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零八章 山中雨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雨如酥。三月中的落雁谷其实已经是满目新绿,春意盎然。这一场春雨落下,春水暴涨,到处青翠欲滴。落雁湖堤坝上的绿柳本已婆娑,雨水这么一滋润,更像是肉眼可见的萌发一般,枝条嫩叶仿佛都在雨水之中舒展开来一般,让人心旷神怡赏心悦目。

    堤坝东侧的大宅里,后宅大厅里传来一片嬉闹之声。一男一女两个粉嘟嘟的孩儿正在厅里奔跑嬉闹,几名婢女紧跟在旁口中不断的叫他们慢些。旁边的一排锦塌上,几名女子正围着另外两个孩儿七嘴八舌的说话。这两个孩儿一个还不会走路,在床榻上爬来爬去,另一个更是尚在襁褓之中,挥舞着粉嘟嘟的小手正自咿咿呀呀的叫嚷。

    “嘻嘻,瞧这哥儿俩,像极他们的爹爹,瞧这眉眼嘴唇,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慕青妹子,绿舞妹子,你两个可真会生啊。战儿长相便偏向我一些,太过俊秀了些。”发髻高挽的小郡主郭采薇手里拿着一根彩纸条逗弄着床上的两个孩儿,笑嘻嘻的道。

    “俊秀些不好么?我瞧战儿便生的极好。将来必随夫君,是个文曲星下凡,要考状元的。莫看战儿才几岁,诗文都背的上百首了。将来不可限量。我家阿元却不如了。”薄施粉黛满脸笑容的高慕青慵懒的靠在薄枕上道。目光却笑盈盈的看着锦塌上那个正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头一般爬来爬去的孩儿。这孩儿正是高慕青生的儿子林元。

    说起来林元这个名字还是林觉提议的。高慕青的父亲,龟山岛的老寨主的名字叫高元奎。高慕青生子后,林觉便说,取其外祖父名字中的一个字为高慕青之子命名,也算是一种纪念。高慕青当然欣然应允。只是取奎字的话,奎儿奎儿的叫似乎有些冒犯之嫌,于是便取了中间的元字。

    “阿元才多大啊,这都能看出来不如了么?慕青姐姐,哪有这么不待见自己的儿子的。嘻嘻。教我看,夫君生的儿子将来都不差,文的中状元,诗文名扬天下。武的更能安邦定国,驰骋天下。也许都跟他爹爹一样,文武双全呢。”一身淡绿薄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的女子探过头来,轻声娇笑道。

    “哎呦哟,浣秋妹子这张嘴怕是抹了蜜。说的人心里真是受用的很,不愧是书香门第出身。浣秋妹子,可莫要光说不练。跟夫君也成亲年余了,也快些生个孩儿才是。”郭采薇笑眯眯的说道。

    方浣秋红了脸缩回头去道:“怎么又说到我头上了?这等事……我想便成么?得要机缘。儿女都是要缘分的。再说了,你们的孩儿不就是我的孩儿么?我捉什么急?”

    高慕青笑着点头道:“话虽如此,但总是有孩儿圆满些。你瞧绿舞妹子,生了孩儿之后成天就是笑。这小阿光被她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冻了。哎,瞧瞧,什么叫称心如意,这才叫称心如意呢。”

    正盯着自己的儿子林光瞧的绿舞听到话题到了自己身上,笑着轻声道:“慕青姐姐莫要取笑我,我是很高兴啊,为夫君生个孩儿本就是我的愿望,现在终于圆梦了,我也别无所求了。身为林家妇,为林家传宗接代生儿生女便是本分。老天对我不薄,我岂能不知足?”

    绿舞是去年十月份临盆生子,儿子林光现在已经五个月了,正如高慕青所言,绿舞生了儿子后简直像是换了个人,成天脸上带着笑。抑制不住心里的喜悦。嫁给林觉,为林觉生儿育女,这本就是她的夙愿。夙愿得偿,自然是抑制不住的欢喜。

    众女微笑点头,虽然并非所有人都和绿舞的想法一样,但是绿舞说出这话来必然是发自肺腑。众女都知道绿舞跟随林觉最久,对林觉的感情也最深。多年以来默默的侍奉在夫君身边,不争不抢不闹不求,也吃了不少苦,身世更是令人唏嘘一言难尽。虽是公主之尊,但却从未享受过公主的尊荣待遇。她也并没有什么抱怨,即便如今的身份为众人所知,她也和之前一样平易近人。她能心愿得偿,没有人会有半点的嫉妒之心,反而都为她欣喜。

    “浣秋姐姐,你身子弱,需要调理才好。我听郎中说了,怀孕这件事也要看身子的状况的,之前你病了很多年,吃了很多药,怕是于身子有损。我请他们弄方子,弄些调理的补药给你补一补,相信很快你便能有孩儿了。你说好不好?夫君那么疼你,早晚便得有孩儿。”绿舞轻声对方浣秋道。

    方浣秋脸上绯红,摆手嗔道:“绿舞妹妹你可真是的,说这些作甚?”

