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八八章 故园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会议进行了一个多时辰,讨论了诸多事宜和细节。重建百姓信心,重建朝廷秩序,重开街市贸易等等诸般事宜,牵扯到方方面面的细节,财力物力的补充等各种方面,千头万绪,甚为繁琐。好在林觉身边现在能办事的人不少,否则林觉怕是要被这些事给弄疯了。

    夕阳西下之时,会议结束,各文武官员按照命令各自去忙碌,林觉也出了政事堂上马策马回府。

    街上的秩序已经井然,负责街市治安和清理的人员显然做了不少的努力,原本街市上脏乱的场面已经清理,此刻尚有不少士兵和百姓正在清扫街巷,冲洗街头的污垢和泥水。林觉颇为欣慰,百姓们能主动出来帮助清理街市,这说明他们对落雁军的戒心正在消除,对新朝廷的认可和信任已经开始恢复。这种情形下,必须要保证百姓的基本生活需求,则百姓们对朝廷和落雁军的认可便会快速飙升。好在今晚开始,杨秀便要开始分发粮食物资,情形应该很快的便得到好转。

    街市上的人也变得多了起来,只不过百姓们的神情还有些畏畏缩缩,有些缩头缩脑胆怯的样子。毕竟经历过圈养和奴役,长时间的被威胁和压榨之后,很多人尚不能恢复过来,显得有些晕头晕脑。

    一行人策马沿着御街往南而行,沉默的街市巷陌的深处传来一些奇怪的响动。林觉勒马而立,侧耳倾听。脸上慢慢的露出笑容来。那声音是爆竹之声,在街市坊间的深处,有人在放爆竹庆贺。林觉吁了口气,他知道,这座城市正在慢慢的苏醒,慢慢的恢复。他身上的伤口正在慢慢的愈合。也许用不了多久,便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灯如白昼,笙歌处处的景象。以前觉得这是一种奢靡的生活,但现在终于明白,那便是繁荣昌盛之象。

    当天下百姓天天关注于国家大事的时候,必是国家危机之时。当百姓们的关注点在于个人生活和娱乐的时候,则反而是国无大事的繁盛之时。这个道理虽然有些偏颇和绝对,但林觉此刻却认为很正确。

    往南向着汴河大街方向过了几道街口,往东拐入相国寺大街,行不多久,便是林觉的家了。昨日入京之后,林觉的选择还是住在之前的大宅里。这宅子自己离京之后便被霸占,据说是吕天赐执意要住进自己的宅子里,以表示对自己的羞辱。宅子倒也保存的完好,只是里边被弄得乱七八糟的。

    宅前,几名亲卫正在门楣换上全新的’匾额,见到林觉一行到来,忙肃立行礼。林觉跳下马来将马缰交到亲卫手中,仰头叉腰眯眼看着门楣上新挂上的匾额片刻,咂嘴笑道:“这是谁的主意?”

    一名亲卫忙道:“是大帅高夫人的主意。我们今儿上街找了许久才找到一家店铺,着他们新做的匾额。”

    林觉看着那黑底烫金写着‘林元帅府’四个大字的匾额,沉声道:“摘下来,明儿去重新换个匾额,只写‘林府’二字便可。”

    那亲卫愣了愣,忙点头答应。

    孙大勇在旁笑道:“大帅是怕太过招摇么?林元帅府也不算招摇吧。大帅如今身兼兵马大元帅,宰相,枢密使,马上还要封王爵。便是挂上王府的匾额也不为过呢。”

    林觉转头看着他,沉声道:“你忘了之前我府邸的匾额么?便是‘林府’二字。我既回来了,一切照旧。那些虚名都是假的,你去瞧瞧吕中天的府邸,现在还挂着相府的匾额呢,那又如何?这是我的家,外边的一些虚幻的东西我都不想带回家里来。我也不靠这些虚名唬人。你懂我的意思么?”

    孙大勇点头道:“卑职懂了。”

    林觉举步进了宅子,卸了盔甲兵刃直奔后宅。后宅花厅之中静悄悄的,院子里有几名女卫正在洒扫清理杂物。见林觉阔步进来,女卫们忙矗立行礼。

    “两位夫人呢?去哪儿了?”林觉笑问道。

    “大寨主和冰儿夫人在后花园呢。”女卫们忙答道。

    林觉点头,快步往后园行去。通向后园的道路宽阔了许多,原本是一条花木小径,但现在两侧的花木被铲掉不少,路被拓宽了不少,似乎宽的能行马车了。林觉皱着眉头心里有些郁闷,这可是采薇亲自带着人装饰的这条花木小径,不知道采薇看到了会怎么想。

