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568章 别跟他相认  初婚有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果要是按照你们那种算法的话,那一个小时有6个10分钟,三个小时就有18个10分钟。10分钟抵一天的话,今天正好是月中,你这个月都不用去了,直接算旷工半个月。”

    “旷工半个月会被开除的!”谷雨都被夏至给算傻了。

    “那既然要被开除就干脆别去得了,来,我养你,姐姐抱抱。”夏至笑嘻嘻地向她张开双臂。

    谷雨给她一个卫生眼球,盘着腿坐在地上,如同老僧入定。

    “夏至,我遇到你的第一天,我的人生一下子变得奢靡。”

    “你有点出息没?不过是迟到了几个小时,怎么就变成奢靡了?你那个破工作还不是因为之前不想吓着你,你要做就让你去做了,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去做柜姐,你是怎么想的?”

    “你以为我想呀?”谷雨说起这就要掬一把热泪:“那时候我的脸变成那样,不管去哪里应聘人家都不要我,说一些很难听的话。”

    “我擦!我这爆脾气!”夏至从床上弹了起来:“跟我说哪几家公司,我整不死他们!”

    “算了算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嘛!”

    “怎么能算了?你不说我就去查,反正你投过简历的那些公司很容易就查出来。我要让他们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

    “夏至。”谷雨直勾勾地看着她:“我发现你越来越像桑旗了。”

    “怎么说?”夏至正沉浸在愤怒当中,抬起一只眼瞧着她。

    “就是越来越霸道总裁了。”

    “对于已经三个孩子妈的我,霸道总裁我是没兴趣了。”夏至笑嘻嘻的抛过来橄榄枝:“你想不想做霸道总裁?来,姐给你打造一个。”

    “我不想,我只想我别被开除就行了。”

    “瞧你那点出息。”夏至从床上爬起来,正好有人敲门。

    谷雨还在诧异:“谁呀?这么早。”

    夏至说:“肯定是我老公,来来来,闺蜜介绍我老公给你认识。”

    夏至衣衫不整的去开门,谷雨说:“你也不从猫眼看一看,是不是桑旗啊?”

    她刚说着呢,夏至就把门给拉开了,她够了解桑旗,因为门口站着的就是他。

    桑旗站在门口微笑的注视她:“夜不归宿的滋味怎么样?”

    “简直是太棒了。”夏至跳起来伸出两只手勾住了桑旗的脖子,也不顾自己还没刷牙呢,就在桑旗的脸颊上用力的亲了一下:“来,我给你介绍我的好闺蜜。”

    谷雨正衣衫不整了,听到桑旗进来了,赶紧把衣服胡乱的往身上套。

    夏至已经拉着桑旗走进了卧室,谷雨身上披着被单,傻呵呵地看着他们。

    桑旗微笑着向谷雨伸出了手说:“欢迎你回来,闺蜜。”

    一股热热的东西往眼睛里冲,谷雨擦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嘀咕着说:“你们这是弄啥勒?”

    然后她就朝桑旗跑过去,用力抱住了他。

    这大约是第一次有女人这样抱桑旗,夏至不但不吃醋,还到处找手机准备拍下来留念的。

    等她找到了手机,两人已经松开了。

    夏至意犹未尽:“我还没拍照呢,poss再摆起来!”

    “神经,你别理她,一般清早起来就这么疯。”谷雨说。

    桑旗揉了揉谷雨的头发:“伪装了这么久,你累不累?”

    “伪装有什么用,你们还不是把我给认出来了?”

    “那当然了,我们第一眼就把你给认出来了。”夏至说。

    谷雨不知道应不应该开心,但是又有点沮丧,她说:“你们第一眼就认出了我,可是南怀瑾到现在都没认出来。”

    桑旗刚准备说他也早就认出来了,夏至在他后腰掐了一下,桑旗就噤声了

    谷雨进洗手间去洗漱,桑旗揉着他的后腰说:“你这是打算瞒多久?等南怀瑾知道我们和谷雨相认了,他也一定会跟谷雨相认的。”

    “山人自有妙计。”夏至摸了摸下巴:“谁让他那时候和桑榆打的火热?”

    “这都是以前的旧事了,你还耿耿于怀。是什么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干嘛这么小气?”

    “女人就是小气的,而且谷雨那货一向神经大条,我要不借此机会好好治一治,南怀瑾只怕他那么容易得到谷雨,以后会不珍惜。”

    “你觉得南怀瑾会不珍惜谷雨吗?你大约没见过他这么长情的男人吧!”

    “切。”夏至把眼白眼翻上天了:“他长情就不会娶桑榆了。”

    女人真是最不可理喻的动物,哦不确切地说,是他的女人夏至。

    “幸好那个人不是我呀,要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被你整死。”

    谷雨洗漱完从洗手间出来说她要去上班了,夏至说:“今天我有更好的安排,上什么班呀?商场就是我们桑家的,一会叫桑旗跟经理打个电话,就说你被商场的其他部门借调了。”

    “这也行哦,”谷雨状若白痴:“这就叫做朝中有人好办事。”

    “什么朝中有人好办事,这个朝廷就是我们的。”夏至勾住谷雨的脖子说早:“我们去吃个午餐,然后去接红糖放学,再去接白糖,让你感受一下三胎妈妈的悲惨人生。”

    “你少来了,平时你不是都有保姆替你接,又不用你亲自去。”

    两人出了门走在前面,而乔熠就跟在后面微笑着看她们两个的背影。

    冷不丁的谷雨站住了,因为她看见在电梯那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南怀瑾。

    怎么哪都有他?

    夏至的眉头深深地皱起来,南怀瑾向他们走过来,刚要开口夏至就说:“南怀瑾,真是没想到叶纷居然是我们隔壁班的同学。她和书生他们都熟的很,昨天书生顺便把她也叫来了,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她跟我是一个班的呢。”

    夏至撒起谎来从来连眼睛都不眨,谷雨都没反应过来呢,夏至就把这个话给圆过来了。

    南怀瑾静静地看着她,夏至的鬼话他当然不能全信。

    如果他们真的没相认的话,按照谷雨的个性,她一定有所防备,怎么会跟夏至同一个房间?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