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91章 眼镜蛇机动可以灭火!  大国战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试验幺六!做好弃机准备!”

    福指值班指挥员再一次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下达同样的命令了。当赶往支援的歼-10b报告说1616号歼-16机腹与发动机舱的结合部漏油处燃起了明火,值班指挥员基本可以肯定飞机是保不住的了。

    油箱被引燃带来的灾难是毁灭性的,从来没有迫降成功的先例——飞机通常会在空中爆炸解体,飞行员的尸首都难以觅全。

    如果一定要死,没有人会选择这种死法。

    更令人胆战心寒的是,油箱着火后引发爆炸这个过程通常极短,短则数秒长则不过几分钟,而究竟会在什么时候爆炸根本无从判断!

    机组人员只有数秒的时间来做出决定,弃机跳伞还是冒险备降。

    前舱飞行员有绝对的决定权,仅两秒钟后,李战就猛地压杆迅速下降高度,在三维雷达图上1616号歼-16是在向海面俯冲下去。他根本来不及向东南区管通报情况了,此时他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付此事。

    “他要在水面迫降吗?战斗机做不到吧?”东南区管的管制员诧异地说道。

    值班主任迅速向空军指挥所报告情况,“他要在海面迫降,我们立即启动海上搜救预案,但是你们部队的动作可能会更快,完毕。”

    “我们这边看到了,谢谢!”

    值班主任不知道应当作何感想,部队飞机遇到了严重的问题,可是在那些当兵的心里哪怕要坠机也不希望给地方添麻烦。当兵的把自己视为老百姓的最后依靠,从来没有想过依靠地方相关部门来完成任务。

    水面迫降能行吗?

    陈飞也在想这个问题,受训的时候的确是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但是战斗机水面迫降与坠落水面没有很大的差别。战斗机的气动布局使得它们无法像普通运输机、民航客机那样把水面当成跑道。

    现在许多客机包括一些军用运输机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非正常状态下在水面迫降的情况,所以会有一些针对性的设计。比如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通过微调外形来增加飞机的浮力,等等等等。

    战斗机没有这个考虑——飞行员有弹射座椅,可以以跳伞的方式离开危险的战机。

    福指的值班人员们知道李战为什么要水面迫降。1616号歼-16是非常珍贵的原型机,可以说这架飞机浑身都是宝贝,直接影响着量产型号的标准。而这一次夜航因为各种因素的影响使得1616号歼-16有了非常丰富的经历,尤其是与**的两种主力机型的两次交锋是这么些年来最有深度的一次交流,这对部队的备战训练太重要了。

    所以李战要在水面迫降保住战机。

    另一个方面则是因为高旗机场。那是一个非常大的航空枢纽,在全国是能排进前十五的,每天数百架次的航班起降,任何影响都有可能造成数以万计的旅客滞留,会严重影响到地方的正常生产生活。

    李战不能把一架极有可能发生爆炸的飞机降落在高旗机场。

    当值班指挥员看到1616号歼-16一口气下降到距离海面仅二十米的高度加速向海岸线飞行的时候,他认为他完全猜到了李战要做什么——尽可能离海岸线近一些,这样既便于救援也便于对战机进行打捞。

    然而当他认为李战应该加快速度往海岸线飞的时候,他却发现1616号歼-16的速度忽然的慢了下来。

    他连忙呼叫李战,“试验幺六,你速度在下降,什么情况?”

    “我要灭火,福指。”

    李战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稳稳的控制着战机继续慢慢下降高度了。

    此时当前海域的海况为四级,浪高两三米。

    他要利用海浪灭掉机腹与发动机舱连接处的明火!

    谁能想到他的目的竟是如此?

