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一七章 出征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待呼喊声停息,高慕青继续大声道:“众将士听好了,你们视死如归的决心我很感动,我落雁军将士从来就不怕死。但你们的大帅常说,无谓的死亡不是勇敢,我们此去要的是凯旋而归,那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死了,敌人便会在我们的家园上肆虐,我们要战胜他们才是。但退一万步而言,如果我们不敌,战死疆场之上,只要尽了全力,流尽最后一滴血汗,那也死而无憾。你们莫要怕,倘若到了那一步,我高慕青,还有你们的林大帅的夫人们,我们林家全家上下,都会陪着你们一起。你们也都看到了,她们也都做好了准备,将随同你们一起出征,一起杀敌,一起生,一起死。”

    高慕青说着话,将手向身后身着戎装的众女指去。林家众女神色肃然的齐齐拱手向着台下众将士行礼。

    台下众将士惊愕不已,他们原本以为林大人的众夫人此刻着盔甲站在台上只是一种仪式。是出征之前前来撑场面,前来为众将送行的举动。他们万万没想到,她们居然是要随军出征,和他们一起去御敌的。众将士心中感动之极,林大帅的夫人们深明大义,她们是以实际行动激励落雁军的将士们,这种举动已经表明了决心和勇气。不愧是林大帅身边的女子,个个巾帼不让须眉。

    “高将军,夫人们的决心和心意我们都知晓了,但是还是不必上战场了吧。我们落雁军还没有沦落到让林元帅的夫人们上战场打仗的份儿。请高将军和诸位夫人放心,我等必誓死作战,不会让敌人踏进伏牛山一步的。还请诸位夫人留守山寨之中,不必去战场上冒险。”台下有将领高声叫道。

    “是啊,不用去冒险,有我们就够了。请诸位夫人留守山中。”众将士都大声叫道。

    高慕青看向郭采薇等人征询她们的意见。郭采薇快步走到台前来,向台下叫喊的众将士拱手,脆声道:“诸位将士们的心意我们领了。我林家众人是落雁军的一份子。我们的夫君是落雁军的统帅,作为他的夫人,我们理当以身作则。此战关系重大,既干系伏牛山的安危,更干系到山外的作战格局,不容有失。所以我们姐妹才决定随军出征。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力量,我们或许不能和你们一样浴血杀敌,但我们能做我们的事情,我们可以为你们烧饭熬汤,为你们包扎受伤的伤口,做一切我们能做的事情。你们不必为我们担心。正所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我们御敌失败,你们战死疆场之上,我们就算留在山中也只得一时苟安,最终还是要被女真人涂炭凌虐,最终还是一死。与其如此,莫如和你们一起上战场,为杀敌尽一份力量。我们丝毫不怕,我们如果死了,自有我们的夫君,你们的林大帅为我们报仇血恨的。所以,你们不必为我们担心,我们都想清楚了。”

    郭采薇这一番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感动赞赏。道理说的也明明白白的。众人只有唏嘘感叹的份儿,虽然依旧觉得不该让她们去冒险,但也无话可说。

    高慕青微笑着对郭采薇道:“郡主口才了得啊,不愧知书达礼。”

    郭采薇笑道:“你也一样,口才了得。我都怀疑是夫君私下里教你这些口才了。你适才说话的语气像极了夫君。”

    高慕青抿嘴一笑,转过头来看看天色,轻声道:“时辰不早了,得尽快开拔了。”

    郭采薇微笑道:“一切听从你高大将军吩咐便是。我们姐妹从现在开始便是你帐下小兵了。”

    高慕青不再赘言,当下高声宣布大军开拔,四万兵马分为四支兵马,以林虎为前军先锋官率领一万精兵当先开拔,提前在前方探路扎营。左右两军各一万人分别由军中将领高松林和李木柱担任,此二人是原龟山岛的人,跟随高慕青多年的兄弟,值得信赖。中军则由高慕青白冰和林家众女会同白玉霜等众人统领。

    巳时时分开始,众落雁军士兵高唱落雁军军歌,斗志昂扬的分批次一队队的开拔出山。浩浩荡荡,一往无前。

    午后时分,高慕青和林家众女所率中军兵马,押解着粮草辎重等物缓缓最后开拔。当她们走出校场周围的林木之外时,眼前却出现了让她们惊讶的一幕。

    但见东山山坡上下,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他们都着寻常百姓装束,手中握着棍棒扁担铁叉斧头简易的弓箭等物站在山坡上,不知道要干什么?很显然,这些都是山中的寻常百姓。

    高慕青等人惊讶不已,忙命人去询问。很快她们便知道了缘由,原来今日上午校场上整军之事已经不胫而走,女真大军来袭的消息已经传遍山中各村寨。高慕青和郭采薇等林家众女同上战场杀敌的消息也传遍了山中。很多百姓们从晌午开始便自发的组织起来,聚集于山坡之侧,自愿要随军去参与此次对敌作战。

    听到这个消息,高慕青郭采薇等人大为感动。山中百姓大部分都是进山避难而来,一开始对山寨的归属感并不强,只是因为山寨中比外边的日子好过,他们才投奔而来。但是一切都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现在山中的百姓们都已经将伏牛山当做他们自己的家园,他们也要为山寨尽一份心力。

    但高慕青她们当然不希望闹到让普通百姓也上战场,她们知道战场的残酷,普通百姓是不可能胜任的,上战场基本上便是送死。于是高慕青一边往山下走,一边和郭采薇等人劝说山坡上的百姓回去。但是百姓们都不肯离去,再怎么劝也劝不动。高慕青只得下令士兵们在山谷下拦截射卡,禁止任何百姓跟随大军离开。

