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564章 看你往哪跑  初婚有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夏至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接到了南怀瑾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面咬牙切齿:“今天晚上你务必要看住了那个书生,不许他靠近谷雨三米之内。”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疯了?一张桌子才有多大,三米之内,你想让谷雨一个人在阁楼上吃饭呀?安了,谷雨没有你那么水性杨花。”

    “我哪里水性杨花。”

    呵,夏至还在记他当年和桑榆结婚的仇,那是事出有因的好不好?

    夏至最后一个去是有讲究的,她怕她去的太早了,谷雨一见到她就落荒而逃,等到大家都坐定了,开席了她才过去。

    到时候关门放夏至,谷雨跑都跑不脱。

    谷雨和书生走进了宴会厅,同学们都到了。

    胖子没有以前胖了,只不过肚子还是那么大,好像怀孕了好几个月。

    班花打扮的还是那么妖娆,她比以前胖了一丢丢,不过还是挺风韵的。

    还有个叫长发,大家都叫他长毛。

    他上学的那会儿头发就很长,被老师隔三差五的勒令他剪掉,他嘴上答应着,但从来都舍不得剪。

    后来他干脆买了一个假发套戴在头上,等到风声过去了,又是一头长发。

    所以教授总是看到长毛头发一会长一会短,非常纳闷。

    昔日同学好久没见,完全没有生分的感觉,大家抱在一起鬼吼鬼叫,就像是上学的时候那样。

    班花拉着谷雨的手,把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说:“谷雨,上学那会也没觉得你会保养啊,你现在怎么保养的这么好,看起来还跟大学生一样。”

    “真的吗?”谷雨说:“你别说笑了。”

    “我们毕业都七八年的时间了,岁月就是一把无情的手术刀把我们开膛破肚,但是对你而言就是一把雕塑刀。”

    书生在一边作诗,虽然狗屁不通,但谷雨听上去还是挺受用的。

    在这个宴会厅的旁边有个人包下了一整个宴会厅,还是特别大的那种。

    因为紧挨着这个小宴会厅的只有那个大的。

    而这个偌大的宴会厅里面只有一个客人,那就是南怀瑾。

    他把耳朵贴着墙壁听对面的动静,那里俨然是欢乐的海洋。

    众人又笑又闹,实在是开心的很。

    南怀瑾不明白,同学聚会有这么开心吗?

    谷雨见到他的时候就冷若冰霜,完全真的把他当做陌生人了。

    难不她他真的像夏至说的那样,已经真的把南怀瑾当做了过去式。

    他现在真有一种冲动,想现在就冲过去跟谷雨说:“我知道你是谷雨,马上跟我回家。”

    但是估计会把谷雨给吓死。

    众人聊了好一会儿,才围着桌边坐下来。

    胖子说:“这个酒店真是高级,我来了海边这么多次,还从来没敢进来过,听说这里住一个晚上都要五位数的。”

    “那当然了,这里不但环境好,菜品也是一流的,而且有一半都在海里,安全和维护都要花不少银子。”书生说。

    “你还是原来的书生,什么都懂。”谷雨由衷地感慨。

    “我现在就在做关于安全器具这方面的生意。”

    “那遗憾夏至不能来,不然的话你还可以跟她谈谈合作,如果你能承包了帆船酒店的安全设施的话,那你这一辈子就吃穿不用愁了。”

    “同学嘛,要是谈钱的话就没意思了,同学之间还是别谈生意。”

    这时服务员一道一道上菜,这些菜都是而夏至特意吩咐厨房为他们准备的,都是谷雨爱吃的。

    谷雨爱吃海鲜,见过的没见过的,什么海鲜都精心烹饪了端上来。

    胖子说:“我们算是有口福了,要不然今天这么一顿,我们几个aa都付不起。”

    “胖子,你不是生意做得不错嘛,干嘛说的这么惨?”

    众人正说笑着,又有人推开了门谷雨还以为又是服务员送菜呢,正要说菜太多了吃不完,这时班花抬头向门口看了一眼。

    愣了好几秒钟,忽然尖叫起来:“哇,夏至!你们看是夏至吧,夏至来了?”

    谷雨赶紧抬头向门口看去,果不其然,在门口站着的那个袅袅婷婷的美女,不是夏至又是谁?

    她不是说她不来吗?怎么又忽然跑来了?

    这下完蛋了,大家都直呼其名,就算夏至认出她是叶纷,但别人都叫她谷雨,夏至又不是傻子,这下怎么办?

    乔装打扮也来不及了。

    她只好低下头想着对策,等会儿借机先溜走。

    夏至笑意盈盈向他们挥挥手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呀?”

    “总裁夫人,你不是说你不来了吗?”

    同学们都迎过去,夏至笑嘻嘻地让服务员把门给关上,小声说:“反锁。”

    服务员不明白为什么吃饭要把门给反锁,不过夏至吩咐了她就照做。

    夏至跟他们一一打招呼,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桌边低着头的谷雨。

    心想,我看你这次怎么办?

    还在这跟我装大尾巴鹰?

    夏至跟他们打完招呼,然后她就指着谷雨说:“那位同学是谁呀?怎么低着头不吭声?”

    胖子正准备说是谷雨,班花用胳膊肘撞他一下。

    班花刚才就发现谷雨的状态不对头,想起谷雨跟他说她们两个之间闹得不太愉快,想必碰见了比较尴尬。

    就哈哈一笑遮掩过去,拉着夏至把她按在了主位上:“还好,我们还没动筷子,你坐主位,感谢你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场地。”

    “喜欢的就多吃一点,今天晚上我还在酒店里给你们开了房间,到时候感受一下我们帆船酒店的vip套房。”

    “哇塞。”众人都欢呼起来,长毛拍着桌子很有节奏地喊:“给力!很给力!”

    这隔壁又是一片欢乐的海洋,南怀瑾的眉头拧得紧紧的。

    服务生送菜单进来,看见南怀瑾以这样诡异的姿势,耳朵贴在墙壁上,不知道他做什么。

    他怯怯地说:“南先生点菜吗?”

    南怀瑾直起身来,指着隔壁说:“就照隔壁的一样来一份。”

    “那请问您几个人呢?”

    “只有我一个。”

    服务生惊愕的瞪圆了眼睛:“南蓝先生,他们有十几个人了,你一个人吃不完那些菜的。”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