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七二章 宴请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昆的要求其实很简单,他知道自己对于皇帝的权力将会丧失殆尽,所以在这方面他没有丝毫的奢望。他只提出了保证他和皇族的尊严和待遇的各种条件。包括继续居住在皇宫大内之中,保证其宫中用度,保证皇帝太后以及宫中妃嫔的各种待遇不变。保证其身为皇帝的崇高地位等等。

    林觉当然全盘答应他的这些条件,林觉不是要逼迫郭昆退位,他要的是郭昆交出管理国家的权力而已。他要的不是贬低皇上象征性的存在,反而是要加强这个象征性的符号的存在,从而达到稳定天下民心的作用。林觉要的是‘虚君共治’的治国架构。皇帝作为一个重要的符号起着很大的作用,林觉当然不会  去抹杀和贬低皇上的存在。

    林觉向郭昆保证,大周皇族自皇上而下,之前享有的爵位和封号不变,皇族待遇不变。朝廷还会每年额外拨付一百万两银子的供给用度,让皇帝太后和后妃的用度更加宽逾。皇帝车驾出行的规格礼遇不变,所受尊荣不变。

    除此之外,林觉还告诉郭昆。不但礼节待遇不变,他郭昆身为大周皇帝的身份也不会改变,他依旧是大周之主,天下依旧是郭氏的天下。朝廷最高政令依旧需要通过郭昆颁布圣旨来执行,重要职位的任免依旧需要他的圣旨来颁布。虽然这只是程序上的走过场,但是这保证了郭氏皇族在地位上的合法性。

    林觉还告诉郭昆,他不但是大周的皇帝,他的皇位依旧会按照大周的规矩传承下去。立太子继承皇位,授予皇族和臣子爵位这些权力依旧归于他。他唯一不能做的一件事便是:不得参与决断任何朝廷军政大事。他只需高高在上,坐在大周的皇位上,享受着他该有的荣宠和尊严,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剩下的所有的事情,都由他人代劳。他无需为国家流一滴汗,操半分心思,这些辛劳都有他人代劳。

    郭昆的心里虽然失落,但他却也感到有些庆幸。虽然从此以后自己其实便真的只是一个傀儡了,但是起码,天下还是郭氏的天下,大周还是郭氏的大周。这一点其实对自己而言意义重大,自己在名义上并没有丢了江山,只不过是不再掌管军政罢了。往坏了想自然是失去了权力,但往好处想,其实也没什么。这总比丢了郭氏江山要好一万倍。而且林觉承诺了,待他的礼节仪仗如故,且重大事务任命还要通过自己的名义下旨。这保证了自己最后的颜面。想开点,自己不过是当个甩手掌柜罢了。今后自己超然于外,再不用操心劳神,这或许对自己来说更好些。

    无论如何,事已至此,郭昆心里纵使有百般的不愿百般的失落百般的怨恨也最终都只能自行消解。林觉给出的条件比他想的还要优厚,郭昆无法拒绝,也没有拒绝的余地。双方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皆大欢喜的结果。林觉要的是治国之权,郭昆要的是最后的颜面。

    电闪雷鸣,暴雨如注的这个午后,雨滴横斜肆虐的这个荷塘小亭之中,关系到大周命运的重大转折的协议就此达成。暴雨停歇,阳光重现时,两个人浑身湿透,却都浑然未觉。

    ……

    七月二十五日,数十名信差从大周汴梁京城出发,前往往大周各地州府。他们携带着一份内容相同的圣旨,前往的是大周各地路府。旨意的内容是命令所有地方上路府州县军政主官前往京城商议大事。旨意要求,所有人无论远近,必须于二十日内抵达京城。

    旨意下达,天下沸然。早已因为朝廷中的事情猜测的沸沸扬扬的大周军民们心里都明白,这次所议的大事恐怕正是众人所关心的朝廷之中的事务。这一次,怕是要尘埃落定了。如此大动干戈,下旨命天下路州府县主官齐聚京城,这一定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之前还从未有过让地方上的军政主官集体来京城议事的先例。

    随着旨意的下达,陆陆续续的有很多的官员纷纷从各地赶往京城。近处的数日便至,远在巴蜀以及西南西北之地的官员们路途遥远,来的自然慢些。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地军政官员纷纷抵达,京城之中一下子多了许多南腔北调的地方军政要员以及他们的仆从们。朝廷做了安排,负责接待的礼部官员征用了京城两百多家客栈作为官员下榻之所。随着最后日期的临近,各家客栈人满为患。

