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二三章 攻隘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五千女真骑兵从坡道下方开始策马加速,往隘口疾冲而上,其速度和平地上的冲锋其实也相差不了多少。他们口中发出怪异的叫喊声,弯月刀在头顶上盘旋,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目的光芒。

    只片刻时间,他们已经冲上了坡道上方,抵达了铁刺阵所在的位置。落雁军的床弩从四面八方激射而至,但无法阻挡女真人的冲锋之势。当战马的马蹄踏上铺设的木排框架的那一刻,所有的女真兵马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战马没有吃痛跳跃,没有悲嘶跳咬,而是如履平地一般的冲向前方。脚下的木排受到战马的踩踏,被深深的固定在都地面的铁刺上,反而更加的稳固。当先数百骑便这么安然无恙的冲过铁刺阵障碍,朝着隘口方向继续冲锋而去。

    下方,雅鲁不花和众将领也紧张的观察着情形,当看到骑兵无恙冲过地刺阵的时候,雅鲁不花等人也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鲁将军,此法果然有奇效。本人要通报你们吕宰相,为你记上一大功。”雅鲁不花挑着大指道。

    鲁子兴忙拱手道:“不敢不敢,只要能助大将军一臂之力便好,至于什么功劳,末将倒是没想这些。此乃分内之责。”

    雅鲁不花还待夸奖几句,忽然听到身边众将发出惊惶的呼喊声,他忙转头看去,却见坡道上的骑兵一片混乱,一片人仰马翻。距离甚远,虽看的不太真切,但可以看到一些战马在地上翻滚抽搐,冲在最前方的骑兵们冲锋的势头戛然而止,显然是遭受到了极强的狙击。后方兵马往上猛冲之势不减,兵马拥堵在对方阵前两百步之外的坡道上,再一次乱成一团。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雅鲁不花大声喝问道。

    消息很快传来,猛冲而上的女真骑兵遭遇到了另一处铁刺阵。数百匹战马直接从铁刺阵上踩了过去,顿时人仰马翻。铁刺刺穿了马蹄,战马疯狂的蹦跳嘶鸣,在坡道上乱滚乱跳满地打滚。第二道铁刺阵已经在隘口下两百步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上如铁臂弓这样的强弓已经能从高处射到骑兵的阵型之中,更麻烦的是,隘口两侧沿着纵向山坡埋伏着的上千名落雁军弓箭手已经完全可以对女真骑兵进行肆无忌惮的射击。三个方向的弓箭形成密集的交叉火力,无情的对混乱的女真骑兵阵型进行无差别的覆盖射击。在极短的时间里,女真骑兵便死伤上千人之多。

    遭遇弓箭的打击其实并不足为奇,作为骑兵,便有这样的觉悟。冲锋时必受对方弓箭的阻击。但正常情形下,在对方弓箭能打击到骑兵的时候,那也是骑兵即将冲到对方面前的时候。这时候需要做的便是加快马速,一往无前的冲锋。冲到对方阵前,便可痛宰对手了。但是此时此刻的女真骑兵却无法冲锋,他们的前面是铁刺阵横亘,冲锋只是送死。此刻他们处于在原地被动挨打的状况之中。多待一刻,便有大量的人员伤亡。

    “撤,后撤!”领军女真将领大声吼叫着下令,骑兵们立刻拨转马头朝坡道下败退了下去。直到数百步外对方的弓箭射程之外,这才惊魂稍定的放慢速度,重整阵型。

    从冲锋到败退,只不到一炷香时间。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第一梯队的五千女真骑兵死伤了近两千人马。山坡上方,翻滚呻吟的受伤的人马遍地都是。落雁军弓箭手一个个的用弓箭将他们射死在坡道上。

    雅鲁不花身旁一片死寂,众将领呆呆无语。

    “大将军,咱们故技重施便是,再制作些木排铺路便是。没想到对方如此狡猾,布有另外一道地刺阵。他娘的。”一名将领轻声说道。

    雅鲁不花一下子跳了起来,涨红了脸叫骂道:“什么对方狡猾?是我们太愚蠢。他娘的,居然没有一个人提醒老子对方有可能布置多道地刺。你们都是废物,统统都是一群废物。居然没人提醒本将军。还铺个屁的木排?谁知道还有几道地刺阵?再说了,后面的地刺阵都在对方的弓箭射程之内,那得死多少人?他娘的,真叫人恼火。这小小隘口便攻不上去么?”

