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神第496章 一代神机初教六  大国战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初教六是所有飞行员的初恋,那是一代神机。

    飞行员们接触的第一种飞机是初教六,不管是民航飞行员还是空军飞行员,他们飞行生涯中飞的第一种飞机也是初教六。可以说这款飞机是他们事业的开始,他们从她身上学会飞行,然后走上人生巅峰。

    在中国的航空史上,初教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她是新中国第一款尝试脱离仿制而制造出来的飞机,她是国产飞机中的解放卡车,是她让更多的中国人搞清楚了飞机,甚至南昌飞机厂的诞生都是为了制造她和她的姐姐初教六。

    直到今天依然有大量的初教六在各个地方服役,不仅仅限于教练,还广泛运用于农牧作业,比如播种撒农药什么的,和运-5一样,都是祖师爷级别。

    最让国人振奋的是,初教六竟成了出口飞机中的明星,因其优良的性能而被许多国外的航空爱好者所喜爱,美国很多航空爱好者对这款飞机赞赏有加。据不完全统计,单单在美国民间就有炒股三百架初教六。

    据说从六十年到开始已经生产了近三千架,这对一款初级教练机来说是非常隐忍瞩目的成绩——要知道当初研制这款飞机仅仅用了七十多天,却不经意间成了久经不衰的经典飞机!

    中国军工是出了不少世界经典武器装备的,比如陆地上有59坦和107火,海上海中有039潜艇和红箭快艇,天上的除了大名鼎鼎的初教六就还有歼-7。

    很多人对歼-7的实力不太了解,而且看法也比较片面,因为什么呢,因为大家中喜欢拿歼-7去和强敌的三代机比较!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只有歼-7!

    在二代机里歼-7站出来说老子第一,没有几款二代机敢站出来指着他说你放屁你就是坨屎——更别说终极改款歼-7gs了!

    “s”的意思是超级,super的意思,主要是对外销售。

    言归正传,对空军的天之骄子们来说,他们真正触摸到的第一个飞机是初教六,所有的基础飞行课程全部通过初教六来完成,你没飞过初教六说明你在此之前就被淘汰掉了,遑论歼教七等高级教练机。

    可以说她是所有飞行员的“启蒙老师”。

    长大之后有人开双发重型战斗机,有人开单发中型战斗机,有人开中型运输机,有人开大型运输机,也有人开轰炸机,甚至有一小部分人分配去给首长们开专机,湾流、庞巴迪什么的。不管他们最后是与谁搭伙过日子,他们所有人最早的哪个她、他们的“初恋”都是同一款飞机——初教六。

    一句讲嗮,空军现役飞行员里就没有不会开初教六的,而且通常非常的精通——一如每个人对初恋那样印象深刻。实际上是因为能够一路顺风顺水飞下来的飞行员无一例外都有非常扎实的基础,这些基础是通过驾驶初教六得来的。

    当初张威就是过了初教六后在改装歼教七这一关被刷下来,可以说有不少空勤转地勤的准飞行员都会开这个飞机。

    当得知高旗机场有初教六的时候,李战立马就想出了搞个夜间飞行表演秀的主意,以此来和同志们一块欢度春节,用他们独有的方式。初教六使用的是活塞式桨叶发动机,下单翼,有非常好的低空低速性能,飞起来非常的有观赏性。这也是世界上不少飞行表演队使用此类飞机作为表演机的原因之一。

    李战提出晚上等高旗机场的今日飞行计划执行完毕后,在机场空域搞个夜间飞行表演,一来感谢地方的支持,也当做一次军地春节联欢来做,二来是大过年的让坚持工作的同志们饱饱眼福。

    李战的一句话打动了唐国正和莫永安:许多同志说是在空军服役其实看飞机飞的机会不见得比普通老百姓多。

    一支部队不可能都是战斗员,像坦克师的官兵,你要说我在坦克部队当兵,你地方上的朋友会先入为主的认为哦你开坦克的啊,实际上你只是负责卸履带这种粗重活的——开坦克好像也是体力活,尤其是老式坦克。

