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七零二章 架构(续)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议政会架构简单,只设立议长一员,正副议长若干以及日常主事官吏,均非实权之职。正副议长只负责主持程序性.事务,重大发令发布人事任免以及弹劾奖惩等事务需进行议决之时,正副乃召集汇总主持进行此事之人,无决定之权。议政会下设常务衙门,便由正副议长以及部分议政官员组成,可对日常常务进行处置,涉及国家大政方针重大事务以及重要人员任免奖惩之事,则需召集全体议政会人员共同议决。为避免各执己见意见不一久议不决的弊端,议政会采用的是少数服从多数的议政原则。在多数人同意之后,持不同意见者可保留意见,但却需按照多数人的意见执行。我个人的意见是超过六成比例的议政官达成一致一件,则可议决此事。当然,具体比例,有待我等商榷。”

    林觉继续滔滔不绝将心中的设想说出来,对于座中众官员而言,脑海中更进一步的勾勒出具体架构和运作的雏形来,对于这全新的治理国家的组织架构既有些兴奋期待,也有些不安和担心。

    “林相,下官斗胆问一句,这议政会可决一切重大事务,权力确实不小,然谁可约束议政官之权?议议政官之过呢?若议事以多数人而决,又怎可避免结党串联,相互拉拢之事发生呢?倘若议政会本身便不公允,又如何公允议政商讨国家大事呢?”一名官员站起身来大声问道。

    那官员年纪不大,不过三十许人的样子,相貌清俊,颇有些风度。林觉认出了他,却是湖南路安阳县县令徐子先。这个人名声不显,但是他能问出这样的疑问来,让林觉大为赞许。这说明此人听进去了,而且是在认真的动脑筋思考这件事。

    “徐大人问的好!本相正期待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来,徐大人能提出这样的问题,足见是在认真的思索此事的。早在两个月前,我便在东华门外说过,权力必须加以约束和权衡,若权力无制衡无约束,则权力会无限膨胀,则最终不可收拾。我等既然要设计一种更先进的朝廷架构,则必须考虑权力的制衡和约束的问题。徐大人,各位大人,在内阁和议政会之外当然要有监察机构的存在。设立监察院,其职责便是监督、调查以及处置。不仅是对于内阁和议政会,而是对于整个大周各路府州县各级衙门大小官员都要进行监督。对其履行官员职责、秉公用权、廉洁为官甚至是官员自身的道德操守监督。这当中自然包括徐大人担心的议政官员的结党营私党同伐异徇私舞弊渎职不公等等诸多可能发生的问题。监察院行事独立于内阁议政会之外,将如鹰目神眼盯着所有人,每个人都要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各位或许要提出这样的疑问,监察院独立行事,则监察院官员自身若有不公该如何处置?很简单,监察院由议政会议定产生,也将受议政会监督。议政会一旦发现监察院有渎职不公徇私舞弊或超出职权之行,自然有权对其进行处置。这中间是个相互监督,相互约束的过程。为了保证相互的监督不涉于私,保证公允行事,需要有律可循,有律可依。所以,在所有架构完成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便是需要议政会商定各项律法,以作为所有大周上下行事的准则。要制定《大周总律》为纲,之后制定《刑罚律》以罚罪,《民律》以规范日常百姓行为准则。乃至制定方方面面的律法以细化,比如各行业当有行业律法,礼制当有礼律,甚至成婚生子当有婚律。监察院行事,便也制定《监察律》以规范。议政会的职责便是根据需要制定各项律法,让整个大周上下行事皆有所规,行事皆有所度。到最后,所有的事务其实皆有律可依,有律可遵。做到在律法面前人人平等,没有特权。最终,我们的目标是将‘人治’规范为‘法治’,整个大周将会运转有序,不再会有人为的干扰。当然,这个过程会很长,但只要朝着这个大方向走,总会越来越接近最终的目的,而随着目标的递进,我大周也会变得越来越好。”

