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九二章 胜利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处的一幕只是一个缩影,同样的一幕在其他五处坡道上也正在发生。山岗西侧四处坡道,东侧两处缓坡处,进攻的骑兵被密集的漫天火箭的连续射击打的晕头转向。山岗东西各处,烟尘弥漫,烈焰升腾。加之甜瓜地雷的不断轰鸣,无数羽箭兜头浇灌,攻山的全部兵马都陷入了极度的混乱和恐慌之中。

    相较于禁军骑兵的混乱和惊恐,女真骑兵则更加的不堪一击。他们的防护措施本就不如吕中天的骑兵完善,自由散漫惯了的女真骑兵甚至有很多人不愿穿着盔甲战斗,因为他们不习惯被盔甲拘束行动。即便是穿着盔甲的女真骑兵,他们的盔甲也是极为劣质的那种。很多都是辽国提供的普通甲胄,本就在防护力上甚为薄弱。所以,一窝蜂火箭筒对他们造成的杀伤远比对原禁军骑兵的杀伤力更大。造成的恐慌和混乱也更大。

    一支火箭射中甲胄齐整的吕中天手下的禁军骑兵身上,只能射杀一人而已。但若是射中没有甲胄或者是防护薄弱的普通女真骑兵身上,则有可能会直接穿透他们的血肉,波及身后的其他人。火箭药囊的爆炸造成的伤口也更加的让人触目惊心。一枚药囊的爆炸甚至可以将整个士兵的胸口连皮肉带筋骨全部炸开,形成一个尺许方圆的巨大孔洞。这种死状,谁看见了不心惊胆寒?

    本来,上一战甜瓜手雷给他们造成的心理阴影便已经极大,女真军中把小甜瓜手雷看做是天雷降临,眼下这烈火劲箭比之那天雷不遑多让,甚至更加的恐怖,这简直是天火降临人间,长生天在惩罚他们女真人么?

    女真骑兵的溃败甚至比吕中天的禁军骑兵还要来的更快,他们的败退也更加迅猛。女真大军的军纪本就散漫之极,凶猛时一个个如狼似虎,一旦不济时却也像堤坝崩溃一般的不可遏制。溃败如瘟疫一般传遍全军,攻击的骑兵和步兵在很短时间里便发生了大溃败。如奔涌而来巨浪,虽然来势汹汹,但却在巨礁山崖的强硬抵抗之下无法寸进,只能退去。

    揽胜塔高处,郭昆所在的位置是战场上的最高点,也是最佳的观察点。他全程目睹了对方数十万兵马猛扑攻山,己方的兵马如何阻击的全过程。一窝蜂火箭筒喷射火箭的壮观场面他也一览无余。他知道一窝蜂火箭筒是大杀器,但他完全没料到居然会强到如此的地步,居然会造成如初巨大的震慑力。那万箭齐发,拖拽着火焰和烟尘的尾迹从山坡上朝四处射出的情形让人毕生难忘。一轮又一轮的火箭喷着火焰四散射击的场面简直让人无法用言语形容其状。

    站在他身旁陪同的一名官员也目瞪口呆的目睹了全过程,惊愕之余,他倒是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我的天,林大帅之前所做的这首词不正是此刻的写照么?瞧那火焰喷发之姿,恰像是花满树,那火箭降落之态,不正是星落如雨么?林大帅早就写词描绘了这火器发射的情形了啊。我们还以为林大帅的词写的是上元夜的灯火,殊不知正是眼前此状啊。”

    郭昆虽不擅诗词文章,但林觉的词他还是知道的,也是有鉴赏能力的。听着官员这么一牵扯,顿觉惟妙惟肖,完全符合。不觉连声赞同。

    敌军混乱大败,山坡上,林觉下达了有限追杀的命令。山岗顶上没数万骑兵早已做好准备,对方骑兵一败,沈昙便大声怒吼着率骑兵向山坡下策马冲杀,追杀敌人。但这追杀也仅限于道山岗下方为止,采用的手段也只是以连弩追击射杀,并不靠近。这种追杀的目的倒不是为了歼灭多少敌人,而只是更进一步的造成对方的恐慌,加速他们的败退。

