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五七章 劝进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汴梁城中,吕中天的府邸后宅之中,吕中天神色阴郁的听完了柳振邦的禀报,半晌没有说话。

    柳振邦也不敢多言,只垂手在一旁站着。屋子里静的吓人,吕中天衰老的气管发出粗重的呼噜声,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将死之人正在努力的呼吸,似乎每一次呼吸都是他的最后一次呼吸一样艰难。

    “柳振邦,据你观察,郭昆和林觉他们会不会答应老夫的条件呢?虽然他们说三天后才能答复,但我想,林觉和郭昆的态度才是关键,其实他们大可不必征询属下的意见的。我怀疑,这是托辞。”吕中天缓缓开口道。

    柳振邦咳嗽一声,躬身说道:“吕相,下官有一种感觉。那郭昆和林觉之间似有嫌隙。林觉甚为强势,郭昆身为皇帝,却显得唯唯诺诺,似乎在看林觉的脸色行事。”

    吕中天抚须冷笑道:“果然如此,这也并不奇怪。那郭昆靠着林觉的辅佐才有今日,除了他皇族的身份之外,他什么也没有。落雁军是林觉的兵马,他当然得看林觉的脸色行事。嘿嘿,林觉啊林觉,你心里想什么,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还不是野心勃勃,将来那郭昆还不是你鼓掌之中的傀儡。老夫走过的路,你也要走。你有什么资格诋毁老夫?振邦,说下去。他们两人在这件事上的立场是否并不一致?”

    柳振邦点头道:“下官感觉的出来,郭昆虽然暴跳如雷,大骂不已,但其实他心里是想要答应下来的。他之所以发怒,恰恰是吕相的条件击中了他心中的软肋,所以他才如此恼怒。但那林觉便冷静的可怕。郭昆好说,那林觉却很难缠。我担心,事情要坏在林觉的手里。”

    吕中天轻轻叹息道:“是啊,这也正是老夫所担心的。根据你所说的这些情形,那林觉显然是完全主导郭昆的,郭昆只能听林觉的意见。然则,林觉对老夫恐怕没那么容易放下仇恨。所谓的三天之后答复,显然是缓兵之计罢了。老夫虽然不愿意,但也恐怕不得不承认,老夫的计策失算了。这一战恐怕很难避免了。”

    柳振邦轻声道:“这也是下官的判断。下官觉得,吕相还是早做打算,在此事上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

    吕中天冷笑道:“希望?老夫本就没抱太大希望,老夫和林觉之间的仇隙太大了,老夫早就知道他不肯放过老夫。我这么做只是抱着万中有一的想法罢了,万一那郭昆在落雁军中有些威望,万一他们会忌惮城池和京城百姓而同意老夫的条件呢?但现在看来,这些都没有发生。不过这也并不出乎老夫的意料之外,老夫虽然失望,却也没那么太失落。”

    柳振邦沉声安慰道:“吕相也不必完全失望,毕竟对方没有把话说死。三天时间,也许会有转机也未可知。那林觉虽然强势,但郭昆毕竟是皇上,他也不至于公开的跟郭昆反对。倘若郭昆执意要同意吕相的计划,恐怕事情还是有可能想着吕相希望的方向走的。”

    吕中天呵呵摇头道:“振邦啊,你可错了。他要答应,今日便答应了,为何要等三日?三日后和三日前有何区别?林觉这是给郭昆留面子,对我们也是缓兵之计。他是决意要攻城的。老夫不能抱着任何的幻想,现在老夫要做的便是抛弃一切杂念,准备和他们打一场恶仗。”

    柳振邦点头称是,迟疑片刻,终于还是将心中的疑问问出了口。

    “吕相,下官斗胆问一句,如果汴梁不保,吕相莫非当真要毁城么?当真要杀了城中百姓么?”

    吕中天一愣,旋即仰头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振邦啊,老夫觉得你是聪明人,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糊涂。杀百姓么?那对老夫有什么好处?老夫一旦那么做,汴梁城便不攻自破了,城中这百万百姓便会起来反抗,还用的着他们来攻么?你怎么这么糊涂?”

    柳振邦干笑两声忙道:“下官料想吕相也不会这么做,下官只是想确认这一点罢了。”

    吕中天呵呵笑道:“杀百姓是不可能的,不但不能杀,这时候反而要对百姓加倍的好才是。不过倘若汴梁守不住了,老夫也不能让林觉和郭昆好过。柳振邦,你替老夫想想,如何收拢城中百姓的心,让他们能够帮我们熬过这一关?”