    到了后园门前,林觉更是傻了眼。原本精致的圆形垂门居然荡然无存,变成了大大的朱漆大门。两侧俗气的圆形门柱漆的红通通的,除了俗气还是俗气,那里有半点以前的精致垂门入口的影子。垂门内侧林觉最喜欢的一丛繁茂的湘妃竹也不见了踪迹,这让林觉更是心中不快。

    进了门之后,路径依旧拓宽不少,很多花圃树木都已经不见了。不过好在院子入门不远处的那座高大的假山石依旧在那里。这可是整个花园的精髓所在。因为路径需经过假山环绕阻隔,方可有层次感和通幽感。这假山一去,整个花园便废了。还好这假山还在。

    来带假山之侧,林觉听到了假山另一侧看不见的地方传来高慕青和白冰的说话声,外带夹杂着东西倒塌的声音。

    “可恶,实在太可恶了。好好的宅子被那个狗贼糟蹋成这样。西南角那片梅花林被刨了,浣秋知道了还不得气死。这里原本是一片草地的,我和夫君和各位姐妹们还在这里喝过酒赏过月呢,却被那占据宅子的狗贼铲平了草地,建了这座戏台。这哪里还是花园?这简直是杂耍场了。气死我了。”白冰气呼呼的声音传来,夹杂着乒乒乓乓的动静,显然是她在打砸什么东西。

    高慕青的声音传来道:“冰儿妹妹不要这么生气,小心些,别伤了手。这宅子我一天也没住过,不知道你们以前住在这里时的样子。现在看来,以前怕是比现在要好的多。不过这也没法子啊,夫君和你们离开京城都三年多时间,宅子被人霸占了,也管不着人家啊。回头再重新摆设一番便是。也不用生气。”

    白冰叹道:“话虽如此,可是这里以前的东西都是很有记忆的啊,那都是以前的回忆啊。门口那丛湘妃竹,夫君还说等它们长大了些做几只竹笛送我们呢,居然被连根铲了。还有北边那鱼池,那可是我和几位姐姐亲手建造的,坐着马车去城外河滩上捡了鹅卵石镶嵌的池底。里边的锦鲤也是我们去街市上挑选的。现在倒好,全被填平了。还有西边假山上的那处亭子,那是我……我和夫君那一年斗酒的地方。现在亭子也被拆了。我真的很生气,很生气。”

    林觉听到这里,不觉笑了起来。白冰说的西边假山上的亭子的事情,正是两人那次喝醉了酒搂抱在一起睡到天明的那件事。那天之后,自己和白冰便有了缠杂不清的关系,最终自己弄她上了手。对于白冰而言,那是个极具纪念意义的地方。难怪她生气。

    “莫生气了妹子,咱们再建便是。不要为这些琐事而不开心。”高慕青安慰道。

    林觉快步走出假山暗影,笑着接话道:“慕青说的对,不用不开心,重新恢复原样便是。为这等事不开心可不值得。”

    高慕青和白冰一愣,见是林觉到来,两人忙走来迎候。两女脱了盔甲戎装,换了春衫长裙之后容颜秀美,身段婀娜。站在夕阳下就像是两朵盛开的花朵一般。林觉看的眼都直了。

    “夫君回来了啊,你瞧见了没啊,家里被人糟蹋成什么样了?那边假山亭子被拆了,这里被人搭了戏台,还有你最喜欢的那丛湘妃竹也被挖了。气死人了。”白冰一边行礼一边诉苦。

    林觉笑道:“我都看到了,先将就将就吧。赶明儿得空了再重新恢复便是,为这种事生气可不值得。”

    白冰撅着红唇道:“不成,过几天郡主姐姐浣秋莺莺绿舞姐姐她们就要到京城来了。可不能让她们看到我们的家被糟蹋成这样。这几日我得抓紧恢复原样。特别是郡主姐姐,她可最在意家中的景致和摆设,教她瞧见这些,还不气死了。”

    林觉苦笑着刚要说话,高慕青在旁轻声道:“傻冰儿,你郡主姐姐现在担心的可不是这些事,她怕是有更大的烦恼呢。”

    林觉一愣,看向高慕青。高慕青也正微笑看着自己。林觉轻声一叹道:“慕青,你又何必说这些堵心的话。这是我和皇上之间的事情,跟采薇其实没有什么关系。”

    高慕青道:“当然有关系,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夫君,她夹在中间呢。夫君,皇上毕竟是皇上,你们也是同甘共苦同生共死的兄弟,何不大度些,去跟他好好聊聊,交交心也好。可不要真的弄僵了。”

    林觉心中叹息,口中却道:“那是自然,我晚上去旧王府见他便是。不过现在我可饿的够呛,累得够呛,你们谁陪我去洗个鸳鸯浴,谁做点好吃的给我吃呢?”

    高慕青红着脸瞪着林觉,白冰也面红过耳娇嗔不已。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