    众女掩口葫芦。方浣秋面皮薄,和林觉成亲的晚,还不适应这些话题,所以羞臊的很。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方浣秋正为怀不上孩儿而苦恼,毕竟林觉在她身上用的功夫可不少。这些事方浣秋自然不肯说,但是方师母可是全宣扬出来了。

    “绿舞姐姐,你怎么不为我弄些补药?人家也要生个孩儿出来玩玩呢。”适才正陪着大少爷林战和大小姐林雪儿疯跑嬉闹的芊芊不知何时凑了过来,瞪着大眼睛叫道。

    绿舞看着芊芊道:“你身子又没毛病,吃什么补药?再说了,你吃了也是浪费,你……你……陪着夫君乱来,怎能生出孩儿?”

    芊芊的脸腾地红了,众女的脸也都通红。她们都知道绿舞的言外之意是什么。斜依在椅子上的谢莺莺看着芊芊叹气,同为青楼出身,谢莺莺对芊芊格外的爱护。芊芊之前是受过青楼的各种色艺训练的,在侍奉男人的事情上自然是很有些手段。那些过分取悦男子的手段谢莺莺自然是懂的,但谢莺莺却绝不会去用,因为那是青楼女子所为,而她们现在是林家妇的身份,则不能过分了。但是芊芊却不管,只要林觉开心,她便什么都肯做。

    绿舞说的话的言外之意其实来自于去年冬天的一次意外。那天晚上闲极无聊,小郡主和高慕青想要搓几圈麻将。但是绿舞那时坐月子,白冰早早睡下,小郡主和高慕青以及谢莺莺三缺一,于是打算找林觉凑数。问了之后才知道林觉在芊芊房里。于是三人结伴来寻,结果听到了不堪的一幕。林觉和芊芊正在房里折腾的欢,她们听到了林觉和芊芊的对话,三人当时便目瞪口呆了。

    夫君偶尔在床第之间有些过分的要求这也司空见惯,比如用嘴巴侍奉一番,林家妇也大都偶尔娇嗔扭捏的含羞遵从过。但夫君和芊芊所做的已经超出了她们的底线,那芊芊最后居然是用嘴巴接着的,而夫君居然喘息着问她味道如何,芊芊居然说好吃的很。几女简直都要疯了。难怪夫君这么喜欢钻来芊芊房里折腾,原来是喜欢这种变态的调调儿。

    这件事自然后宅众女都知晓了,绿舞也自然知道了。一段时间里的尴尬是不用提了,林觉自己也是羞于见人。绿舞适才的话言外之意便是:你把那些东西都吃肚子里了,还怎么生孩子。绿舞娇憨,说话也没多考虑,闹得场面一时尴尬。

    短暂的尴尬之后,高慕青率先恢复过来,看着门外庭院里淅淅沥沥的落雨,轻声道:“不知夫君他们现在如何了?十来天没消息了。上次的消息还是他们跟女真大军大战的事。虽则我对他有信心,对咱们落雁军有信心,但是心里还是着实有些担忧呢。这么久派出去的人都没消息,心里有些慌。这雨下的心里也有些烦躁。”

    众女闻言,也都眉头紧皱了起来。虽然留在伏牛山中的日子安逸,但夫君领军在外,面对女真大军和吕贼兵马两只强敌,谁的心里都是悬着的。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哎,夫君不知何时归来呢,确实担心呢。”方浣秋轻叹道。

    众人更是一阵沉默。连闹腾的林战和林雪儿也似乎感应到了大人们的愁绪,停止了嬉闹怯怯的站在那里。

    正在此时,庭院中脚步声响,长廊下有人飞奔而来,长发湿漉漉的在空中飞散,身上尽皆湿透。

    “咦?是冰儿妹妹。”高慕青惊喜叫道。

    众女陡然一惊,纷纷看去。但见白冰带着一团水雾,裹挟着一团冷气冲入厅中。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