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四八章 质疑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一早,绿舞迫不及待的前往探望伤情,来到医帐门前,见几位老医师正自坐在帐篷门前笑容满面的闲聊,便觉得心中稍安。果然,见绿舞前来,几名老医师见礼毕,便向绿舞禀报了好消息。

    “绿舞姑娘,林小将军和李校尉伤情稳定,一夜安稳。这一关过来,便基本上没有性命之忧了。现下只需徐徐用药,慢慢的调养,等他们恢复神智,能够正常进食的时候,以二位的体格,必将快速的康复。”一名老医师微笑说道。

    绿舞大喜过望,盈盈下拜道:“多谢几位老先生活命之恩,我替小虎向你们道谢。若无几位老先生神妙之术,怕是小虎和李校尉难以活命。待回山之后,再登门隆重道谢。”

    老医师们忙摆手谦逊,那说话的老医师笑道:“这可不敢当,医者仁心,本就是要医人疾痼,解人伤痛的。这些都是分内之事。我等都是落雁军中之人,更是应该为将士们解除病痛。若非我们老朽年迈,都应该随军出征,尽一番绵薄之力的才是。绿舞姑娘这般客气,我等可担当不起啊。”

    “当得起的,当得起的。我可否探望探望?”绿舞连连说道。

    老医师们忙将绿舞请进帐篷里,帐篷里依旧弥漫着药水的气味,林虎和李大鹏一东一西躺在两侧病榻之上,身上的包扎之物重新换了一遍。应该是重新用药了。绿舞走到林虎的病榻前,林虎虽然头发烧光了,面庞和头皮上的烧伤之处敷着药,包扎的只露出半个脸来,样子着实有些吓人。但是他已经面色红润,呼吸平稳,口鼻之处已经没有污秽之物渗出。整个人和之前被救回来的样子已经判若两人了。

    “小虎,谢天谢地,你终于挺过来了。这可太好了。快快好起来吧,你夫人即将临盆了,你可莫错过了这件大事。知道么?”绿舞轻声说道。

    林虎眼皮抖了两抖,似乎有所反应。绿舞大喜,盯着看了一会,发现林虎并未醒来,不觉有些失望。

    “姑娘,不必担心。该醒来时自然醒来,强行唤醒,反而对伤势不利。”一名老医师在旁轻声道。

    绿舞点点头,又探望了校尉李大鹏的伤势,也是呼吸平顺,大有好转。至此,绿舞终于真正的放下心来。

    林虎和李大鹏伤势好转的消息很快传遍上下。林家众女和马斌等人自然是高兴之极。众人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的事情上来。马斌和高慕青召集军中将领会议,此刻才通报了山外的战况。众将士闻听女真五万大军在外边被歼灭大半些消息,惊讶半晌之后都大声欢呼起来。很快,这个消息便传遍全军,上上下下一片欢呼之声。这场艰苦的战斗终于以胜利而终结。七万大军被挡在隘口之下,被蚕食之后再被歼灭,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众人心中的骄傲和欢喜便别提了。

    晌午时分,高慕青下达了撤军回隘口的命令。大军于午前撤回隘口防守,以防山中女真败军突围。林虎和李大鹏则被护送前往落雁谷中治疗。鉴于大局已定,林家众女除了高慕青和白冰之外也尽数回山。

    正如马斌和高慕青所预料的那样,败退进山中的上万女真士兵藏匿于山中数日,但终因所携干粮消耗殆尽,饿了两日后不得不铤而走险,他们有的想乘天黑偷偷逃出去,但孙万春的骑兵昼夜在山外看守,所有想逃出去的女真士兵无一得以逃脱。尽数被孙万春的骑兵诛杀。

    雅鲁不花和阿里白逃进山里时手下其实只有两千余人,之后陆续有女真士兵找到他们回合,渐渐聚拢了有四千多士兵。众人在山里实在饿得受不了,他们知道投降是没有好结果的,于是不得不决定冒险突围。某日夜晚,天空星月无光,四下里漆黑一片。三更过后,雅鲁不花和阿里白率领四千女真兵马从北侧山谷摸了出来。他们发现居然没有被发现踪迹,于是拼命的往北边的旷野里逃走。然而,他们刚刚跳出数里,四下里便喊杀之声四起,大批的骑兵举着火把掩杀过来。雅鲁不花和阿里白这才明白对方是在守株待兔。他们忙掉头往山里跑,却发现一支骑兵截断了后路。孙万春就是不想被他们再逃回山里,所以才放他们离开山地数里之地再发动攻击,同时派出兵马截断他们回山的道路。

    雅鲁不花和阿里白穷途末路,无处可逃。眼见对方毫不留情,连投降的士兵也都无情斩杀,雅鲁不花和阿里白知道活命无望,投降无用。两人躲在一处沟壑之中犹豫良久,眼见对方举着火把一路搜索而来,不得不举刀自裁。

