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三一章 亡命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濮阳城中,林觉等人亡命突围。中庭前宅女真兵马众多,林觉当机立断选择听从完颜明月的指点从后园撤离。众人突然转向东院,倒是让女真人措手不及。本来前后左右都有敌人,这一下只剩后方追兵。

    众人冲入东院,直接穿长窗门户而过,毫不停留。后方东院内,大批女真士兵举着兵刃哇哇大叫着涌入院子里。完颜阿古大提着狼牙棒在后方大声喝骂督促,却并不敢太过考前,毕竟忌惮火器的威力。

    见到院子里拥堵的情形,林觉自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沉声喝道:“冰儿,护着明月和念儿他们先走。我和孙兄弟给他们吃几个小甜瓜尝尝滋味。”

    白冰点头,手扶完颜明月的胳膊叫道:“明月妹妹,咱们走。”

    完颜明月道:“多谢姐姐,我自己能走。可惜我长鞭被他们收起来了,否则我比抽的他们头破血流。”

    白冰笑道:“差点忘了,妹妹也是一身武技的。”

    完颜明月道:“那是自然。”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穿堂出户往后园奔去。林觉苦笑,这种时候两个女子居然聊起来了。身旁孙大勇和两名亲卫已经攥了手雷在手,火折子也红彤彤的亮了起来。女真人已经蜂拥冲到了东院正房门口,黑压压的全是人。

    林觉迅速取出一枚小甜瓜在手,以极快的速度抽出引信,沉声道:“孙兄弟,你知道这小甜瓜如何才能威力最大么?不是丢在地上爆炸,而是在空中爆炸,就在人的头脸胸口这个位置。因为可以躺手雷中的铁蒺藜铁片什么的朝着四面八方散射,大片的杀伤敌人。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需要一种特殊的投掷方式,秒炸雷。咱们试过的,你应该记得的。”

    林觉一边说,一边将手雷引信点燃,孙大勇也同时点燃手雷。听到林觉说秒炸雷,他们立刻明白了林觉的意思。小甜瓜在手里冒着青烟,嗤嗤的冒着火花。但是四个人谁也没有扔出去。

    “一……二……三……”林觉口中数着数,四人手作投掷的姿势,像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大群女真人已经冲到了堂前,有的已经进了屋子,甚至已经看到了四人站在正房过道出摆着姿势的样子。

    “投!”林觉沉声喝道。四人扬手将手雷掷出。四枚手雷穿过过堂空间,从破碎的长窗穿出去,在黑压压的女真士兵们的头顶爆裂。

    轰轰轰!震耳的爆炸声让所有人耳朵嗡嗡作响,四枚手雷在空中如焰火一般的爆裂开来,数百枚破片天女散花一般的四散爆裂,爆炸的威力加上无数横飞的锋利破片瞬间将门廊左近和正房前沿的五六十名女真士兵给全部撂倒。爆炸的气浪将正房所有门户长窗都掀飞出去,前廊两根青砖立柱倒塌,门廊轰然塌陷了半边。烟尘四起,爆炸的黑烟裹挟着尘土将整个正房前的院子和正房厅房全部笼罩。

    这种空爆秒炸雷的凶横之处在于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甜瓜手雷投掷落地之后会有一两息的间歇时间才会爆炸。对于反应迅速的人而言,第一时间采取规避动作或可保住自己的要害部位。甚至对于武技高手而言,他们甚至有将小甜瓜从空中击飞到别处的可能。然而这种投掷手法则丝毫不给反应的时间。手雷到了头顶便爆裂开来,完全没有丝毫规避的可能。

    无数的锋利破片在一人高的头顶位置爆裂横飞,女真人的薄铁头盔本就不甚坚固,直接便被击穿。虽有头盔阻挡卸力,但碎片还是照样嵌入他们的头颅之中。这种伤势是致命之伤,属于瞬间毙命。哪怕只有一片破片击穿头骨入脑,人便完蛋了。不仅如此,这种爆裂造成的伤害都集中在上半身的位置,无论是胸腹要害还是颈项肩侧都是致命的位置,只要被破片击穿盔甲入体,或者哪怕是被从脆弱的脖子上掠过割断血管,那也是有死无生。

    林觉所言的最大威力便是因为导致对方受伤的部位都是要害部位,其次才是秒爆的突然和无法抵挡。

    虽然周围的人看不见场面上的惨状,但是数十名女真士兵倒在血泊之中,他们有的立刻便死去,有的脖颈动脉血管被割断,鲜血像是喷泉一般的喷涌着,身体抖动痉挛着。还有的心肺脏器被击穿,发出痛苦的惨叫呻吟,场面恐怖无比。