    当众女行到山谷之中,即将进入东山峡谷出山时,熙熙攘攘的百姓已经将峡谷一端塞得满满当当。兵士们设卡拦截,百姓们推搡拥挤,吵吵闹闹的甚是喧嚷。

    高慕青等人走过卡口的时候,有百姓高声叫喊:“高大寨主,高大寨主,请你稍候,我等百姓有话说。”

    高慕青皱着眉头看去,喊话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身旁的秦春草轻声道:“那是郑继先老爷子,是咱们落雁谷的总里正,德高望重,在百姓中颇有些威望。老爷子也是个热心肠,很多事都通过他帮忙,我们才能推行下去。”

    高慕青点点头,她认识这名老者。伏牛山中现在大大小小的村落聚集之地数百个,每一座村庄都设里正,每一处山谷设立一个总里正的职位,便是里正们的头头。因为面向的都是普通百姓,所以大多都是请德高望重之人担任,以服众行事。这郑老爷子是落雁谷的总里正,平日里跟高慕青秦春草等人打过很多交道,为人急公好义,是个德高望重之人。见是郑继先喊话,高慕青也不得不去见他。于是和秦春草往卡口处行去。

    “我等见过高大寨主。”郑继先见高慕青带人走来,忙跪地行礼磕头,身后的百姓们也纷纷跪倒行礼。

    高慕青忙快步上前,命人搀扶郑继先起身,微笑大声道:“郑老爷子,诸位乡亲,你们这是干什么?”

    郑继先拱手道:“高大寨主,百姓们都要去帮忙杀敌。您怎么不许他们去呢?落雁谷强敌来袭,林军师的夫人们都要上战场,百姓们听到这样的消息岂能不为所动?大伙儿自发前来相助,大寨主却不许大伙儿去帮忙,是何道理?”

    高慕青拱手道:“郑老爷子,大伙儿的心意我们都明白,我们也都很感动。但这是去打仗,可不是儿戏。百姓们可不能上战场,那不是送死么?让乡亲们去送死,我岂能答应?打仗有我们落雁军呢。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时候让乡亲们打仗,要我们落雁军兵马作甚?”

    郑继先摇头道:“高大寨主,莫欺我老丈不知内情,这一次敌军势大,非同一般,需得同仇敌忾。林大帅率落雁军主力在外,山中这点兵马恐不足御敌,否则大帅的夫人们怎么都要去出力了?她们都不怕,我们老百姓当然也不怕,也要去出力。若是被女真人攻进来了,大伙儿都得死。这个道理大寨主比老朽要清楚呢。”

    高慕青叹了口气道:“郑老爷子面前,岂能隐瞒,确实这次有些凶险,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百姓们去作战,这是绝对不成的。”

    郑继先正待说话,身旁一名中年人举着手中的斧头大声道:“求高大将军允许俺们去杀敌,俺们是从北边逃难来的,若不是落雁谷林大帅收留,我们早就饿死冻死了。我们的家人都死在女真人这群畜生手里,他们一路南下毁了我们的家园,杀了我们的亲人。现在他们又要来犯我落雁谷,我们怎也要跟他们拼命。请高大将军准许我们去杀敌。”

    “请高大将军准许,否则我们便不回去了,站在这里一直等。”一群操着北方边镇口音的汉子激动的叫道。

    高慕青皱眉沉吟不语。郑继先沉声道:“高大寨主,您瞧瞧,大伙儿是一片杀敌之心,绝非是故意捣乱。咱们这些人虽然未必能上战场杀敌,但正如郡主所言,哪怕是帮着搬运东西,搭建工事,打打下手,也是好的。也算是尽了一份力。还请不要拒绝为好。”

    秦春草在旁也轻声道:“小姐,要不就答应了他们吧,多个人多分力,总是有好处的。”

    高慕青瞪了她一眼,沉声喝道:“你知道什么?战场上的事你难道没见过?这些都是百姓中的青壮,都是家中顶梁柱,若是有三场两短,一个家便毁了。眼下已经是春耕时节,这么多人去打仗,误了山中农时,那便了不得。这一战……也未必必败,现在便以必败而论,什么都不用考虑了么?”

    秦春草忙点头应诺,不敢再多言。

    郑老爷子听到了高慕青的话,皱眉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大寨主说的也是,不能一窝蜂跑去帮忙打仗。咱们要两不误才是。我这便选出一些人手随军帮忙,剩下的都回去安心春耕,这样既照顾大伙儿的迫切心情,也不误农时。两全其美,您看如何?”

    高慕青苦笑道:“老爷子这么说,我还能说什么。这样吧,这事儿交给春草负责,老爷子负责协助春草组织个三千人手随军。但要告诉他们,不许不听号令上战场,只帮忙做些搬运挖掘运送物资的辅助。这样其实也好,可以让我中军兵马腾出人手来上战场杀敌。其余的百姓都安心等待我们的捷报便是。就这么定了。”

    郑继先连连点头道:“好,好,就这么办。”

    高慕青拱手笑道:“那就交给你们了,组织好人手之后便跟着大军前来便是。郑老爷子,我们可要走了。不能耽搁时间了。”

    郑继先连连点头拱手道:“恭送大寨主,祝大寨主凯旋而归,我们都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高慕青拱拱手,一甩披风,大步离去。虽然她外表平静,心中却甚为感动。她终于明白了林觉一再在山中强调的一些事情的真谛了。所谓民心所向,不过如此吧。危难之时,百姓们自发的举动便是一种态度。他们没有选择漠然而视。山中的百姓跟山外的百姓已经是两类人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