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六十四章 此心此时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架神威将军炮矗立在面前,林觉以及身边的众人也都发出惊叹之声。以前没觉得这神威将军炮如何,现在站在着十尊庞然之物面前,让人心中感受到一种凛然尊崇之感。大炮无言,但其自有威严。

    林觉缓步登上其中一座大车,伸手在冰凉在炮管上轻轻摩挲,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踏实的感觉。这十尊神武大炮耗尽了山中储备的所有精铁,恐怕也即将耗尽所有的火药。但愿它们不会让自己失望,能够在攻城之战中表现出色。一旦神威将军炮在攻城之中表现优异,则对于落雁军而言,从此将成为一支攻城野战全能的兵马,将是一支真正无敌的军队。

    “大帅,这里边都是炮弹,请您查验。”梁七指着炮座之侧的一圈粗糙的原木打造的木箱道。

    林觉亲自动手撬开木箱上盖,里边的乱草之中,一个个黑乎乎的碗口大小的大铁球赫然在目。这些大铁球都用草垫割开存放,其目的便是防止在运输过程中相互碰撞而受损。影响炮弹的发射。

    林觉伸手取出一颗来托在手上,铁球沉甸甸的,约莫二三十斤的样子。外表光滑之极,显然都是经过细细的打磨过的。在短短数日之内,落雁军兵工厂中的老师傅们和伙计们显然付出了巨大的辛劳。无论是神威将军炮还是这些实心的炮弹,在铸造完成之后都需要细致的打磨炮膛和炮弹的外表,以保证二者的光滑无碍,保证大炮的发射安全。

    “一枚铁弹二十八斤,每尊神威将军炮配备四箱铁弹,共计八十枚。另有两百枚备用铁弹。落雁谷所储备的两万斤精铁和一万九千斤铁锭全部都用完了。”梁七沉声道。

    林觉缓缓点头,这确实是落雁谷中存有的最后的家当,全部就在眼前了。十尊神威大炮,一千枚实行铁弹,能否攻破京城的城墙,便看它们了。前提是,神威大炮能正常发射,能够按照自己设计的那般发挥威力。

    “盖上油布,围上栅栏,孙大勇,你亲自带人看守。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神威大炮存放之处。违者,杀无赦!”林觉沉声下令。

    孙大勇躬身喝道:“遵大帅之命。”

    林觉跳下大车来,快步走向大帐之中,头也不会的吩咐道:“召集全军将领前来大帐,商议攻城事宜。”

    “遵命!”几名亲卫齐声应诺,翻身上马,疾驰往各军营地而去。

    ……

    汴梁城中,昨日的那场闹剧之后,柳振邦在宰相府后宅跪了一个时辰,吕中天才召见了他。吕中天虽然很是恼怒,但他也明白此事必然是有人动了手脚。柳振邦终究是自己身边的心腹之人,自己不能在此时因为这种事儿责怪他。而且自己还需要柳振邦去为自己安排登基事宜。

    既然自己要登基为帝的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么其实也没什么好忌讳的。有人搅局,那说明对方是不愿见到自己登基为帝。对方越是这么干,自己便越要登基当皇帝。况且,现在吕中天心中的那团火已经被点燃,已经无法熄灭。所以,召见柳振邦之后,吕中天直言不讳的要求他即刻为自己准备登基大典,自己要立刻登基当皇帝。

    柳振邦立刻照办,在他的操办之下,文武官员轮番劝进,上奏劝进表。百姓们一波波的聚集在各处长街广场,热热闹闹的签万民劝进情愿书,造成满城都盼望吕相登基的声势。随后又发布了告示,宣称相国寺神愉之事是有人动了手脚,现已经查明是寺中几名僧众里通外敌所为。吕相已经重新祈求神愉,神明明示了吕相乃真龙天子云云。

    总之,柳振邦造了不小的声势,将那场闹剧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压制了下去。

    同时,登基大典的事宜也紧锣密鼓的进行了起来。崇政殿前广场上搭建了祭拜天地的高台,皇宫大内开始张灯结彩,大街小巷也开始挂上喜庆的红灯笼。各种礼仪仪仗也都开始准备起来。按照吕中天的指示,不必太奢华,简朴而隆重便可。

    到了二更时分,吕中天同意了次日上午巳时登基的安排。于是满城开始敲锣宣布此事。大半夜里,百姓们都已经睡下了,却被满街的锣声惊醒。他们从被窝里爬起来,从门缝里窗棂旁侧着耳朵听到了明日吕中天要登基的消息。

    “孩儿他娘,吕宰相终于还是要登基了。”

    “管他的,登不登基跟我们有什么干系?孩儿他爹,睡吧。明日你还要被他们赶着去搬泥包,吕宰相登基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咱们还不是得过苦日子。”

    “是啊,跟咱们其实是一点关系没有。他们这些人今天这个当皇帝,明天那个当皇帝,都跟咱们没关系。咱们只得三餐温饱便是了。我只担心我们的孩儿,被他们拉到军中去守城,万一城外的落雁军知道吕中天登基的消息,还不得恼怒攻城么?我只担心孩儿的安危。他才十五岁啊,他能打什么仗啊。”

