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943章 左发没坏  大国战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某航司的维修机库距离停机区最远,位置相对独立,不远处是机场第二飞行区的大片工地,完成扩建后该机场的年吞入量将会达到两千五百万人次。

    莫永安挑选机库的是特意选了某航司的这个距离最远、相关保障设施完整的机库,这对安全保卫和保密工作很有好处,同时也不容易影响机场的正常运行。

    不过今天是肯定造成严重影响了的。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运载着机务人员和技术人员以及相关地面保障设备的运-8中型运输机降落之前,高旗机场必须维持当前的暂停状态。

    今天肯定有多个航班要取消了。

    早晨七时二十分钟,运-8降落在高旗机场,直接滑行道某航司维修机库前面,等候在那里的由航司精挑细选出来地勤人员一拥而上协助部队的同志把机舱里的设备卸下来。同机抵达的有张崇明小组、牛耀扬机务组、易小易技术组,带队的是唐国正,张威也来了。中南场站可谓是倾巢而出了。

    1616号歼-16必须要修好,否则就只能拆解掉运回去。

    李战和陈飞过去迎接,发现那是一架样子比较怪的运-8,是比较新的一种型号,机头没了领航员舱。就是驾驶舱下方的一个小舱,有几块挡风玻璃,伊尔-76也有,伊尔系列飞机貌似都有差不多的特征。

    但是不是运-9,李战记得运-9还没有批量生产,只有几架原型机在西部的运输机师。后来李战才知道那是一架经过改装的专门用来运载飞机地面保障设备和人员的后勤机。空司一直在探索如何提高作战部队转场作战的效率。

    唐国正带着众人大步走过来和李战打了招呼后,朗声说道,“空司选你试飞看来是非常英明的,你一次试飞遇到的情况比别人飞一年都要多,这可省燃油。”

    “就是有点费发动机。”张威笑着补充一句。

    李战辩解道,“左发没坏,真的,我简单检查了一下,失火没有影响到左发,应该不会有很大问题的。倒是尾舵内部可能损坏较为严重了。”

    尾舵在最后时刻恢复正常不代表没有问题,极有可能是回光返照。

    “你们先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唐国正说。

    李战苦笑着说,“我哪睡得着。机库是借地方航司的,还有外面那一队地勤,地方航司还紧急发了一批设备和航材过来,我看了下有不少检测设备是可以用的,航材倒是没有一个对口的。地方的同志这么给力我不能撂挑子了。”

    “随你,是了,莫处长呢?”唐国正问道,“老莫原来是海航九十九师的团长,前几年才调后勤的。”

    一边陈飞诧异道,“莫处长原来是老首长啊。”

    唐国正呵呵的笑了笑,“老莫当年可是叱咤海空的精锐。”

    陈飞回想起穿了空军迷彩服像工地煮饭大爷的莫永安,实在很难把他和“精锐”联系到一起,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事不宜迟,机组人员介绍一下情况。”唐国正把大家召集起来在战机边上的空地上开现场会。

    李战却是指了指陈飞,说,“陈团长介绍一下。”

    “是!”陈飞没有矫情,马上开始介绍起来,“在你们到来之前我把这次夜航的情况总结了一下,当前主要解决战机出现的故障,所以我重点介绍这方面的情况。”

    对抗演练这个事显然不能在这里口无遮拦地介绍的,所有能说的都是围绕着战机的故障本身来进行。

    陈飞的情况总结有条有理逻辑清晰问题清楚,他是下了很大工夫了的。既然在飞行过程中发挥不了很大作用,那么这些后勤总结自己是必须要体现出作用来的。毕竟相对于李战,陈飞认为他有更多的机关工作经验,他当过团参谋长呢。

    大致的情况在来之前已经接到了通报,此时在陈飞专业而有针对性的故障情况介绍之后,机务组和技术团队心里就大概有数了。概括起来就是左发、尾舵这两个主要部件出了问题,根据试飞机组给出的意见,左发应该是供油线路有一处地方破裂产生了渗漏油情况,尾舵故障则很有可能是强台风造成的。

