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一三章 信使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清晨,林觉刚刚洗披挂完毕,便接到禀报说浮桥已经即将搭建完毕,半个时辰内大军便可过河。

    林觉有些意外。以白马渡口宽度,浮桥搭建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虽然这里河面平静,但是却是最宽阔的一段河道,宽度达到数里之遥。且此处河水.很深,要搭建供人马辎重车辆过河的浮桥,那可不是只搭建一座人能行走的浮桥那么简单。

    简单的吃了早饭之后,林觉和孙大勇白冰高慕青在众亲卫的簇拥下飞驰至数里外的渡口边,眼前滚滚黄河的河面上,一座宽约七八丈的浮桥已经从河面这一头延伸到遥远的对岸。这虽然只是一座浮桥而已,但以这个时代的建造水准,却是一项宏伟而难度极大的工程。落雁军工兵营三千工兵,能在短短一夜时间便完成这样的壮举,着实让人惊叹。

    “阮平何在?”林觉大声问道。

    “回禀大帅,阮大人在那边河堤上呢。”有人回禀道。

    林觉阔步向着东侧河堤上的一片柳林行去,只见一刻柳树下的草窝里躺着一个人,正鼾声大作,睡的正香。

    “阮大人,大帅来了。”一名工兵营队正忙上前摇醒阮平,林觉阻止不及,阮平被叫醒了。

    “哎呦,我怎么睡着了?都好了么?固定的木桩都检查了么?锚固之处都查看了么?有没有让车马过河试一试?”阮平一骨碌爬起身来,见到那队正站在身前,便连番发问道。

    队正尚未说话,林觉呵呵笑道:“阮兄弟,你们辛苦了。真是厉害啊。一夜之间,便完成了。我本以为起码要到中午呢。”

    阮平这才看到林觉等人站在高处的堤坝上,忙告罪道:“真是抱歉的很,我只坐在这里想歇口气,结果便睡着了。该死,该死。”

    林觉走近,看着阮平满脸倦容和眼睛里通红的血丝,心中感动不已。阮平浑身上下的衣服湿哒哒的,身上全是草屑泥土,整个人显得极为颓唐。

    “阮兄弟,身上怎么也湿透了?”林觉问道。

    阮平尚未答话,身旁那工兵营队正道:“我们阮大人一晚上都泡在水里,亲自打桩固定浮桥。一整夜都没歇息。快要完工了,才来这里歇息喘口气的。”

    阮平喝道:“丁队正,说这些作甚?兄弟们还不是都是如此?这都是咱们份内该做的事情。不值得拿出来说。”

    林觉微微点头,伸手解下身上的披风,上前给阮平披在身上。阮平忙道:“大帅,这是作甚?”

    林觉高声喝道:“传我命令,步军司工兵营全体记大功一次,授予硬骨头营称号,每人赏银十两。工兵营指挥使阮平加步军司副都指挥使,所有工兵营将领加官一级。此令通告全军。”

    阮平惊愕嗔目,旁边一群工兵营士兵愣了愣,旋即大声欢呼起来。

    工兵营作为落雁军中的辅助兵种,地位其实颇为尴尬。落雁军中名为人人平等,但其实是不可能的。主战兵种永远高高在上,趾高气扬,辅助兵种则屈从其下。工兵营的建立原本是军中所需,落雁军高强度的练兵之中总有许多人最终被淘汰出主战队伍的行列,不是说这些人不优秀,而是他们或许在武技训练,作战协同方面有所欠缺,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优点。比如说那些精的跟猴子一样的士兵,也许作战能力不成,脑子活泛,善于机变,这些人则编入斥候营和玄衣卫之中作为侦察兵种。而工兵营则是由那些体力强壮但是作战技能不高的兵士充任为宜。林觉的本意自然是人尽其用之意,但在军中造成主次兵种的等级之分,却也是林觉始料不及的。但林觉无意改变这些,事实上林觉也明白,军中其实是需要这种不平等的,主战之兵的士气便来自于他们的作战技能的优秀。战场上还是靠着这些人来流血拼命的。所以适当的给他们一些地位的提高是必要的。