    柳振邦想了想道:“下官倒有一个想法。下官从林觉口中听到了他说的一句话,他为了表示对吕相威胁要杀城中百姓的条件不在乎,说了一句‘汴梁百姓从贼不反,死有余辜。’。这话说的可不轻。下官想,咱们可以将林觉的这句话散布出去,告诉百姓们他们现在已经被落雁军当成是大周的叛贼,落雁军破城之时,便要对他们进行清算。这么一来,百姓们必然恐慌,也必然会全力助我们守城了。吕相再发发慈悲,分发也粮食物资缓解百姓们的饥饿和恐慌,老百姓们会更加的死心塌地。不知吕相以为如何?”

    吕中天缓缓点头道:“好,这个主意好。振邦,你即刻去办。若是百姓真心愿意守城,他们也未必能攻下汴梁来。就算守不住城池,咱们也给他们留个隐患。百姓们必然对林觉和郭昆怀有戒心,这百万百姓中哪怕只有一小半不服管束,汴梁城也将乱成一锅粥,这算是老夫留给他们的礼物吧。”

    柳振邦连连点头道:“对,城破了,他们进了汴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吕相,下官还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吕中天沉声道:“但说便是,有何不当讲的?”

    柳振邦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向吕中天磕起头来。吕中天皱眉道:“这是作甚?”

    柳振邦沉声道:“有件事下官早就想说了,但一直不敢开口。如今这个时候,下官觉得必须要说出来了。数月前,皇上下诏禅让皇位给吕相,天下人皆耳闻目睹。吕相出于忠君之心,迟迟没有登基即位。在下官看来这是一处败招。正因为吕相顾忌太多,没有尊旨即位,才让郭昆林觉钻了空子,提前宣布继承大周皇位。虽然郭昆的皇位名不正言不顺,但是在这种时候,天下人心浮动之时,无知之人自然是不辨真伪,只跟着皇帝走,而不管其皇位到底是否名正言顺。这让郭昆成为了大周百姓认为的皇帝,反而认为吕相是反贼了。吕相的顾虑反而造成了不良的后果。下官认为,此时此刻是时候拨乱反正了。吕相应该即刻奉诏登基为帝才是。一来,亮明态度,旗帜鲜明,正告天下百姓,郭昆皇位不正,吕相才是大周正统,先皇禅让的大周皇帝。二来,您登基之后,发布诏令,召集天下人马前来靖难,则有心帮咱们的地方兵马可以名正言顺的赶来救援。其三,新皇即位,气象一新,您可发布惠泽万民之诏,必可振奋人心。下官都想替您想好了,你可以大赦天下,可以下诏免天下百姓钱粮赋税,还可以给地方官员加官进爵收拢他们的心。如此,同之前我们对百姓披露林觉诋毁京城百姓之言并行,数管齐下,比将使局面变得更加的有利。起码可以振奋城中官员和军民的士气不是么?拿下官自己的感受而言,现在一个皇帝在城外,下官跟着的是吕相,给我的感觉便是我这个副相也似乎也名不正言不顺。由己推人,我感觉其他将军和大人们心里肯定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跟着的是吕相而不是皇上。做的不知是谁的官。但吕相只要一登基,则所有的一切便都名正言顺起来。做起事来也更加的有目的和奔头了。还请吕相三思此事,若觉得下官所言不差,便需即刻登基才是。”

    吕中天呆呆的站在那里,瞪着面前侃侃而言的柳振邦发愣。他没想到柳振邦居然说的是这件事,这让他惊讶之极。但是柳振邦的话却真正激起了吕中天心底里的欲望,这种欲望在这几个月里已经被压抑在心底不敢再拿出来想了。这数月来的失利,局面的大恶劣,让他称帝之心已经被压在心底最深处,因为实在不合时宜。他认为称帝的时机便在于大局已定之时,而不是局面恶劣之时。但柳振邦的话却燃起了自己心底的那堆快要熄灭的火焰。

    他倒不是认为柳振邦说的那些抱怨他错过时机的话是对的,而是此刻在他心里涌起了一个念头:此时若不登基称帝,这辈子便恐怕就再无机会了。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既然前途未卜,一片渺茫,何妨索性登基,起码自己也是做过皇帝了,也不至于到最后都抱憾。

    吕中天的这种心态就像此刻城中的那些抓紧时间纵情声色的将领和官员们一样,抱着过把瘾就死的末日心态,带着最后的疯狂的色彩。至于能否真如柳振邦所言的那样有扭转局面的作用,吕中天倒是并不以为然。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