    敌军骑兵果然溃败的更快,山下绝大多数兵马甚至还没有加入战斗,前方兵马败下来,一个个鬼哭狼嚎的惊恐无状,又说敌人追杀上来了,故而全部不分青红皂白掉头便逃,也管不了太多了。

    完颜阿古大和吕中天此刻也是目瞪口呆,他们万万没料到居然战事会结束的如此之快,己方会败的如此之快。完颜阿古大暴跳如雷,大声咒骂不已,吕中天却紧皱眉头一言不发。

    当山坡上的一窝蜂开始发射的时候,吕中天便同时意识到事情不妙。吕中天恍然想起当初郭旭攻落雁谷是遭遇的火箭阻击之事,那一战他并不在场,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感受,只后来说是被对方用火箭阻击了进攻,具体的情形却也没放在心上。但现在,他才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对方这种火箭的威力。虽然远隔里许之地,吕中天还是感受到了那火器的霸道和凶狠。很明显,林觉有恃无恐,所以才敢守这座小山岗,这便是他的手段了。己方完全是被他算计了,根本不知道他还有这种手段,上了这小贼的恶当了。

    此时此刻,大军全部溃败下来,兵败如山倒,士气尽失,预示着今日进攻已经败局已定了。

    “不准退,传我命令,不准退。巴根,带着亲卫骑兵营去督战,谁敢后撤杀无赦。不许撤退,给我攻。”

    完颜阿古大兀自大声怒吼着,他怎也不肯相信数十万兵马的进攻会这么快便溃败了下来。大批兵马尚未加入战场,根本还没用上力道便结束了。就像是做那种事,进去半截便萎了,那种沮丧和难受便别提了。所以他大声怒吼着,挥舞着狼牙棒暴跳如雷。

    “大首领,今日之战败局已定,大首领不要再勉强了。兵败如山倒,大首领便是杀光了全部人,也是无济于事。”吕中天沉声道。

    “放屁!就这么败了?不可能,怎么可能?这帮混账如此胆小,居然敢逃跑。临阵脱逃都得死。”完颜阿古大怒骂道。

    “大首领,那是火箭火器,瞬间发射的强力火器,摆在山坡上方,完全封锁进攻通道。难道大首领还看不出来么?兵士们只短短时间便恐怕阵亡上万了,他们还怎么敢往上冲?不能怪兵士们胆怯,而是我们上了林觉的当了。这厮明显是做好了准备,等着我们进攻。这番打击措手不及,兵士们是因此而败退的。还是立刻下令退兵,整军商议对策才是。此刻士气低落,军心涣散,这时候强行进攻,也没有好结果。对方的那种火器是他们没有见识过的东西,造成大量的死伤,导致兵士们心理崩溃才会溃败。那火器确实凶狠,硬冲怕是要造成大量的伤亡。何必白白上去送死。趁着现在伤亡不大,暂时撤退下来也未必是坏事。待我们找到破解之法,再行进攻或许更好。”

    完颜阿古大牙齿咬得咯咯响,沉着脸皱眉不语。身旁一人轻声道:“大首领,吕相说得对,对方那是连发火箭火器,杀伤力极大,得先找到破解之法才能进攻,不然白白损失兵马。硬冲怕是冲不上去的。而且……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其他厉害的火器等着咱们呢?不可冲动啊。”

    完颜阿古大转头看了看说话之人,却是军师李国仇。

    “你他娘的吹得天花乱坠说你很有本事,这时候你怎么不显出本事来?李国仇,你不是对火器有过钻研么?怎地那林觉能有这么多的火器,你却一个造不出来?赶紧给我想办法,这火器如何破解,你必须尽快给我拿出办法来。他娘的,气死老子了。我们这么多兵马,硬是没办法拿下这座小山岗,真是天大的笑话。”完颜阿古大啐骂道。