    也正因如此,落雁军中的各种辅助后勤兵种自然有些抬不起头来。不能直接参与战斗,本身便是一件郁闷的事情。论功行赏的事情更只能排在后面,甚至根本没有那种妄想。但今日,林大帅居然给工兵营记大功通令嘉奖,还授予了‘硬骨头营’的荣誉称号,这便开了先河。落雁军中主战各营作战勇猛的都有招牌称号,比如什么‘飞虎营’‘霹雳营’‘钢铁营’之类的。每营之下,表现突出的更有各种队列称号,甚至有以战功卓著,作战勇猛的兵士命名的队列。这些荣誉称号甚至比嘉奖升官还要有面子。是落雁军中最为人看重的一种荣誉。现在,工兵营终于也有了这样的称号,怎不教阮平和众工兵营士兵们欢呼兴奋。

    “大帅,这……这……阮平代兄弟们谢大帅了,兄弟们的辛苦没有白费。”阮平激动的语无伦次。

    林觉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阮兄弟,你很好。你也是落雁军的老兄弟了。这些年任劳任怨,不计得失。叫你领工兵营,你丝毫没有怨言,而且想了很多办法,打造出许多新奇的造桥筑路的手段来,我从心里是佩服的。等这战事过后,我有一些想法想跟你分享,那是一些我所设想的路桥修建的器械和作法。另外,我拟举荐你为工部主事,大周将来要大规模修桥筑坝,阮兄弟你大有用武之地。”

    阮平躬身行礼,激动不已。原来大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大帅其实心里都清楚的,他看得到每个人的努力,他也绝对不会亏待每个兄弟。

    前方传来的消息如林觉所料,并无女真兵马在对岸埋伏。黎阳城中也是一片破败被毁坏的空城,女真人根本没有在黎阳一带停留。于是林觉下令大军开拔,从巳时开始,大军大举过河,到午后未时末,大军已经全部渡过白马渡。略加休整之后往东北挺进。当日晚间,在黎阳北浚县县衙驻扎,次日继续行军,于当日傍晚时分,马青山所率的骑兵大军已然抵达濮阳城西南方向的临河县,那已经是距离濮阳不到五十里的一座小县城了。

    实际上进入开德府境内之后,斥候便不断的发来消息,禀报濮阳左近有大量敌踪出现,沿途也不断的发现女真斥候的鬼祟身影。双方其实都在密切注意对方的行踪。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紧张的气氛也开始弥漫在大军之中。

    抵达临河县之后,大军驻扎时已经加倍小心,四周哨探密布,选择的扎营地点也在一处山坡之上。但那已经是最后的山坡之地了。在太阳落山之前,马青山便亲自率领骑兵勘察了前方的地形。如林大帅所说的那样,濮阳城周边已然是方圆数十里的平畴之地,连一座像样的土丘也没有。显然正如林觉所预料的那样,女真人精心选择了这处平畴旷野之地,便是要同落雁军在此决一死战。

    当晚,林觉召开了例行的军事会议,布置了相关的作战方略。正当他准备早些歇息,明日好早起进军濮阳的时候,外围的落雁军士兵却抓获了两名自称是女真人信使的人送来了中军大帐。林觉闻言只得命人将信使押来大帐,亲自接见。

    来者确实是两名女真人,都是完颜阿古大麾下的将领。林觉并不认识他们,但这两人却是认识林觉的。而且见到林觉后,这两人的第一句话便让林觉惊讶不已。

    “阿刺哈,秃瀚黑,奉我女真金花公主之命前来拜见林姑爷。”

    林觉一愣,皱眉问道:“什么?”

    “阿刺哈,秃瀚黑,我两个奉女真金花公主之命前来拜见林姑爷。”两名女真人重复道。

    “金花公主?你们是说,奉明月之命而来?”林觉惊讶道。

    “也是,也不是。我们也是奉了完颜大首领之命而来。”阿刺哈道。

    林觉沉声喝道:“搞什么鬼?你们到底要说什么?”

    阿刺哈笑道:“林姑爷莫恼,我们是奉了大首领之命,替我家金花公主来送个信给林姑爷的。”

    阿刺哈的说话像是在绕口令。

    林觉越发觉得事情的不对劲,沉声道:“二位有话直说,不必绕来绕去的。你们完颜大首领要你们来到底干什么?”

    秃瀚黑道:“禀报林姑爷,我们完颜大首领没想干什么,金花公主在我大军营中,因为想念姑爷的很,所以完颜大首领命我二人来给金花公主送个信来。信在此,请姑爷过目。”

    林觉心中一凛,眉头皱起。完颜明月居然在女真营中,这可着实是个意外。她不是和自己的孩儿一起远在长白山女真部落之中么?那一次她派人给自己送信便是这么说的。之前她也并不在女真大军之中,怎地现在出现在这里?明知要打仗了,她来这里作甚?

    林觉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禁眉头紧锁,心中有些慌乱起来。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