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八七章 识破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间紧迫,虽然林觉在之前数日便有了布置,但是当铺天盖地的敌军涌在山岗之下的时候,连林觉都认为防御的安排尚有不足,将士们更是抓紧一切的时间做好防御作战的准备。因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敌人会很快发动进攻。

    然而,敌军围困山岗的第二天清晨,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发生。落雁军众将士眼巴巴的等到了日上三竿,对方兵马却没有任何的动作。林觉上了揽胜塔观察敌营的情形,在千里镜逡巡之下,发现对方营地中兵马安然不动,部分敌军正自加固营寨寨墙,平整大营地面,忙的不亦乐乎。看起来一点也没有急着进攻的样子。

    众将领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敌人到底是在干什么。他们似乎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此刻加固营寨,难道还怕落雁军去袭营不成?那又怎么可能?落雁军此刻根本不可能主动去进攻的。

    林觉也心中疑惑,但他不想轻易下结论,于是下令保持警戒,静观其变。这一等便等到了春阳西斜,眼看着这一天都要过去了,对方压根也没有任何的进攻迹象。越是如此,落雁军上下的心里反而越是疑云重重。众人总觉的有些不对劲,总感觉对方似乎正在酝酿什么阴谋。

    申时初刻,林觉召集了军中主要将领在大帐之中议事。经过一天的观察,他已经判断出了对方的战术意图了。面对众将领疑惑的询问声,林觉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判断。

    “诸位,敌人很狡猾啊。他们没有像我们之前判断的那般迅速发动进攻,反而按兵不动,加固营寨。本帅判断,他们这是打着围而不攻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的如意算盘呢。他们忌惮我落雁军的战斗力,并不想强行进攻,所以应该是想困住我们,让我们物资粮草消耗殆尽之后,逼着我们主动突围跟他们交战。嘿嘿,没想到啊,我本以为以完颜阿古大的风格,应该不会有这么多的花花肠子,但我却忘了吕中天这老贼老谋深算,这个计划必是他提出来的。”林觉沉声说道。

    众将听林觉这么一说,顿时如醍醐灌顶一般醒悟了过来。之前马青山孙大勇等人其实已经隐约觉察出对方的意图,现在大帅这么一说,他们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帮缩头乌龟,三十多万兵马居然都不敢进攻我们?这也太脓包了吧。居然想要用这种办法困死我们,当真是耻辱。”

    “可不是么。他娘的。都被咱们吓破胆子了,这都不敢进攻,不如一头撞死。一群缩头王八乌龟蛋,没卵蛋的玩意儿。”

    众将领议论纷纷喝骂不止,有人建议立刻组织人去山岗下方对方阵前骂阵。有的建议林觉写战书送到对方军营去好好的羞辱这帮胆小如鼠的家伙。

    林觉摆手让众人平静下来,沉声道:“都不要乱说话,什么叫胆小如鼠?不怕死的硬冲硬杀便是英雄好汉?打仗当然要动脑子,他们知道我们火器厉害,难道还要硬冲?就像两人打架,明知对方拳头硬,还要硬把脸伸到对方拳头上?他们围而不攻的策略恰恰是高明的谋略。上兵伐谋,不懂谋略的兵马是乌合之众明白么?况且他们针对的正是我们的命门,真要是困住我们多日,那正是我所担心的。”

    “大帅是担心我们会饿死在这里么?不至于吧,我们携带的大量压缩干粮足够我们支撑多日。一小块便可饱食一餐,每名兄弟都携带近一个月的干粮。想饿死我们?那不是笑话么?怕是他们自己先会熬不住。他们三十多万兵马的消耗,比起我们来他们应该更难熬才是。他们能有多少粮草可以消耗?”负责后勤物资调度派发的杨秀沉声开口道。

    “是啊,咱们的压缩干粮和各种军用干粮充足的很。几种干粮都很耐存放,又不占用太多的重量。此次大军携带了大量军粮,根本不用担心粮食不够吃。他们想困死我们是不可能的。”将领们纷纷附和道。

    林觉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大军的干粮充足。早在一年前,林觉便开始研制行军干粮。集思广益征集了好几种便于携带的干粮品种。此次出山之前,制作了大量的干粮供给军队。光是落雁军士兵,每人身上便携带了一个月份量的压缩干粮。这还不包括三千名后勤兵马所随军携带的大量其他的军粮品种。落雁军从出山时刻起,军中其实无一粒粮食,吃的都是军用干粮。战马吃的也是压缩的豆饼等马料。到现在为止,其实消耗了不到一半的份量,根本不用担心粮食的补给问题。林觉就是要以这种方式让自己的兵马成为一支能长期续航,不必受制于补给粮道的军队。所以落雁军才可以行动自由,而不必考虑许多常规兵马所需要考虑的东西。