    李国仇满脸通红,躬身道:“在下……在下惭愧,那林觉……怕是……怕是不是常人。这个……他……也许真的是……那个……在下必全力想办法应对便是。大首领息怒。眼下还是整顿兵马,安抚军心为好。林觉他们其实也不敢攻下来,此战也不能说是败了。大首领不必太恼怒。”

    李国仇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他想说出一些事情来,但是他又知道自己即便说出来那个秘密,也无从解释清楚。而且也有可能牵扯到自己的身份之秘,还是不要提及的好。面对完颜阿古大的责骂和羞辱,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完颜阿古大长叹连声,知道李国仇说的也是实情。他之所以气愤是因为没有攻上去。卯足了劲的进攻却落得败退而回,面子上着实挂不住。但真论损失,此战也没损失多少人。对方也不敢追下来。眼前局面还在己方掌控之中,倒也并没有完全崩盘。先稳定兵马,再做计较。此刻再逼着溃败兵马进攻,那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撤兵的号角声响起,败退下来的马步军退到山岗之下数百步之外,远离了那噩梦般的斜坡和上岗下方的战场。对方的追击骑兵也只敢追到坡下,撵着射了些箭,便也撤回山岗之上。大军兵马惊魂稍定,不再胡乱逃窜。将领们开始嘶哑着嗓子招呼自己手下的兵马集合整队,统计损失,局面渐渐平稳。

    实际上真正接战和遭受打击的兵马数量并不多,只有六万多人参与了山坡上下的战斗冲锋,绝大多数的兵马甚至还没抵达山坡上便被前方的溃败裹挟而回。这些人甚至还没有尝到火一窝蜂火箭筒和小甜瓜手雷的滋味,只是不明情形的跟着败退下来罢了。

    一场卯足了劲的数十万人的攻击在进行了不到两个时辰后就这么戛然而止了,着实的让进攻一方将领和士兵们憋屈难受。而且甚至连和对方肉搏的机会都没有,便被对方居高临下用手雷和火箭以及连弩.弓箭歼灭了两万多骑兵和万余步兵。以战果而论,这是一场完败,只不过不是致命的大败罢了。但此战对士气的打击极大,以至于所有的兵马整顿归营之后,数十万兵马的大营中死气沉沉,像是坟场一样的安静。

    ……

    山岗之上便是另一番景象了,落雁军守军欢呼雀跃,拥抱庆贺。本以为今日必是一场血战,本以为今日活命的机会寥寥,但没想到居然如此轻松的便击退的对手。

    是的,轻松这个词完全不夸张。落雁军的伤亡甚至不到两千人,其中一部分还是最后的追杀阶段,战马从坡上冲下去的失蹄导致的自己的摔伤。真正死伤在攻方手中的不千人。那是因为整个战斗的过程都是一边倒的杀戮。双方真正的肉搏战并没有发生,只在对方骑兵冲上缓坡中段时,第一道工事内的弓箭手撤退不及被他们杀了不少。这样的伤亡在这种级别的大战中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了。

    所有人都明白,今日之战之所以如此的‘轻松’,那可不是落雁军将士本身的战力有多么的强悍,那完全是林大帅的布置得当,人马火器分配合宜。更重要的原因是林大帅发明的这些火器。落雁军已经不再是那种靠着肉搏拼杀取胜的军队,他们的战斗方式已经完全因为所拥有的火器而改变,未来所有的战斗都将围绕着他们所拥有的火器来布置。

    林觉策马带着白冰孙大勇等一干亲卫骑兵从山岗上小跑而过,所到之处一片欢腾高呼。将士们高声欢呼着林觉的名字,眼神中的崇拜和热烈毫不掩饰,钦佩之情也溢于言表。倘若不是有所克制,他们恐怕都要高呼万岁了。他们当然会如此,正是眼前这个男子让他们轻松的赢得了这场战斗,没有人怀疑今后在他的率领下还会赢得更多的胜利。此时此刻,本就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不高的新皇郭昆在他们脑海之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子,他们都忘了有个‘皇上’的存在。

