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二五章 潜入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汴梁城中准沈放和刘胜入宫面见郭昆之时,林觉一行的冒险之旅也刚刚开始。

    借着夜幕的掩护之下,林觉白冰孙大勇以及三名从亲卫骑兵之中挑选的好手出了营地。今天上午,会商结束之时,白冰并没有离去,而是折返回来跟着押送完颜明月母子的女真兵马跟踪盯梢了许久。以白冰的伸手,在草木茂盛之地对方士兵根本无所察觉。白冰一直目送他们进了濮阳城,这才确定完颜明月母子被押送进濮阳城中了。

    林觉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才最终决定今晚冒险营救。因为人在城中便好办的多,倘若是在城外女真人的大营之中,则冒险营救的计划基本上便绝无可行了。军营重地,如白冰这样的高手也不敢说来去自如,也要小心翼翼。更何况是要营救一对完颜明月母子脱困。被对方士兵缠住,便是神仙也难脱身。而在城池之中,就算对方把守森严,但却有房舍树木围墙街道等各种可腾挪的地形作掩护,可以悄无声息的动手。就算行踪败露,也不至于无处可躲。

    即便知道完颜明月母子就在濮阳城中,林觉等人却也不可能直接向东北方向的濮阳城进发。营救行动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故而六人先往正北方向潜行,意图很简单,迂回到濮阳城西或者城北潜入城中行事。

    然而,只往北行了不到五里之地,在一处低缓的洼地里,便发现了一座骑兵兵营。不用说,这必是女真人的一处骑兵营地,因为这军营中到处是篝火。满营篝火是女真人最常见的扎营方式,他们会围着篝火喝酒聊天睡觉,即便是这种炎热的夏季夜晚,他们这样的习惯也显然没有改掉。其实不用看篝火也能猜到这当然是女真人的骑兵营地。而在这个方向,距离女真骑兵主营数里的距离出现这么一座军营,显然是完颜阿古大调度了兵马散布在各个方向,准备从四面八方进攻落雁军的营地。

    完颜阿古大没有撒谎,他已经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当然,林觉也没有猜错,完颜阿古大必然要采用这种进攻方式,才能让自己的火器威力大打折扣。让自己的大军四面受敌,火器的作用便大大削弱,无法发挥了。

    六人为绕开这座军营又花了大半个时辰的时间,而且得加倍小心,因为很可能便会撞到荒野上的对方斥候,这又让行动速度慢了许多。好在六人小队目标很小,又很谨慎小心。虽是六人同行,但白冰骑着雪花走在百步之外打头阵,利用其明锐的听觉和视力提前发现危险。两名亲卫则在左右侧百步之外行进,林觉和孙大勇落在最后放。这样本就很小的六人小队规模变得更小,探查危险的范围也更广。

    一切有惊无险,一个半更次之后,林觉等人终于看到了地平线上寥落的灯火,以及在黑夜中黑魆魆的濮阳城的轮廓。濮阳城虽是开德府治所所在之地,但开德府本身便是个小州府,辖下五个县而已,所以濮阳城规模并不大。整个濮阳城在鼎盛之时不足十万人。城池的护城河不过丈许宽,城墙也不过一丈五六的高度。在大周北方的诸多城池之中,濮阳城的城防算是最次的那种。

    城墙上有巡逻的女真兵马,但是并不多。一面城墙上只有三五队巡逻兵分段巡逻。对于六人而言,上城根本不是难事。孙大勇射出钩索勾住城垛,众人鱼贯而上上了城墙。伏在城墙的另一侧垛口之上往城中观看,城中一片黑暗。街市上零星的灯火勾勒出街区的雏形。没有兵马喧嚷,满城寂寂之中传来更漏之声,已然是三更时分了。

    对于城中似乎没有兵马的情形,林觉也并不觉得奇怪。完颜阿古大的兵马应该绝大部分已经调出城去,分布在旷野之上准备随时听命进攻,城中自然冷清了下来。这也正是林觉所希望看到的情形。满城闹哄哄全是兵马,那还如何救人?

    众人找到台阶下了城墙,没入街道暗影之中。沿着一条长街往城中心位置潜行。一路上两侧房舍之中黑暗寂静,几乎听不到任何的人声。倘若不是知道女真人南下以来大周百姓死的死逃的逃的情形,知道现在北方的城池村镇之中一定是十室九空的情形的话,怕是都要以为是进了一座鬼城了。这些房舍很多已经无人居住,整个街道上都弥漫着一股臭烘烘的屎尿气味,还有腥膻的味道。女真人所到之处基本上都是如此,战马屎尿随地都是,也无人清理。女真士兵自己也是随处排泄,吃了牛羊肉之后拉屎拉尿都带着腥臊的气味,加上他们本身不爱干净,身体上也是臭气熏天,故而所到之处腥臊臭味难闻,久久难散。