    好几位领导都是有丰富的紧急故障处理经验的,更何况易小易率领的厂家技术组也在,除了发动机没有一起带过来,其他几个主要部件航材都随机抵达了,因此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当前的资源是基本上能修复好1616号歼-16战机的。

    唐国正有相当丰富的此类抢修指挥经验,他有条不紊地对人员进行分组,迅速确定了维修项目流程,明确了各个小组的任务。

    张崇明和他说了几句话后举步走到李战这边,低声说道,“李组长,在维修之前我们技术分析要先拿到第一手数据,包括飞参数据等。同样的,我们需要机组提供一份详细的报告,尤其是战机飞进中间山脉后的情况。”

    李战心领神会,微微点头,“是!请首长放心!”

    “那么李组长,小甘已经在车里等了,上级要得比较急,所以你暂时休息不了了。”张崇明笑着说。

    李战笑道,“应该的,我马上过去。”

    甘婷婷已经在考特斯上面等了,李战一上车司机立马启动,把他们二人送到了机场酒店那里,莫永安已经让人订好了房间,李战和陈飞各一个,既是临时的询问场所也是他们俩休息的地方。

    没几天时间飞机是修不好的,所以在此期间李战和陈飞都要待在机场酒店里。

    这一次李战没有嘻皮笑脸也没有开甘婷婷的玩笑,事无巨细的把这次夜航的情况从头到尾说了一遍。飞行员提供的情况和飞参数据、传感器数据等一结合,整体情况会更加清楚,技术分析组能够得到的东西也就越多越全面。

    足足搞了三个多小时才算是结束,李战把甘婷婷送到门口后赶紧的洗个澡,在上午快十点的时候躺下就睡,几秒钟就进入了睡眠状态。到这个时候他已经连续工作了十三四个小时了,尤其是和甘婷婷的那三个多小时的“你问我答”更是相当的耗费体力精力。

    航司维修机库非常大,能放进去一架空客330接受维修,甚至可以做更换发动机这一类的大手术。歼-16进去之后机库还显得空荡,索性把运-8后勤机也拉进去,牛耀扬机务组干脆的把运-8后勤机当成工具飞机来使用了,需要什么工具基本上都能在飞机里面找到……

    李战只睡了两个小时就起床了,精神恢复了不少,他往陈飞的房间打电话,果然陈飞也醒了。很快中午十二点,这是吃午饭的时间,当兵的除非病得醒不来,否则是绝对不会睡过头的。三件事很重要:吃饭睡觉打仗。

    那辆考斯特一直在酒店大堂外门厅口等着,酒店方面知道这辆车是搭载部队的人,所以任由司机长时间把车停在门口,乘客出来直接可以上车,不用冒着外面的雨去露天停车场。

    李战和陈飞低声说着什么,上车后看到司机捧着盒饭在吃,顿时很不好意思地说,“师傅,对不住了,给你添麻烦了。”

    司机是个中年汉子,连忙的放下盒饭咽掉嘴巴里的饭菜,道,“不辛苦不辛苦,我应该做的。其实我也当过兵,干的陆军,坦克师,开的五九坦。”

    “老班长!”李战和陈飞肃然起敬立正敬礼。

    司机师傅四十多岁了,按照他说的,他要么在二十年前参军要么就是参军十多年,那会儿李战这一代人还在玩泥沙呢。

    “没有没有,我就个普通兵,你们是干大事的。两位首长,是要去机库吗?”司机师傅有些拘束,就像是下级见到上级一样。

    下级见到上级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与年龄与兵龄无关。

    但是李战和陈飞却是不敢拿架子的,连忙说道,“老班长您先吃完饭,不着急的不着急的。”

