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二八章 强攻(续)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呼啸的乱石从山坡上滚滚而下。如同山坡上奔腾的数十条激流。所到之处,树木枝叶断折,岩石飞迸碎裂,烟尘滚滚而起。不仅是攻到山腰的女真兵马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打击,下方山坡上呈散兵阵型的兵士也没能幸免。泥石烟尘直冲而下,直到坡下数十步外的荒草地面上才停止了前冲之势。

    轰隆隆哗啦啦的碎石声慢慢的平息,烟尘慢慢的消散之后,山坡上石块奔腾之后的痕迹慢慢的显现。整个山坡像是被天神手持巨大的铁耙在山坡巴拉了一下,上百道耙痕宛然,其中的树木荒草灌木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只剩下被剥皮之后的裸露的山体。这场面当真是令人震撼之极。

    枝叶乱石之间,无数的女真士兵呻吟着像蚯蚓一般的拱出来,一边大声的咳嗽着,大口的喘息着,一边大声的呻吟着。凡是在泥石瀑布滚落的影响之内,宽度六七丈的范围之中的女真士兵都是头破血流筋断骨折。能拱出来的还算幸运,很多人被石块砸晕,此刻还埋在乱石泥土和杂树枝叶之下。除非有人现在立刻挖掘营救他们,否则他们必死无疑。然而这种时候,女真兵马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拯救他们,他们也注定要被活埋而死。相较而言,那些被巨石直接命中,处于路径中间直接被碾压而死女真士兵们还是幸运的,起码他们死的快速而没有痛苦。

    突入而来的打击让攻山的女真兵马死伤惨重且胆寒心裂,那些侥幸死里逃生的士兵们第一件事便是立刻掉头往山下跑。然而,这一回他们是没有退路的。

    滚石的威力虽震撼而强大,但是影响到的不过是山坡上的一小片面积罢了。大部分的女真士兵所在之处是不受落石影响的。数里宽的山坡所受的影响有限,乱石流之间尚有大片空隙之地的女真兵马丝毫没有受影响。他们只在适才那震撼的一幕发生时当了一回目瞪口呆的旁观者。绝大多数的攻山兵马只是受到了惊吓,但却毫发无损。

    “大将军有令,临阵脱逃者,死!畏惧不前者,死!都给我继续冲!”

    数十名女真将领们挥舞着弯刀在后方大声咆哮着。他们已经被下了死命令,除非大将军下令撤退,否则擅自后撤者当场砍杀。此刻,东西山坡之下,各有两千名督战队手持狼牙棒在后面虎视眈眈。谁敢退后,这些人便会毫不犹豫的用狼牙棒打碎他们的脑袋。除了这些督战队之外,每一层级都有专门督战之人,每名士兵的身后都有人时刻准备杀人,只要他们敢往回逃的话。

    数十名因为惊恐而往山下逃跑的女真士兵被毫不犹豫的砍杀在众兵士眼前。由此也让这些士兵明白了他们只有一条向上进攻之路。虽然心中恐惧和愤怒,但女真士兵们也不得不振作精神,他们转过身来,朝着山坡上继续冲锋而去。

    隘口下方,雅鲁不花亲自率领一万精锐兵士准备对隘口发动猛攻。雅鲁不花知道,隘口处其实是最关键之处。从地形上来看,隘口下的缓坡本身便是官道,地势平缓开阔,利于骑兵的冲锋。比之左右的山坡地形,这里其实更容易冲破对方的防线。只是被对方的三道铁刺阵所阻挡,所以昨日才没有成功。隘口是连接左右两座山坡上的敌军的枢纽,明显可以看出,山坡上的守军之间的调度是通过隘口位置进行的。如果能率先拿下隘口位置,便等于切断两侧山坡上敌军之间的联系,将对方兵马进行了分割。届时只要往任何一个方向进行包抄,都将能够完全将对手吃掉。

    但是问题在于,昨日失利之后,白天所做的努力也功亏一篑。昨天一晚上时间,落雁军必然已经将那些泥包和木排都清理的干干净净。那些地刺阵又裸露了出来,又将成为冲锋的障碍。所以,雅鲁不花昨晚一直在思考的便是如何再一次快速的突破铁刺阵的障碍,让手下的士兵能安全的冲到隘口上方,冲击敌人的防线。最终,手下一名将领向他提出了一个办法,雅鲁不花当即决定采用这个办法。

