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三二章 入瓮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沈放的率领下,厢军迅速后退,朝着营门口方向潮水般的撤退。

    不知何时,兵营大门方向原本黑呼呼的箭塔和城墙上的风灯又重新被点亮起来。灯光照耀之下,原本敞开的兵营大门也不知何时关闭了起来。营墙和箭塔上可以看见许多摇晃的身影,那应该是沈昙和他的一千多殿前司侍卫兵马。

    所有的兵马涌向营门方向,将宽达数十步的通道拥堵的水泄不通。因为担心后方的敌军追来,厢兵人人向前拥挤,场面混乱不堪。

    营门左侧营墙之上,几根火把被点燃,沈昙手扶剑柄的身影在昏暗中显现,他正面带冷笑看着下方仓促涌来的厢兵兵马。

    沈放在卫将和亲卫们的簇拥下跑在最前面,他本是文官,平日养尊处优花天酒地,身子本就不健壮。此刻惊慌失措,又快速奔跑,整个人已经气喘吁吁,面色煞白,浑身大汗淋漓。他看到沈昙的身影之后,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殿帅,殿帅。快开营门,我们中埋伏了。他们……他们早有准备。快打开营门,让我们撤出去。”沈放嘶哑着嗓子高声叫道。

    沈昙伸手拂须,哈哈大笑道:“沈大人,我知道,我知道。他们很凶是么?你是不是很害怕?”

    沈放一呆,愕然道:“殿帅,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道?你知道他们设下了埋伏?”

    沈昙哈哈笑道:“沈大人,你平日吃的脑满肠肥,脑子里都是浆糊吧。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你们中了我落雁军的计了。这一切都是本人安排好的,诓骗你们来到军营,来个瓮中捉鳖的。亏你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你也不想想,我沈昙是什么人,我是落雁军的人,我怎会帮你们去对付林大人?你们太自不量力了,就凭你们也想趁着林大人率军离开京城的时候背后捅刀子?就凭你和刘胜这两个吃里爬外的曾经当吕中天走狗,事后又反咬一口的反卑鄙之徒,还想和林大人掰掰手腕?你们也不撒泡尿照照。”

    沈放惊愕嗔目,如遭雷击一般。之前的心中种种隐隐的疑惑,重重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重重心中的隐忧都豁然开朗。回想沈昙的种种行为,实在是疑点重重。他精心安排的如此细致的行动,想的比自己和刘胜还多,就像是知道自己和刘胜的心思一样。他的种种安排都是打消自己的疑虑,都是要一步步的将自己引入这个圈套之中。他早就安排好了这个陷阱,利用自己急于要顺利解决落雁军留守兵马的心理,在军营之中设下了埋伏,将自己带进了这个圈套里。不用说,西营如此,东营也一定是一样的。刘胜怕也已经中了埋伏了。

    愤怒,惊讶,自责,恐惧,诸般情绪涌入心头,让沈放差点晕过去。他咬着牙厉声怒骂道:“沈昙,你这狗贼,你敢阴我?你敢背叛皇上?你是王府出身之人,怎敢背叛皇上的旨意,吃里爬外投靠林觉?你这是忤逆之罪,你们想干什么?想造反么?”

    沈昙呵呵冷笑道:“我沈昙确实对不住皇上,可是,这么多年,我也看明白了。这大周天下需要安宁,百姓要安居乐业,则必须要做出一些改变。身居高位,大权在握者,食百姓供养者要担负起责任来。皇上这老王爷对我有恩,我沈昙心中感激他们。但是那是我私人之恩。我不能因为私人恩义而坏了天下大义。自古忠义两难全,我确实对皇上不忠,但我为的是天下大义。若任由你们这些人在背后捣鬼,任由你们对林大人下手,则天下将重回大乱,世间将永远不得太平。我用了许久才想明白这个道理。若忠义两难全,我便只能舍忠而取义,跟林大人一起为大周亿万百姓的福祉而奋斗。就算留下不忠的骂名,我也认了。”

    沈放怒骂道:“满口胡言,凭你也谈忠义?你不过是林觉的走狗罢了。他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居然背叛皇上,背叛你的救命恩人为他卖命?”