    “没事,一会儿再接着吃。”司机师傅说话间就启动了车子稳稳的走了。

    李战和陈飞相视轻叹,心里有莫名的愧疚。他们这些开飞机的在许多人眼里是天之骄子,他们也真的是天之骄子,配得上这样的形容,可是这支军队是依靠无数像司机师傅这样默默无闻的普通战士支撑起来的,他们应当被尊崇。

    说句诛心话,一些外表的光鲜是靠默默无闻的大头兵们撑起来的。

    李战心里颇多感触,在部队待的时间长了不免的或多或少有怨气,尤其是和地方社会接触过程中看到个别不好的现象后怨气越多,各种的不平衡各种的价值观冲击,要做到永葆红色不变质何其难。

    难免会有“老子拼死拼活保家卫国你们还这样自己贬低自己”这一类的情绪。其实又有什么可怨的呢,和司机师傅比自己是多么幸福,起码物质方面的条件要好太多。

    显而易见的是司机师傅一直在等候,他们在睡觉的时候他一直在等,这让李战心里非常的过意不去,尤其是当他知道司机师傅是几乎比他们大一轮多的老兵,心里就更加的惭愧了。

    自己做得还不够。

    收起杂念,和司机师傅客气暂别,李战大步往维修机库走进去,陈飞小跑着跟上来,忽然的瞪大了眼睛道,“嚯,他们都把左发拆下来了,这效率够高的。”

    前后不过半天的时间,发动机都拆下来了,效率不可谓不高了。

    李战快走几步,说,“快看看去,希望没有不可修复的损坏。”

    “难说,毕竟是你开的飞机。”陈飞说道。

    李战瞪了一眼,“我开的就一定要彻底报废吗,再说了落地后左发还是好的。”

    “打个赌?”陈飞笑着说。

    李战呵呵笑道,“革命军人不赌博。”

    眼看着到了现场,左发摆在战机左翼一侧的油布上,油布上有发动机架子,易小易带着几名技术人员围着发动机仔细地检查。牛耀扬机务组暂时还不具备检修发动机的能力,所以他们在尾翼那里架起了架子对尾舵进行检查。

    “易工,左发什么情况?是不是供油管破裂而已?”李战人还没到就指了指发动机大声问易小易。

    易小易抬起头,笑着说道,“是的,刚刚做了初步的检查,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供油线路破裂导致的推力下降。”

    李战拿手一指陈飞,“听听。”

    说完就扔下陈飞几步到了易小易身边,说,“一定要确定啊,我就指着这次打个翻身仗了。”

    “什么意思?”易小易不解。

    李战笑着说,“他们都说我开飞机遇险情就肯定要坏发动机,所以你要用血淋淋的事实来证明这是谬论,这不是真的。”

    “李大队,你的确是有些费发动机的,我们厂家属大院的三岁小孩都知道您。”易小易笑道。

    他与李战相识与北库,当时李战还是鹰隼大队大队长。

    李战尴尬得很,连忙岔开话题,“油管怎么会破裂?你别告诉我和尾舵故障有关。”

    易小易还没说话,尾翼那里高架子上的牛耀扬用抹布擦着手说,“一哥,是和尾舵故障有关。传动装置变形了,估计挤压到了什么地方划破了油管,我们现在准备把尾翼拆下来进行检查。”

    飞行员通过脚蹬来控制水平翼舵面、垂翼舵面,用的是电传系统而不是传动的机械杠杆,但是一样是有液压系统有杠杆装置的。可以确定的是尾舵肯定是因为外部因素的影响卡住,不过具体是怎么样导致给左发供油的管路破裂则需要进行深查才能得出结论了。

    李战微微一愣,说,“那岂不是要大修了。”

    大修起码得耽搁个三五个月,实战试飞工作会遭受严重影响——进展本来就严重滞后了。

    易小易略微思索了一下,说,“应该不用,还是先看看具体情况吧,也许不用大动干戈。”

    李战撸起袖子,“干吧,抓紧干,我哪也不去了留下来帮忙。”

    ……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