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七四章 二对二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城下,林觉大声笑道:“袁将军看来也是野心勃勃之人,果然是吕中天的手下,都是一丘之貉。”

    袁平怒极正要怒骂,王隽抢先开口道:“林大人,你莫非便是来跟我们斗嘴的不成?我等敬你是个人物,两军交战各为其主,你有你的道理,我们有我们的道理,那又有什么好说的?骂来骂去,有失身份。倘若林大人只是为了辱骂而来,那我们便没什么好说的了。”

    林觉点头道:“这才像句话。我可不是来辱骂你们的,我是来让你们明白,你们正在做无谓的抵抗,已然毫无意义。你们已经败了,要面对现实。与其负隅顽抗,莫如识时务。否则毁了这朱雀门,还要死更多的人,造更多的孽,又有何好处?两位将军,各为其主没有错,但是不识时务,拉更多人的垫背,毁灭更多的生命和美好的东西,便是你们的错了。”

    王隽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们向你投降?我承认朱雀门守不住,但你休想我们向你投降。我们也是有血性之人,绝非奴颜婢膝见风使舵之辈。背叛吕相这种事我们不会做,你还是省省吧。”

    林觉点头道:“好,凭你这几句话,我也敬你们是条汉子。虽是愚蠢,但起码你们还知道尽忠职守。这样吧,给你们一次机会,我有个提议,既可让你们为吕中天尽忠,又可解决眼前难题,不至于死伤更多的人,毁了这大好的朱雀城门。而且,你们还有机会让我们退兵。你们看如何?”

    王隽和袁平对视一眼,都有些诧异。袁平沉声道:“这厮想干什么?定有诡计。”

    王隽低声道:“听他说说也自无妨。咱们现在是绝对的劣势,他们若攻城我们是挡不住的,何妨听他说些什么。”

    袁平点点头道:“也好。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不知是什么提议,林大人请说。”王隽大声道。

    林觉挑起大指道:“我对二位的敬意更多了几分,你们愿意听我说建议,足见你们也是不希望死更多的人,毁了这朱雀门的。听好了,我的建议是,咱们来个文斗。你们两位既然是吕中天身边出来的人,据我所知,应该都是武技高强之人。那便我们出两名将领和你们二位进行一场决斗。我们输了的话,落雁军即刻撤出京城,你们输了的话,便立刻放弃顽抗。这个建议如何?”

    此言一出,城上城下敌我将士尽皆愕然。两军交战之时,林大帅居然提出这样的建议,着实有些匪夷所思。这种提议简直如同儿戏一般,特别是在己方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形下,其实毫无必要。林大人只是为了保一座城门而已,真是难以理解他的想法。

    王隽和袁平也很惊讶,像这种提议,他们这辈子还没听见过。这条件有利的有些让人难以置信,总感觉里边藏着什么阴谋一般。要知道王隽和袁平曾是王府护卫中的佼佼者,两人的武技都很高强。否则吕中天也不会将他们送入禁军之中安插,无能之辈到了禁军之中也无法快速晋升占据重要的位置。对方提出这样的要求,明显是对他们有利的。

    “这厮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有这么好的事?他们完全不必这么做。我们赢了他退兵?怎么可能?”袁平皱眉低声道。

    王隽轻声道:“不可掉以轻心,或许内中有阴谋。或许他手下有武技高强之人,占据不败之地,所以他才如此提议。”

    袁平道:“那我们怎么办?不答应?他们火器一轰,我们便守不住了啊。”

    王隽想了想道:“这是咱们的机会,你我若能赢下这一战,咱们便立了大功了。咱们不妨将计就计。”

    袁平道:“怎么个将计就计?”

    “看我的。”王隽的智慧在今日达到了他人生中的巅峰状态,瞬间便有了主意,他终于发现,除了领军打仗之外,他的谋略也不输任何人。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林大人,你既划下道儿来,我等当然奉陪,否则天下人岂非以为我和袁将军没有胆量。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也有个建议。”王隽大声朝城下道。

    林觉笑道:“请说。”

    王隽道:“我和袁大人迎战你方两人,这很公平。不过我们是领军主将,你方也得以主将迎战才是。林大人是落雁军主帅,所以,你方两人之中,林大人必须出战,这才公平。另外一个便无所谓了。林大人,你觉得我这提议如何?”

    城下众将一片骂声,王隽这厮的提议真是歹毒,知道林大帅武技一般,所以点名要林大帅出战。说什么主将对等才算公平,实在可恶。

    “他娘的,林兄弟,跟他啰嗦什么?给脸不要的东西,轰了城门便是。”马斌都忍不住在阵前叫了起来。众将领也骂声一片,梁七当即便要准备开炮轰击。

    林觉摆手制止众人的叫嚷,高声道:“王将军,你的提议很公平,咱们就这么办。本人出战,咱们按约定进行,谁败了,谁便遵守约定。这总没话说了吧。”

    王隽哈哈大笑,心道:这激将法必然有用,那林觉是落雁军主帅,他若退缩,岂非沦为天下笑柄。世人都说林觉智谋高深,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好,不愧是林大人,佩服佩服。不过我还有疑问。林大人倘若说话不算话,败了不肯退兵,那便如何?”王隽要坐实了这笔交易,所以继续挖坑。

