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七七章 初心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觉点头道:“所以,当时你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拼搏,不肯就那么死了,因为那会很不甘心。所以你看,有时候人的目标就是那么简单,当初那时候,你们只是想要生存下来,活下来而已。你们唯一的想法仅此而已。你们并不知道落雁谷后来会有蓬勃的发展,你们会成为统帅数万兵马的将领。我落雁军有朝一日也能和数十万人马的敌手正面作战,并且战而胜之。而且,我们也可以有争霸天下的资本是么?这些你们当时统统都没想,你们只是想着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你们拼尽全力是不是?”

    梁七想了想点头道:“是,当时那是我们唯一的目标。那是只想着能活下去,那里能想到今日?”

    林觉道:“几位兄弟,人有时候的欲望就那么简单,只是为了活着而已。但是后来,你们便不会只想着活着了。我们建立了落雁军,我们发展壮大了。我们想法便不再只是活着,我们要活的更好。我们建造了水坝,开辟了山谷。我们最终一统了伏牛山,成为伏牛山的主人。我们庇佑数万百姓,我们开始招兵买马,开始心里想着山外的事情。直到后来,我们高举大伐郭旭和吕中天的大旗。然后,到了现在,你们跑来劝我当皇帝。当初你们为了活着而战的时候,绝对不会想到会有现在的想法吧。你们绝不会想到有一天你们会因为我要拥立小王爷当皇帝而心中不忿是吧?是什么让你们从只为了生存的简单欲望,到了今天操心谁当皇帝的事情呢?这一切,只能归结于无休无止的欲望。每个人都难以避免的便是心境和环境的变化带来的欲望的膨胀。一个穷人他起初只是想吃饱饭而已,衣食无忧的时候他又想娶妻生子,娶妻之后又想纳妾,纳妾之后又想当官,当官又想往上爬,最后又想当皇帝,当了皇帝又想长生不老。人的欲望无穷无尽,正所谓欲壑难平。这世上总有更好的东西让人想去攫取。所以,一旦无法遏制自己的欲望,便忘了自己当初的初心,为欲望所左右,无法看清自己,无法控制自己。那么,便为无穷的欲望所吞噬。”

    梁七孙大勇等人沉默不语,原来林大人并非是要和他们忆苦思甜,而是借此告诉他们一些道理,解释他的行为。

    “……人一旦只为自己的欲望所左右,便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你们看郭旭,他为了当皇帝不择手段,不顾一切。连他的父兄都不放过。最终导致内忧外患的集中爆发,搞垮了大周江山在。他自己也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最后身死名裂。再看看吕中天,原本身为大周宰相,不能说是贤相良臣,但也算是中规中矩。但正是因为野心膨胀,想把控朝政清除异己,进而昏了头想要窃国为帝,这都是欲望一步步膨胀而不加遏制的表现。那女真大首领完颜阿古大,他本可以一统北方,成为北方雄主,这是他能力范围的事情。但欲望和野心促使他率军南侵,想要吞我大周江山。他能成功么?无论这些人能否成功,他们所带来的都不是好事,都是生灵涂染的腥风血雨,都是天下大乱,人命如草芥的苦难和死亡。也许有人会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是,这句话当真便是正确的么?所谓天命之子,必然是水到渠成,顺势而为,而非是以自己的欲望挑起腥风血雨,强加于人,给天下百姓带来苦难。那种人是绝对不能成功的。”

    林觉缓缓在帐中踱步,声音不大,但镇定安宁。

    “……以我个人而言,我当初的想法也很简单。我的处事之道很简单,那便是让自己和身边的亲人兄弟都能好好的生活,不受欺凌压迫,不必身不由己。直到今日,我依旧是这么想的。这话说起来简单,但其实很难。当今之世,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受他人欺凌,那是极难的。这简单的想法,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达到,但那正是我要努力的方向。时至今日,这种想法之中也多了许多其他的外延。比如说胸怀天下苍生,比如说大周社稷的存亡,以及兑现我对我所在乎的人的承诺,对我所尊敬的人的衣钵和精神的传承。等等这些看似已经脱离了我的初衷,但其实仔细的想一想便会明白,所有的这些都是建立在最初的目标上的东西,是相互融合扩充的,看似已经很大,但其内涵却是如初的。”

