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九九章 故人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端午节之后,各方面的形势明显快速的好转起来。航道打通意味着商道和物资通道的打通,自从第一批南方调运来的粮食抵达以及数十名商贾的抵达之后,京城人心大大稳定起来。贸易的恢复意味着乱局的平息,精明的商人们是鼻子最为灵敏的一群人,他们敏锐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当然,对于全新的朝廷而言,也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因为他们熬过了最难熬的一段时间。以军粮和城中不多的存粮发放赈济百姓其实是一种走钢丝的作法。一旦不能迅速打开商道,调运粮食物资前来,那便是一场灾难。但现在粮食物资能源源不断的入京,便避免了为了赈济百姓而让整个兵马陷入断粮的危险境地。

    人心的提振,让整个新朝的运转变得积极而高效。整个官僚系统几乎经过一次大换血,行事的作风也和之前完全不同。之前大周的官员们慵懒而冗余,人浮于事,混吃等死。衙门层层钳制,相互推诿扯皮扯后腿,事情根本办不好。但现在,新朝廷的衙门官员绝大部分都更换了,军中调任一部分,临时选拔的一部分,各衙门之间也开始划分明确的职责。所以情形比之前好了太多。虽然整个大周的官僚架构还是有权力重叠和互相矛盾的地方,但总体而言已经走上了正轨。

    随着京城局面的稳定,朝廷内运转走上正轨,朝廷之外,地方上的态度也开始大大的转变。南方主要州府在十里长岗上郭昆称帝之初便已经上表效忠,承认新皇的地位。郭昆进京之后,朝廷更是下达了圣旨,督促各路府州表明态度和立场,实际上也是警告这些地方上尚在观望的州府,不要再有非分之想。结果如林觉所料,端午前后,各地上表效忠,庆贺新皇登基的折子如雪片般的飞来,纷纷对新朝表示效忠。

    不仅如此,各地州府主官还有许多亲自前来拜见新皇,并率领兵马粮草赶来汇集。因为所有人都明白,这时候表明态度的最好的方式是带着粮食物资和兵马前来,其他的都是虚的。无论是真心拥戴还是想要投机的,都需要以实际行动表达忠心。

    这当中当然有想要投机钻营之人,但也有真心实意效忠新朝,知道朝廷现在处在困难时期,所以全心前来帮助之人。五月初八上午,林觉便接待了一位故人。

    那天上午,林觉正在政事堂公房同下官谈事的时候,有人来禀报说,一位地方县令请求见林觉。本来地方上这些路府州县官员抵京都是副相张寒秋接待处置,林觉基本上不跟他们见面。林觉对这些人的态度是,东西和兵马留下,人却不必亲见。最多是出席一次集体的宴会,跟他们见个面便罢,私底下却拒绝了这些人多次的登门拜见。因为林觉心里明白的很,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和这些人过从甚密绝非是什么好事。倒不是说这些人都是钻营之徒,不屑于见他们,而是此刻跟他们关系走的太近既会让人有收拢人心拉帮结派的闲话,又会对之后自己要做的事情产生无谓的障碍。

    被人说拉帮结派倒还好,林觉自己是不在意这样的话的,毕竟他本身便是拉帮结派的。朝中官员几乎都是他的人,这本就是事实。林觉担心的是后者,这些人倘若私下里见了,便不免会有些人情往来,面子交情,反而为以后要做的事弄得束手束脚。而且这当中不少人本就抱着走关系钻营而来,自己也并不想在这时候和他们闹得不愉快。因为很明显现在不是时候。

    所以当听到说有地方官员要求见自己的时候,林觉想也没想便回绝了。但禀报的人说:那官员说了,他是大帅的故人,当初还帮过大帅,只是想跟大帅叙叙旧而已。

    林觉听到这话,忙询问究竟,这才知道求见的人是渤海县县令田归林。林觉当即亲自出政事堂前去会见,这田归林可确实是曾经帮过自己的人,虽然那种帮助是在他无心之下相帮的,实际上是自己利用了他而已。但若无田归林在渤海县时的相助,当初自己便无法抵达蛇岛,也无法洞悉朝廷和女真人的海上之盟。同时,也根本不可能认识完颜明月,并且和她产生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情意。

    政事堂门前广场上,林觉见到了田归林。记忆中田归林虽然身形矮胖,但人却也文雅清秀的很。第一次在渤海县四海客栈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绿色的官袍,虽然好笑,倒也神气稳重。但此刻见到的田归林却是浑身上下穿着脏兮兮的袍子,发髻胡乱的盘在头顶,挽着裤脚踩着一双破靴子,看起来像个山野村夫一般。唯一让林觉感觉到熟悉的是,田归林和他身后站着的高高低低的百余名面色憔悴衣衫破烂的人的身上散发出的一股浓浓的海鲜干货的味道。当年林觉在渤海县冒充收海鲜干货的商人,曾经很长时间同这些海鲜干货为伍,好几个月鼻子里的这种味道都挥之不去。

    “田县令么?哎呀,果真是你。哈哈哈,我还以为他们在说笑,没想到果真是你来了。”林觉大笑着上前道。

    田归林黑乎乎的脸上露出笑意来,忙上前跪下行礼道:“下官田归林见过林相。林相居然还认得下官,真是让下官惊讶。”

    林觉忙扶起他道:“怎不认得?田县令给我印象深刻,当初在渤海县若非田县令帮忙,我的事儿可办不成。”

    田归林呵呵笑道:“林相是说,你收的海鲜货物运不走么?”