    “老李!进气口进水后果会更严重!”陈飞大声提醒道。

    歼-16和歼-11的外形一般无二,只有很细微的一些区别,两个进气口都部署在机腹下,是除了起落架外位置最低的部位。如果进气道里进了水,情况会更加的严重。

    李战说,“我知道,但必须试一试。玩过超低空眼镜蛇机动吗,我经常玩,第一次是在北库,开的是037号歼七那架老机,被迫在距离地面十多米的高度做了一个高度疑似眼镜蛇机动。第二次是开的01号苏两七,以六百多公里每小时的表速进入,后来在公路上迫降成功后飞机散架了。我的经验告诉我,苏两七的标准眼镜蛇机动有不少的冗余量,只要掌握好进入的表速,完全可以在更低的高度来做这个机动的。”

    在海面上十多米的高度做眼镜蛇机动?疯了吧!

    然而陈飞很快眼睛就亮了起来,不得不承认这是非常有创意的办法,但需要冒巨大的风险!

    李战说,“老陈,把手放在弹射拉杆上,听到我说跳你必须第一时间拉杆弹跳,我已经没有多余的手了!”

    “明白!”陈飞摸到了弹射拉杆,精神高度紧张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月光出来了,天上被洗了一遍干干净净的一片云都没有,月光星光直通无阻地下来撒在海面上,随着波浪闪烁着,像是在海面上撒下了一堆发光粉。不远处依稀能够看到海岸线的轮廓,换个状态这会是很好的一次超低空飞行。

    戴盟民下降高度在李战的左翼齐飞,他刚刚亲眼看到1616号歼-16干脆利落的把高度下降到了距离海面十多米的位置,而到了他这边他发现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做到这一点。他一边对李战的飞行技术感到震惊一边为李战担心着。

    1616号歼-16拖着一道火舌贴着海面疾飞着,画面看上去非常的美丽!

    能成功吗?

    李战迅速的排除掉了其他干扰,不管无线电里福指以及民航东南区管的任何呼叫,他微微调整着呼吸像是狙击手在开枪射击之前的状态。

    表速每小时两百八十公里,稍显低了一些,他慢慢推油门杆提升,高度仪显示海高三十米,但是他知道除去海面三米的浪高,这个高度正好,所有的襟翼都在正确的位置上。万幸的是尾舵恢复正常了,否则他真没办法了。

    表速显示每小时三百五十公里,李战大喊一声,“来了!”

    断开仰角限制器,猛然向后拉杆到最底部,战机的屁股猛地沉下去,机头猛地上仰,战机的姿态“化拳为掌”,空速骤然下降,速度仪的数字在飞快下跌,当李战看到数字即将掉到“0”的时候,迅速推杆,同时油门杆推到底,机头像是被拍了一巴掌一样猛地向下俯,迅速接上仰角限制器,两发发出巨大的嘶鸣声,战机以70度的仰角持续向前飞行了数百米才慢慢的回到了李战的控制中。

    在左翼负责观察的戴盟民都看傻了——就在看到,1616号歼-16在距离海面越三十米高的位置做了一个眼镜蛇机动!

    机腹后部着火的地方撞在了涌起的波浪上,明火毫无悬念的被扑灭。1616号歼-16的屁股在海浪上滑了过去,机尾受到阻力下意识的向上翘起,机头不受控的向下压,李战顺着这股力量恢复的平飞。

    简直是天才的操纵!

    但是,戴盟民感到诧异的是着火点没有再起火。之前的通报很清楚,是油箱泄露的燃油被喷口尾焰点燃产生的明火。问题在于,海水对燃烧的航空煤油似乎并不能发挥很大作用。

    可是眼前的事实是明火的确没有再复燃了。

    戴盟明正诧异的时候,李战急声问他:“猛龙一号!火灭了吗?”

    “灭了!灭了!我看不到任何明火了!”戴盟明连忙回答。

    李战终于松了口气,“明白,东南区管,这里是军航幺六,火势控制住了,我要马上降落,请告诉我机场具体位置!完毕!”

    “军航幺六!机场就在你的正前方,请直接联系塔台,完毕!”东南区管不知道军航16号飞机是怎么样解决掉火灾问题的,他们非常的专业,马上采取了最简单直接办法。

    跳过进近台直接联系塔台,精简了流程。

    李战迅速呼叫高旗机场,“高旗塔台,我是军航幺六,请告诉我跑道编号,谢谢!”