    就好比你说你在特种部队服役,人们会想当然的以为你是特种兵,殊不知你可能是负责喂猪的。

    革命工作不分高低贵贱,每一个岗位都是必须和必要的,在不起眼的、不引人关注的岗位上意味着要更好的完成工作同时承受一些委屈。只要能打胜仗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李战的想法得到了前来保障的地勤人员们、几方技术人员们的强烈支持,大家情绪高涨纷纷表示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一些年底要退役的士官的感受则更加的深刻。在空军当官了几年兵回家了和朋友们喝酒吹牛的时候总不能连飞机在天上的动作是怎么做的做出来什么样的都不知道。

    唐国正和莫永安稍稍一商量就决定了,两条理由都非常的充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是完全可以申请一下看看的。他们先与机场沟通,达成一致后马上向上级请示汇报,最后报到了空司那里,空司值班首长一句“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让同志们过个好年”就把晚上的飞行表演活动定下来了。

    于是有了开始落实的一幕。

    李战和陈飞迅速拿出了一个初步的飞行表演方案,和王经理一道乘坐哈弗h5通勤车前往第三控制区的通用飞机库那边,马上着手对两架初教六进行装饰。

    结果事情发展得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航司这边得知要搞军地联欢飞行表演,好几家公司纷纷表示要参与,都要出节目都要出一份力,结果机场刘经理那边一下子接到了好多航司领导的电话,民航地区局的领导知道后也表示要参加参加,组织个小分队参与表演什么的。

    结果就是一场简单的自娱自乐在很短的时间内变成了高旗机场牵头组织的迎春飞行表演晚会……

    王经理所在航司的全部六架初教六全部被借用了,好几个航司都要出飞行员参与表演,好些机长都是军转民的,和李战这些人有着密切的历史关系,而且对初教六也都再熟悉不过。

    四位三四十岁的机长在王经理的带领下找到李战,王经理颇意气风发地说道,“李少校,这四位机长分别代表四大航司,他们和你们一起飞行表演,飞点简单的动作完全没问题,不过最后怎么飞还是要你来设计。这四位机长同志原来都是空军的。”

    李战和陈飞连忙主动敬礼,可是一点也不敢怠慢的。部队的传统是,不管你什么岗位什么级别,只要服役比你早的就都是你的班长。

    简单介绍了一番后,最资深的机长叫高原,四十多岁的他很壮实,肤色黝黑,估计经常飞高原航线,笑起来像农民老大哥一样,对李战说道,“小李,我们四位都是各自公司的飞行教官,经常飞初教六,所以技术方面你大可放心,你设计下一下整个飞行表演的流程,我们需要怎么做你尽管说。”

    李战笑着指了指陈飞,后者笑道,“各位老班长经验比我们丰富,我们搞作战多,表演动作这一块不是很熟悉,高机长,你来牵头设计吧。”

    刚才他们俩还在头头是道的商量着呢,怎么这会儿就谦虚起来了呢?

    原来是因为作为现役飞行员,李战和陈飞都不想占老班长们的便宜,让他们选择最适合只的飞行动作设计最有把握的表演方案。

    高原何尝听不出来,这是晚辈孝敬前辈的路数呢,他摆着手笑着说,“小李,小陈,都是自家人,客套就不必了。以你们为主,我们全力配合,这也是公司对我们的要求。”

    其他三位也纷纷出言表示的确如此。

    李战就不再矫情了,立马把方案拿出来摆在桌面上,大家一块开起了碰头会。

    “本场最后一个航班是凌晨零点四十五分到达,空管明确我们可以在凌晨一时三十分使用机场空域。”

    “我建议就把晚会现场放在这里。维修机库前面大空地没有任何的地勤保障设施,一边是工地,在这里举办不会对飞行区地面造成影响,也可以减轻机场地勤人员的工作强度。”

