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三一章 崩塌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手雷准备,目标,前方石梁凹槽。一颗不留!”高松林大吼着下达了命令。

    数百名投掷手虽然不明其意,但落雁军军纪严明,士兵们遵守聚军纪毫不含糊,就算是下令往刀山上爬,往火海中跳,那也必须要照办。

    叮叮当当一阵响声,成百上千颗冒着青烟的甜瓜手雷滚落在山梁旁边的沟壑之中。下一刻,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山坡下方二十步外的一排泥石和烟柱冲天而起,烟尘弥漫,石块散落如雨。

    山坡上的落雁军守军而耳朵都嗡嗡作响,被震的几乎要聋了。因为距离太近,飞溅的碎石和烟尘甚至波及到山坡上方工事里的落雁军守军。若非有矮墙工事作为庇护,怕是要出大事。好在所有人缩在工事墙后躲避纷落的石块雨,这才没有造成大量的兵士受伤。饶是如此,还是有很多落雁军兵士耳鼻被震得出血,被石块砸伤了上百人。

    山梁下方数十步外进攻的女真士兵也被震的发蒙,但是那些手雷并没有落在他们当中,这让他们觉得甚是诧异。上方腾起的烟幕遮蔽了视线,他们也弄不清情形,看起来倒像是山坡上对手的工事发生了大爆炸。

    “他们自己炸了自己么?”很多人心里这么想着,很是惊喜和奇怪。

    烟尘慢慢散去,高松林从工事后抬起头来,愣愣的看着下方山梁处升腾的黑烟之处,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高松林傻眼了。自己最担心的情形出现了,冒险的尝试成了一场笑话?自己白白的消耗了剩下的一千多颗甜瓜手雷,却没杀伤一名敌人?这不是个天大的笑话么?自己也太蠢了,怎么就昏了头想去冒这样的险?自己怕是要以死谢罪了。

    高松林心乱如麻,心情沮丧之极。所有的落雁军守军也都傻了眼,高将军莫非是中了邪,怎么下达了这样的命令?这下好了,最后的强力杀敌的火器没了,只能肉搏了。高将军在搞什么鬼?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若非高松林是军中元老级人物,颇受人尊敬的话,怕是都要怀疑他是故意通敌,故意消耗己方的火器帮敌人的忙了。

    高松林红着眼,嘴唇咬出血来。他抽出腰间贪狼长刀,一言不发。他决定了,自己要以实际行动去洗刷自己的耻辱,一会自己将亲自杀敌,不死不回头。否则,自己无法恕罪。

    “轰!”下方山梁下突然又一颗手雷发出了迟来的爆炸。那是一颗引信捻的过紧,燃烧的有些缓慢的手雷。好巧不巧的是,它正好卡在一处石缝里,其他手雷爆炸的时候,它并没有受到波及,只在那石缝里缓慢的燃尽了引信,此刻才爆响。

    随着这一声爆炸,山坡上下的敌我双方的兵马突然都感觉到了山体开始微微的震动,然后他们听到了巨大的崩裂之声。紧接着,让人惊愕的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山坡下方的方才最后一声爆炸之处的一块巨大的岩石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解体崩溃。这块岩石本来还保持着完整,但其实它已经受损严重,即将崩裂。最后那颗爆响的手雷给骆驼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让它终于解体。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人触目惊心,随着那一块岩石的崩塌,左近山梁上的巨石也都纷纷开始崩塌。在不到十息时间里,便演变成一场大崩塌。

    本来是嶙峋岩石组成的一道山梁在被上千颗手雷轰炸之后本已经摇摇欲坠,只是尚未崩塌而已。此时此刻,牵一发而动全身,一块山梁巨石的奔溃便足以让受损的两侧紧跟着崩塌。那场面仿佛末日来临一般,山体抖动,地动山摇。

    无数的土石灌木矮树被裹挟其中奔腾而下,如同山洪爆发一般直扑山坡下方。烟尘滚滚,碎石纷飞,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地面的震动更加的剧烈。下方的女真兵马目睹整段山坡的崩塌,泥石滚滚而下的情形,一个个吓得惊叫出声。这种场面太过恐怖,人力根本无法抗衡,这种时候除了吓傻了的人之外,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得赶紧逃命了。

    “快逃啊。”有人发出一声惊恐的呐喊,下一刻,所有山坡上的女真士兵都掉头往山坡下方奔逃而去。即便是督战的将领和头目,此刻也加入了逃命的行列之中。因为他们知道,山体的崩溃和之前巨石滚落的情形不同,那是大面积的崩塌,会将所有人都掩埋在泥石之中。这种时候还想着逞强,无异于自寻死路。所以,逃命是唯一的选择。

