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489章 向北转进的“萨娜”  大国战隼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狂风暴雨之中,1616号歼-16战机在黑暗中飘摇着摇晃着,密密麻麻黄豆一般大小的雨点砸在座舱玻璃上的声音甚至很清晰。

    李战眼前晃动不已,他需要用一只手撑住玻璃盖才能看清楚仪表台上的飞行数据。飞行轨迹显示战机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了“萨娜”的云墙区,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将战机往风眼里吸,甚至李战怀疑海面上已经有多股龙卷风产生。

    与福指的通讯预料之中的终端了,福指那边只能通过雷达信号掌握1616号歼-16的情况,此时福指已经完全解除了作战状态,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1616号歼-16战机安全返航。此时大自然的威胁比对手的威胁来得更加严重,而任何一次恶劣天气中的飞行都能够得到珍贵的数据,这对部队未来复杂气象条件下作战训练非常有益。

    李战想到好处,莫名的高兴起来。

    穿越台风圈的机会可不多,一般情况下上级不太会批准这样的飞行,除非是协助国家级科研课题搞气象研究。但就算如此也不会派战斗机,平直机翼的使用桨叶发动机的飞机更适合。

    当然,除了李战会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紧急情况下想到部队未来复杂气象条件下的作战训练外,其他人关心的只是他是否能够安全飞回来。

    今年这一号风球的发展速度出乎意料,冷暖空气对流带来的影响比预计的还要严重,侧面说明了现代技术对天气的预测依然是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

    如果有人问哪个航空保障部门最重要,飞行员们会异口同声地说是气象部门,唯有该部门负责的方面是存在着许多不确定性以及不可抗力的。飞机只要上天就必须和天气打交道,从某种角度来讲飞行员和农民伯伯是同一种人——都是靠天吃饭的。

    越了解大自然就越能在恶劣气候条件下生存。如果能在敌人飞行不了的天气下飞行,意味着己方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和优势,这对作战来说意义多么重大的可想而知的。

    因为是实战试飞,所以1616号歼-16机身上额外安装了许多传感器,以求更多的采取到飞行过程中的数据。与性能试飞不同的是实战试飞情况下战机会在不同的战场环境、作战背景下进行作战活动,所遇到的情况会是多样化的复杂化的。

    张崇明甚至说过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战机在极限状态下的飞行数据,那些数据太重要了。

    后舱的陈飞却是再一次嗅到了死亡的气息,自从两年多以前摔了一架歼教-7,他就再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上一次险情发生在顷刻之间,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甚至来不及害怕,被动的接受了一切。这一次却是不同,是半主动地往台风圈里冲。

    也许上级调自己过来和李战搭机组是因为自己的抗压能力比其他人要强一些,毕竟和李战这种名声在外的当代优秀革命军人在一起工作心理承受能力稍差一些都会濒临崩溃的局面。

    李战发现在这样的环境下操纵战机比想象中要轻松许多。先进的电传操纵系统很好的平衡掉了侧风、气流的影响,甚至在感知到尾舵异常之后也自动地对战机的其他控制面板进行微调以适应新的情况。

    电传操纵系统比之于机械操纵系统的先进之处通常被认为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让战机永远在包线里面飞行。

    打个简单的比方,李战在驾驶歼-7的时候始终需要有一只手握住操纵杆,如果不这么做飞机姿态就会改变,如果你放任不管飞机的姿态会超越包线造成坠机事故,但是如果开歼-10或者歼-11这些三代机,如果你不动操纵杆飞机会保持原定的姿态飞行,你不需要担心飞机的姿态会超越包线。

    “使用电传操纵系统”被视为三代机最大的特征,也是界定二代机和三代机主要条件。

    歼-16的电传操纵系统是从歼-10系列所使用的那套玩意儿发展来的,比su-30mkk所用的那一套不知道先进多少,而且据说得到了四代机的一些技术支持,在航电方面有不少的后发优势。

    客观地说,沈飞厂生产的所有空军战机里,歼-16的电传操纵系统最为先进,甚至比歼-15还要先进。一些分析认为歼-16之所以历经十多年的研发才拿出原型机来,原因在于研发过程当中不断的使用了新技术,比如从四代机项目溢出的先进座舱技术等。