    众将咂嘴无语,心道:“你自己不也没想到这一点,怪老子们有什么用?你是主将,这等事难道不是你的责任么?你自己是个蠢货,领军主将连这件事都想不到,怪得了谁?那是你自己的不称职。”

    “咱们这么多兵马,干什么非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这隘口处既然被他们动了手脚,咱们不攻隘口便是。我们七万大军,完全可以直接攻山,发动全面的进攻。落雁军兵马的人数比咱们少的多,干什么不强攻?真是搞不懂。”阿里白在旁翻着白眼冷声道。

    雅鲁不花本想呵斥阿里白几句,这时候这厮在旁边冷言冷语的说话着实令人恼火。但转念一想,阿里白说的有道理。干什么非要执着于隘口位置的进攻。左右两侧的山坡只要攻上去,隘口自破,对方必狼狈逃窜。不过,问题是两侧山坡骑兵是无法进攻的,只能让手下骑兵变成步兵进攻,这是舍弃了自己兵马的长处和对手作战的做法,非到万不得已不能这么干。

    “传令。组织人手装填泥包。砍伐树木耗时太久,以泥包覆盖铁刺阵更为有效。调集大量大车随军冲阵,但有陷坑地刺一律填平覆盖。此次进攻,只需进不许退。”雅鲁不花沉声喝令。

    阿里白皱眉冷笑道:“还冲?嫌死的人不够多是么?两侧的弓箭手会将咱们的兵马射成筛子。”

    雅鲁不花冷声喝道:“阿里白,既然你知道隘口两侧坡上的弓箭手威胁甚大,这件事便交给你解决。我命你率你手下两万兵马从隘口两侧的山坡协同进攻。目的便是牵制对方埋伏人手的火力,保证坡道上的正面进攻。不得有误。”

    阿里白惊愕的瞪大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叫我去攻山坡?”

    雅鲁不花喝道:“怎么?这不是你提出来的办法么?你不去谁去?”

    阿里白怒道:“你这是假公济私,你想害老子。”

    雅鲁不花厉声喝道:“阿里白,这是军令。莫忘了大首领是怎么交代你的,要你全力协助我。倘若你敢违抗我的命令,哼哼……”

    阿里白冷笑道:“怎地?杀了我不成?”

    雅鲁不花冷笑道:“杀了你也不是不能。你违抗军令,抗拒不遵,畏敌不战,我便是杀了你,大首领也不会怪我。你以为大首领会容忍你违抗军令么?你也莫忘了,此行你我领军是要必胜的,一旦败了,你我谁都没法交代。你若不想弄得不可收拾,便照着我的话去做。”

    阿里白怒目而视,却也告诫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雅鲁不花是主将,真要是惹毛了雅鲁不花,他以违抗军令的罪名杀了自己,自己岂非吃了哑巴亏了。虽然事后大首领必会惩罚他,但自己死都死了,又有什么用?而且此战确实不容有失,大首领调集如此庞大数量的兵马来攻伏牛山,正是寄希望于此战一举奠定整个战局。若是此战不胜,大首领不会饶了自己和雅鲁不花的。

    “呸!若不是为了大局,我才不鸟你。你以为能吓唬住我么?要我攻山坡可以,我的人手还要增加一些才成。”阿里白啐了一口浓痰道。

    雅鲁不花也不想针锋相对,皱眉瞪了一眼阿里白,将目光逡巡了一遍,最后落在鲁子兴的身上。鲁子兴本已经缩在人后,但却还没逃脱他的目光。当雅鲁不花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他整个身子都凉了半截。

    “鲁子兴将军,带着你的人马跟随阿里白将军侧翼攻击山坡,掩护进攻隘口。不得有误。”雅鲁不花道。

    鲁子兴白着脸支支吾吾的不说话。雅鲁不花厉声喝道:“怎么?不愿意?那好,你的一万兵马给我攻隘口坡道,这下你总满意了吧。”

    鲁子兴差点晕过去。攻坡道可比攻隘口更危险,那完全便是被动挨打的炮灰。鲁子兴忙叫道:“不了不了,末将还是跟随阿里白将军攻山坡吧。我手下的兵马是步兵出身,下马作战也是擅长的。”

    雅鲁不花骂了一句脏话,冷声喝道:“那好,都给我去准备好。半个时辰后全力进攻,务必一举突破隘口。”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