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四三章 自责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火已经扩散到周围数座山丘,起火的官道左近的草木已经燃烧殆尽。但是即便如此,依旧热浪灼烧,无法接近。这也是为何雅鲁不花等人不肯等待大火熄灭再离开的原因。除非老天下雨或者有人为降温的手段,否则大火之后的山石灼热滚烫,起码还得一天时间才能让人马通行。

    此刻马斌便遇到了难题,他们根本无法从官道前往方城山隘口。人马靠近起火的山谷百步之外便能感觉到大地的灼热。再往前数十步,地面的滚烫的砂石便让人脚和马蹄烫的不能落足了。

    无奈之下,马斌只好命人马退后,找了一处上风处的裸露山坡让人马歇息停留。他自己则登上那座山丘顶端往官道延伸的方向眺望。目力所及之处,烟尘尚未完全散去,热力灼烧的空气变得扭曲蒸腾,看上去前方的山丘景物都已经变形。马斌用千里镜仔细观望,终于有所收获。

    数里之外,大火隔绝的官道的那一头,似乎有白色的烟腾起。一开始马斌还以为是大火的余烬升腾的烟尘,但很快他便看到了烟尘之中有不少人影在官道上晃动。马斌细看,发现那些人正推着大车沿着官道往前走,走几步便将车上的木桶中的水倾覆在地面上。一股股的白气便蒸腾而起。马斌这才明白,原来那不是余烬生出的烟尘,而是有人在用水给地面降温,往官道深处推进。

    马斌略一思忖,从怀中取出焰火弹射上天空。不久后,远处一枚绿色焰火弹也在空中爆裂给予回应。马斌大喜,知道对面正是落雁军的兵马。

    对面确实是落雁军兵马。昨日女真兵马撤离之后,高慕青为了稳妥起见并未冒然追赶。稳守隘口才是她要做的事情,所以她第一时间没有下令追击。山丘大火封锁了敌军的去路,对方舍弃马匹翻山而走,高慕青也不可能让落雁军翻山越岭的去追击,那是愚蠢的行为。

    傍晚时分,跟随林虎前往阻击女真人的校尉王怀带着十余名士兵回到了隘口。正急切想知道林虎他们的安危这高慕青喜出望外,忙命人带王怀等人前来禀报。王怀等十余名士兵浑身上下的盔甲衣衫被荆棘藤蔓割的一片片的,像是乞丐一般衣衫不整。他们来到高慕青面前,高慕青尚未问话,王怀便放声痛哭起来。

    “高将军,林小将军他们……他们没了……全没了……”

    高慕青惊愕嗔目,差点晕过去。大火一起,高慕青便极为担心林虎等人的安危。心中隐隐觉得甚为不安,可是又鞭长莫及。现在听王怀这么一哭,高慕青脑子里嗡嗡作响,心中冰凉。

    “到底发生了什么?快说。”高慕青脸色煞白,娇声斥道。

    王怀流着眼泪将林虎带着一千名兄弟这两日的所有行动都禀报了一遍。末了抹着眼泪道:“我们几个奉命去官道点火,火势起来之后迅速蔓延开来,我们本打算去林子里接应林小将军,但是大风已经将树林全部点燃。然后我们看到女真人全部撤离那片林子,整个林子被大火完全吞没,我们没有看到林小将军和任何一位兄弟活着出来。这么大的火……那必是……必是……无法逃脱了。上千兄弟还有林小将军李校尉他们都没了。我们……本当也一起死的,但是我们必须要将这消息禀报回来才能去死。所以我们便从南边的山丘绕过火头赶了回来。大寨主,我等有罪,没能保护好林小将军,我们一千名兄弟本该同生共死的。请大寨主赐我们一死,我们丢了兄弟们自己活着,有何意味?”

    高慕青咬着下唇怔怔无语半晌,吁了口气轻声道:“王校尉莫要自责,那种情形之下你们别无选择。回来禀报是对的。你们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只可惜……只可惜了林虎将军李校尉和那么多的弟兄们了。那种情形之下……他们也别无选择。”

    王怀伏地痛哭不已,真心的感到自责。

    高慕青沉思半晌问道:“我有一事不明,你们既然定下放火拦阻之策,为何不在前方坡道发动时便派人手放火?来个双管齐下?为何会被对方逼迫包围在林子里?”

