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一九章 自告奋勇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虎吁了口气,沉声问道:“末将知道,这一次的计划是全歼对手,将女真人困在山坳里瓮中捉鳖。然则需要有人待女真大军进入山坳之中后绕到他们后方的山丘之间堵住官道出口。不知您决定派谁前往呢?”

    高慕青歪着头看着林虎道:“你问这个作甚?我自有安排。”

    林虎咬咬牙道:“大寨主,我想讨得这个差事,去堵住女真人的后路。”

    高慕青一愣,上下打量林虎几眼,摇头道:“不成,堵截女真人的任务极其凶险,而且极为重要。能否完成整个作战目标,便要看能不能将他们堵在山坳里。我需要的是勇武无畏经验丰富且懂的随机应变的人。小虎,不是我不信任你,你历练尚浅,尚无法担当此任。我已经有了人选,你安心在我身边帮我守住隘口便是。”

    林虎的脸上涨得通红,他被高慕青的话深深的刺痛了。高慕青的言外之意便是,他林虎没有能力担当此任。因为在高慕青的眼中,他并非勇武无畏随机应变之人。也就是说,他林虎在高慕青的眼中什么也不是。当个先锋官,还要跟在主将身边作战,这其实也是对自己能力的不认可。他这个先锋官甚至不如左右军的高松林和李木柱他们能独当一面。

    “我就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我林虎因为在林觉叔的身边多年,所以你们都对我另眼相看,从来只看我和林觉叔的关系,却不看我的本事。叔也是这样,你们也是这样。出山作战,叔不带我,说什么我妻子要临盆,让我留下来看护。落雁谷上下都在拼死作战,偏偏我林虎要特殊照顾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不希望别人把我当做是叔身边的人而特殊对待,但最终你们还是这么待我。我林虎当真一无是处么?  这么多年,我读书识字,听叔的话苦读兵书,强身健体学习武技,便是为了能独当一面,能不给叔丢脸,不给林家丢脸。但是,你们连给我个机会都不肯么?”林虎说着话,心情越来越激动,最后居然差点委屈的哭出来。

    绿舞和林虎的感情最好,林虎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便跟在林觉身边,跟绿舞也朝夕相处。虽然差着辈分,但是绿舞把林虎当做了亲弟弟一般相待。见林虎如此委屈,绿舞心里不好受。

    “小虎,你莫要这样。没人看不起你,你不要这么跟慕青姐姐说话?她是军中主将,自有她的安排。小虎,没人觉得你不成,在我心里,你是最棒的。很小的时候你便跟着我们吃苦耐劳,做了很多事。你林觉叔背地里都夸你呢。你现在虽然长大了,但是还需要历练不是么?谁不是慢慢历练出来的?你才二十一岁,你急什么啊。”绿舞上前来拉着林虎的胳膊柔声安慰道。

    林虎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终于还是忍住了。曾经他在林觉面前哭过,被林觉好一顿呵斥。他是堂堂男儿,男儿流血不流泪,他不能掉眼泪。

    “二十一岁了,我至今尚未做过一件能让自己骄傲,能让别人认可之事。叔在我这个年纪已经是朝廷的大官,已经是林家家主了。我也许真是个废物,至今一事无成。我想证明自己,没人肯相信我。罢了,是我的错。我不该说这些。此次大战干系重大,我不该跟大寨主提这样的要求,是我自不量力。大寨主,你责罚我便是。”林虎沉声说道。

    众女都默默的看着林虎,她们都是林虎的长辈,虽然岁数上大不了几岁,但是自和林觉认识之后,她们便认识了跟在林觉身边的这个叫林虎的少年。几年时间,小小少年长成了大人,也成了亲。众人当然欢喜的很,但却从未想到这小小少年的内心也是渴望建功立业,渴望被人认可的。在林觉身边的人都有一个感受,那便是在林觉的光芒之下,身边的人都黯然失色,都是被保护的角色。没人会注意一个小小少年的内心里也有效仿之心,也不愿永远在林觉的羽翼之下的想法。特别是林觉对于林虎确实是带有一些私心的保护的情形之下。今日林虎说出这些话来,众女既惊讶,又有些唏嘘。

    高慕青愁眉沉思了片刻,沉声问道:“小虎,你当真想要讨这个差事么?”

    林虎闻言坚定点头道:“当然,否则我怎会提出来。”

    高慕青道:“你仅仅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还是觉得你有把握完成这个重任?”