    除了这数十名必死几乎必死之人,其他人遭到波及。四散横飞破片击伤了不少人,而且在空中爆炸的甜瓜手雷的巨响也让很多人的耳朵背过气去,耳朵里轰轰作响,身子站立不住,摔倒在地。

    这四枚手雷在狭小的空间里,以最为凶狠的方式在拥挤的人群之中爆炸,其威力无形中被放大了数倍,造成了短时间的女真人的追击的停滞。

    完颜阿古大在院子外边,爆炸声起时他不顾形象的趴在了地上。实际上他所在的位置根本波及不到。但他反应实在太迅速,也是因为他对火器有着深深的恐惧。但这样一来,他反应快速的爬下,身边人却没有反应过来,以至于爆炸之后,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大首领像个大王八一样的趴在地上抱着头的样子,一个个目瞪口呆。

    完颜阿古大起身时发现了这尴尬的一幕,脸上一红,然后开口骂道:“看什么看?还不给老子追。”

    士兵们踌躇不前,不但没往前追,庭院中的幸存者还拼了命的往回跑。院门处拥挤的出不来,他们便翻越围墙跌跌撞撞的往外爬,死活也不肯再呆在院子里了。

    完颜阿古大这才见到庭院之中烟尘弥漫的样子,以及从烟雾之中传来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那是临死前凄厉的痛苦的喊叫,让听的人浑身汗毛倒竖。完颜阿古大自己都心中发虚。这要是冒险冲进烟雾,谁知道会不会再挨一轮炸。士兵们已然被火器勾起了胆怯之心,逼着他们上前似乎不智。如果等到烟雾散去的话,对方怕是早就从后园跑了。

    “传令,城中所有兵马即刻封锁所有路口。完颜亮,集结亲卫狼牙棒亲卫营跟我去府衙后街堵截,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其余人等在此守着,防止他们杀个回马枪。”完颜阿古大大声喝道。

    完颜阿古大带人前往府衙后街绕行而来之时,林觉等人已经从后园翻越而出。众人脚一落地,便被原本在此巡逻的二十余名女真士兵发觉。这些家伙根本不知利害,居然鸹噪着前来堵截。白冰和孙大勇以及两名亲卫冲上前去,根本用不着火器便刀砍剑刺将他们全部结果了。只可惜他们发现林觉等人踪迹是第一时间吹响了示警的哨笛,以至于四周喊杀之声大作,似乎有无数女真兵马知晓位置,再次围拢过来。

    “夫君,马厩就在前面不远。”完颜明月叫道,

    林觉点头,众人往北飞奔,过了一片房舍,前方是一片开阔之地,以简易的木栏围成一个巨大的场地。一股腥臭之味扑鼻而来,正是牲口马匹的屎尿气味。女真人对马儿格外的重视,到一处都会松开马辔让马儿散养,这样能保证马儿的活力。这里便是几处城中的马圈之一。虽然此刻绝大部分的战马都已经不在马圈之中,但城中还有不少兵马,所以围栏里战马还有数百匹战马在这里。

    众人冲到马圈围栏左近  ,四周唿哨呐喊之声越来越近,似乎已经呈合围之势。所有人心里都在想,即便是有马匹也插翅难逃了。林觉也皱着眉头看着马圈中的数百匹马儿来回奔走的样子,猛然间眉梢一挑,沉声道:“我有个脱身的办法,或能奏效。”

    ……

    汴梁城西营之中,突如其来的从兵营顶部射下的箭雨让厢兵惊骇不已,阵脚大乱。如此近距离的又突然的施射,给厢兵们带来了巨大的伤亡。营房之间的过道本就不宽,人员很是拥挤,这造成了更大的伤害。

    有的厢兵换不择路的钻到营房之中躲避箭支,但对方显然早有准备,营房屋顶上几口天窗被掀开,房顶上的落雁军士兵用连弩往下射杀。营房内空间狭小,反而更难躲避,进去的几乎无一幸免。相较于这些人的换不择路,外边的厢军则选择了更加明智的作法,他们迅速的撤离营房位置,脱离这片埋伏区。

    沈放带着数千兵马扑向的是北侧营地,他们同样遭遇到了空空如也的营房的情形,同样遭遇到了埋伏在屋顶的弓箭手的打击。沈放第一时间便意识到自己中了埋伏了,他立刻下令撤离,这番果断让他的手下少死了不少。然后狼狈的沈放和南边败来的兵马会合了一处。

    “沈大人,怎么办?咱们中了埋伏了。现在往哪攻?”一名副将哭丧着脸问道。

    沈放面色铁青,怒骂道:“还攻个屁,快撤。对方有了提防,快撤为宜。幸而沈昙占领了营门,否则我们今日便要糟糕了,快撤,快撤。”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