    众官员的心中不知何种滋味,林相的这些描述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人治到法治这句话不啻于是醍醐灌顶一般的让一些官员顿悟。治理天下之所以不能尽如人意,往往便是因为人为造成的偏差,人有私欲人情,有特权作梗,有种种难以克服的阻力,便会造成种种恶劣的后果。很多事都是这么变坏的,并且成为了理所当然,变得积弊难除。根本的原因其实便在于人治。若最终大周天下能以律法治天下,做到律法面前人人平等,则会少了许多的遗憾和纷争。

    林觉看着会场中神色不一议论纷纷的众官员,心中也颇有些感叹。实际上,林觉心里清楚的很,自己说的这些即便在自己来的那个高度发达的世界也没有实现。人治到法治那不过是一句口号而已,想要实现基本不可能。因为法为人定,法外有情,绝无可能做到如一座机器一般的运转精密。那是一种不可实现的理想状态罢了。况且社会的发展越来越精细繁杂,法律甚至根本无法企及所有的方方面面,想达到法治一切的地步根本就是一句空话罢了。不过在这个年代里,无论是人还是社会架构都相对简单,法治其实可以达到一个相当大的比例,或许能够达到一种意外的效果。

    当然,林觉知道自己要什么,他的所谓的大变革可绝非是真的要搞什么法治社会,人人平等,自由民主之类的东西。实际上那些东西对于林觉而言是可笑的,是绝对行不通的东西。就算是在后世自己来的那个地球上,一些所谓的标榜的自由民主的制度也是可笑而且虚伪的。真正有效的制度其实便是集权制度,而非搞什么民主选举之类的虚假的套路。文化的传统塑造了民族的性格,对于大周这样的国家,放权于民是不合实际的行为,只会造成更大的混乱和迷茫。林觉不过是想借用一种比当下的治国方法成熟的多的制度,形成一种形式上的集权统治,杜绝皇帝一人当权所带来的弊端。本质上这还是一种集权,只不过集权的不是皇帝,而是一群精英分子罢了。

    而且,林觉也并不会真正的让权力完全落于这些精英分子手里,因为林觉知道,以他们的认知恐怕无法驾驭自己设计的这个治国架构,自己必须要掌控这一切,随时纠正可能发生的偏差。毕竟,对于林觉而言,这也不过是一种想当然的实验,林觉自己无论前世今生也都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林觉实际上做好了一旦行不通便要改变,便要迅速的扭转方向,具备快速纠错能力的准备。而这种能力如何保证,显然只有一样:抓住兵权不放。

    “诸位大人,本相之前所言只是一个大概,具体的方略尚需敲定。我这里抛砖引玉,提供给诸位一个蓝图,具体如何实施,还需诸位大人共同商定,很多细节方面的东西,本相却不能面面俱到。我这几日虽没有见诸位,但我也没有闲着。我这里起草了几份方案,我想分发给诸位大人一起商讨。分别是《议政会产生办法》《议政会官员组成及资格认定》《议政会架构》《议政会常务议政官组成以及推荐办法》《议政会议政决议组织原则》《内阁权责》《内阁架构》《监察院权责》等十份方案。这些都是一些基本的想法。当务之急是确立架构,搭建起框架来,这之后便可着手制定《大周总律》,以《大周总律》为纲,分别制定《刑罚律》《民律》等各律法。今明两日,咱们便着手解决前期架构搭建的问题。本相跟你们一道,商讨补充,共同完善。天已近午,诸位大人可先用午饭,一个时辰后,会议继续。”

    林觉一面说话,有人已经搬来几十担印刷好的草案文本,分类堆在台口。有专门负责此事的数十名亲卫搬运文本迅速分发下去。

    众官员惊愕不已,林相原来早做了准备,光是这些文本草案的起草怕是便要耗费极大的精力和时间,可见林相对此事何等的上心。不少人本来以为,这不过是林相的一个设想,短时间内恐怕难以进行,但忽然一大摞文书草案送到手里,才发现事到临头了。虽然在心理上还没做好准备,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去照做了。

    不管是心理上还有抵触,还是已经完全接受了眼前的情形,总之,事已至此,众官员知道无可躲避。中午的饭菜丰盛的很,只是没有酒水,很多人也没有胃口。匆匆吃了午饭之后,众官员甚至没有去兵营腾空出来让他们休息的屋子里歇息,便回到会场之中仔细的研读这些草案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