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四二章 一雪前耻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雅鲁不花和阿里白率领五万余女真兵马翻越了二十余座山丘,在树林荆棘之中蹚出了一条血路,在傍晚时分终于出了这片山丘纵横之地。说是蹚出一条血路那可并不夸张,这一带的山丘虽然并不高大,但是山坡山谷中的树木荆棘可不少。因为临近伏牛山的势力范围,所以罕有人迹来此,一年又一年,山上树木繁密荆棘丛生,层层叠叠,密不透风。

    女真士兵们虽然在长白山的深山老林之中生活狩猎过,但北地的长白山跟南方这种山地可大不相同。气候的不同导致山林之中的草木荆棘的繁密程度也不同。长白山的山林里的荆棘刺藤可没有南方这种山地里的茂密肥硕。女真士兵们吃尽了苦头,虽然以弯刀披开道路,但也一个个被折磨的衣衫支离破碎,身上血迹斑斑,精疲力竭。

    终于穿越了这片鬼地方,走出谷地置身于稍微平缓的旷野之中时,女真大军上下都长长的松了口气。虽然代价巨大,但起码他们活着出来了,能活着比什么都好。

    雅鲁不花和阿里白也心情大好,两个人甚至有心情开起了玩笑。

    “他娘的,这鬼地方。待大首领夺了大周的天下登基为帝的时候,我必要请大首领将这片山丘之地赏给我。”雅鲁不花啐了一口浓痰道。

    阿里白大大的喝了一口清水,擦着额头上的热汗笑道:“怎么?大将军倒是喜欢上这片山丘之地了?还没受够么?”

    “呸!喜欢?我可不是因为喜欢。要是大首领将这里赏给了我,我便命人将这片山丘上的所有树木荆棘藤蔓野草全是烧的干干净净,以泄我心头之愤。不仅要烧了,而且要连根都刨了。他娘的,可折腾死我了。我两条腿上划了无数的血痕,老子上战场打仗都没这么惨过。”雅鲁不花道。

    阿里白哈哈大笑,原来雅鲁不花是恨极了这里,而不是喜欢上了这里。

    无论如何,兵马全员安全撤出,这是值得高兴之事。两人调侃了几句,便即刻下令整军往数十里外的叶县进发。进入叶县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五万兵马迅速整顿队伍,朝着东北方向的叶县行去,没有人愿意回头看那山丘之地一眼,因为那里都是不美好的回忆。所有人心里想的便是赶紧抵达叶县县城,好好的歇息一夜,再做计较。

    五万大军脚上生风一般行进的极快,很快便行了数里之地。旷野之中暮色四合,但晚风和暖,吹在人身上温煦舒适。女真大军上下心情都很好,一边走一边笑语欢声情绪热烈。

    然而,变故在陡然中发生,暮色沉沉的旷野尽头,无数的黑点伴随着隆隆的宛如闷雷般的声音而来。女真士兵第一时间便意识到情形不妙,因为他们都熟悉那隆隆之声。那正是大队骑兵冲锋的马蹄声,踩踏在大地上宛如雷声滚滚。他们自己便是骑兵,更是对此无比的熟悉。

    雅鲁不花和阿里白看到和听到这一切的时候,两个人惊愕的互相对视,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极度的惊恐。这冒出来的骑兵绝非是什么好事,几乎可以肯定,那是敌人的援军来了,而且是骑兵大军。很快,对方骑兵冲锋而来的喊杀声便证实了一切,那些都是敌军。

    “完了!”雅鲁不花喃喃道。

    阿里白嗓子眼干巴巴的,艰难的咽了口吐沫,低声道:“大将军,只能硬拼了。”

    雅鲁不花呆呆的看着阿里白道:“我们是步兵啊,怎么拼的过啊。”

    阿里白咬着牙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除了拼命,我们还能怎么办?早知现在,大将军为何不听我的建议回头攻击山隘呢?那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雅鲁不花后悔欲死,无言以对。

    战斗在暮色之中打响,一直持续到新月中天之时。骑兵对步兵本就是碾压的态势,除非对方占据有利地形,并有适当的阵型和器械以及大量而密集的远程攻击武器才可能抵挡。但这只女真大军什么都丢的干干净净,更是在毫无遮掩的旷野之中,又是在士气极为低落之时,根本无力应付骑兵的冲击。

