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八九章 水榭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感谢:书友56872834的慷慨打赏。)

    初更时分,西北湖旧王府门前,十几骑快马抵达。门前侍卫上前询问,见马上之人连忙躬身行礼。

    林觉跳下马来,将马缰和马鞭递给身边亲卫,抬头看着眼前的旧王府的大门。旧王府门楼破败不堪,两侧围墙倒塌了半截,上方乱草杂树丛生,显得极为颓败。当年反出京城之时,禁军进攻过旧王府,火烧人攻,留下的痕迹至今尚在。看着眼前的情形,林觉不禁想起那天晚上的亡命血腥精疲力竭的厮杀的场景来。那一切历历在目,宛如昨日。

    “速去禀报皇上,林大帅请求觐见。”孙大勇对门前侍卫道。

    一名侍卫头目忙道:“林元帅请进,皇上在后宅。卑职这便去禀报。”

    那侍卫头目转身飞奔而去。林觉一撩披风,大步踏上台阶走了进去。过了照壁之后是一方巨大的庭院,树木森森之下,虽然点灯笼,但依旧显得阴暗昏沉。除了树木之外,庭院中空空荡荡杂草丛生。以前这院子里有很多花坛假山和回廊,还有很多其他的摆设。但现在这些都不见了。想必是这王府多年荒废,被窃贼或者是其他官员来扫荡了好多回,连院子里的东西都扫荡一空可。

    林觉砸了砸嘴,心想:后宅必然也是被扫荡一空了,郭昆执意住在这里,怕是心情更加的不好。

    一路未作停留,林觉轻车熟路的直奔后宅。在三进垂门前,那门口的侍卫头目陪同七八名侍卫提着灯笼前来迎候。

    “卑职黄江,见过林大帅,见过孙将军。”一名年轻的侍卫头目毕恭毕敬的向林觉行礼道。

    黄江是郭昆身边的侍卫统领。郭昆身边的侍卫现在有五百余人,一部分是以前王府的卫士,一部分是从落雁军中选拔的。黄江便是这支侍卫兵马的统领将军。名义上受沈昙的马军节制,但实际上这支五百人的侍卫兵马独立于落雁军存在,并不受调遣。但是见到林觉,黄江还是恭敬有加的。

    “黄将军有礼,皇上睡了么?”林觉拱手还礼,沉声问道。

    “皇上还没就寝,听说林元帅前来,皇上让卑职前来迎接,皇上在后园湖心水榭等着林元帅呢。”黄江忙道。

    林觉点点头,跟随黄江等人穿过三进后宅,直奔后园之中。旧王府后园临西北湖,从后园搭建栈桥通向湖心处建了一座水榭。当年梁王郭冰便成天在水榭中钓鱼。倒是一处好所在。

    黄江陪同林觉来到栈桥之前,便停住了脚步,拱手道:“林元帅请吧,皇上一个人在水榭之中,卑职也不能前往。卑职陪着孙将军在此等候。”

    林觉点点头,看向栈桥尽头的水榭方向。但见黑沉沉的湖面上倒映着天上的星光,星星点点泛着银光。远处那水榭之中悬着一串灯笼,一个人影静静的坐在水榭中的石桌旁,一动也不动。

    林觉毫不犹豫的踏上栈桥的木板,大踏步朝着水榭方向行去。行出数十步,湖面风起,吹得林觉遍体生凉,身后的披风猎猎作响。但林觉脚步不停,阔步行去。

    咚咚咚脚踩栈桥木板的脚步声惊动了水榭中坐着的那人,那人转过头来站起身来朝着栈桥方向张望。风灯照亮了他的脸,浓眉长脸,眉头紧皱,正是大周新皇郭昆。

    “臣林觉……参见皇上。”水榭入口,林觉紧走几步行礼。

    郭昆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沉声道:“你来啦,不用多礼,来坐吧。茶给你沏好了。”

    林觉起身道:“多谢皇上。”

    “这里没外人在,不必皇上长皇上短的。你是我妹夫,你叫我兄长便是。”郭昆道。

    林觉点头道:“好,那臣便僭越了。”

    郭昆摆摆手,示意林觉坐下,石桌上摆着茶水和几碟点心,看上起像是郭昆在这里独自饮茶。

    “此处风大,虽是暮春时节,湖面的风还是有些冷的,兄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呆着。还是要注意身子才是。虽然兄长身体强壮的很,但也要注意些。”林觉微笑道。

    “多谢妹夫关心。我不怕冷。我只是图这里清静。而且,整个王府也只有这里没有变样,其他的地方都大变了模样了。连院子里的花草,鱼池中的鱼儿他们都没有留下。嘿嘿,这些人搜刮的可真干净。”郭昆苦笑道。

    林觉点头道:“是啊,我也注意到了。我那宅子也是一样被糟蹋的不像样子。里边乱七八糟的。过几日薇儿来京,见了必是要恼怒的。这几日我得安排人收拾收拾才成。”

    郭昆笑道:“对,妹子最讲究这些。你那宅子我听说是吕天赐给霸占了,她若知道,怕是连那宅子都不肯要了。话说,妹子要来京城了么?”

