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六五章 攻城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汴梁城南,南熏门外。落雁军马步兵十二万大军密密麻麻黑压压列阵。位于阵中位置,兵马留出的空地上,十座方圆五丈见方的土台不知何时垒就。土台上方,十尊神威将军炮正昂然架设其上,黑洞洞的硕大炮筒都正对着距离两里之外的汴梁南城的城门和城墙。

    此时此刻,中间一座炮台上的神威大炮的炮口正冒着浓郁的青黑色的烟雾。在神威炮周围的众人正将捂着耳朵的手挪开。整耳欲聋的发射的轰鸣声尚自在耳朵里回荡,远处,南熏门高大的城楼上,一团烟尘在全体落雁军将士的目光之下爆发开来。然后,城楼的一角开始垮塌,上面的守城兵马惊呼乱逃,慌张之极。

    “中了中了!好厉害,好厉害。一炮便将城楼一角轰塌半边。真是不可思议啊。”

    梁七兴奋的大叫着,欢喜的跳起身来,他飞奔下了土台直奔后方数十步外策马而立的林觉身边。

    “禀报大帅,一炮命中南熏门城门东侧角楼,直接给他娘的干塌了。哈哈哈哈。”梁七拱手大声叫道。

    林觉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喜悦,适才的发射的情形他也看到了,轰鸣之声惊天动地,发射时整个大地都像是抖了一抖。若非提前给人马准备了耳塞之物,这一下便能让人和战马而耳朵背过去气去。即便有了准备,巨响声此刻还是让众人的耳鼓嗡然作响。

    这一次其实是正式攻击前的试射,林觉适才亲自去了土台上调整炮口的角度,估算距离和标尺。若不是近距离的点炮太过危险,林觉都要亲自点燃这具有极大意义的攻城第一炮了。因为一旦炸膛周围的人变都将粉身碎骨,这些神威炮铸造出来之后便没有经过任何的测试便直接拉到了战场上,所以稳定性未知。正因为如此,所以梁七等人才坚决不同意大帅去点炮冒险。这第一炮的殊荣便落在了梁七的头上。果然,这一炮发射,撼天动地,威势着实惊人。林觉是用千里镜观察南熏楼的城楼的,所以看到的情形比远远用肉眼观之更为震撼。那枚实心炮弹是直接击破了城楼东侧角楼正面的墙壁,穿了进去。角楼墙壁垮塌的同时,里边的廊柱也在一瞬间根根断裂,造成了大面积的垮塌。那也就是说,炮弹是击穿了墙壁之后又连续击断了角楼的木柱支撑梁柱。这威力已经达到了林觉心目中希望达到的那种目的了。

    林觉大笑道:“好。神威将军大发神威,今日便要以雷霆之势破了汴梁城,让世人见识神威将军的威力。梁七听令!”

    “末将在!”梁七沉声拱手道。

    “命令所有神威将军炮即刻做好调试准备,目标城门城楼方向,等候我的命令便一起发射!”林觉喝道。

    “末将遵命!”梁七大喝着行礼,转身快步飞奔而去。

    “沈昙、马青山、孙万春听令!”林觉喝道。

    沈昙马青山孙万春三人策马而出,来到林觉面前拱手行礼。

    “你三人各率本部骑兵突前,做好冲锋准备。一旦城门城墙垮塌,骑兵即刻猛冲入城,不得给对手以堵截缺口的机会。记住,不惜一切代价打开缺口,迅速占领南城街市,完全打通通道。三位将军可明白么?”林觉喝道。

    “卑职等遵命!”沈昙马青山孙万春三人齐声喝道。若是在不久之前,有人对这三人下令说要他们用骑兵攻城的话,这三人定然大骂此人愚蠢。但此刻林觉下达了让他们率领骑兵突前准备冲锋的命令,三人却毫无异议。因为他们都已经目睹了神威大炮的威力,都被深深的震撼了。林元帅提出以神威大炮轰垮城门城墙打开缺口,骑兵冲锋入城的战术显然是有所依托的,他们都相信能做到这一点。

    沈昙马青山孙万春等人拨转马头,挥鞭飞驰而去。

    “马斌、卢义、穆不平、阮平听令。”林觉沉声再道。

    “莫将在!”马斌等人齐声大喝,躬身抱拳。

    “马斌卢义穆不平三人各率本部步兵,待骑兵冲入城池之中后,即刻跟进,支援骑兵兵马,占领南城街市,站稳脚跟之后再听号令。”