    马斌和孙万春率领的三万骑兵分为三队,从正面和两翼冲入女真大军之中,将他们的阵型快速分割,然后穿插冲击,势如破竹。女真士兵但凡还有一点心气,以五万多兵马还是能够给对方三万骑兵带来不小的伤亡的。可惜的是,他们刚刚走出让他们疲惫不堪的山野,正为逃出生天而开心,便遭遇对方大股骑兵的攻击,早已心气全无。他们自己也知道步兵对骑兵作战根本没有胜算,何况对方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数万大队骑兵,更是根本连打都不想打。所有人都想着能尽快逃离这里,整个女真大军甚至没有组织起像样的反击,便全军崩溃,四散而逃。

    整个战斗基本上是碾压式的追杀,旷野之上,女真士兵鬼哭狼嚎到处逃窜,西北军骑兵策马四处追杀,惨叫声响彻旷野。

    雅鲁不花和阿里白在战斗一开始便知道必败,他们选择了往西边的山丘里跑。讽刺的是,那里本是他们最不愿待的地方,但是现在却是他们最渴望回到的地方。马斌率领五千骑兵一路追杀,雅鲁不花和阿里白带着上万女真士兵一路败逃,被马斌率领的兵马斩杀大半,但最终雅鲁不花和阿里白带着两千余名女真士兵冲进钻进了山丘之中。马斌这才命令停止追击,毕竟夜色昏暗,山中地形复杂,马儿进不去,步行进去追击更不是明智的选择,只能暂且放他们一马。

    战斗在二更时分结束,方圆六七里的旷野上连空气都弥漫着血腥味,西北军士兵的满腔仇恨和屈辱在今日得以尽情的释放。本来对方的兵马大批的选择了投降,但是红了眼的西北军士兵根本不管这些,他们无情的屠戮着女真士兵,不管你是否投降,不管你是否已经丢下的武器求饶,长刀起落,人头血肉滚滚,杀的天昏地暗。

    到战斗结束之时,五万余女真士兵被杀了四万多人,除了千余人从各处旷野之地逃走之外,尚有万余人逃回了西边的山地里。那里倒是他们此刻最佳的藏匿之所。

    马斌和孙万春收拢兵马,在山地外围临时扎营休整。西北军骑兵阵亡不超过三千人,另有三千人受伤,即便如此,这也是一场完全的胜利。

    孙万春兴奋不已,终于能一雪西北军之耻,为袁振乾报了仇,为阵亡的西北军将士报了仇,并且是以如此酣畅淋漓的方式报仇,怎不叫孙万春开心不已。

    马斌也很高兴,但他保持着冷静。他建议孙万春派出兵马封锁山丘外围,以防逃入山中的女真人夜里偷偷摸摸的逃走。据说女真大军的两名重要的将领,完颜阿古大的左膀右臂就在这里,务必要将他们擒获格杀,才算是完成最终的歼灭。孙万春完全赞同,当即抽调兵马派驻各处山口封锁。

    一夜过去,次日天明,朝阳初升之时,战场上的惨状才真真切切的呈现在众人面前。连西北军将士们自己也不敢相信,昨日竟然完成了如此的一场大胜,疯狂的杀戮了那么多的女真兵马。那些可都是真正的女真士兵,都是传说中极为强悍的兵马,却不知为何如此的不堪一击。

    更多的疑问萦绕在众人的心头等待解答。比如说女真人明明是骑兵兵马,为何都成了步兵,数万匹座骑都不知去哪里了?他们应该在方城山隘口作战,就算撤离,也该从官道撤出,怎地一个个从山丘山坡之间冒出来,被自己的兵马兜了个正着?到底隘口处发生了什么事情?高慕青率领的落雁军现在如何了?

    这些疑问都需要得到解答。马斌自然是最为迫切想知道答案的人。在和孙万春商议之后,两人一致决定,由马斌率五千骑兵去方城山隘口和高慕青汇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孙万春率领其余的两万余骑兵在此打扫战场,一边休整一边封锁各处山口,以防逃入山丘之中的女真将领和士兵突围而出。

    这之后,马斌在辰时时分动身,沿着官道往方城山隘口进发。之所以要率领五千兵马进山,倒不是觉得方城山隘口还有什么战事,而是提防昨夜逃入山中的女真人人。虽然可以肯定这些女真人没有胆量出来主动进攻,但马斌还是小心戒备,以防万一,免得被女真人钻了空子。他可不想这时候出什么漏子。

    中午时分,当马斌抵达依旧在燃烧大火的那处官道山谷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完全猜到了发生了怎样的情形。这起火的位置正在官道上,大火明显是为了封锁女真人的行军通道。女真人为何弃马翻山而走的答案也已经呼之欲出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