    “是啊,可是有什么法子呢?你怎么又提孩儿了?你这是教我这后半夜不能合眼了啊。”

    “对不住孩儿她娘,我不是故意的。你也不要担心了,又不是我一家这样,城里千万家不都是这样么?有的人家孩儿比我家狗儿还小呢。哎!这帮人打来打去的,何时是个头啊。活一天算一天吧。”

    “……”

    空落落的街道上锣声喧闹不休,红灯在风中摇晃着。在这样的夜晚,京城无数个家庭之中的百姓们都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消息而欣喜,都紧皱着眉头忧心忡忡,都彻夜难眠。

    天终于亮了,今日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天空碧蓝,万里无云,仲春的京城满城花团锦簇,空气里都带着花树的香味。今日注定是个好日子。

    一大早,大内崇政殿前便聚集了许多人。大批的殿前司侍卫戒备森严的广场之上,城中大小文武官员以及他们的家眷在天没亮的时候便赶到这里参与吕中天的登基大典。许多人平身第一次有机会进入大内之中,而且是参与如此重要的典礼,所以表现的极为兴奋和期盼。但大多数人表情呆滞,目光空洞,他们心里空落落的,沉甸甸的。他们当然不是因为郭氏江山为吕中天在今日公然篡夺而担心,他们担心的是自己的命运。城外大军虎视眈眈,自己这些人被迫跟吕中天绑在一起,现如今吕中天要登基了,矛盾再也无法调和了。一旦吕中天败了,自己这些人都活不成。汴梁城城池虽然坚固,城中这段时间兵马迅速扩充到了近二十万,似乎已经不用担心了,然而知道内情的官员都明白,这些不过都是假象而已。扩充的兵马都是强拉入伍的百姓,老幼参差,不过是充人数壮胆罢了。真正能战的兵马只有不到五六万人而已。唯一能够倚仗的怕便是汴梁坚固高大到连女真人都无法攻破的城池防御体系吧。近一段时间以来,更是每日都有数万人在城墙上加固修筑工事。那其实已经是最后能够依靠的屏障了。

    朝阳升起,照得皇宫大内红墙碧瓦飞檐楼阁宛如在画中一般的壮美。众人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都已经腰背有些酸麻,脚掌都有些发痛了。终于,从大庆殿高大的殿宇遮蔽的另一侧宫门方向,传来了隆隆的马蹄之声。

    然后,在大内御道通向崇政殿的入口处侍立的殿前司禁军侍卫们齐声发出了呐喊。

    “吕相驾到!”

    所有人都立刻转向入口方向,整衣正冠躬身相迎。但见那辆华贵的马车在四匹神骏的高头大马的牵引之下,在数百名鲜衣怒马的禁军侍卫的簇拥之下飞驰而来,停在广场中间。

    柳振邦躬身飞奔而去,崭新的官袍鼓着风,像是一只张开翅膀奔跑的鸭子一般。

    “臣柳振邦,恭请皇上移步大殿,行加冕登基之礼。”柳振邦在车旁跪下,声音洪亮的叫道。

    “臣等恭请皇上行加冕之礼。”所有人都纷纷跪地,齐声高呼。

    “咦嘻嘻,爹爹……哦不……父皇请下车吧。”下了马站在车旁的吕天赐嬉皮笑脸的低声说道。

    两名小内侍上前,一人打开车门,一人撩开车帘。吕中天的头缓缓的露了出来,华贵的冕旒下坠着的七彩宝石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辉,美轮美奂。然后露出的一身暗红色以金丝线绣着五爪金龙的龙袍。当他整个人站在地面上的时候,倒也是一个气度非凡,不怒自威的真龙天子的样子。人靠衣裳马靠鞍,怕是任何一个人穿上这身龙袍冠冕,便也有了一丝帝王的气度吧。

    “臣等……恭请……皇上……移步……大殿……行登基……加冕……之礼!”柳振邦扯着嗓子大声叫喊着,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紧张,他的喊叫声像是濒死之人的呐喊一般,喘息的声音像一只打呼噜的猫。

    吕中天脸上的皱纹都一根根的绽放成花,眼中光芒四射,喜悦无比。

    “诸位起身吧,进殿去吧。”吕中天沉声道,抬眼看了看高大的崇政殿的台阶,举步踏上红毯,缓缓拾阶而上。

    柳振邦等官员纷纷起身来,鱼贯跟在吕中天身后,踏上长长的阶梯,一步步走向红毯通向的敞开的崇政殿的殿门。两侧号角长鸣,丝竹之乐响起,气氛骤然间变得热烈而隆重起来。

    “轰隆!”一声不和谐的巨响从南城方向远远传来,像是天边的一道惊雷一般。即使相距遥远,却也照样震得耳鼓嗡然。

    吕中天诧异的停下了脚步,转身往南城方向看去,皱眉道:“那是什么?”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