    沈飞厂汲取了教训,在搞歼-16项目的时候没有盲目突进,也放下了老大哥的架子虚心向成飞厂请教学习,因此有了外形与su-30mkk一般无二但是内在完全大变样了的歼-16。

    也才有了李战此时的信心。

    如果现在开的是一架歼-7或者歼-8一类的二代机,李战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有信心。也许一个强侧风过来歼-7或者歼-8就要一头栽到海里。

    李战突然有一个惊喜的发现——利用侧风可以抵消尾舵的误差力矩。他在狂风暴雨中认真地感受了一下空气流的规律,尝试着调整了一下战机的仰角和侧倾角,战机居然真的可以保持直线飞行。

    他兴奋地说道,“福指,云墙里的空气流是有规律的,利用侧风可以抵消尾舵的误差效应,请你通知海上搜救分队的同志返航,我能飞回去,完毕!”

    海岸线几十公里内的海况已经一塌糊涂了,强台风带来了五六米高的海浪,这对海上搜救分队的舰艇来说非常的危险。李战不希望为了自己而让其他战友陷入危险的境地,再说他还不一定要弃机呢。

    很显然福指不会答应他,值班指挥员说道,“试验幺六,海上搜救分队按原计划进行,你必须脱离危险他们才能返航,完毕。”

    “福指,完全没有必要!我肯定能安全返航的!完毕!”李战坚持了自己的建议。

    几艘搜救舰艇上搭载着两百多人,这两百多人如果为了救他而陷入危险之中,李战认为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他认为根本没有性价比!

    但是福指以及上级首长机关不这么认为,别说一个优秀的试飞机组,就算是一名普通士兵,也会投入大量的搜救力量。这不是性价比的问题,而是部队的原则!

    不会放弃任何希望,不会抛弃任何人。

    福指的值班指挥员严肃说道:“试验幺六,服从命令!如果你没把握飞回来必须弃机跳伞!是否清楚?”

    指挥员发火了。

    “明白!试验幺六明白!”

    李战非常无奈,眼前的办法是尽快飞出云墙区,只有这样上级才会让冒险出海的海上搜救分队返航。他让战机往北飞,返航的方向应该是西北,这让福指的值班指挥员感到困惑。

    “他想干什么?”值班指挥员皱眉,觉得李战这个同志在赌气。

    身边的参谋不得要领,连忙的和气象员低声分析起来。

    气象员抓起一把铅笔头扔进文件盒里,铅笔头四散开去,凝重地说,“云墙区里的气流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强对流的情况下空气流是没有规律的,如果非要说有规律,那么没有规律就是它的规律。飞行员说他能够利用侧风来让战机保持直飞,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参谋摆摆手说,“不管他是怎么做到的,现在的事实是他的确保持了直飞,可是他在向北飞,从气象的角度来看向北飞是否有正确考虑?”

    气象员说道,“是的,萨娜是向西北方向移动,他向北飞可以顺着风力更快的脱离云墙区。飞行员很有想法。”

    参谋看向值班指挥员,“头儿?”

    “嗯,密切关注云墙区的天气变化。”值班指挥员微微点头。

    通讯参谋突然说,“通讯又中断了,他们可能进了雷暴区!”

    塔台里的气氛再一次凝重起来。

    福指与1616号歼-16之间的通讯一直时断时续,完全视战机所在空域的电磁环境情况。联系不上就只能依靠雷达探测到的信号来判断1616号歼-16的最新动向。

    “五分钟后他应该能脱离云墙区了!”雷达操作员报告。

    代表着1616号歼-16的红点以每小时大约三百八十公里的速度向北脱离云墙区,塔台众人高高吊起的那颗心随着红点的移动而慢慢放下来。

    “咦?他在向左转,转弯的角度很大!”雷达操作员突然大声报告。

    因为“萨娜”是向西北方向移动的,1616号歼-16向左转会再一次冲进云墙区里,此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付诸东流。

    作战参谋皱眉说,“他是不是迷航了?”

    存在这种可能性,在强电磁干扰的环境下战机的一些仪器会出现较大误差甚至失效,尤其是感应端部署在机身外表的诸如空速仪、地平仪等。

    值班指挥员一把抓起送话器呼叫1616号歼-16,“试验幺六收到回答!试验幺六!你偏航了!试验幺六!”

