道。

    许大政深知此事非同小可,先是点头又摇头地道:“确有其事,但我许家断断没有之事谋逆之心,请大人务必要相信我们许家的忠诚啊!”

    “本部堂自然是相信,但朝中却免不得有人对此事有所担忧!吴春芳,此人你有耳闻吗?”林晧然轻呷一口茶水,便是询问道。

    许大政对朝堂还算有些关注,当即便是点头回应道:“虽不曾见面,但吴大人昔日带扬州众将士抗倭有功,是我大明不可多得的帅才也。听闻他升任河道总督了?”

    “吴大人是升任河道总督,但却还没等他到任,朝廷便改任他为两广总督兼广西巡抚!”林晧然显得别有深意地道。

    事情是这么一个事情,但许大政算不上是朝堂中人,而林晧然又是一个话术高手,却是当即将许大政引到一条新思路上。

    许大政的额头不由得冒了一些虚汗,艰难地咽了咽吐沫,显得不确定地询问道:“朝廷……朝廷是想要动我吗?”

    “如果朝廷真已经决定要动你,那本官今日就不会请你过来了!”林晧然捏着茶盏轻泼着茶水,显得智珠在握地道。

    许大政却是不免得糊涂了,发现仍然揣摸不到这位礼部左侍郎的心思,便是直接询问道:“林部堂,那您的意思是……”

    “本官是广东高州府人士,对广西的情况亦是清楚,这联姻之事极为普遍,却是证明不了什么。本官本可以替你轻易压下,但奈何你是后宅起火啊!”林晧然侃侃而谈,最后轻叹一声道。

    许大政的眼睛一瞪,显得惊讶地道:“大人此话怎讲?”

    他现在人已经在京城,跟着广西万承州有万里之遥,虽然他跟着自家大本营保持联系,但消息无疑要比朝廷迟钝很多。

    “你觉得推官黄嘉兴此人如何?”林晧然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茶,又是天马行空地询问道。

    许大政的眉头微微蹙起,却是违心地回应道:“黄推官的风评虽然有点差,但恪尽职守,对朝廷更是忠心耿耿!”

    “若是如此的话,许大人请回吧!”林晧然将茶盏放下,当即下达逐客令道。

    许大政心里当即大为吃惊,便是连忙改口地道:“此人的行为确实不端,却不知大人缘何会知晓黄嘉兴此人呢?”

    空气中,无形显得着一份紧张。

    林晧然的眼睛瞪着许大政,最终变得缓和地道:“实不相瞒,他的恶行已经被我妹妹揭发,现在已经被关押在太平府!”

    “这……”许大政的嘴巴微微张开,却不想到敢情是这位侍郎大人的妹妹挑起的事端,竟然对着他左膀右臂下手了。

    “本官是礼部左侍郎,跟着谷青峰是知交好友,故而今日才会亲自提醒于你!至于接下来要如何做,你且回去斟酌!不过你大可放心,在京城不会有人因为你跟韦银豹沾亲带故而为难于你,但回去之后会如何……以后再看吧!”林晧然板着脸说了一通,便是对着旁边的林福直接吩咐道:“送客!”

    “许大人,请吧!”林福上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许大政的额头渗出了汗珠子,暗暗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虽然他自恃是地方上的土司,手底下养着近二千护卫,但这些人欺负老百姓和对付山贼还行,但根本不是大明官兵的对手。

    若是大明朝廷真要除掉他,不过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不说两广的兵马,单是南宁府的兵力沿江而上,那么他就不可能守得住。

    最为重要的是,他许家终究是外来的汉人土司,一旦真起了战事,那么有多少人肯为他卖命,这断然不是一件可以乐观的事情。

    许大政深深地望了一眼林晧然,知道令到他许家有灭顶之灾的人恐怕不是朝廷中的其他人,亦不是两广总督吴春芳,正是这位位高权重的礼部左侍郎。

    他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便是恭敬地拱手道:“下官告辞!”

    夜幕降临,华灯初起。

    杨富田一帮人又聚到暖阁之中,已然是在这里吃吃喝喝,气氛显得很是融洽的模样。

    看到林晧然进来,杨富田当即便是询问道:“事情办妥了!”

    其他人听到这话,亦是纷纷望向刚刚进来的林晧然,他们今日可是卖力演出,亦是想知晓事情进展得如何。

    林晧然面对着众人的目光,却是云淡风轻地道:“一切都依计划进行,且看他懂不懂进退吧!这个事暂且不议,咱们今晚不醉不归!”

    “来,为咱们的亲妹妹虎妞饮尽此杯!”肖季年却是高举酒杯,显得半是开玩笑地道。

    林晧然脸带苦笑地摇了摇头,跟着众同年好友痛快地畅饮了一杯,眼睛亦是朝着西南方向望去,却不知那个野丫头过得如何,在广西有没有想起他这个哥哥。

    嘉靖四十二年十二月初六,在这一个略显平凡的日子里,虎妞已经正在踏在十一周岁的生命线上,已然成为了一名小少女。

    只是她的性情似乎还没有多大的改变,在前往广东招募人手之时,已然又为广西除去一个恶霸,亦是令到他们这帮在京城锦衣玉食的大人们知晓大明还有土司这个弊病。

    在这一年里,这个腐朽的王朝仍然是弊病重重,似乎正在等待着天命之人前来拯救。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