    但是,光有粮食却是不够的。

    “诸位,莫忘了这山岗上可是没有水源的。压缩干粮可以携带,水可是没办法大量携带的。没有水喝,那些干粮你们咽的下去?三天不喝水,人马都扛不住。一天下来,你们的水囊怕是都空了吧。军中的水车也已经空了一大半了吧。之前可以去汴河中运水上来,现在被他们团团围困,如何汲水?除非老天爷天天给咱们下一场雨,否则,不出数日,我们都要渴死在这里了。这才是我们的命门。他们饿不死我们,但是会渴死我们呢。”林觉苦笑着说道。

    “嘶……”

    众人吸了口凉气,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人人都知道粮草的重要性,但却忘了水源的重要性。大军扎营都是在靠近水源之处,随时从河流湖水中取水使用,自身携带的只是少量饮用水,毕竟水这玩意可不能压缩,且又不轻巧。人马一天下来需要大量的水,携带大量清水随军是不现实的。这十里长岗上确实并无水源,只有七八处下雨积聚雨水的小水坑而已。大军用水都是从南边的山岗下去,到汴河边用水车汲水供给军用。现在敌军已经围困了山岗,取水之路断了,马上就要没水可饮了。

    “大帅所言甚是,下官正要向皇上大帅禀报此事。军中三百辆水车已经空了一半,下官在山岗北侧找到了几处水洼,只是水源浑浊只能沉淀后供给马匹饮用。军中饮水恐难支撑到明晚。正要请大帅示下,要不要派出兵马护送汲水车队去汴河取水呢。”杨秀起身拱手道。

    杨秀的话进一步的证实了林觉的担忧,众将领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这可不是开玩笑。水和粮食同样的重要,在某些时候甚至更重要。军中断水,那将是个可怕的坏消息。敌军这围困之策看来只需两三日便要见效了。

    “杨大人,派兵马保护取水是不可能的,他们既然决意要围困我们,岂会容我们去汴河汲水?兵马出动,他们便会围攻而至,不但水取不回来,连派去的人马都回不来了。这样,从现在开始,你需实行节水配给的办法,除了人马的饮用之用外,不准浪费任何一滴水。另外几处水洼泥塘之处,我建议你带人挖土打井。虽是山岗之上,但既然有水洼泥塘,想必下方渗有清水,否则这山坡上的树木也未必能活。这是黄土岗,不是砂土岗,应该会出水。杨大人即刻带人去挖井,沿着水塘边缘树木葱郁之处往下挖,挖的深一些,我认为必然出水。总之这时候既要解决,也要多想办法,绝不能因为水的问题影响整个战局的布置。这件事本帅也有责任,事前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应该早做准备才是。本帅从此刻起一日只用一囊水,绝不多用一滴,以做表率。”林觉沉声说道。

    林觉的语气并不慌张,在猜测到对方的意图之后,林觉第一个想到的问题其实便是饮水的问题。林觉骑马跑了几处山岗上的泥塘水坑的位置,他认为打井取水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几处水洼泥塘位置树木很多,就算山岗位置高于地面,但树根会锁住水分这是常识,打井是肯定能出水的。也许水不多,但多打几口,或可解燃眉之急。再说时近三月,春雨随时会下,所以林觉并不觉得太慌张。起码短时间内,应该是不至于会因为水的问题陷入窘境。但长时间下来恐怕不成,然而林觉却又怎会允许落雁军被长时间的困在这里。

    杨秀闻言忙躬身道:“下官遵命,下官即刻去办。”

    林觉点头,转向众将道:“诸位,粮食和饮水的问题短时间内不会有大碍,诸位不用担心。我今日召集诸位来,也不是讨论这些吃吃喝喝的问题。本帅是要告诉你们,你们莫以为他们按兵不动便可以掉以轻心。今日绷紧了一天的神经,对方没有发动进攻,你们有些人或许会松懈了。本帅告诉你们,明日敌军一定会进攻我们。我希望诸位今晚好好的养精蓄锐,做好明日迎敌的准备。这才是我想要跟你们说的话。明日一早,所有人手必须到位,必须准备充分,给予他们当头猛击,教他们尝尝我落雁军的手段。都听明白了么?”

    众将领惊愕不已,都觉得大帅有些语无伦次,说话前后矛盾。

    有人忍不住问道:“大帅,既然他们用围而不攻之策,想要困死我们。怎地大帅又说他们明日必会进攻呢?”

    林觉呵呵笑道:“山人自有妙计,你们只需听我的命令便是。他们不攻,本帅也要逼着他们动手。”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