    没有回音,只有嗞嗞的电磁干扰声。

    眼看着就要成功脱离云墙区了,此时出现偏航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1616号歼-16已经在空中飞行了三个多小时,他们的燃油一定不多了,而且尾舵故障的情况下飞机随时会失控坠毁。

    “试验幺六!”值班指挥员的声音在塔台指挥室里回荡着。

    气氛顿时沉重起来,看着1616号歼-16转着圈子准备走上老路,他很难再扛住风力逐渐增强的“萨娜”风球云墙区的撕扯了。

    1616号歼-16在劫难逃了,值班指挥员沉声说道,“把飞机的位置发给海上搜救分队,让他们加快速度赶过去。”

    “是!”

    参谋还没把命令传达下去,气象员突然举起手大声说道,“头儿!萨娜有重大变化!”

    值班指挥员大步走过去,气象员指着偌大的显示屏激动地说,“萨娜转向了!你看云团的走势,云在向北聚集,萨娜正在转向北!”

    足足好几秒钟,值班指挥员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击掌振奋地说道:“好家伙!完美的脱离!他怎么知道萨娜会转向北的?他比气象台都厉害?”

    气象员呵呵笑着不知道从何解释,根据最新的数据迅速计算“萨娜”的最新运动路径,在图上画了出来,仔细看了之后忍不住嘿嘿笑道,“头儿,这是萨娜最新的运动趋势,你看看往北是什么地方。”

    “日本?”值班指挥员眉头一挑,莫名高兴,但表面很沉痛的样子。

    气象员忍不住笑出声来,却是满脸沉重的样子,说,“很可能还会加强,最大风力超过十八级估计没有什么悬念,最厉害的极有可能引发海啸。”

    年轻的作战参谋言益于表喜不自禁,突然发现大家的脸色都很沉重,很不自信的说道,“为什么我感到高兴而你们心情沉重的样子?难道是我太狭隘了?”

    “不,只是因为你是正常人。”

    值班指挥员凝重地说,“我们也是正常人,但我们在心里高兴,不像你这样表现出来。毕竟大灾大难面前我们都是全球人民都是一家人啊!”

    这下大家真绷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问题在于,李战是怎么知道“萨娜”会转向的,而且转向速度这么快。坐后舱的陈飞都不清楚更别说其他人了,事实上刚才陈飞同样对李战的选择感到费解,不过他没有打扰李战,一直到逐渐感觉到战机的飞行姿态趋于平稳,他才意识到已经离开了云墙区。

    他忍不住了,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李战笑着说,“萨娜转向北了,我持续左转正好避开了它的风头,顺着尾舵的误差值加快了转弯的速度和飞行速度,再有一百二十多公里就能看到海岸线了。”

    这个时候陈飞才注意到刚才乱跳的定位仪数字恢复了正常,迅速的计算了经纬度,果然离海岸线只有一百多公里了。

    “你怎么知道萨娜会转向?”陈飞非常费解,这种预测可不是掐指一算就能预测出来的,而且此时能见度为零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李战从何判断?

    李战说,“等回到了我教你。”

    “福指福指,试验幺六呼叫,完毕。”李战尝试呼叫福指。

    福指的值班指挥员激动得一把操起送话器:“试验幺六!我是福指!飞机情况怎么样?完毕!”

    “没有出现更多的问题,我已经脱离云墙区了,请求备降高旗机场,完毕。”李战请示道。

    值班指挥员一愣,问道,“其他备降场可以吗?”

    “到不了,燃油消耗不正常,我怀疑有外泄现象,完毕。”李战说。

    这句话一出陈飞吓了一跳,他没有发现燃油表的异常,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之中恐怕谁也不会也无法做到分析燃油表下降值是否正常。但是李战明显是早就注意到了,并且发现了问题。

    陈飞心中感慨不已,李战真的成资深老司机了。

    值班指挥员回复,“试验幺六可以备降高旗机场,联系东南区调,频率124.78,接下来你听他指挥,完毕!”

    “联系东南区调,频率124.78,明白!”

    ps  :有读者认为速度单位错误,在此答疑:部队使用的空速单位是公里每小时,高度用的是米,距离用的是公里。民航才会用节、英尺、英里。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