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六九章 酣战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情况不妙啊诸位,这才短短不到小半个时辰,城楼都坍塌了,落雁军的攻城火器太强横了。城池怕是难守了。”陈玢哑声说道。

    “是啊,这情形怕是麻烦了,殿帅,咱们还要上城头么?要不要去禀报吕相……不……皇上?”已经升任枢密副使的朱之荣沉声说道。

    陈玢沉吟不答,袁平在旁叫道:“两位大人,时间紧迫,城楼虽倒,城墙尚在,这时候咱们得抓紧时间上城防守才是。城楼破了不代表城门便破啊。这时候怎可犹豫不前呢?”

    王隽也道:“是啊,当初北门之外,女真人不也是轰塌了北城城楼,将城墙上方的工事都夷为平地了,咱们不也守住了么?两位大人,事情也许没那么糟糕。”

    陈玢脸上沉静,心中却冷笑。这两人根本没脑子,他们压根不知道对方这火器的凶悍。陈玢可是知道的,当初先皇郭旭攻伏牛山,被山头火器一炮命中火焰车,导致火焰车连环爆炸的事情,别人或许不在意,但身为皇城司指挥使的陈玢可是事后特意的了解了此事。皇城司专司搜集各种情报,陈玢早就养成了收集各种消息并且查清楚的习惯。不久前他听到火器的轰鸣声曾赶来查问,半路上遇到了城楼守将派来禀报的兵士,已经询问了详细情形。根据兵士的描述,他已经基本断定对方轰塌角楼的火器便是当初的那种火器了。

    陈玢心里当时便有些发凉,对方有十尊这种强悍的火器攻城,怕是凶多吉少。不过他还是抱着些希望,希望这些火器并不能够对城墙造成威胁。但是此时,他看到城楼倒塌在眼前的情形,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对方发动攻城不到小半个时辰的时间里,仅仅是他从皇宫大内飞驰到外城这短短的时间里,城楼便被轰塌。这已经足以说明对方攻城火器的凶猛了。王隽拿当初女真人攻城跟现在落雁军攻城作对比,显然是驴唇不对马嘴,根本没有可比性。女真人攻城,用大量的攻城投石车往城头砸了几个时辰,才将北城封丘门城楼轰塌。而落雁军只用了小半个时辰而已,由此可见双方攻城手段的差别。

    不过陈玢不会跟王隽和袁平争辩。他能活到今天,便是因为他遇事总会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在朝中也很少树敌。即便王隽和袁平的官职在自己之下,他也不会去对王隽和袁平呵斥训诫。此时此刻,陈玢想的是怎么做才对自己最有利。

    “朱大人,王指挥使,袁指挥使,这样吧,三位即刻上城墙组织防守。我即刻赶回皇宫将情形禀报皇上。此刻要做两手准备,守城自然是要誓死守城的,但是若城池不能守,皇上的安危也不能不顾。我内殿前司指挥使,职责便是保护皇上,此刻我必须要留在皇上身边。我必须保证皇上的安危。咱们分头行事,你们看如何?”陈玢沉声说道。

    朱之荣听了这话心中顿时大骂,他岂能不知陈玢的意图,这狗日的是要溜回去,不肯上城作战了。他倒好,想要开溜,叫老子们去拼命。这老东西太奸猾了。

    不过朱之荣却也不点破,忙道:“这个主意好,咱们分头行事,万一要是有意外,也可保皇上安全。不过,我对于指挥打仗的事情不甚内行,我这枢密副使只是个挂名罢了,却也不是真正的武将。到了城头也帮不了什么忙。这样吧,我跟着陈大人身边倒也能商议个主意,王指挥使和袁指挥使和众将军们上城去指挥守城。陈大人你以为如何?”

    陈玢知道其意,他不点破,自己也不必揭穿他,于是点头道:“也好,朱大人对于打仗确实没有什么经验,确实也帮不上大忙。两位指挥使若无异议,那便这么定了吧。”

    王隽和袁平无奈,也只得点头同意。虽然他们觉得并无必要。当此之时当全力守城,城破了,大伙儿都得死,那里还有退路。陈玢和朱之荣却要去保护什么皇上,岂非多此一举。但时间紧迫,耳听得城头上杀声震天,两人心急如焚,便也不想多做争辩,点头答应。

    陈玢和朱之荣拨转马头,朝来路飞驰而走,王隽和袁平虽然平日言语不合,但今日却是意见一致。两人齐声大喝,率领数十名将领拍马直奔城门方向而去。

    南熏门外,神威将军炮的轰鸣声依旧震耳欲聋的炸响。操作开炮的士兵们满头大汗。每次开炮之后,都要以大量清水冲洗炮膛和炮身降温,以保证炮膛不会过热。因为之前的那尊神威将军炮便有炮身过热,导致炮膛变形的缺点,那会导致火药和炮弹闷在里边,导致严重的炸膛事故。所以这一次需要未雨绸缪,以清水及时降温,并且可以冲洗掉炮膛内的杂质。