    “军航幺六,27号跑道,你可以直接进入27号跑道!其他跑道全部向你开放,完毕!”高旗机场塔台迅速回答。

    27号跑道是最合适的跑道,1616号歼-16不需要转向机动,只要直接飞过去机头就能对准跑道。

    李战回答,“军航幺六明白,27号跑道!”

    此时此刻陈飞才注意到李战关闭了左发,此时战机仅靠右发在飞升。油箱漏油处的明火没有复燃的原因找到了,李战切断了左发的供油。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非常好,漏油的地方是油箱与左发之间的供油管,关闭了左发切断了供油解决了燃油泄漏的问题。如果是总供油路泄漏,李战这些操作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此说运气在他们这边。

    陈飞根本没注意到李战是什么时候关闭左发切断左发供油的,可见李战在实施这样的冒险之前已经有了全盘的考虑,每一个步骤每一个操纵动作都精准无比。在海水扑灭外部明火的时候、同时还要在战机仰角回到包线内,达到这些条件才能关闭左发切断供油,否则战机会失速坠海。

    时机的把握非常非常的重要,而李战做得非常非常的精准,穿针引线一般。

    在需要作出某种操纵动作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操纵动作之间需要预留的缓冲停顿也非常的干脆利落,整个过程就像是提前预置了所有方面的参数,然后是智能机器人来完成这一切。最让人惊恐的是仿佛海浪都在听李战的指挥,完全的没有发挥不好的作用。

    这一次夜航陈飞觉得自己的观念被刷新了,他深切地体会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天才飞行员”这些词汇警句的深刻含义。

    同时,他也不可避免的有这样的想法:自己在这次实战试飞中是多余的。除了准备拉弹射拉杆还能干什么呢?他有些跟不上李战的步伐了,甚至劫后余生的庆幸感都抵不过失落感。

    李战并不知道陈飞此时的感想,战机除非稳稳的停在跑道上,否则他那根弦会一直紧绷着。

    高旗机场是大机场,有好几个平方公里,李战轻而易举地看到了在一片漆黑中非常显眼的跑道灯。只剩下右发在工作的1616号歼-16保持着每小时两百四十公里的速度进近,对准跑道后,李战放下了起落架。

    前后起落架顺利的放下,陈飞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和李战确认说道,“起落架放下。”

    “确认。”李战回答。

    陈飞报出他看到的高度,“一百五十米。”

    “确认。”

    前后舱仪表台显示的数据完全一致,陈飞做好了随时接手飞机操纵的准备,一旦前舱飞行员突然失能后舱飞行员可以立即接管飞机。

    高旗机场塔台里,军代处长在机场负责人的陪同下快步离开,乘坐通勤车辆往27号跑道赶过去。塔台指挥员紧张地盯着军航16号飞机的航灯,她诧异地发现只有一道尾焰。她迅速看了部队通报过来的情况,备降本场的是一架双发战斗机,可是现在只有一道尾焰。

    “各单位注意!军航幺六只有一台发动机在工作,他是单发降落,请做好准备!”塔台指挥员迅速把这一情况通报给各个单位,尤其是应急救援分队。

    军航16号飞机拖着一道桔红色的尾焰慢慢的落地,机头微微扬起在进入灯光范围之后大家看到那是一架样子十分霸气机头有些鹰嘴样的战斗机,完全不同于民航发动机的有力轰鸣声让人心情莫名其妙地激动起来。

    作为少数几个有支援前线办公室(支前办)这一类部门的大型机场,高旗机场终于为人民空军出了一份微薄之力。

    随着前后起落架轮胎稳稳的碾在那条长达三千两百米的第一跑道上,军航16号飞机成功备降高旗机场。严正以待的地面保障分队、应急救援分队以及军代处的小分队一拥而上扑上去……

    ps:福建地方政府机构里有支前办,现在应该还有,就是支援前线办公室,听着很战争的一个鲜为人知的单位,以前保障过我们盒饭,味道还不错哈哈哈!是了,高旗是高旗,我想象出来的一个机场。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