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五零三章 真相如此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让孙万春惊惧的不仅仅是郭旭那份自白书的上关于西北军这一段的隐秘情形,更有一直众说纷纭的关于郭旭夺位的真相。

    郭旭在被落雁军掳走之后,他还是抱着幻想的,他希望能够争取林觉的原谅,得到落雁军的支持重新东山再起。所以,他表现出了极为坦白的态度。这份自白书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郭旭的亲笔所书,郭旭是想拿这份自白书作为打动林觉的投名状,他丝毫没有任何保留的将当年的那些事情都写在了这份自白书上。郭旭的想法是,故意拿这份自白书作为把柄送到林觉手上,这样便打消了林觉的疑虑,以免让林觉以为自己只是迫于形势的暂时妥协,以后会秋后算账。自己将自己最为隐秘的把柄交到林觉手里攥着,林觉便不必担心将来会发生什么变故了。

    或许有人会以为郭旭这么做是极为幼稚的。但其实,当他落入落雁军的手里时,他已经别无选择。他当然意识到自己处境是极为危险的。别的不说,他知道郭昆是一定不肯放过他的,因为郭昆定想杀了自己取而代之。所以他能做的便是争取林觉的支持,这也是绝境中他所能做的唯一选择了。至于林觉,郭旭认为,自己之前虽然跟他有过节,但终究自己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两人之间也没有实质性的利益纠葛。方敦孺的死或许是林觉不能原谅自己的原因之一,但方敦孺的死自己只是起了一些作用,并非是主谋。而且方敦孺和林觉之间也不过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并非真正的血缘至亲,所以这层恩怨应该不至于不可调和。

    至于容妃之死,则郭旭更不认为林觉会为了她而跟自己较真。绿舞和容妃失散多年,母女亲情早已平淡的很。林觉跟容妃更是没有任何的瓜葛,难道还会死抱着这件事不放不成。

    正是出于这种想法,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郭旭在自白书上坦白了许多敏感之事。其中便包括当初夺位时的所作所为。杀太子郭冕,逼父皇郭冲让位,导致郭冲病情加重而死。以及血洗后宫的所作所为。当然,郭旭不忘了将这些行为归咎于吕中天的教唆,将责任推给吕中天。并且在自白书中透露了不少吕中天谋划设计朝臣以及种种为自己当上太子而暗中操作的许多阴谋。这么做自然是竭力减轻自己的罪行,同时也是对吕中天的报复,让林觉他们将仇恨转嫁到吕中天的身上。

    这样的一份自白书的内容现在被孙万春从头到尾的看到了,震惊之余,也让他心中的很多疑问迎刃而解。原来传言的郭旭篡位杀了太子血洗后宫的事情都是事实,原本西北军中关于此事都有共识,便是都认为这些事是林觉和郭冰父子捏造抹黑皇上之举。当然他们之所以这么认为,便是枢密使杨俊这么告诉他们的。西北军本就是杨俊的嫡系,杨俊说是他人捏造抹黑,在西北军众将心目中,这话便是事实了。

    正因如此,西北军众将们才无法接受郭昆杀了郭旭的事实,对落雁军也生出了偏见。本来落雁军就是朝廷叛军,郭昆又杀了皇帝郭旭,西北军众将如何能接受?故而即便落雁军已经摆明了是抗击外敌的主力,新皇登基其实已经顺理成章,西北军众将还是决定不和落雁军为伍。

    但现在,真相就在眼前,一切便大不相同了。

    孙万春当着众将的面将那份自白书通读了一遍,大堂之上顿时一片抽气之声。所有人都惊的差点掉了下巴,张大的嘴巴久久合不拢。他们万万没料到,今日居然能得知这么多的隐秘之事。颠覆了许多他们之前的所闻和看法,颠覆了之前对很多人的印象。一时之间,从情感上接受不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这份自白书定是伪造的吧。一定是假的。一定是你们落雁军伪造而来,欺骗我们上当的,我们可不信。”有人叫道。