    十尊神威大炮的炮身上滋滋的冒着白气。装火药的士兵小心翼翼的将药囊填入药室之中。装弹的士兵将实心铁弹用干布巾擦的油光锃亮,无比温柔的放入炮膛之中,然后便跑开,捂耳,张嘴蹲下。之前这些全新选拔的炮手的配合还很生疏,还有些忙乱,互相配合的不默契。但随着一发又一发的炮弹的发射,他们的配合也熟练起来,对神威炮的轰鸣也似乎适应了,不想之前那么惊恐了。

    炮口的瞄准方位在城楼倒塌之后做了快速的微调,林觉给梁七下达了围绕着城门洞四周的城墙进行轰击的命令。林觉给标出了具体的位置,便在城门三个城门洞口上下左右数丈方圆之内。林觉甚至在三座城门洞口中间的丈许宽的隔绝的位置做了重点的标记。林觉的想法显然易见,三个城门拱洞之间的位置其实是重要的承重点。正因为担心拱洞会坍塌,所以才设计了三个城门拱洞的形状。跨度太大,拱形门洞承受不住上方的压力。而南熏门是汴梁南城最大的城门,车马人的流量巨大,又必须要保证城门的通畅,所以便设计城三道拱形门洞的样子。而中间的两道丈许宽的墙壁,其实便是极为重要的支撑点。林觉便是要轰塌城门拱洞的支撑点。

    当然,这种要求对梁七而言也许过于苛刻,毕竟神威将军炮虽有简易的瞄准标尺,但是误差却很大。要想在里许范围内集中中间的拱洞之间的墙壁,那便如射箭之人要百步穿杨一般。梁七和手下士兵接触神威大炮前后不过半个月时间,也没有让他们练习的机会,因为损耗不起,时间也不允许。却要他们完成如此高难度的任务,确实是太难了。但梁七此人精明之极,当初在桃花岛上,同去的众人基本上死的七七八八,梁七却能活着在崖下藏身,并且最终和林觉高慕青一起完成了一系列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足见此人绝非泛泛之辈。林觉让他掌管步军火器营,不仅仅因为他是绝对的心腹之人,也是因为梁七肯钻研琢磨,肯动脑子。今日实战之中,便是练兵。摸索神威将军炮的秉性,完成校对目标的重任便只能落在梁七身上。

    炮声隆隆,炮弹带着沉闷的呼啸声破空而去,开始时在城门拱洞上下四处开花,看似毫无规律和准头。但很快,炮弹便开始明显的集中在城门洞左近的位置命中了,林觉紧皱的眉头从这时候开始才舒展开来,他知道梁七他们已经找到了感觉了。一旦摸清每一尊神威将军炮的脾性,知道他们射出炮弹的偏差角度,则可调节炮口的角度,让误差缩减到最少。当一轮铁弹有三枚直接轰入了城门洞中的时候,林觉知道,击中中间的横隔墙便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炮神威炮不断轰击的当口,六千余名落雁军步兵也冲到了正对城门的护城河便。阮平的工兵营推着数十辆巨大的平板车,车上堆放着高达数丈的层层叠叠的木排。这正是他工兵营所设计的快速搭建浮桥的部件。

    城口上方六七十步的范围内一片废墟,早已没有任何守军存在。只有两侧城墙上的数十步距离内的守军的弓箭能够射到工兵营士兵身上。负责护卫的落雁军盾兵索性在两侧搭建起了雁行盾  阵,保护中间的工兵营士兵安全的进行搭建浮桥的行动。虽然守城方城墙上的箭塔以及高抛的劲箭和射程及远的床弩不断的射杀着落雁军的兵马,但是没有正面的密集火力的打击,落雁军工兵营的搭建浮桥的行动便无法被阻止。

    两辆大车被士兵们推到护城河边,然后平板车前方的车架被卸下,大车迅速的向前倾斜,车上的大型木排便顺势便如同折扇一般的从车上滑落水中,并且迅速的舒展打开。每一辆车上装载的都是十片用铰连相连的木排,宽约丈许。这样的木排在水上迅速扩展为长达二十步,宽达丈许的大型浮排。两辆大车上的浮排被迅速的铰连在一起,形成两丈宽二十步长的更为稳固的巨型木排。

    众多的工兵在岸边打桩快速将木排固定在岸边木桩上,两百多名士兵抬着巨大的铁锚在木排两侧进行锚固。木排迅速稳固位置之后,下一辆大车直接便推上了木排上,直奔木排前端卸货。木排再次延伸,以此类推,不断快速的将这条浮桥往前推进。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