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陆四二章 大决战(三)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五千骑兵从营中冲出,在两百步外分为两队,沿着第三波步兵阵型前方疾驰奔走。他们张弓射箭目标正是第三波冲来的骑兵。正如完颜阿古大所想的那样,林觉正是要用骑兵阻隔对方后续步兵向前,给己方弓箭手争取时间歼灭前两波步兵。

    这么做着实冒险,因为这五千骑兵实际上等于是将自己陷入重围之中。攻击的虽然是步兵,但是人数超过骑兵十倍,若对方形成合围,这五千骑兵便等同于自投罗网。况且对方十万骑兵列阵于里许之外,一旦被步兵缠上,对方骑兵进逼,这五千人断无生还之理。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孤军进入营外战场便是一种自杀式的行为。

    但是,林觉偏偏这么做了。所以骑兵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才让所有人惊愕,让所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才让完颜阿古大愤怒。林觉要的便是这种奇兵的效果,当所有人都以为不可能的时候,五千骑兵却偏偏出现在那里。出其不意,方可有意外的效果。

    五千骑兵在阵前奔驰射箭,三万步兵手中有铁皮大盾,死伤倒也并不多。但是,他们进攻的脚步却不得不停滞。他们的人数虽多,但是面对骑兵还是不敢造次的。骑兵对步兵,以一当十或许夸张,但一定是绝对劣势。对方不冲过来便已经是长生天保佑了,停下来躲在盾后是最好的选择,难道还敢强行前冲自找苦吃?步兵跟骑兵作战,那不是送菜么?三万女真步兵深谙这一点,他们可不想去送死。

    完颜阿古大可不这么想,洞悉对方意图之后,他下令两支骑兵开始出击,同时传令步兵鼓噪前行,意图拖住对方骑兵将他们拖在战场上一举歼灭。本来骑兵的出动要更晚一些,但他无法容忍对方的所为,他要给对方颜色看看。

    鼓声之中,步兵不得不往前挺进。这阵型一动,破绽立现,落雁军骑兵的连弩和强弓顿时造成大量的杀伤。步兵冲前数十步,死伤上千人。落雁军骑兵打了个来回,拨转马头再次交叉迂回在阵前游弋放箭。这么一耽搁,侧方两支女真骑兵迂回而至,步兵也抵近到三十步外。直到这个时候,落雁军骑兵才拨转马头迅速朝营地撤去。路上顺手将前两波进攻的女真步兵杀了数百,从东营门归于营中。这一系列这动作行云流水,像是早就计划好的一般。女真骑兵堪堪合围而至,却只抓到了对方的一个尾巴,射杀了对方数十人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退走。女真骑兵也不敢去追,因为再往前便是对方火器的射击范围,追上去便成了靶子。

    完颜阿古大对此也无可奈何,对方想撤,那是拦不住的。除非自己下令攻城步兵掉头合围,但那样岂非是小题发作,为了这五千人打乱攻城节奏,在营外对方火器和弓箭的射程之内纠缠,岂非不智。当下下令骑兵撤回两侧戒备,步兵继续进攻。

    被落雁军骑兵这么一搅和,近半个时辰过去了,倒霉的是前两波攻击的女真步兵。他们得不到后续兵马的支持,只能拼着命的往营墙下冲,前后两拨四万多步兵被落雁军弓箭手当活靶子,好不容易冲到营墙之下只剩下三万余人。而对方在两面营墙上的守军便超过了五万人。如何能攻的上去?这三万人被压制在营墙之下苦苦支撑,死伤惨重。

    好在三万精锐步兵终于可以前进了,他们顶着盾牌弓着身子进入了弓箭火器的射程之中。落雁军火器和弓箭凶猛打击而至,这三万步兵的铁皮大盾倒也起了效果,普通箭支对他们杀伤力不大,因为盾牌坚固高大,箭支无法伤及他们的身体。倒是一窝蜂火箭的不精确和不规则的飞行轨迹和爆裂的特性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这并不能阻挡他们冲到营墙之下。