    他们可以忘,林觉可没忘。一行数十骑在山岗巡视一圈之后回到了揽胜塔下的大帐之前。郭昆站在大帐门口正在等候,见到林觉等人到来,沉静的脸上瞬间满面春风。

    “林觉,哈哈哈,朕都不敢相信啊。这一战居然就这么便胜了,简直不可思议。朕在高塔上目睹了战况的全部情形。没想到一窝蜂火器居然已经强悍如斯。朕的看傻了。哈哈哈。此战全赖你运筹帷幄之功,朕不知该说什么话才能表彰你的功劳呢。”

    林觉翻身下马,抱拳行礼道:“那里那里,全赖皇上洪福,将士用命。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安排罢了。”

    郭昆笑道:“那可莫要自谦,大伙儿心里都明白。没有朕在,这场仗还是会赢。我大周可以没有朕,但不可没有你林觉啊。”

    林觉心中咯噔了一下,看着郭昆的笑脸,咂摸着他话中之意。郭昆也似乎也觉得自己暴露了心中的酸意,忙道:“进大帐说话,朕命人沏了热茶,诸位都辛苦了,进帐喝茶说话。”

    林觉和众将领官员拱手道谢,纷纷进入大帐之中落座。香茶沏上,众将领兀自在兴奋之中,互相大声笑谈着战斗的过程。

    “今日之战可真是出乎意料之外,我都准备好了要战死疆场了,却没想到这么轻松便击败他们了。他们也太脓包了,这么多兵马在手,却一个个胆小如鼠。这样的兵马也来打仗,滚回北地放羊去吧。”

    “你这话可说的不对,他们可不是胆小如鼠,而是他们遇到我落雁军才会这么脓包。那一窝蜂火器招呼在你身上,你能不逃?可别乱扯淡,真要是摆开架势肉搏,你便知道他们的厉害之处了。女真人一路南下,击败了朝廷数十万兵马,真当他们是纸糊的么?可不能轻敌。”

    “正是,他们可不是脓包,而是我们更强。此战我们有地形之忧,火器之忧。大帅布置得当,运筹合理。将士们临危不乱,配合默契。这才教他们大败而回。可不是什么对手太弱,也不是什么侥幸。”有人冷静的分析道。

    “说的很是。只不过他们跑的太快,搞得我们都感觉还没出力,他们便跑了。大帅也不许追击,有些不上不下半吊子的不太舒坦。”

    “这话又不对了,你难道还想让他们冲上山岗来肉搏一场不成?他们一旦突破山岗,这场仗便败了。这场仗的目的便是击溃他们。追击?那当然不能。他们虽败,伤亡的兵马可不多,追杀也只是适可而止,莫非你还打算冲到他们大营里去送死不成?”

    “……”

    众将领七嘴八舌的互相争论着,场面甚是热烈。但很快便随着郭昆和林觉的落座平静了下来。

    郭昆笑着看着林觉道:“林觉,朕开心的很,此战大胜,完颜阿古大和吕中天想一口吃掉我们的企图破灭了。我落雁军听过了这一关之后,声威大振,士气高涨。朕不知道,下一步可有什么打算呢?”

    林觉拱手笑道:“皇上倒是心急啊,眼下的事还没眉目呢,都考虑下一步的事情了。皇上,诸位,我不想扫你们的兴。但看你们一个个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却不得不给你们泼冷水。适才马青山说的话我听到了,他的话是对的。这场战斗虽然胜了,但却并没有扭转局面。歼灭了对方的两三万兵马也算不得什么,他们主力犹在,无非是对我们更加的忌惮,士气也受了影响罢了。但他们尚有近三十万兵马,这是不争的事实。这时候谈胜利为时过早。我希望你们能有清醒的认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