    “大人,不知明月夫人和小公子住在何处,这么乱闯怕是不成。街道上定有巡逻兵马,被发现行踪便麻烦了。”在一处十字街头的暗影里,孙大勇低声说道。

    林觉点点头,沉声道:“得抓个女真人问一下,乱闯确实不成。”

    孙大勇点头,众人再往前摸了百步之地,转过一个街角,前方居然有一处灯火明亮之处,且有大声喧哗之声传来,似乎有人在吵架。众人忙停步凝神细听,才发现那不是吵架,而似乎是喝多了酒的大声喧哗声。

    “那是个酒馆。好像有女真人在里边饮酒。”孙大勇沉声道。

    林觉取出千里镜看去,果见一间简陋的小酒馆里,两名女真将领模样的人正一边喝酒一边大声说笑。一名身着大周服饰的汉人老者在旁呆呆而立,似乎是酒馆的掌柜。过不多时,两名女真将领喝光了桌上的一壶酒,抹了嘴巴便要离开。那老者上前似乎说了些什么,其中一名身材高大的女真人抬手便是一个嘴巴,抬脚将老者踹翻在地,挥拳上去还要打时,另一名女真人将他拦住。两人哈哈笑着出门,一人往远处街道行去,打人的那人却恰好朝着林觉等人所在的方向行来。

    “便是他了,拿了那厮。”林觉低声吩咐,和白冰退回旁边的小巷子里。孙大勇带着三名兄弟缩在屋檐暗影之下屏息等待。

    街道上传来重重的足音,那女真人看来是喝了不少酒,一边摇摇晃晃的走来,一边嘴巴里哼着曲子,嗯嗯啊啊不知唱些什么,倒是有些好听。行到暗影之处,孙大勇猛地窜出,一把抱住那人的头颈,勒住他的脖子。那女真人的歌声戛然而止,剧烈挣扎,手要去摸腰间的弯刀。三名落雁军亲卫早已窜出,一人抓胳膊,两人抬脚,瞬间将那女真人抬起来。片刻后街道上什么人也看不见了,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小巷里,那女真人被放了下来,刚要大声呵斥,一柄雪亮冰冷的薄薄的剑刃已经顶在了他的眉心,顿时吓得他酒意全醒,整个人瘫坐地上。

    “你……你们是什么人?”那女真人颤声道。

    “你会说大周话?那便好办了。你叫什么名字?”林觉微笑着沉声问道。

    “我……我叫做……完颜平康……饶命,饶命。”女真将领颤声道。

    “好好答话,便不杀你。完颜平康是么?你是什么官职?是谁的手下将领?”林觉轻声问道。

    “我……我是后营乌尔木将军的帐下校尉,你们要问什么,我绝不隐瞒。”完颜平康显然是个怂包,颤声回答道。

    “好。告诉我们,你们女真金花公主和她的儿子住在何处?”林觉道。

    “金花公主?这个……我不知道啊,这等事我怎会知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完颜平康道。

    “他不知道,砍了吧。”林觉冷声道。

    孙大勇伸手拔刀,刀未出鞘,完颜平康便连忙叫道:“别别别,别杀我,我是真不知道。不过……听人说金花公主是跟大首领住在一起的。大首领原来住在府衙,现在却不知道了。”

    林觉点头道:“府衙在何处?”

    “就在前面……不远。还有两条街口便到。”完颜平康道。

    “很好。府衙有多少兵马把守?”林觉点头问道。

    “这个……我是真不知道了。”完颜平康说了这话,眼角瞟到了孙大勇又开始拔刀,忙又道:“这几日兵马都调出城了,府衙应该没有多少兵马把守。整个城里只有两万不到的兵马了。”

    林觉缓缓点头,知道也问不出什么了。起码知道了完颜明月母子的住处。之前住在府衙,眼下也应该在那里。至于多少人看守,其实倒也不在乎,反正也不死跟他们拼命,而是潜入进去。

    “对了,适才你在那酒馆里为何打了那老者?”林觉问道。

    完颜平康愣了愣,不知为何对方要问这个问题。

    “快说!”孙大勇低声喝道。

    “是是是,我们去喝酒,那老东西……不不……老丈……问我们要酒钱。我便……便打了他。”完颜平康忙道。

    林觉吁了口气,轻声道:“果然如此。你喝了人家的酒,却不给酒钱,世上哪有你这么野蛮的人。你们女真人侵我大周土地,欺我大周百姓,杀人放火干净了坏事,都是该死之人。大勇,杀了吧,这种东西不配活在世上。”

    林觉说罢朝巷口走去,完颜平康惊愕不已,正欲求饶,猛见寒光扑面,只觉喉头一凉,头颅已经飞出,尸首噗通栽倒在地。

    孙大勇在尸体上擦了擦长刀上的血迹,还刀入鞘,迈步紧跟林觉而去。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