    林觉点头道:“昨日我便飞鸽传书送往山中了,让秦春草护送家眷前来,当然还有兄长的家眷。咱们已经进京了,当然要全部来京城团聚。难不成还住在山里不成?伏牛山落雁谷虽好,但是,它已经完成了使命了,今后偶尔去瞧瞧是可以的,却不能常住了。我们现在是大周天下的主人,可不是偏安山中一隅的反叛兵马了。”

    郭昆点头道:“说的是,你安排的很周到。我也正想着命人去接你嫂子和孩儿们来京城团聚。我们出山作战数月,我也很想念她们。”

    林觉道:“稍候数日便是,她们最多七八日便到了。到时候便能团聚了。”

    郭昆微微点头,没有说话。林觉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气氛突然变得沉默了下来。湖风愈劲,风灯摇弋。水榭中两人相对而坐,像是最熟悉的朋友在相聚饮茶,却又像是两个陌生人相互不认识一般。空气中有一种叫做尴尬的东西在慢慢的流淌,充斥水榭整个空间。

    水面之上,涟漪波动,一尾白鱼跳跃而起,溅起的水花和响动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郭昆吁了口气,轻声开口道:“你还记得么?当初我父王经常在这水榭之中钓鱼的。数年时间,父王没有在这里钓鱼了,这西北湖的鱼儿胆子都大起来了,都跳出水面来了。”

    林觉微笑道:“是啊,当年岳父大人在水榭中钓鱼,我还送了他一首诗呢。窗前枫叶晓初落,亭下鲮鱼秋正肥。安得从君理蓑笠,櫂歌自趁入烟霏。这便是我送给岳父大人的那首诗,他很喜欢。”

    郭昆冷笑道:“父王喜欢么?你怎知他喜欢?你以为父王当真喜欢坐在这里钓鱼么?”

    林觉沉声道:“我当然知道岳父大人并不喜欢钓鱼,他坐在这里钓鱼,是因为,他能从这里看到他希望看到的地方。”

    林觉说着话,抬眼看向湖面东侧方向。那里黑乎乎的一片,似乎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郭昆和林觉都知道,拿正是皇宫大内的方向。大内临西北湖东侧而建,在这水榭的位置,可以看到鳞次栉比的大片殿宇,甚至有时候还能听到皇宫中传来的声响。当初梁王郭冰便是坐在这水榭之中,眼望着这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的皇宫,渡过了许多个无味而枯燥的日子。

    郭昆的目光也看向了皇宫方向,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热切。

    “林觉,你很聪明,你很有本事。我父子二人的心思都瞒不过你。是的,我父王和我都想着有朝一日能君临天下。因为我们本就有这个资格,凭什么坐在宝座上的便不是我父子?这岂非并不公平。”

    林觉笑道:“现在兄长不是如愿了么?那里已经是你的了。这天下本没有什么事是公平的,你想要的东西便要去争取,恭喜兄长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

    郭昆呵呵而笑道:“是么?那里真的属于我么?我却不这么觉得。林觉,你可知道父王临终前跟我说了什么话么?”

    林觉转过头来,见郭昆双目闪闪的看着自己,眼神凌厉之极。那是林觉自认识郭昆以来看到他最凌厉的目光,连林觉都觉得有些招架不住。

    “我怎知道,我并没有被允许侍奉床榻之前。”林觉沉声道。

    郭昆吁了口气,沉声道:“那是因为这些话你不能听,你若听了,恐怕……恐怕要恼怒不已,恐怕要做出一些事来。你想知道我父王说了什么吗?你若想知道,我便告诉你。”

    林觉皱眉道:“既然是让我恼怒的话,兄长又何必要告诉我?难道兄长希望我发怒?”

    郭昆摇头道:“我当然不是想要惹你发怒,我只是觉得不该对你隐瞒。父王的话只是他的话,而我有不同的看法。我和你之间本不该有所隐瞒。我能有今日,完全拜你所赐。我心里清楚的明白这一点。所以,其实我没必要向你隐瞒。事实上好几次我都打算告诉你了,但是我却一直鼓不起勇气来。现在,我觉得该和你说了。”

    林觉站起身来,拱手道:“兄长,有些事还是不说的好。心照不宣最好。说出来,一切便都变了。兄长,我知道局势变了,有些东西也开始变了,你我都明白这一点。我并不想辩解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我不是吕中天,也不是方先生和严大人他们。我走我的路,而我的最终目标便是让大周江山永固,让百姓黎民安居乐业,让这天下成为真正的太平盛世。我想,你的目标也跟我一样吧。如果你的目标和我一样,那么我们便是同路人,你便不用有太多的担心。如果你的目标和我不一样,那么请你自省。你若只是为了当上皇上的话,那么你一定不会是个好皇上。然则大周的悲剧会重演,大周也永远不会安宁。那是我不想看到的结果。皇上,我今日来见你,是请你明日搬进皇宫去住的。内乱初定,百废待兴,身为皇帝,你该领导群臣做你该做的事,而不是躲在这里装病。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话,我林觉不负他人,除非他人负我。一切,都还来得及。”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