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九六章 信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女真大军军师李国仇枯坐在自己的帐篷里,他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眼睛里满是血丝。面前的桌案上乱七八糟的堆着一些纸张,上面用毛笔画着各种图形。

    在过去的几天里,李国仇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去对付落雁军的火器的办法。不仅仅是因为完颜阿古大的责骂,要他想出办法来。同时这也是他自己内心里迫切想要做到事情。

    从各种情形来看,那落雁军的主帅林觉在李国仇的心目中已经暴露了身份。李国仇搜集了打听了这个叫林觉的人的种种事迹和经历,最终确定此人的身份必是和自己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确定此事之后,并没有给李国仇带来他乡遇故知之感,相反带来的是极大的恐慌和嫉妒。本来同为穿越者这件事便已经让人不知所措了,而穿越至此之后,那林觉明显混的比自己更好,他已经是逐鹿天下的人物之一了,他还制造出了火器。反观自己,到现在一事无成,只能投奔女真人,借助女真人的力量想分一杯羹。这一点上和林觉相比便已经是天壤之别。

    作为一名穿越人士,拥有比当世之人更多的见识和知识,自然不肯甘于平庸。特别眼下这个世道正是强者生存,可以尽情的享受人生的时代。沦为卑微的百姓,那命运跟蝼蚁何异?所以李国仇当然希望能够做一番事业。他穿越的身份倒是已经早已灭国的南唐皇族的后裔,但是早已没落,整个家族隐居在深山之中。李国仇作为其中一名子弟,十六岁穿越附身,之后二十年都不得不被困在深山老林之中藏匿。因为,家规如此,他作为众多李唐后裔子弟中的一员,没有丝毫的特殊,根本不被允许离开深山。

    期间,他曾尝试过跑出来,道大千世界之中去闯一闯,但是他很快便发现,外边的世界之危险是他根本无法生存的。他李唐皇族的身份不但没能给他带来任何的好处,反而会招惹来是非。他差一点便死在了外边,幸亏家族长老发现他逃走之后立刻派人将他抓了回去,他和他的父母都遭到了家族严厉的惩罚。他本人连续被迫替家族书院扫了三年的地,倒了三年的屎尿桶。他不甘心,急切的想卖弄自己脑子里所知道的东西,结果他口中说的那些什么铁壳子在空中飞,什么相隔千里可面对面说话聊天的这些话被当做是胡言乱语,差一点被族人当成是疯子浸了猪笼。至此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脑子里的那么多所知道的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其实并不能帮他轻而易举的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东西。相反,还有可能让他送命。

    之后的李国仇终于不得不耐着性子不敢造次了,凭借比别人更多的知识和见识,十年之后,他逐渐在家族中获得了些地位。他也知道了家族复国之望从未熄灭过。抓住这一点,他积极的献计献策,毕竟比其他人懂的更多些,这让他脱颖而出。近十年时间,他做了不少事情,钻研火器,制造盔甲,学习战阵和兵法,逐渐成为了家族的核心人物。而他自己,也终于将目标锁定在利用家族的身份复国这件事上。起码这件事是全家族之望,会得到全家族的财力物力和人力的支持。

    二十年的蛰伏之后,天下大变,李国仇认为机会到了。他向族长提出了借女真之手复国的想法。这并非是他心血来潮,二十年的观察,他也认识到了这大周王朝的历史跟他所来自的那个世界的历史是相近的。而那个时代的一个叫大宋的王朝便是被女真族所灭的。女真族的崛起是历史大势,他自然要顺势而为。如此,他终于走出深山,来到了完颜阿古大的帐下,以铁浮屠骑兵为见面礼,取得了完颜阿古大的信任,达成了合作的协议。在深山之中,他多次尝试制造火器未果,自然是因为这东西实在太难制造,火药和冶炼技术是无法攻克的,他自己也没这个本事,因为穿越之前,他也不过是个开店的小老板罢了,读的书也早就忘了,哪里能知道这些精细的细节。但他还是制造出了一些东西,比如铁浮屠盔甲,虽然那是后世看了电视剧中宋金作战的情节知道的东西,但是还真被他钻研出来了。他以为,有了铁浮屠,便可助力女真人横扫大周了,也不需要太多厉害的东西了。然而,他出来之后才知道,一个叫林觉的人居然在数年前便制造出了火器。随着女真大军和落雁军的交战,这个林觉所拥有火器一一亮相,他才发现,自己早已落后那林觉太多。这个人已经成为了阻碍自己的目标的障碍。所以,自己一定要战胜他,抓到他,掏空他脑子里的知识。拥有了火器之后的自己,便不必寄人篱下了,自己的目标也更不是拘泥于南唐复国了。自己完全可以横扫天下。

    所以,对于李国仇而言,如何找到战胜林觉抵御对方火器的办法已经不是出于被迫,而是一种自觉行为。某种程度上,他已经将眼前的战事视为是自己和林觉的两个人的战争。虽然事实上林觉甚至不知道这个李国仇是谁,而李国仇这个名字其实也并没有几个人听到后会生出特别的敬意,但李国仇的第一目标已经锁定在了林觉身上。