    林虎想了想老老实实的道:“这两种想法都有,但我觉得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做到,哪怕是战死在战场上。”

    高慕青肃容道:“这可不是嘴巴说说的,这也不是儿戏。誓死之心并不让人觉得了不起,战死疆场却不能完成堵截敌人的任务,那也是失败。我要的是堵住敌人的退路,而非是去白白送死。”

    林虎点头道:“我知道,我只是说我会誓死完成重任,表达我的决心罢了。我可不会轻易的死。叔说过,死要死的有价值,随便舍弃生命的人是愚蠢的。我可不当愚蠢的人。”

    高慕青点点头道:“好,那你倒说说,你对堵截敌人后路有什么想法?你知道有多么危险么?”

    林虎点头道:“我当然想过。因为咱们兵马数量有限,正面隘口位置和两侧山坡才是防守的重点,绝对不能被对方从正面攻破。所以只能分出少部分兵马去绕后堵截敌人后路。或许只能有一两千人去完成此任。而一旦女真人想要后撤逃走,便只能以一两千人封住敌人去路,迎接对方的进攻。正面隘口的兵马是不能随意调动增援的,那会给女真人以可乘之机。所以,那必是极为艰难的情形。”

    高慕青缓缓道:“不错,你想的一点也没错。去绕后堵截女真人退路的人手只能有千余人。一来是因为正面隘口的压力我没有太多的兵马分给他。二来也是因为绕行敌后人数不能多,兵马太多便会暴露踪迹,他们便会有所察觉。而最终,也无法去救援他们,一切只能靠他们自己。极有可能,这一千人都会死。”

    绿舞闻言忙道:“小虎,咱们不讨这差事了,让大寨主派合适的人去便是。你跟着我们,保护我们  。”

    林虎摇头轻声道:“绿舞姐姐,小虎长大了,小虎不能永远在你和叔的庇佑之下。那么,我永远是个窝囊废。”

    绿舞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高慕青冷声道:“那么你告诉我,你想如何堵截呢?我知道要随机应变,你只需告诉我,你的一些想法。比如说,在何处堵截。如何堵截,如何应对对方的进攻等等,说个大概便好。”

    林虎点头,走到桌案边,将桌上的几个茶盅挪动摆设,口中道:“这是方城山隘口,这是盘旋官道。这左近都是山岭。我觉得这两处适合堵截。但是最为合适的便是这里。这里是官道绕行弯道,一侧是山坡,一侧是向下的陡坡,地形绝佳。因为是弯道和坡道,女真骑兵到这里只能减速慢行,因为若是速度太快,有可能连人带马翻下坡道摔死。他们只要一慢下来,便成了普通的步兵了,人马必然拥堵于此,便于我们进行伏击。”

    高慕青看着地形,脑海里对前方的山丘官道地形进行比对,她知道确实有这么一处地形。没想到林虎早已有心的很,早早便做了一些功课了。

    “地形倒是绝佳,但是……你们一千人,就算火力全开,杀了他们一些人,又怎能阻挡他们通行呢?”高慕青沉声问道。

    林虎道:“办法多的是。可用甜瓜炸毁山坡泥石,阻断山道,隔绝女真兵马。还有更多的其他的办法。总之,我这么多年跟着叔身边可不是白跟着的,随意应变,什么办法合用便用什么办法。现在叫我一一列举出来,我却也说不太完整。”

    林虎只说了甜瓜手雷炸毁山坡泥石的办法,高慕青便已经颇为赞许了。她最怕林虎说出什么要在山道上和敌人拼杀之类的话,那便是没脑子的举动了。显然,林虎并非莽夫,他似乎真的做了很多的思考和应对。

    “倘若……他们攻山呢?你怎么办?他们被堵截之后,很可能会攻山,先将你们围杀。你该如何应对?”高慕青道。

    林虎笑了起来道:“那不是我们最希望的结果么?他们要弃马攻山,就算他们全逃出去,那也是一群没有座骑的骑兵,比步兵还要废。倘若他们敢这么做,岂非正中我们之意?我们可不惧步兵,那便直接追出去跟他们决战好了。至于那时我的死活,便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必败。”

    高慕青闻言,伸手一拍桌案,脆声道:“好,好小子,果然让我刮目相看。既如此,我便将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我希望你既能完成重任,也要活着回来。否则你林觉叔那里,我便无法交代了。我也是背负巨大压力的。你可明白?”

    林虎欣喜若狂,单膝跪地连连行礼,大声道:“大寨主放心,林虎一定完成重任,一定活着便是。多谢大寨主,多谢……婶儿。”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