    两侧山坡上巨石滚滚而下的时候,雅鲁不花刚刚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山坡上发生的事情也让他心中惊惧不已,但并没有让他生出丝毫的退却之意。他立刻命人再次重申自己的进攻的死命令,同时也下令手下兵马开始沿着缓坡往隘口上冲锋。

    骑兵们冲到缓坡中段上,纷纷跳下马来,他们将阵型拉开,将马儿一排排的排好,面朝着隘口的方向。

    “准备!”有人高声呼喊道。

    第一排战马之侧站着的女真骑兵们面色凝重的从腰间抽出匕首,高高举起。他们的眼神中闪烁着无奈和不忍,因为他们马上要对自己心爱的座骑下手,逼迫他们的战马冲向前方,为他们蹚前方的地刺。这些座骑都是从小跟着他们一起长大的马儿,每一匹战马跟它的主人之间都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它们甚至可以听得懂他们说的话,会接受他们任何的指令。但是今天,自己将被迫逼的这些无声的战友去前方蹚过那些锋利的地刺,用它们的尸体铺路。

    士兵们心中是极为悲愤的,他们无能的将军居然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即便众人竭力反对也无济于事。他已经决意要这么干了。他说,将来每人再配一匹良马给他们便是,为了此战胜利,他必须这么做。士兵们知道,再好的良马,怕也无法比得上一起长大的自己的座骑了。可是他们别无选择。

    “准备!刺!”大喝声响起,第一排女真骑兵扭曲着面孔将手中的匕首扎在身侧战马的马臀上。一百多骑战马发出凄厉的嘶鸣,吃痛之后发了疯一般的往隘口上方猛冲而去。

    “刺!”无情冷酷的下令声再起。第二排,第三排,第四排……数千匹战马都被他们的主人用匕首猛刺臀部,它们吃痛之后全部发了疯般的朝着隘口上方猛冲而去,形成了一股汹涌的洪流。

    雅鲁不花在下方看着这一切,既心疼又充满期待。心疼的是,马匹对于女真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今日自己被迫如此,却着实心中难以释怀,很是难受。而这奔马冲锋能否真的达到之前所希望的效果,是否能一举踏平前路,真的很让他期待。

    疯狂的战马很快便冲到了第一道铁刺阵所在的位置。昨晚落雁军自然会出动清理地刺阵上的覆盖物,让它们重新展现锋芒来。所以,此刻地面上的铁刺根根而立,寒光四射。奔驰的战马猛冲而至,毫无停留的踩踏在上面  ,顿时战马的悲鸣嘶叫声惊天动地。铁刺直接穿透马蹄上的角质,刺入肉里,四蹄连心,马儿经历了它们此生最彻骨的疼痛,自然也发出了极为凄厉的嘶鸣。接下来,这有些踩中了铁刺的战马性子爆裂,身体强壮,他们还可以用力从铁刺上蹦跳起来。但有的马儿四蹄被刺穿之后便直接四蹄无力的栽倒在地刺上。数寸长的尖刺刺穿了它们的血肉,让它们鲜血奔涌,迅速死去。

    无数的战马猛冲而至,一匹匹的战马倒在铁刺阵上,最后,数百匹战马就这么死在铁刺阵上成为了其他马匹的垫脚石。后续的马儿踩着它们的尸体越过铁刺阵冲向前方。第二道铁刺阵,第三道铁刺阵也以同样的方式被突破。

    这正是雅鲁不花所希望的结果,他就是要用这些战马尸体完成对铁刺阵的掩盖,这种方式虽然残忍,但却最为快捷有效。

    “给我冲!”雅鲁不花挥动他手中的狼牙棒,厉声吼叫着。

    女真士兵们大声吆喝,举着兵刃沿着缓坡冲上去,踩着满地的鲜血和马尸铺就的坦途,他们没有受到铁刺的任何伤害,直接冲过了第二道第三道地刺。以极快的速度抵近隘口下方百步之外的距离。

    谁也没想到,最快取得突破的居然是在昨日连番吃瘪的隘口坡道方向。就连落雁军守军也没料到最先出现危机的居然是在隘口这里。对方的手段着实让人意外。而最麻烦的是,此刻的隘口却是兵力最为薄弱之时。就在不久前,两支五千人队才分别从隘口方向支援两侧的山坡,而现在高慕青手中只有九千人手在隘口处守卫。形势陡然变得严峻起来。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