    沈昙冷声道:“我不配谈忠义,你便配么?你沈放又是个什么东西?读了圣贤书,你又做了什么?林大人没有给我任何的好处,我其实是被他为国为民的拳拳之心所感动,自愿跟他走在一起。这些你不会懂的,你这种人只为自己,左右腾挪只为上位,跟你谈天下大义,你当然不会明白。浪费口舌无用,沈放,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知道这西营之中有多少兵马么?除了军营中有一万之外,外围还有从城墙上抽调的五千兵马。你已经是瓮中之鳖。还不立刻带着你的手下投降。那是你最后的机会,也可保全这么多人的性命。否则,叫你们全部死在这里。”

    沈放怒骂连声,他当然不肯投降,投降对他而言就是个死,为今之计只有杀出去方有活命的机会。

    “兄弟们,莫要听他恐吓,咱们冲出去。他们没有多少兵马,我们的兵马比他们的多。皇上还会调派兵马前来相助。杀!”沈放高声吼道。

    众厢兵别无选择,高声呐喊,蜂拥朝营门冲去。确实,那只是一道门而已,冲出去便可逃脱牢笼,随便攻下一座城门便可逃出城去。

    沈昙见状冷笑骂道:“呸,不见棺材不掉泪。放箭!”

    一声令下,寨门两侧寨墙上数百弓箭手弯弓搭箭朝着冲来的厢兵射来。营门左近十余座箭塔上的弓箭手也开始往下放箭。厢兵阵型密集,此刻全部都是活靶子,弓箭手居高临下,将他们射杀无数。厢兵的装备本就一般,倘若他们有坚甲大盾之类的防御,倒也好说些。即便没有这些,他们若是训练有素的兵马,倒也可以冒着伤亡攻破营门,只可惜这些他们都没有,既无防御手段又无誓死之心,这便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弓箭的凶狠打击之下,起初还能保持往前冲锋的阵型,但很快见前方士兵纷纷倒下,士气顿时崩溃,纷纷掉头往后跑。

    沈放怒吼着阻止士兵们往后逃窜,却根本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只得另寻出路。于是沈放带着兵马转而往南侧营墙处冲,营门出不去,从一侧营墙寻找突破口也是可以的。奔逃的厢兵们很快便冲到了黑魆魆的南侧营墙左近。然而,一声响亮的锣响之后,营墙上无数的火把亮起,无数的箭支如雨射下,射杀了数百厢兵。

    “往西!”有人叫道。

    蜂拥的慌不择路的厢兵们又往西便跑。但跑到西边营墙下,又是瓢泼箭雨射下,又有数百人死伤在箭下。

    厢兵们乱做一团,此刻他们已经无处可去。北边是校场军营,刚刚便是在那里中了埋伏。四周营墙之上全是敌人,靠近便要当箭靶子,四面八方布下了天罗地网,根本插翅难逃。唯一能呆着的地方便是在营地中间的这一片位置。暂时营墙上的弓箭射不着,似乎也没有兵马前来攻击。所有人心中都已经绝望了,已经没有逃生的出路了。

    沈放狼狈不堪的跟着兵士们东奔西走,他的命令已经完全被无视。此刻他的头盔也掉了,佩剑也没了,还在之前的乱跑乱走之中丢了一只靴子。

    “你们这群混账,为何不听本官号令?混账东西们,还不保护本官么?都没人管我的么?”沈放大骂连声,伸手在一名校尉的脸上抽了两个耳光,喝道:“脱了靴子给本官。”

    那校尉本已绝望,心情糟糕之极。此刻见沈放如此,更是安奈不住心中的愤怒。伸手揪住沈放的脖领子,骂道:“你这狗官,若不是你愚蠢,我们怎会走上绝路?反正老子也要死了,先宰了你这狗官再说,就是你害的我们。”

    沈放一惊,兀自怒骂道:“你敢!反了不成?来人,砍了这犯上的混账。”

    周围将士呆呆而立,没有一个人响应。沈放发疯般的吼道:“怎地?都要造反么?本官将你们全杀了。”

    “去你娘的。”那校尉抬手照着沈放的脸上便是一拳,打的沈放眼冒金星,口鼻出血,杀猪般的嚎叫起来。那校尉正在气头上,什么也不想了,扬手一刀砍在沈放的脸上。沈放惨叫一声,仰天便倒,脸上还嵌着那柄腰刀,整张脸被砍成两半。

    四周喊杀声起,落雁军兵马从四面围拢过来,厢兵哪有胆量交手,纷纷丢弃兵刃抱头投降。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