    过去的几天里,李国仇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找到能够抵御对方火器的办法。但是一时间哪有什么良策。手段当然有,但是在这个年代那些只是空想,是无法实现的。譬如说他李国仇很想制造出钢铁战车来,或者制造出一架轰炸机出来。那样的话,什么一窝蜂火箭什么小手雷都将失去威胁,什么山头城池的防御根本无视,直接碾压对手。但问题是,那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看着案头一大叠画着各种记忆中的厉害兵器的图纸,李国仇脑子嗡嗡的,烦躁不已。他一把抓起面前几张草纸大力撕扯,发泄心中的烦躁。就在此时,帐篷门口有人走了进来。

    “军师,大首领叫你去大帐议事。请你速速前往。”来的是完颜阿古大身边的亲卫士兵。

    李国仇忙起身来应诺,心中更加的烦躁。大首领又要问自己有没有想出办法来了。这个点,完颜阿古大应该刚刚喝了酒。脾气一定不好。自己又要被骂的狗血淋头了。虽然在自己的心目中,完颜阿古大根本不值一提,但是自己寄人篱下,此刻已经骑虎难下,不得不忍气吞声的应付他,毕竟自己还需借助他的力量。

    李国仇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赶到完颜阿古大的中军大帐,在帐外,他听到了大帐内传来了完颜阿古大粗豪的大笑之声。李国仇甚是诧异,莫非事情有了转机不成?

    完颜阿古大的大帐之中,高高低低坐着十几名将领,都是军中高级将领。这些人也都咧着嘴巴笑,像是真的有什么喜事一般。

    见到李国仇进来,完颜阿古大点头笑道:“军师来了啊,快入座。”

    李国仇忙躬身行礼道:“大首领,在下尚未找到解决之策,愧疚欲死。大首领放心,在下……”

    完颜阿古大摆手打断道:“知道你没想出办法来,指望着你,黄花菜都凉了。我可不是来询问进展的,叫你来是和我们一起商议事情的。对了,你还不知道是吧,这里有封信,你先替我们读一读。他娘的,大周的文字我们半识不识的,看的一知半解的,正好你完整的给我们读一遍。”

    李国仇心头一松,吁了口气。完颜阿古大递过一张皱巴巴的羊皮信笺来,李国仇双手接过,展开诵读。

    “马斌吾兄,见字如晤。小弟率军出山已近月余,期间与敌数战,皆有小获,现如今军中上下士气高涨,一切正按照我们之前计划的一样进展顺利。现如今女真人和吕贼兵马已然联手,欲困我于长岗之上,意图将我大军困毙于此。他们岂止我军中干粮充足,山岗上亦有水源,我大军起码可支持数月之久。贼寇吃了我落雁军火器的苦头,短时间内不敢再攻,故而我大军情形无虞,望告知山中诸将士,无需担心。”

    李国仇读了这一小段,心中疑惑不已,这封信不知从何而来,但这口气倒像是落雁军中的人送往伏牛山中的信。这口气,莫非是那林觉写的信么?他无暇多想,迫不及待的继续读下去。

    “……现如今我出山大军处境无虞,我也不惧和他们耗下去。女真人和吕贼看来智谋不足,原本我们担心他们得知我落雁军出山作战之后会采取避我大军锋芒攻我伏牛山落雁谷空虚要害的策略,那将是我们最为担心之事。但现在看来,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我等最担心的便是山中的安危,毕竟现在山中兵马只有万余人,且将士们的父母家眷都在山中,还囤积有大量的粮草物资,这些都是我大军的命脉。一旦伏牛山有失,我大军军心必散,便大势去也。故而,一定不能让此事发生,否则不可收拾。这也是小弟让兄长留守山中防守原因。兄长领军有方,且作战无畏,这等重要之事,非兄长担当莫属。但小弟其实也很担心,虽然兄长勇武无畏天下无人能及,但毕竟只有一万兵马,还要护着山中十几万百姓妇孺,守护存储的百万粮草和大量物资。若对方派兵马前去袭击,恐难抵挡。好在这些担心已然是多余的,女真人和吕老贼显然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兄长心中也必焦灼担心,但小弟告知兄长,很快便有援军抵达伏牛山,你手中的兵马将会很快壮大,到时候即便女真人和吕老贼醒悟过来要攻伏牛山,恐怕也将铩羽而归。”

    “……小弟对兄长只有一个要求,再坚持半个月时间,保证山中的安全,届时局面必然扭转。王爷已然登基,消息你一定也得知了,那正是我激怒吕贼和女真人的计策。小弟之所以仓促请王爷登基为帝,便是要吸引的老贼和女真人不顾一切的前来围剿我大军,这样他们便不会将注意力投在伏牛山中。而皇上登基之后,不少地方官府也积极的响应,宣誓效忠。江淮之地,巴蜀之地的部分州府将会出兵响应,你接此信之后便即派出人手与之接洽,将各地兵马汇聚于伏牛山中。你的手头很快便将有大量兵马汇聚。我估摸着,半月时间,你手头兵马便将扩充至五万人,届时依托山势,再不惧为敌所乘,那也是我们唯一的弱点之处。现如今女真大军和吕贼兵马为我大军所吸引,我们会假装粮食物资不济,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继续围困我们,为你争取十余天的时间。希望兄长万万挺住这段时间。”