    “夜间飞行表演因为受限于能见度,所以发光装置很重要。我的想法是干脆把飞机给好好的打扮打扮,用一些发光装置装饰一下,甚至可以搞成有含义的图案。这样一来就算是做个简单的飞行动作在地面观众看来也是极具观赏性的。”

    “诸位不要忘了地面有节目的,机场会搭个舞台,咱们几个航司的空姐们地服姑娘们要搞才艺展示,和咱们部队的同志哥互动互动。所以我觉得飞行表演要和晚会的主题啊节目啊结合起来。”

    “咱们六个飞机,我看可以飞一下六机密集编队,我记得机场下午三点到四点之间有十来分钟的窗口时间,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窗口起飞到三边以外的郊区上空搞搞合练,有个半个多小时的合练我看就没问题。”

    “对,必须要利用时间合练一下,毕竟大家没有配合飞过。除了六机密集编队,我觉得三对三的对抗式表演也很有看头,或者是二对二,分三组,甭管飞得怎么样,哪怕是群魔乱舞的样子,在夜空里也是极好看的。”

    “反正他们也看不懂是吧,老方?”梁机长笑道。

    “哈哈哈,这可是你说的。”方机长正色道,“我想提醒一下诸位啊,咱们这个是飞行表演,不是考核也不是什么专业表演,说白了就是玩,给大家添加点乐子,以我们飞行员的方式欢度春节。所以我认为应该以安全为主,观赏性第二,其他的就随便随便啦。”

    “我同意老方的看法,必须要以安全为主,我的意思是就算是动作稍差一些都完全没问题的,前提是安全。过节嘛,大喜事,搞成坏事就不好了。”高机长说道。

    李战和陈飞一句话都没有说,全都是四位民航机长、前空军飞行员在说,你一句我一句差不多就把整个方案给拉了下来了,再和他们做的初步方案一结合,嚯,一般的专业飞行表演也不过如此了。

    李战用眼睛看陈飞,眼睛在说话。

    李战:这几位空军前老鸟怎么比我们还激动?

    陈飞:八成是憋坏了,遇着这么有意思的飞行晚会那还不来劲。

    李战:民航飞行员都这么闷骚的吗?再说下去估计他们恨不得弄俩空姐站后舱上挥舞发光丝带了,穿紧身舞服那种。

    陈飞:应该是……闷骚吧,毕竟平时工作必须要严肃严谨,好多事情开不得玩笑,以至于形成了习惯,这遇着咱们这俩不正经的现役老鸟他们当然就起劲了。

    李战:我可是正经人。

    陈飞: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我看是你想把空姐弄到后舱去当空中舞者呢吧?

    李战:呵呵,这会儿天气不错晚上应该也是大晴天来着。

    ……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没有什么事情是中国人办不成的,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往往一些不可能到了中国人身上变成可能会显得那么的顺理成章。

    李战他们只不过讨论了一个多小时的飞行表演方案,那边机场的刘经理就亲自指挥着一队工程车辆后勤车辆还几十号地勤人员还有从工地借过来的上百号工人和好几台工程机械就开始在外面空地搭舞台了!

    等李战他们形成了飞行表演方案的第一稿时,外面的舞台已经初显雏形。机场这边居中协调指挥,各个协办单位以最高的效率落实,等李战这边完全确定了飞行表演方案后,一个档次颇高质量蛮好的舞台就凭空出现了,甚至座椅什么的都安排好了。紧接着舞美团队进场……

    李战都诧异疯了,这效率快赶上部队的了。

    完全可以肯定的是,在有了想法之后机场这边肯定第一时间联系了舞美这些,否则他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甚至李战都怀疑早在确定了晚会后,各个航司的空姐、地服妹纸们肯定被从睡梦中叫起来马上开始编排节目了……

    其实这些又算什么呢,建一座上千张床位的堪比三级甲等医院的野战医院也只不过需要十天的时间。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并非浪得虚名。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