    官员们心里都没有底,不知道此次来到京城所为何事。朝廷如此兴师动众,搞得他们自己也是人心惶惶。但他们很快便被告知,等待其他官员抵达的日子里大可访亲探友,寻幽览胜。吃喝住行朝廷全包,但只不要去寻花问柳便可。至于来京城所议何事,也不必四处打听,搞得流言四起。其实便是要商议大周的军国大事,问计于众官员罢了。众人大可不必太过紧张。

    官员们抵达的比想象中的还要快。原本以为需要二十日,但到了八月十四,只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除了极为偏远的道路不通的西南之地的部分官员尚未抵达之外,大周各地州府县的军政主官几乎已经全员抵达。这种情形下其实已经没有了继续等待的必要。毕竟极少数偏远之地的官员来与不来都已经无关紧要,耽搁太多的时间是没有必要的。

    八月十五,中秋之日。众官员一大早被告知今日林相将在樊楼设宴款待众人,希望众官员能准时抵达赴宴。消息传出,地方官员们都兴奋不已。一来,这是进京以来林相的第一次接见,在此之前,求见林相的要求都是被拒绝的。二来,很多地方官员对林觉之名如雷贯耳,终于能见到林觉了,心中的兴奋可想而知。其三,他们知道,这次宴会应该是预示着所谓的议事大会就要开始了。今晚的宴会,必是林相提前跟大家透个底儿。

    所有官员都心情激动之极,这一整天也没有心思出去闲逛了,都躲在客栈里养精蓄锐。到了傍晚时分,众官员沐浴更衣,穿上熨帖妥当的袍子,修剪发髻胡须,打扮的精精神神的往樊楼赶。

    内城左厢,东华门外马行街中段的樊楼所在之处早已是车水马龙,人群聚集。为保证秩序,马行街樊楼所在位置两侧里许之外已然封街,只供官员进入。但即便如此,两千多官员,两千多车马还是将樊楼左近的街道变得拥挤不堪。幸亏樊楼本身便是人流量极大的酒楼,早已有所预防。位于街区两侧各有空地停放车马,并有专人招引,才显得忙而不乱,秩序井然。

    樊楼,号称天下第一酒楼。或许很多酒楼不服气,但是樊楼之雄伟精美却无人否认。作为大周汴梁城的最大的酒楼,樊楼早已不仅是酒楼的身份,而是作为汴梁城的名胜古迹之一,作为汴梁城的象征而存在。来京城汴梁不去樊楼吃一顿饭,那便算是白来了一场。

    樊楼楼高只三层,但却是五楼相向,之间以飞桥相连,气势雄伟瑰丽。鼎盛之时,樊楼之中每日每时都有千名食客共食,可见其名气之胜,生意之兴隆。樊楼其实早已不仅仅是一座酒楼,这里其实是一处综合性的娱乐场所。来樊楼吃喝固然重要,但这里可不仅是吃喝。在这里你有机会见到京城最当红的青楼头牌歌妓,能见到上至王公贵族下到官员名士的各色人等,你能听到最流行的曲词,听到最新的朝廷内外的见闻。当然,也能吃到最顶级的美食。说白了,樊楼便是最顶级的娱乐场所,是一处销金窟。

    过去的一年,对于樊楼而言是艰难的一年,朝廷整体民生的艰辛,时局的崩坏可以直接反应在樊楼的生意上。掌柜张桐勉力维持之下,终于迎来了局面的稳定。林相在端午节给樊楼题名之后,生意一路向好。今日,林相又要在此宴请大周各地官员,这更是樊楼复兴的一次契机。所以掌柜张桐亲自站在樊楼正门入口作揖迎接贵客,不遗余力,不敢有任何怠慢的招呼楼中管事和伙计们做好接待安排工作,并且为今晚的樊楼大宴安排了额外的节目。

    熙熙攘攘之中,官员们带着兴奋和好奇踏入樊楼高大的门廊之中。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还从未光顾过樊楼,此刻踏入其中,便像是乡下人进城一般惊艳不已。宏伟的廊柱,闪烁的宫灯,精美的桌椅,宽阔的厅堂。一切都宛如在梦里一般。

    而和眼前樊楼的气派景致相比,更多人的人则是对今晚林相的亲自宴请满怀期待。也许今晚,谜团就要解开。那个外界流传的各种版本的令人惊悚的各种谣言的谜底,今晚便要得到彻底的澄清或者证实。那该是怎样一个谜底呢?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