    林觉看着梁七等人似乎有些迷茫的样子,于是笑了笑,进一步的解释道:“譬如我考功名,说白了便是想当官。因为我知道,当了官我对家族和身边亲人的照顾和保护会必我林家只为商贾更加的有利。但我和别人不同的是,别人是为了名利当官,我是为了当官而当官,这是不同的。再比如我建立落雁军之举,那是因为在伏牛山那种弱肉强食的环境中立足,只能靠强大的武力。所以我们建立了落雁军,并且招兵买马扩大实力,其目的自然是保护自己不被别人吃掉。倘若我们不那么做,便早就死在了左宗道乃至秦东河之流的手里。但是有一点要明确,落雁军的建立和扩大是为了保护自己,而非去欺压奴役别人,带给别人痛苦和灾难。更不是处于什么野心。有人招兵买马便是为了争霸天下,有的人则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便是不同。所以,我之后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那个最初的初衷罢了。我这么说你们应该明白了些吧。”

    梁七孙大勇等人微微点头,林大人这番话说的比较直白,倒是能够听明白他的意思了。

    林觉的声音继续响起:“当然了,有些事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我们要保护的人。当初我个人只是要保护我的身边人,那或许只需我当个官得个功名便能做到的。然而后来,我结识了慕青,认识了你们这些兄弟,我想要维护的人便越来越多。你们的父母妻儿亲朋好友,很多我不认识的人也都裹挟其中。就像滚雪球一样,这个雪球越滚越大,人数也越来越多。为了能保护越来越多的人,我们只能不断的让自己变得强大。落雁军之所以不断的扩充变强,某种程度上是不能不变强,因为若无相应的能力,便无法保护和庇佑我们的亲朋家人。其实到了现在这种情形,我们所要保护的已经不仅是伏牛山中的人了,而是整个大周的百姓。正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当有一天想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便会觉得这不是虚言。到了一定的境界,你们会无法无视百姓的苦难,你不能只为你的亲人朋友的生死去考虑,你必然对他们生出保护之心。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强者有保护弱者的天然责任,而非是去欺凌他们。天下人其实都是需要保护的对象,这便是我落雁军最终举旗而反的原因。深究根本,内涵未变,不为争霸天下,只为保护苍生。”

    众将领微微点头,到此时他们终于真正窥见了林大人的内心。林大人的心路历程是一以贯之的,他没有忘记他的初心。今日的局面,说到底便是一路身不由己,一路形势所迫,一路混雪球所致。他无法停止自己的脚步,他不能不去战斗去扩充实力,因为在他心目中需要保护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天下苍生都已经纳入了他内心觉得需要保护的范畴。所以他不能让他们挣扎在苦难之中,所以他要领军出山,要解决这些问题。

    “你们是一番好意,只是你们误会了我的本意。我不能说我林觉毫无争夺之心,这世上每个人都有争夺之心,因为这是人的本性。谁不希望自己建功立业,成为这世界的主人。哪个男儿不热血,更何况我林觉自认为不必许多自命不凡的帝王将相的能力差。我若是想干些什么,应该也有成功的机会。然而,这从根本上便违背了我的初心。我大周本身并无过错,惶惶中原上国,礼仪之邦,屹立世界之巅。无论哪一方面,都像是一座高高的灯塔,照耀着周围的黑暗。那些蛮夷之国海外番国,跟我大周比起来简直是一群野蛮人。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文明国度,只可振兴,不可摧毁。所谓大破大立,指的是朝廷上下的架构和运作的方式,而非文明和文化。吕中天已经做了个极坏的榜样,现在很多人一定都已经蠢蠢欲动,我若加入其中,则天下大乱,烽烟四起。整个大周将四分五裂,各自为王,陷入相互征伐的乱局之中。百姓将遭涂炭,文明将遭摧毁,成千上万的人将死去。女真人将乘乱得利,野蛮将碾压文明,那便是历史的倒退。那是我绝不会做的事情。当此之时,我更要拥立正统,尽快结束这纷乱之局,那才是实现我的初衷,最大限度的保护天下百姓,保护大周文明不受践踏和倒退的最佳的选择。这便是我给你们的回答,不知道你们听没听懂。”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