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三七章 标准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上放心便是,林大人向我保证过,绝不会伤及皇上的性命。因为那是我向他提出的条件。皇上父子对我有救命之恩。虽然为了天下大义,臣不得不做出抉择。但我绝不会让林大人因为此事而杀了皇上了。其实,不用我提出这样的要求,林大人也不会杀了皇上了。林大人绝顶聪明,他若想起事造反,早就反了,焉能到今日?他既不反,便是为了天下大义着想。他既不反,又为何背负弑君之名?皇上你想想,连郭旭他都不肯动手,还是皇上你亲自下的手,他会伤你性命么?皇上对林大人还是太不了解了。”沈昙轻声道。

    郭昆仔细想了想,承认沈昙说的在理。当初郭旭被擒获之后,林觉没有动手杀他。自己当时一方面急于杀了郭旭,否则自己无法登基为帝,另一方面也是觉察出林觉想让自己动手杀了郭旭,不肯背负弑君之名。倘若真如沈昙所言,或许自己当真有活命的可能。

    “沈昙,事已至此,朕也无话可说,就算林觉杀朕,朕却也无反抗之力。连你都背弃了朕,朕还说什么?朕只希望良心未泯,念及当年之恩,保全朕和太后以及亲眷之命。”郭昆沉声道。

    沈昙叹息道:“臣已经说了,皇上不必担忧性命,太后皇后等自然也不必担忧。但皇上既然已经做出了这种事来,要对林大人下手,林大人必不会无视。皇上和他之间的关系已然决裂,再也回不去以前了。虽然说以前也谈不上多么好,但起码表面上和睦的,这一次林大人会怎么处置此事,臣也是一无所知。臣只能给皇上一个忠告,皇上恐怕要深刻反省自己的行为,恐怕要给林大人和天下人一个交代了。这件事不会这么过去的,以我对林觉的了解,他是个恩怨分明之人,恐怕心里有所计议。臣说的直白一些,皇上今后……怕是再也得不到林觉的信任和支持了。哎!本来大好的局面,皇上亲手毁了他,当真是让人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郭昆瞠目半晌,冷声道:“这一切还不是拜你所赐么?倘若你不背叛朕,朕今日已然得手了。”

    沈昙苦笑道:“皇上居然还这么想么?当真不可思议。皇上难道没看出来,这一切早在林大人的掌握之中么?他早就知道太后接洽刘胜和沈放之事了,他早就知道他率兵一走,皇上便会背后生事。你以为没有臣在,他会没有别的安排么?当然,他知道我一定阻止这一切的,所以他将此事托付给了我。倘若他不信任我,岂会容我留守京城?留在京城的便会另有其人。”

    郭昆惊愕无言,怔怔发愣。半晌后哑声道:“他太聪明了,他简直不像个人,像个妖魔一般,无所不知。然则,你……你早就效忠于他了是么?你早就是他的人了是么?你之前是我王府派去跟他结交,借机监视控制他的人,你是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人的?朕实在想不通,为何你们都对他如此死心塌地?连你,都愿意背负忘恩之名去帮他。你告诉朕,好不好?朕心里不服气,这一切都是凭什么。是什么让你们着了他的魔?”

    沈昙静静的看着郭昆,郭昆的这个问题让他很难回答。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便对林觉从虚情假意的结交,变成了真心实意的维护。之前自己是被授意同林觉结交,一切都是虚情假意,但后来自己是怎么变得对林觉尊敬崇拜,为自己的虚情假意而后悔的?是在龟山岛湖匪的巢穴之中目睹了林觉的智谋之时?还是在桃花岛的惊涛骇浪飓风狂飙中见识了林觉以不可思议的悍勇和智慧,几乎凭着一己之力将桃花岛上的海匪巢穴闹得天翻地覆之时?抑或是为了完成对龟山岛众人的承诺,不惜为了他们冒险想出抢劫盔甲兵器的计划,和那些人一起并肩面对的情意和义气?又或者是谈笑间便将在京城大考之中蟾宫折桂的文采风流?又或者是未雨绸缪,洞悉情势,早早在伏牛山布局的远见卓识?