    王怀擦了眼泪沉声道:“回禀高将军,林小将军的本意是不用大火封路之策的。他跟我们说的很清楚,大火封锁敌军去路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若是能以泥石堵塞山道,阻止对方撤离是上策。林小将军说,以大火封锁去路固然可以让女真人无法通行,但是那其实不光是对女真人有封锁的作用,对我们赶到的援军也同样是一种封锁。里边的人固然出不去,外边的人也同样进不来。如果大火燃烧之时援军抵达,反而被大火困在外边进不来。届时围歼计划败露,反而会让女真人殊死一搏,选择死攻方城山隘口破局突围。林小将军说,那样的话是很危险的。他说,女真人具备攻上隘口的实力,他们只是因为还有撤退的希望而不会去拼死进攻。倘若知道后路已绝,我们的援军抵达,他们要面临被围歼的命运后,女真人便会狗急跳墙拼死进攻。小将军说他不能逼得女真人狗急跳墙,因为隘口上有林大帅的家人在,他要确保她们不会受到伤害,也要确保隘口的安全和整个计划的顺利。只是到后来,泥石堵塞的山道被打通了,援军还没到。眼看女真人就要跑了,林小将军才在最后一刻命我们搬运柴薪堵塞官道点火拒敌的。那也是最后的选择了。”

    高慕青闻言,眼中泪水盈盈。喃喃道:“小虎,你确实长大了,考虑的如此周祥,为了整个计划的实施,为了我和你叔叔的家眷的安全,最后一刻才选择放火的办法。你本可以轻松逃离的呀。你怎么这么傻?”

    王怀抬头正色道:“高将军,小将军不是傻,小将军这是一切为了大局着想,这是至诚至义之举。我王怀虽跟随小将军不足数日,但我对他已经钦佩之极。”

    高慕青点头道:“你说的对,他不是傻,他其实什么都明白,那是他的选择。王校尉,你们且下去歇息,不要自责。你们做的很好。之后我们再谈。我现在……心乱如麻,需要好好的想想。”

    王怀躬身行礼,和十余名幸存的士兵被人带着退下。

    高慕青枯立片刻,起身下山前往隘口北边的营地里。林虎的消息她必须要告诉众人。她现在自己已经拿不出主意了。林虎和夫君之间的关系不言而喻,自己让他去执行如此重要而危险的任务,本来就不太妥当。现在林虎战死了,夫君那里自己如何交代?想到这些,高慕青当真是心乱如麻。

    落雁军营地里,当高慕青脸色煞白的告知林家众女关于林虎等人的最新的消息之时,林家众女都惊愕的目瞪口呆,如泥塑木雕一般。种种迹象表明,林虎怕是凶多吉少了。那样的大火众女可是都在山顶上看到了的。那两座山烧的通红的样子实在可怕,整个天空都似乎烧红了一般,人在那种火焰里还能活么?

    绿舞脸色煞白,差点晕过去。身旁的芊芊忙将她扶住。绿舞眼泪扑簌簌的落下来,哭出了声。她这一哭,高慕青更加的不知所措,她知道绿舞和林虎的感情,那可是胜过亲姐弟的感情,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雨,听到这个消息岂能不崩溃?

    “这件事……我负全责。是我同意小虎去的,夫君那里我自承担。要杀要剐要偿命我都毫无怨言。一切……都是我的错。绿舞妹子,对不起。”高慕青颤声道。

    绿舞抹了眼泪忙摇头道:“慕青姐姐万万不要这么说,这怎是你的错?情形我们都知晓。慕青姐姐此次领军拒敌,是军中主帅。慢说是小虎自己请战,便是慕青姐姐指派他去,他也责无旁贷。小虎的命是命,其他人的命也是命。我落雁军士兵也阵亡了那么多人,人人都有父母妻儿,小虎也不比人特殊些。夫君也绝不会怪你的,夫君说过,生于此乱世之中,随时可能死于非命。落雁军既然起兵,便随时可能战死疆场。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姐姐千万莫要自责。我只是太伤心罢了。毕竟小虎是我看着长大的。”

    小郡主等众女也纷纷劝慰高慕青,她们都知道高慕青此刻心理压力巨大。高慕青心中稍慰,但自责之心却没有丝毫的减少。

    “各位,咱们现在只是猜测,未必便如你们所想的那般呢,也许小虎吉人天相,未必便出事了呢。”方浣秋忽然道。

    众人一怔,心中觉得有些道理,但也只那么一瞬间便觉得希望破灭。方浣秋的话怕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无论如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是么?咱们总要证实一番。就算小虎不幸,咱们也要找到尸首对不对?”方浣秋又道。

    “说的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得证实才是。夫君那里也好交代。至于慕青你,大可不必自责。夫君是豁达明理之人,这件事也完全不是你的错。夫君若是怪你,我第一个不答应。我敢担保,夫君绝不会怪你。”小郡主道。

    高慕青轻轻点头,心道:“夫君或许不怪我,但我自己会责怪我自己啊。”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