    林觉大笑道:“笑话,城上城下十几万人见证,本帅又是落雁军主帅,说话岂同儿戏?我倒是担心你们耍赖呢,你却来怀疑我。”

    王隽点头道:“说的也是,若林大人不守承诺,怕是要教天下人嗤笑。至于我们,林大人不必担心,我二人若败了,便没打算活着。你若不信,我可当众下令。”

    王隽转头对城上兵马高声喝道:“众将士听着,倘若我和袁指挥使落败身死的话,你们便即刻撤退,不可接战。”

    城头众将纷纷应诺。王隽回过头来对林觉高声道:“如何?这总可以了吧。”

    林觉点头笑道:“甚好,便是如此。两位请下来,事不宜迟,咱们动手便是。”

    王隽点头,转头对袁平低声道:“待会我们两个盯着林觉杀,宰了他对大局有利,就算我们死了,换林觉一命也是赚的。”

    袁平微微点头,咬牙道:“好。不过,你似乎忘了,他们有那种近身轰击的火器啊。那东西可厉害的很。”

    王隽一愣,头皮发麻,愕然道:“草他娘,我给忘了。”

    袁平翻着白眼,突然转头向城下叫道:“林大人,你们有近身肉搏的火器,可不许用那玩意。既要必是,便真刀真枪,比的是拳脚兵刃上的功夫。我们可不是怕,而是要公平。”

    林觉本已策马转身往回走,闻声转头道:“两位倒也精细,便听你们的,不用火器,只拼拳脚兵刃便是。两位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出来吧,要不要我们拿根木棍,你们拿利刃呢?这也许更加公平。”

    王隽和袁平脸上一红,同声叫道:“那倒也不必了,闲话休提,我二人这便出来。”

    双方各做准备,林觉回到阵中,一群人围上来,瞪着眼看着林觉,都不说话。

    林觉笑道:“都怎么了?谁跟我去出战?我可是个累赘,你们谁有把握以一敌二?”

    ”

    “林兄弟,先不说谁跟你去决斗,你到底是怎生想的啊?你岂可答应和他们决斗?完全没有必要啊。而且主帅犯险,此乃大忌啊。若用火器还罢了,你还答应不用火器,这可怎么打?这不是……这不是……”马斌抢着一顿数落。

    “送死是么?”林觉微笑道。

    马斌鼓着眼道:“这可是你说的。”

    林觉笑道:“诸位,你们不觉得这种战法省心省力么?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咱们现在只剩那么点炮弹了,得省着点用才是。神威将军炮的发射寿命不足百发,每发射一枚炮弹,便离报废近了一步,后面还要对付女真人呢,好钢得用在刀刃上才行。再说轰塌了这城门实在可惜。咱们文斗一场,少花些银子,少死些人,少造成些破坏,这不是更好么?”

    众人乱翻白眼,林大帅真是想的太多,眼下的事尚未解决,便想着后面的事了。一座城门而已,塌了有什么可惜的?打仗死人又怕什么?这些想法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郭昆沉着脸道:“林觉,朕不知你为何要这么做,但你既然要这么做,朕也不能拦着你。但朕可告诉你,就算你败了,朕也不会允许退兵的。这等大事,岂能儿戏?”

    “皇上,你这话说的不对。若是败了,林大帅话都说出去了,岂能不遵守承诺?岂非天下人都要笑话林大帅出尔反尔了。林大帅以身犯险去拼命,皇上你却说是儿戏?谁倒是拿命去儿戏给我瞧瞧?”适才还埋怨林觉的马斌,此刻却又立刻反驳起了郭昆。

    郭昆皱眉道:“朕不是那个意思,朕的意思是说……”

    林觉微笑道:“都不要争了,事已至此,还争论这些作甚?就算我任性一回,皇上和诸位将军多担待吧。我只问谁愿意跟我去一战?”

    众人纷纷叫道:“我去,我去。”

    “谁都不要跟我争,保护大帅是我的职责,谁跟我抢,得问我的拳头答不答应。”孙大勇红着眼珠子一声暴喝,震得所有人耳朵嗡嗡响。本来已经决定非自己莫属跟随夫君去决斗的高慕青和白冰两人都闭了嘴。单论武技,高慕青和白冰或许比孙大勇要高,但是论杀人技法,悍勇无畏,孙大勇显然比她们更合适跟随林觉出战。

    林觉点头道:“好,我心里想的也是孙兄弟。孙兄弟,你可做好心理准备,我只是个拖累,你要以一敌二了。”

    孙大勇拱手道:“大帅放心,卑职会保护您的周全的。卑职以命担保。”

    林觉点点头,转头看着白冰道:“冰儿,一会儿给我们奏一曲如何?为我们加油鼓劲。听说你师傅最近逼着你练习那首《月影花魂之曲》,你也应该颇有建树了。一会你便奏这一曲如何?”

    白冰闻言讶异,旋即脸上露出微笑来。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