    总之,沈昙不知道自己心中对林觉印象中的转变是起于何时,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每一件林觉做过的事情都给沈昙带来极大的震撼。沈昙出身于草莽江湖,虽然在王府之中多年,但他最看重的还是江湖义气这种朴素的情怀。在林觉身上他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应该说,林觉对龟山岛山寨残余众人的态度对沈昙有着深深的触动。林觉重信守义,为龟山岛众人不惜犯下通匪之名,这虽然是林觉的要害把柄,但却为沈昙内心所称道。江湖之中,义气之外便是之实力。而林觉绝非是他表面上的那般文质彬彬的模样,他的实力不在于拳脚,虽然他勇于冒险,且乐此不疲,但并非触动沈昙的点。真正触动沈昙的应该是见识到了林觉的谋略和手段之后,沈昙才会真正明白,原来世上竟有如此聪慧远谋之人。原来很多事的处理方式可以如此解决。沈昙见识了太多王爷父子的昏招和无能手段,再和林觉一对比,那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所有这一切,只能说沈昙对林觉个人的一种认可。而沈昙最终选择成为林觉的坚定的支持者,那绝非是个人魅力所完全能左右的。毕竟让沈昙这样的人背叛他的救命恩人而为林觉办事,可不是靠着个人魅力所能达到的。真正让沈昙决定跟随林觉身边,愿意背负忘恩之名的便是沈昙最终领悟的天下大义。他让沈昙从一个普通人跨越了一个门槛,窥见了更高远无私且有意义的世界。

    面对郭昆不解的询问,沈昙的脑海里想起起了在十里长岗上的那天凌晨。那天,女真人的进攻被挫败,落雁军取得了大胜,而自己也终于死守西坡北侧坡道而完成战前对林觉的承诺。

    敌军败退之后,自己进了林觉的营帐之中,自己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那个秘密。虽然自己早已经知道林觉已经知道了那个秘密,因为孙大勇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而林觉对自己的态度也很是微妙。林觉其实已经知道了自己是假意和他结交的事情了,只是他一直都没有点破而已。

    那天晚上,自己坦诚了一切。林觉没有发怒,没有嘲笑,他只是静静的听着自己叙述,脸上始终带着平静的笑容。说出了那一切之后,沈昙做好了准备,他脱下盔甲,卸下配刀,交出马军指挥使的大印。他做好了被处置的准备。

    然而,林觉没有那么做,林觉说:“沈二哥,这件事憋在你心里很久了吧,你一定很是痛苦。我理解你的处境,你受王爷救命之恩,必当感恩图报,为他们做任何事。但你后来又发现,你那么对我是不公平的,因为我林觉待你犹如真正的兄长一般,你对我也真正生出兄弟之义。一边是救命之恩,一边是兄弟之义,恩义两难全,所以你才会煎熬不已。这正说明你是个有底线和良知之人。你权衡于恩义,有些人权衡于利益,相较而言,你比那些人不知高了多少倍。你知道我为何一直不说破此事么?便是因为我了解你,并且因此尊敬你。”

    林觉的这番话直入自己的心坎之中,这正是自己一直以来备受煎熬的心结。自己当时差点热泪盈眶。林觉太知道人心了,他太聪明了,他仿佛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心中所思所想,也知道自己正在承受的痛苦。

    林觉又说:“沈二哥,我不会因为此事便疏远你,逼迫你做出抉择。你能坦诚告知,恰恰说明你难以抉择。我此时逼迫你做出抉择,便是强人所难。不过沈二哥我可以告诉你我自己的心路,曾几何时,我也是唯利益而为之之人,当时的我行事的原则是只为维护自己和身边人的利益而不去管他人的感受。虽然这是没错的,但失之于狭隘和自私,是一种患得患失的小境界。这一切,直到我想通了我的恩师方先生和严大人他们自杀而死的缘由之后,才有了彻头彻尾的大悟。若以一己之私而行事,则永远为利益所困,患得患失,最终为利所左右,做出违背天理之行。很多人都是这样,一开始也是好人,最后腐蚀变质,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成为贪官污吏,成为奸佞之人,成为野心家,成为他们自己之前所痛恨的那种人。正所谓失其初心。但方先生和严大人他们的死却让我明白了一个判断自己的行为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的标准。无论何时,只要以此标准为鉴,便可知道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路上。只要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便不用去管其他的任何虚妄的约束。比如恩情,比如义气,比如其他你觉得困惑的,觉得左右为难的东西。这个标准,我可以分享给你听。”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