    至此,女真七万大军试图攻伏牛山,抄落雁军老窝的计划彻底失败。六万女真主力骑兵,外加一万吕中天手下的骑兵尽数被歼灭。此战一举以落雁军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后世大周《国朝史略》之中将此战命名为方城山之战,史官对其作出了如此的评价:林元帅利用女真人急于成败之心,设下牢笼之计,诱其自入瓮中。女真大首领完颜阿古大自诩才智天下无双,以为识破计谋,行将计就计之策。却不料聪明反被聪明误,正中林元帅计谋。七万大军全军覆灭,左膀右臂尽数被斩,至此败局已成。方城山之战乃国朝复兴之转折之战,虽林元帅率落雁禁军并未直接参战,但以一人之谋而定全局者,非林觉莫属。此之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矣。

    ……

    十里之上已经春意盎然,绿树成荫,草木茂盛,逐渐显现出踏青胜地的风貌来。但是对于被困在这里落雁大军而言,却渡过了一段煎熬的日子。前端时间的一场清明雨倒是解决了饮水的问题,但是紧接着粮食紧缺的问题随之而来。原本林觉估摸着六七天的时间局面将定,所以没有采取节粮之策,但是随着时间的一天天的临近,围困的女真大军依旧没有撤退的迹象。而远在伏牛山的战事的结果也杳无音信,不知胜负如何。

    将士们的心情有些浮躁,军中粮食逐渐耗尽,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谁都知道军中一旦断粮会是怎样的结果。哪怕是落雁军这样的训练有素的兵马,一旦陷入断粮的窘境也将面临崩溃。意志和精神最终将屈服于物质之下,没饭吃,什么都是假的。

    郭昆坐不住了,他见林觉每日似乎并不焦急的样子,还有闲心在绿树之中游玩,还在关注某处几株新枝发芽,几颗花树开始打了花骨朵这些事情,完全没在意军中的危机,他真的坐不住了。虽然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再去干涉林觉的事情,但此刻他还是不能不关注。

    于是他跑来找林觉,询问他到底有何对策。林觉看了他半晌,终于下令召集众将前来商议。

    “林觉,你就跟朕说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眼看粮食耗尽了,围困之敌还没有动静。伏牛山那边的战事也不知道结果。大伙儿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你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朕知道你行事有分寸,也知道你自有主张,但这一次真的让人担心的很。你莫怪朕来问你这些,朕不想干涉你的军务,但眼下确实让人揪心。如果说当真事情的进展没有你预料的那么顺利,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会有什么想法。但只根据目前情形做出对策便是。”

    当着众将和众官员的面,郭昆说出了这段话来。这段话听起来似乎很谦逊,作为一个皇帝跟臣子这么说话,那已经是极为客气和尊敬了。但是,包括林觉在内的很多人都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郭昆此言的重点其实是想说‘你不要死要面子故作镇定,事情超出了你的计划这是事实,你该积极面对,赶紧想办法解决才是。’。

    说白了,这其实是对林觉前番计划的否定和怀疑,对林觉的一种指责。

    林觉岂会听不出他的话中之意,心中冷笑不已。郭昆才智不足,对自己是越发的不信任了,自己和他之间确实已经隔阂不小,自己很难跟他如之前那般的推心置腹了。郭昆这番隐晦的指责,林觉决定毫不留情的给他扇回去。

    “皇上,诸位将军,诸位大人。我知道你们一个个心急如焚,很多人都想来找我询问,只是出于对我的尊重而没有来询问,怕落了我的颜面罢了。我林觉又不是聋子瞎子,岂会不知你们心中所想。甚至有人已经开始打算突围的事情了,我都知道。哎,你们啊,叫我怎么说呢。”林觉沉声开口道。

    众人怔怔的看着林觉,听出了林觉话语中的一丝落寞之意。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你们若觉得我林觉无能,不配领军,不配作你们的统率,那么我可以立刻让贤。我林觉不是贪恋权位之人,那些东西对我而言如浮云一般。我根本不在乎。更不会因为怕丢脸而假作淡定。这一点我希望你们都明白。”林觉的语气冷冽了起来。

    “林元帅何出此言?”

    “谁说什么怪话了?林元帅不配当我们的统帅,那么谁配?”

    “军师,你万万不要这么想,除了你,谁能统率落雁军?”

    众人闻言惊愕不已,纷纷说道。

    “啪!”林觉冷哼一声,猛然伸手在桌案上一拍,满脸怒容的站起身来喝道:“既然你们都说这样的话,便是认我林觉是落雁军的统帅了。然则我的命令你们又生出怀疑,我的安排你们又满腹疑窦,又对我的计划没有信心,那又是为何?我落雁军中何时有了这种规矩了?对军令可以质疑?可以私下里质疑上官,胡言乱语了?我告诉你们,只要我林觉尚是落雁军的统帅,便绝不允许你们这么做。此风不可长!都给我好好的反省反省,什么时候,我落雁军军纪败坏到这种地步了?简直荒谬!”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林大人很少发火,也很少说出这么重的话来。看来他是真的恼了。

    郭昆脸上通红,呆呆坐在那里,他听得出,林觉的话正是对他的回击。就像一个大嘴巴子扇在他的脸上,让他觉得尴尬无比。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