    林觉眨眼看着田归林,两人同时爆发出大笑来。田归林说的正是当初林觉假扮商贾,在渤海县大肆收海鲜干货的事情。

    “林相,您还认识他么?”田归林朝身后远远站着百余名衣衫褴褛的汉子中的一个问道。

    林觉眯眼细看,忽然大笑道:“阿生?那不是那个后生阿生么?跟着我当了几天小跟班。”

    田归林叹道:“林相居然没有忘了这个小后生,真是让人感慨。人说林相对贫苦百姓甚好,这回我可信了。能记得一个跟了自己几天的穷人家的小后生的人,必是对贫苦百姓挂心之人。阿生,还不来见过林相?”

    那后生阿生忙上前来跪地给林觉行礼,口中叫道:“阿生给老爷磕头了。”

    林觉拉起他来,端详着他。当初林觉需要了解渤海县的情形,所以雇了阿生当自己的小跟班,一来跑腿办事方便,二来也是见他穷苦,借机给他些接济。当时阿生还是个瘦弱少年,但几年过去,虽然依旧瘦弱,但个子高了一个头,脸上也多了些坚毅之色,已经从一个贫弱少年长成一个青年了。

    “阿生啊,你怎么还穿着露脚趾的靴子啊?当初我见你时,你便穿着露脚指头的靴子,大冬天的踩在冰雪里。怎地现在还是如此?”林觉低头看见了阿生露在外边的大脚丫子,不禁笑道。

    阿生挠头羞臊道:“本来是好的,走了一路,便破了。打赤脚不太方便,进城时便穿了鞋子。”

    林觉点点头,转头吩咐一名亲卫道:“把你的靴子给他穿。”

    那亲卫二话不说脱下崭新的马靴送到阿生手里,阿生忙摆手,连连道:“这可不敢,老爷,这可不敢。”

    田归林道:“海生,拿着吧,这是林相送你的靴子,拿着便是。露着脚指头可不雅,这里可是京城,不是我们渤海小县。”

    阿生这才千恩万谢的接过,喜滋滋的揣在怀里,高兴不已。

    林觉这才转过头来问田归林道:“田县令怎地千里迢迢来到京城了?渤海县离这里可不近啊。”

    田归林笑道:“新皇登基,下官怎能不来道贺?下官虽只是个小小县令,但得此消息,心中自然是欣喜之极。再加上听道林相率落雁军攻克京城,和女真人大战的事迹,更是心中激动。想着若是能见到林相,那便无憾了。没想到还真的见到了。各地都在支援物资兵马,我知道朝廷马上要和女真人决战,我滨海小县虽然偏远,但也要尽一份心力。这不,我便带着团练百余名兄弟,押着一些薄产前来。我渤海小县贫瘠,也只能支援这些东西和这百余人力了。也许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却是渤海军民的一份心意。”

    田归林往远处广场侧首的树荫下一指,那里停着四五辆大车。十几名赶车人正站在树荫下朝这边张望。不时有官员和小吏从车旁经过,但却立刻掩鼻逃开,状极狼狈。

    林觉和众人快步走去,远远便闻到一股腥臭味随风飘来,林觉立刻便明白车上装的是什么。果然,走近查看一番,五辆大车上装的全是熏干的海货。海货的味道浓烈,站在车旁便如入鲍鱼之肆一般,腥臭熏天,令人窒息。

    见林觉皱起眉头来,田归林有些尴尬的道:“实在是没东西奉献给朝廷,我们那儿唯一能拿出来的便是这些干货了。就这还是各家各户凑上来的。望林相不要见怪。”

    林觉吁了口气,轻声道:“我怎么会见怪?我是感动呢。这些可不是普通的海鲜干货,这些都是百姓们对朝廷的殷殷期盼和鞭策。渤海那个地方这些东西就是他们的口粮,乱了这么长时间,渤海当地必然民生困苦。这种时候拿出这些东西送来,那可是比金子还珍贵的东西。多谢田县令了,这些东西我收下了,不但收下,我明日还要在朝上告诉皇上和众官员,百姓们对朝廷多么的拥戴和期望。这些东西或许难以下咽,但明日我要让它们出现在皇上官员和将士们的饭碗里,让他们尝一尝这民生之苦,百姓的拳拳之意。”

    田归林闻言,面色肃然,恭敬无比的向林觉躬身行礼道:“林相执掌朝政,我大周必将中兴。下官钦佩之至。”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