    “对,对,定是伪造的。怎么可能会是这样?绝对不可能。”有人大声附和道。

    马斌伸手夺回孙万春手中的信笺,冷笑道:“你们简直不可救药。我家林元帅就怕你们不信我们告诉你们的事实,就怕你们不知道你们袁大人被谁害死的,所以才拿出这份自白书作为佐证。这是郭旭亲笔所供述的自白书,你们连他的话都不信,我还能说什么?此事是郭旭亲身历经之事,所有的一切如果是捏造的,又如何能如此丝丝入扣?你们仔细想想西北军抵达京城之后的细节,再回忆回忆袁大人的言行,看看能不能对的上号,不就知道真假了么?你们倘若非要掩耳盗铃,执意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那我也毫无办法。袁大人是你们西北军的指挥使,你们身为他们的下属,受他恩惠栽培之人都对他被陷害的事情置若罔闻,我们这些外人还能逼着你们相信不成么?一句话,信便信,不信的话我也不浪费口水。”

    众将咽着吐沫面面相觑。一名将领忽然沉声开口道:“这件事……我倒是想起来了。那日袁大人进京面圣的时候,亲卫统领赵将军是随行保护的。那天半夜里他们才出城回营,当晚我在前军当值值夜,是我护送他们回营的。我听赵将军好像说了,袁大人见了皇上,之后又被吕中天给请去说了好长时间的话。赵将军说,袁大人从吕中天府中出来后好像有心思,叫我们不要多嘴多舌,惹的袁大人烦恼。”

    一名将领道:“那又说明什么?”

    另一名将领道:“记得袁大人是接到皇上的圣旨召他进宫面圣的。袁大人进京之前是没打算给吕中天好脸的,毕竟因为杨枢密之事,袁大人心中对吕中天是有芥蒂的。后来又见了吕中天,确实有些奇怪。”

    “更奇怪的是,原本决定是要次日兵马进京城守城的,突然间便改变了命令要攻城,而且从城中回来之后便改变了命令,确实让人奇怪。”又有人道。

    “可惜赵将军战死了,是跟随袁大人身边的亲卫都战死了,现在无法得知当日发生的具体之事。无从考证。”有人轻声道。

    众将纷纷议论的时候,孙万春紧皱着眉头思索着,然后让他猛然抬头,大声道:“你们不用猜测了,这份自白书绝对是真的,本人相信这是真的。当日袁大人下令天明进攻女真人的时候,确实说过朝廷禁军将会出城包抄东西夹击女真人的话。当时我是在场的,在场的还有赵统领和刘副指挥使。我们还帮着袁大人做了战事的推演,认为此战必胜的。之前我以为是因为我西北军骑兵败的太快,导致城中禁军根本来不及出动便被已经被击溃,所以才没怀疑这是诡计。但现在想来,他们完全有机会出兵。而且……那铁浮屠骑兵突然出现,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之前袁大人根本没提铁浮屠。推演之中也没有算上这只重骑兵,这绝对不是袁大人的疏忽,而是袁大人根本不知道有这只敌军重骑的存在。吕中天既然要和袁大人同时进攻女真人,怎么会不告诉袁大人这个情报呢?那铁浮屠在南下时曾经露了面的,吕中天不可能不知道女真人有这样的重骑兵存在,为何他不告诉袁大人呢?种种迹象表明,那是吕中天刻意的隐瞒啊,就是要害的我们西北军惨败于此啊。这便是真相,毫无质疑了。”

    众将浑身冒汗,心头乱跳。还有一名憨憨的将领兀自问道:“可是吕中天为何这么做呢?”

    “王将军,你是不是傻?吕中天想控制皇上,想乘乱窃国啊,他不希望袁大人进京城,那样他便无法控制皇上,无法达到他的野心了。皇上在自白书上都写了,我也读了,你却还不明白么?”孙万春叹息道。

    “这个狗贼,吕中天这个狗贼,天杀的,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在捣鬼。我们……袁大人和十余万将士,原来都是被这老贼给坑了。这老贼,事后还假惺惺的派人来慰问,还要我们去京城驻扎。”

    “是啊,这老狗早就想着勾结女真人窃取我大周江山了,这老贼……这老贼该千刀万剐啊。”

    “可怜袁大人和那么多的兄弟。居然死在自己人的诡计之中,怕是死不瞑目啊。呜呜呜,真他娘的窝囊啊。”

    西北军众将咬牙切齿的咒骂起来,有的人热泪涌出,痛哭失声。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