    “末将遵命!”马斌等三人高声喝道。

    “阮平,你率三千工兵,顶盾突前。城门将破之时,你必须将入城浮桥通道迅速搭建完毕。绝不可耽搁骑兵冲锋的时间。本帅给你的时间不多,你能做到么?”林觉喝道。

    阮平当年从北山大寨投靠落雁谷之后,受到林觉的重用。此人行事稳重,也有些头脑。当初在山寨中便被林觉任命为专司建造攻城的总指挥之职。落雁谷大坝的建造,以及落雁谷的开发和村落等大型工程的建造他都参与其中,拿出的意见也颇为林觉所欣赏。落雁军自从有了一窝蜂火箭筒之后,阮平便也成为了这种需要操作装配的火器指挥者,同时他也发挥了他善于建造的优势,积极为落雁军设计各种装备器械。现如今他是落雁军的步兵副指挥使,一窝蜂火器营的副指挥使,外加步军工兵营的指挥使。今日进攻汴梁城,不光是要打开城墙城门缺口,更要突破宽阔的汴梁护城河。骑兵突袭攻城的关键一步便是要抢先建立骑兵冲锋的通道,而这个重任只能由阮平担任。

    阮平哈哈笑道:“大帅放心便是,末将设计的快速铺设的滑动浮桥车还没派上用场呢,今日便要在汴梁城下大显手段。一炷香之内,若不能铺设浮桥供骑兵冲锋,阮平提头来见。”

    林觉点头喝道:“好,我也不要你的头,我只要你办好事儿。一炷香时间苛刻了些,我给你两炷香时间,且派三千盾兵保护你的工兵。你看如何?”

    阮平大笑道:“那更是没有话说了,大帅如此帮忙,若办不成这件事,阮平还要脸么?大帅,末将这便去准备了。”

    林觉点头道:“你们都可以去准备了。各位都要主意安全,还是那句话,既要打胜仗,还要活着。”

    马斌哈哈大笑道:“放心,我可还不想死呢,升官发财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马斌等人领命而去,林觉吁了口气,正要说话。身旁的孙大勇道:“大帅,那咱们呢?咱们去哪里?”

    高慕青也道:“是啊,咱们做什么?在后面干看着?”

    林觉沉声道:“你们跟我在控制住南城之后.进城,你们可不仅是保护我,你们还要保护皇上。皇上可是说了,他不愿留在城外干等,他要跟随进攻的将士一起进城。所以,你们哪儿也去不了,火器骑兵营所有亲卫、慕青冰儿你们都要肩负护卫之责。毕竟一旦攻城,混乱和危险无处不在,你们需要保护我和皇上。”

    林觉这么一说,高慕青白冰和孙大勇便也无话可说了。其实他们也都知道,林觉的脾气一向是冲锋在前的,这次为了皇上都愿意跟在后面,可见对安全是极为注重的。所以他们其实也责任重大,继续做好保护之责。

    诸事安排妥当,林觉抬眼看向十座高台上,一群群的士兵正忙碌的调教炮口,装填弹药,为发射做着准备。此刻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

    城头之上,那一炮轰然而来,轰塌了半边城楼角楼。守南熏门的一名禁军指挥使吓得当时便懵了。今日清晨,落雁军突然列阵于城下是,这名指挥使确实紧张了一会,但很快他便不以为然了。

    这段时间,对于城外落雁军迟迟不攻城的原因,守城兵马内部开过几次中高级军官的会议,猜测其原因。最终,有一名副将的话让所有人都茅塞顿开。那副将说,根据情报显示,落雁军中并无攻城器械,整个大军之中除了一些运送物资的大车之外,根本没有投石车云霄车这一类攻城器械,所以其实他们不是不想攻,而是根本没法攻城。攻城就是送死。

    这个说话很快便得到了证实。派出去侦察的斥候证实了对方营中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形,所以,那副官的话显然是对的。没有攻城器械的情形下,想要攻汴梁城?那简直痴心妄想。

    这几日,城中守军高层最为关心的便是对方的大军是否开始建造或者运送攻城器械而来。这已经成了对方是否会发动进攻的晴雨表。对方若要进攻,必先有攻城器械到位了才成。正因为如此,直到今天早晨,或者说确切到直到角楼被对方不明器械发射的炮弹轰塌半边之前,守军从上到下都不认为短期内落雁军会有攻城的可能。

    故而,守南熏门的这位副指挥使将对方马步兵陈兵城下,却没有半辆攻城器械出现在视野里的行为很快便失去了兴趣。他认为对方这是虚张声势,他们没有资格进攻的。陈玢等将军今日都在皇宫参与吕相的登基大典,落雁军或许只是以此来恶心人罢了。

    但是,这位副指挥使的不以为意被那撼天动地的一声巨响震碎,目睹了角楼被掀翻一大片的情形,他终于明白,对方不是在开玩笑,对方是真的要进攻了,而且手段是自己根本没有见识过的。

    “快!快去禀报陈指挥使和王指挥使袁指挥使他们,就说落雁军要发动攻城,请他们速速前来南城主持大局。快!快!”那位守城的副指挥使如是大叫道。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