    “山中我妻儿皆在,兄长可替我看护照顾,告知她们一切很快便将有转机。兄长也当照顾好自己,酒要少吃,多看多问多想,确保万无一失。相见之日,再把酒言欢,共叙兄弟情谊。又及:此信不可示于他人,山中亦有眼线,以免走漏意图。阅后即焚,切记切记。就此搁笔,小弟林觉亲笔。”

    李国仇一口气将这封信完完整整的读完了。

    即便已经读过这封信,但因为对大周文字半通不通之故,完颜阿古大和手下众将也只读了大概之意。所以,此刻李国仇完整的读出这封信的时候,完颜阿古大和众将领还是聚精会神的听了一遍,并且从中获得了之前并没有完全获得的信息。此时此刻,完颜阿古大的嘴巴笑的已经合不拢了,他完完全全的清楚了这封信的全部内容。

    “哈哈哈,真乃天助我也。老子总觉得有些事不对劲,总觉得有些事没有做,一直觉得局面不该如此,似乎有些东西该做而没有做。现在这封信一来,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我心里一直想的便是要去抄他们的老巢。落雁军是山中匪兵,山外并无城池地盘,唯一的巢穴便是伏牛山了。只要端了他们的老巢,他们便无所依靠。更别说这些兵士的家眷父母粮草补给物资还在那伏牛山中,这不是釜底抽薪之策么?老子居然一直没转过这道弯来,当真愚蠢的很。哈哈哈哈。”完颜阿古大抚须大声狂笑起来。众女真将领也纷纷大笑起来。

    李国仇也从惊讶之中恢复了过来,忙问道:“大首领,这封信从何而来?这信是那林觉所写?”

    完颜阿古大笑道:“你不是看到了么?信尾署名是林觉,那还能有哪个林觉?那林觉还想用信鸽将这封信送出去,殊不知在我女真大军的围困之下,便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出去。我海东青信使在天空盘旋这么多天,总算是截获了他们的信鸽,哈哈哈,那林觉怕是还以为他的信已经送出去了呢。他还不知道他的这封信正好暴露了他的全部想法,暴露了他的软肋。真是笑死我了。就像当初耶律宗元妄图掘坝泄洪淹死我大军一样,被我们截获了情报却不自知,一举一动尽在我们掌握之中。嘿嘿,这林觉聪明是聪明,但却也不过如此。”

    众将纷纷狂笑道:“那小子虽然智计百出,却终究没有大首领的手段高明。可笑他现在还蒙在鼓里不自知。”

    “可不是么?海东青可立了大功。前年耶律宗元的毒计便是海东青截获了情报,现在又截获如此重要的信件。大首领得赏赐海东青些封号了,它们可立了大功呢。”

    “呸,说的什么话?那是大首领的手段高明,海东青又不能天生便会截获情报,还不是靠着大首领的驯养调教么?没有大首领调养它们,它们可什么都不会。这本就是大首领的高瞻远瞩,早十年前便开始驯养海东青用于作战了。”

    “……”

    众人七嘴八舌热烈的争论着,拍着马屁,阿谀奉承。完颜阿古大捻着黄胡子呵呵而笑,显得受用之极。

    不知为何,李国仇却隐隐的觉得心里有些不太踏实,如何的不踏实,他也一时说不上来,只静静的皱眉沉吟不语。

    完颜阿古大看见李国仇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快,皱眉问道:“军师,你似乎并不为这个消息而高兴是么?”

    李国仇忙道:“非也,在下想问一问,大首领接下来想怎么做?”

    完颜阿古大呵呵笑道:“这不是正跟诸位商议么?我的想法自然是要立刻派兵去攻下伏牛山,抄了他们的老窝。待我们拿了林觉的妻儿在手,瞧他还不乖乖投降么?哼,居然跟我做戏,故意吸引我大军围困他们,拖延时间。现在被我们洞悉了意图,他便再无欺骗我们的机会了。”

    李国仇咂嘴道:“大首领是要抽调兵马去攻伏牛山么?然则这里怎么办?大首领想要抽调多少兵马前去呢?”

    完颜阿古大皱眉道:“这我倒是还没考虑清楚,那伏牛山据说山势险峻,还有不少的防御工事。当年那林觉亲口跟我说过,他以三万多兵马硬是击败了大周皇帝郭旭率领的十几万禁军兵马。可见不能掉以轻心。所以起码也得调集四五万兵马才成吧。”

    李国仇吸了口气,轻声道:“大首领,您对这封信的内容便一点没有怀疑么?”

    完颜阿古大一愣,瞠目沉声道:“你这话是何意?”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