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562章 干嘛找到我这来  初婚有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谷雨正准备洗洗睡了,桑榆过来敲门。

    谷雨趴在门上,从猫眼里看了一眼是桑榆,就打开了门。

    “这么晚了,有事吗?”

    桑榆说:“给你送花。”

    桑榆手里抱着一大捧花,笑嘻嘻的不由分说的挤进去。

    谷雨认得她的那个捧花是早上梁歌刚刚送过来的。

    谷雨说:“这是梁歌送你的花,你送给我干嘛?”

    那是家里实在是没东西可送了。桑榆又找不到好借口,就随手抱了一捧花过来。

    她用脚踢上门,穿着拖鞋大刺刺地走进去:“是梁哥送的嘛,刚才南怀瑾问起来我不好回答,所以就送到你这边来了。”

    桑榆把花放在了桌子上,扫了一眼客厅没人,然后伸长脖子又在房间里搜寻。

    房间里没开灯,应该不在里面。桑榆经常这么不请自来,谷雨都习惯了。

    来者都是客,她去冰箱给桑榆拿了一瓶果汁,见她伸头探脑的,问:“你找什么?”

    “奸夫。”桑榆随口回答。

    “什么?”谷雨没听明白。

    “开玩笑呢啊,我刚才在家里的时候听见你跟别人说话呢,我以为你有朋友来。”

    “是以前的大学同学。”谷雨说:“他早就走了。”

    “哦。”桑榆接过谷雨递给她的果汁,拧开瓶盖喝了一大口说:“那我就回去睡了。”

    桑榆经常有这种迷惑行为,谷雨都习惯了。

    桑榆回去绘声绘色地描述给南怀瑾听:“你说的那个瘦竹竿,人家长得蛮好看的嘛,白白净净又斯文,哪里像你一眼看上去就是花花公子。”

    “他还在谷雨家里?”南怀瑾一听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都坐不住了。

    “是呀,”桑榆舒舒服服地坐进了沙发里,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告诉他:“人家聊的正热烈呢,我进去都打扰人家了。”

    南怀瑾笃信不疑,这他哪能忍?

    他二话不说就开门走了出去,桑榆笑嘻嘻地拿过茶几上的手机,刚才那一局已经打完了,她被禁赛了5分钟,气得恨不得把手机给丢出去。

    谷雨捧着桑榆送的那把花,不知道该放在哪,家里连个花瓶都没有,看来哪天真得去买个花瓶了。

    估计以后桑榆会隔三差五的送东西到她这里来。

    刚刚把花放好,又有人敲门,难不成又是桑榆送什么东西来,

    这次谷雨也没看猫眼,就直接打开了门。

    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她皱了皱眉头,南怀瑾像一座铁塔一般伫立在她面前。

    南怀瑾不由分说地拨开谷雨走进了她家,谷雨错愕地跟着他:“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着南怀瑾直接穿着鞋就踩进了她擦的干干净净的地板上,气到失声。

    这南怀瑾真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

    “喂,你干什么?”

    她话音未落呢,南怀瑾在客厅没看到人,就直接推门进房间打开灯,房间也是空无一人。

    谷雨恼火的跟着他:“你干嘛?你到底在找什么?”

    房间没人就去洗手间,洗手间没人就去厨房。

    南怀瑾连储藏室都没放过,但最终一无所获。

    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怎样,他彻底惹恼了谷雨。

    “你到底在找什么?。”

    “找奸夫。”南怀瑾脱口而出。

    “什么奸夫?”

    看着谷雨莫名的黑瞳,南怀瑾稍微清醒了一点。

    看来他只是被桑榆给骗了。

    他也是一时气急攻心,鬼迷心窍才听了桑榆鬼扯。

    现在冷静下来了,看着怒气冲冲的谷雨,如果不给她一个令她满意的解释,估计下次也别想看她的笑脸了。

    南怀瑾想一想,还真让他想到了一个特别完美的理由。

    他压低声音向门外看了看,搞得谷雨也紧张起来,也跟着向门外看了看。

    “你看什么?”

    “最近是不是有一个男的经常来找桑榆?”

    实在找不到理由就把这个黑锅给扣到桑榆的头上。

    南怀瑾这么一说,谷雨都忍不住的紧张起来。

    难不成南怀瑾听到了什么风声?

    也很有可能啊,桑榆和那个梁哥梁歌这么高调,他不在家的时候,两个都住到他家来了。

    风声传到他耳朵里面也很正常。

    谷雨就好像自己被别人抓到了一样,紧张的都有些结巴了,她说:“没,没有啊。”

    谷雨闪躲的眼神真是好笑又可爱,她是一个撒不了谎的妞妞。

    南怀瑾真不知道她和夏至是怎么能做好朋友的。

    夏至这个撒谎都不眨眼睛的谎话精。

    那个瘦竹竿不在谷雨家里,看来早就走了,笑容就忍不住溢满了唇角。

    南怀瑾是疯了吗?他居然在笑哎。

    他这是已经气到思觉失调了吗?

    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估计等他知道真相,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吧。

    谷雨同情地看着他:“没有啊,我没见到有什么男人来找桑榆。”

    虽然不善于撒撒谎,但是已经答应了桑榆保密的,所以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帮桑榆撒一次谎吧。

    唉,这个桑榆真是害人不浅,连这么诚实的谷雨都被她给带坏了。

    南怀瑾没看到书生心里就放心了,就没再说什么,道了晚安就走了。

    谷雨松了口气,关上门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

    就算他要捉奸,干嘛跑到她这里来?

    难不成梁歌还会躲在她这儿?

    刚才闻到他一身酒气的,他后来又去哪儿喝酒了?

    可见桑榆放他鸽子的事情,对他来说真是一个打击啊,居然跑去买醉了。

    故意谷雨洗澡的时候还在想他们的破事,想着想着自己就恼火。

    关她什么事?

    她真是活的悲催,还得管前夫和他现任妻子之间的烂事,她自己的事情都烦不过来了。

    这个周五,谷雨高高兴兴地去参加聚会,夏至在群里说这次她去不了了很不好意思,所以她免费提供场地。

    是大禹旗下的一个超五星的酒店,特别给了一个小宴会厅,说今天晚上所有的费用都算她的,让他们尽情吃喝。

    群里面一阵欢腾,胖子说:“总裁夫人就是总裁夫人,出手真是豪气。”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