    当两万七千余精锐步兵冲到营墙之下时,完颜阿古大长长的送了口气。所有的一切都为了让这三万步兵冲到营下。前面那七万人都是铺垫,都是为了让这三万步兵抵达营下的铺路石。他们全死了也没关系,况且他们还没死完,还有近两万人硬是撑到了此刻。这更是意外的惊喜。这说明对方的防守火力根本不足,他们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传令,骑兵准备!一旦营墙工事被破,便给老子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完颜阿古大大声下达了命令。其实,对完颜阿古大而言,七万步兵是三万精锐步兵的炮灰和铺路石,那三万精锐步兵何尝不是骑兵大军的炮灰和垫脚石。整个战事的思路完颜阿古大其实想的很清楚,步兵破工事营墙,骑兵发动最后的攻击,就是这么简单。眼下这个目标已经完成了一小半了。

    营墙之下,已经有近五万步兵聚集,那两万七千余冲到城下的精锐步兵开始证明他们的价值,开始证明之前死伤的数万人为他们铺路是值得的。他们亮出了他们的手段。部分士兵将铁皮大盾举在头顶挡住对方居高临下的攻击,其余上万士兵取下背上背着的绳索钩爪做好准备,领军者一声号令,头顶大盾移开,无数只钩爪旋转着抛射而出,像是无数条毒蛇窜上营墙。营墙之上的落雁军士兵们正探身往下放箭,这些钩索窜了上来,锋利的三叉钩尖勾中了他们的身体,下一刻绳索收紧,钩尖入肉牢牢的勾住他们的血肉。绳索用力拉扯之下,无数落雁军守军被扯下营墙,翻落下来。顿时便被乱刀分尸。

    营墙高仅丈许,对方的钩索可以轻松的抛射上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种野外营地能有丈许高的营墙,并且可供人在上站立防守已经很了不起了。时间不够,若是时间足够的话还可完善。便是可在上方加造垛墙,那样可以对兵士有很好的保护。但是那一切都是架设。女真人这种攻城方式其实并不鲜见,辽人攻城也善于用这一手。完颜阿古大在今日之战中终于用对了手段,这种钩索钩人的手段起了奇效。

    上千名落雁军守军猝不及防被勾下营墙乱刀砍死,这也是落雁军战斗以来的第一批重大伤亡。更多的钩索落空是因为随机抛射勾人,自然没有什么准头。但随机能勾中这么多人扯下来,已经是极为恐怖的效果了。

    第二波钩索接踵而至,尚未反应过来的落雁军又被勾中数百。利勾入体,根本没有抵抗的余地,只有极少数人强行挣脱,但也仅限于被勾中胳膊或者是腿脚部位。挣脱之后更是被磨得雪亮锋利的钩爪切割出巨大的创口。绝大部分人被勾中身体要害的士兵是根本没有办法挣脱的,因为巨大的疼痛让他们甚至不得不顺着对方的拉扯之力以摆脱疼痛。两波钩索对营墙上的落雁军造成了巨大的杀伤,并且引起了防守的混乱。在这种情形下,弓箭手和长枪兵不敢太过靠近外侧,便无法对敌人进行有效的攻击。场面一时竟有些混乱。

    完颜阿古大看到营墙上如落叶般飘零掉落的落雁军守军哈哈大笑,扬眉吐气。战术奏效了。

    马斌在营墙上督战,见此情形大声怒骂。一枚钩索从他面前窜上来。雪亮的三叉钩尖像是毒蛇张开的嘴巴。钩爪直奔他的面门而来,马斌反应迅速,挥刀横削,将绳索切断。那钩爪如被斩首的蛇头掉落在脚边。

    “砍绳索,砍绳索。”马斌急中生智,大声叫道。

    这一嗓子顿时惊醒梦中人,落雁军守军们猛然醒悟过来。当第三波钩爪抛射上来的时候,众人有了防备,被勾中的只有两百多人,眼疾手快的身旁的落雁军士兵挥刀砍断绳索,让这两百多人第一时间脱困。虽然身体受了伤,被锋利的勾刃切伤,但总好过被拉扯下去乱刀砍死。

    然而,对方的钩爪之策并非为了钩人。实际上钩人杀人只是其中一个次要的目的,真正的目的是借助钩索攀爬攻墙。三波钩爪抛射上来两万多只钩索,其中绝大部分牢牢的勾在了寨墙上。在落雁军守军后撤防止被勾中的时候,大批的女真士兵已经往营墙上攀爬。钩索上每隔尺许便打了绳结便于抓握,有了这样的抓握点,再加上粗糙的营墙外侧可以落足着力,对于女真人而言,这样的攀爬根本不是问题。

    无数如蜘蛛一般沿着绳索往上攀爬的女真步兵密密麻麻的覆盖在营墙外侧上,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落雁军营地的第一波危机到来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