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565章 还认不出吗?  初婚有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我请你们吃,把你们酒店的服务员都喊过来。”

    “不不不。”服务生吓坏了,还以为南怀瑾今天的脑子坏了。

    他说:“我们现在在工作,不行的。”

    “让你上菜就上菜,吃不掉了你们打包,算我请你们的。”

    南怀瑾有钱任性,服务生还能说什么,只能照办。

    隔壁的喧闹声都快要掀翻了屋顶,南怀瑾仔细听,却没在里面听到谷雨的声音。

    估计夏至已经来了。

    的确,谷雨像三孙子一样缩在桌角连头都不敢抬。

    书生看他这副样子,以为她跟夏至闹矛盾,觉得尴尬不敢打招呼。

    看她怯生生的样子,又觉得很可怜。

    书生对夏至说:“夏至,今天你的好姐妹谷…”

    他那个宇雨的还没说出来呢,谷雨就狠狠地踩了一下书生的脚,他疼的差点没蹦起来。

    谷雨瞪他一眼,又赶紧低下头。

    夏至想:“你把我当傻子,同学们都把你认出来了,我认不出来?”

    算了,傻子就傻子吧,当着众人的面她先不拆穿。

    夏至微微一笑,拿起筷子指着指桌上的菜说:“快吃啊,海鲜凉了就不好吃了。”

    “那我们先干杯吧!”胖子端起一杯酒,谷雨也赶紧端起来。

    为了掩饰她的不安和尴尬,她仰脖把一整杯酒都倒进嘴里了。

    众人诧异地看着她说:“你酒量可以呀。”

    谷雨压根不敢跟夏至对视,又低下头去吃菜。

    书生和很体贴的帮她剥虾,又帮她剥螃蟹。

    夏至一边吃一边留意着他们,班花殷勤的给她夹菜,她就装作不经意的问班花:“这书生是在追谷雨吗?”

    “不知道呀!”班花说:“不过他们两个是最先碰到的,然后我们才拉了一个群。上大学那会儿,书生不就是挺喜欢谷雨的?也不知道谷雨有没有男朋友,结没结婚,这几年都没什么她的消息。现在我们看你的消息都得从新闻上看。”

    班花羡慕地说:“夏至,那时候我们都以为像你这样性格的人肯定会做女强人,但没想到你却嫁进了豪门。”

    “我现在也是女强人,这家酒店是我管理的。”

    众人边吃边说,热闹异常。

    谷雨剑夏至一直忙着和班花聊天,也没顾得上她,悬着的心好歹是放下来了。

    不过她心里又有些郁闷,心说哼,这么近距离你都没把我给认出来,还忙着跟班花聊天,这是想发展新闺蜜吗?

    真是人走茶凉,人死如灯灭呀。

    谷雨多喝了两杯,虽然香槟没什么度数,但是总是想跑厕所。

    谷雨就说去洗手间,夏至怕她跑了,问班花:“你去不去?”

    “你也要去吗?”

    夏至说:“我等会去,你先去。”

    班花站起来跟谷雨说:“我也去洗手间,我们一起去。”

    其实谷雨没打算溜,反正夏至也没认出她来。

    谷雨和班花一边走一边聊天,谷雨问她:“你跟夏至聊的那么热络,说什么呢?”

    “天南地北,什么都聊呀。对了,夏至还问起书生是不是在追你呢?我说我看苗头肯定是。”

    “夏至问我?”谷雨顿时就紧张起来:“她是怎么问的?”

    “什么怎么问的?”她们走进了洗手间,班花推开了格子间门:“就是问书生是不是在追谷雨呀!”

    听到自己的名字,谷雨浑身一震,她不会听错了吧:“你说什么?夏至提我的名字了吗?”

    班花奇怪的看着她:“不提你的名字,提谁的名字?”

    “她认出我了?”谷雨的声音都发颤了。

    班花好奇的围着她转了个圈,仔细打量她:“你整容了没有啊?我看你好像哪也没动,你又没整容夏至又不是瞎,她为什么认不出你话说你们两个究竟怎么了?以前那么好的姐妹,现在搞得坐在一个桌子上都完全零交流。”

    谷雨现在没心情说这个,她抓住班花的手不停问:“夏至真的叫我的名字了?她真的认出我是谷雨了?”

    “你是不是喝醉了呀?”班花伸出手在她的面前晃了晃:“香槟而已又没有度数的,你怎么还跟上大学一样,一点酒量都没有,这么多年了也没练一练?”

    谷雨忐忑不安地进了厕所隔间,她坐在马桶上半天都没动。

    她琢磨这事情怎么那么诡异,夏至居然跟班花提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却如此镇定,也什么都没跟她说。

    不会出现幻听了吧?

    到底是她喝醉了还是夏至喝醉了?

    她在格子间里面都不想出来,班花用完了厕所走出来,见谷雨还在里面待着,就敲了敲门说:“你在里面干嘛呢?想呆到天荒地老?”

    “唉,我肚子忽然有些疼,你先回去吧!”

    “哦。”班花说:“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快点儿啊。”

    班花的高跟鞋声响起,走出了洗手间。

    谷雨坐在马桶上又郁闷又着急,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又是最好的溜号时间,她现在溜了,免得等会儿回去尴尬。

    不过溜了干嘛呢,夏至坐在她的对面都认出她了,也没跟她说什么。好像她的存在不重要吧。

    真不知道夏至是怎么想的,一个死人凭空复活了,她就这么淡定吗?

    她在洗手间里面坐了有快半个小时了,腿都坐麻了,总是在这里躲着也不是个办法,先出去再说。

    谷雨就推开隔间门走出去,刚走出去就愣住了,因为在盥洗台前站着一个人。

    不是别人,正是夏至,正抱着双臂笑嘻嘻地看着她。

    夏至这个笑容谷雨太熟悉了,那是对着极熟悉的人才会露出来的笑容,比如她。

    夏至的终极闺蜜加死党谷。

    谷雨的腿打晃,但是该演还是得演。

    她说:“嗨,桑夫人,你也上洗手间。”

    谷雨走到她身边的洗手池洗手,夏至忽然关了水,谷雨一手的泡泡,呆若木鸡地插在水池里。

    夏至慢条斯理地开口说:“小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刚才叫我什么?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