    泥石滚滚而下,沿途带起更多的石块和杂物,很快便将大量的女真士兵追上掩埋,并且奔腾如瀑布一般继续往下,也继续裹挟更多的石块杂物,波及更大的面积。

    女真士兵们在山坡上翻滚着,大声尖叫着,魂飞魄散的奔逃着。身后跟着的是追逐而来滚滚的泥石流。很多人跑着跑着便被烟尘泥石吞没,被埋没在乱石尘土之中。惊恐的惨叫声响彻山野。

    西侧山坡上的女真兵马随着山坡的泥石崩塌也开始了大崩溃般的撤离。无数的女真士兵被吞没在泥石之中,死伤不计其数。

    对于女真人而言,万幸的是这并非整座山梁的崩塌,毕竟手雷的威力还是不足以将全部山梁岩石炸的松动,崩塌的影响面也只有不到三百步的宽度,只覆盖了西坡的中段。所以,两侧的大量兵马其实并未遭受泥石的威胁。但是这威势已经足够让他们惊魂,他们当然也担心自己上方的山体崩塌下来,所以也纷纷掉头往山坡下逃离。

    “撤兵,快撤兵!”

    山坡下督战的阿里白面色惨白惊恐,大声吼叫咒骂着,自己也拔脚往更远处撤走。

    泥石流狂.泄而下,一直冲到山坡下的草地上,余势冲出百余步,方才像是一头受伤的狂暴野兽倒在地上。四周弥漫着的烟尘遮天蔽日,久久不散。

    ……

    隘口上方,不久之前一场肉搏战正残酷的进行着。由于手雷的紧缺,在数百枚手雷用尽却未能阻止对方的进攻之势的情形下,高慕青和白冰率领隘口的九千兵马冲向了女真士兵,展开了血腥的肉搏。

    高慕青和白冰两人并肩联手,一个在空中轻盈的飞扑刺杀,一个在地面上挥剑砍杀,两女的配合倒是天衣无缝。两人冲在最前面,在女真士兵群中纵横来去,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当者无不披靡。女真士兵们开始还围攻她们,但后来见到两人杀来都忙不迭的躲避,不敢与之为敌。

    除了两女之外,其余的落雁军士兵却算是遇到了劲敌。本身留守山中的落雁军士兵便都是挑剩下来的士兵。不能说是老弱残兵,但在落雁军中却算不上精锐。再加上参战兵马中有一万是预备役团练兵马,比之正规的落雁军又次了不少。此次这一万兵马在战前被打散冲入正规军中,便是因为担心他们无法独当一面。所以高慕青和白冰身边的落雁军士兵中有两成左右都是更弱一些的团练兵马。他们初上战场,跟女真人交手明显不是对手。

    所以,女真人利用其肉搏的灵活在一开始便占据了主动,落雁军守军倒下无数,颇有完全不敌对手的趋势。若非高慕青和白冰两人如鬼魅般的穿插战场杀敌,起到了震慑的作用,怕是真有可能发生崩盘的局面。落雁军平日训练的三三之阵的作战阵型在隘口处也无法施展,因为阵型太密集,近两万人挤在隘口上方,这种肉搏完全看的是气势勇气和经验。前者不缺,但在经验上,落雁军还是欠缺了些。

    好在军中还是有骨干,落雁军这么长时间的训练和熏陶也不是白给,高慕青和白冰两人的武技也在此时起到了震慑敌人稳住局面的效果,所以整体战况呈现焦灼状态。双方死伤的人数都很多,都在咬紧牙关的支撑着。但对于落雁军而言,兑换兵力显然不是上策,因为对方的兵马远比己方要多得多。更何况高慕青心中忧心的还有两侧山坡的战况。

    西坡发生大爆炸的时候,隘口守军九千人已经死伤近半,白冰和高慕青已经浑身浴血,局面已经很是危急。巨大的爆炸声让交战的双方都有些发蒙。高慕青有些纳闷,西坡上的手雷这么扔,岂非一下子全没了。到了这么扔手雷的时候,怕也是到了局面紧迫的时候了。估摸着敌人已经摸到了山顶了。而雅鲁不花惊恐的是,对方这火器这么多,不知能不能攻上去,死伤不知多少。自己必须要突破隘口,也许不能指望两侧山坡的突破了。好在这里目前局面有利,胜利在望。

    然而,不久后,西坡上大地轰鸣震动,泥石横飞,烟尘蔽日的情形出现,让高慕青和雅鲁不花都不约而同的下令脱战住手。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