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六零章 可疑人物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月初了,免费月票投了吧各位。)

    “哥哥,你和林郎都是我的亲人,我只是不希望你们将来兵戎相见。哥哥,你若攻大周,你们必要是要战场上交战的。林郎当初便跟我说过,他说你一旦得势,便会对大周动手,说你野心甚大,贪心不足。当初我并不以为然,然而现在,我却是明白了,夫君说的一点都没错。哥哥,你收手吧,你……你不是林郎的对手的,我不希望你们之间打的你死我活……”

    完颜明月那晚说的话犹在耳边,当时完颜阿古大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只是感觉到愤怒和痛心。自己的妹妹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羞辱,所以当时大怒不已,没有仔细的咂摸。现在品味这句话,则其中起码包涵两层意思。一则是林觉早已跟妹妹谈论过自己,他看穿了自己的野心,所以想通过明月之口来劝告自己。二则便是,林觉已经做好的和自己为敌的准备,并且很有自信战胜自己。妹子甚至也是知道林觉手里有火器这种东西的,所以她才说自己不是林觉的对手。

    “可恶啊,明月啊明月,你既知道林觉那么多的秘密,居然不跟我明说。哥哥在你心目中便不如一个外人了么?还有林觉,你便当真以为手里有火器便可无视一切了么?这一次,如你识相跟我合作倒也罢了。如你不识相,当真继续和我作对的话,便休怪我无情了。妹子,你也不要怪我,谁都别想成为阻挡我成就大业的障碍,包括你和你的夫君。”完颜阿古大愤怒的这么想着。

    但即便决心未改,现实的麻烦就在眼前。如林觉不愿和自己合作,那么始终要面对的还是如何应付落雁军这强力火器的问题。倘若找不到克制之法,说再多的狠话也是无用。

    当晚,完颜阿古大召集众人商议对策,并告知他们这只兵马便是林觉的落雁军的事实。众女真将领虽然义愤填膺,但除了大骂林觉忘恩负义,和金花公主成亲却又抛弃公主,反而跟大首领反目之外,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特别提及今日对方火器之凶猛的事情,问及对策之时,众将都默然以对,心有余悸。显然众将领也是对今日这火器的强悍的杀伤力甚是惶恐,心生恐惧的。

    完颜阿古大心烦意乱的结束了会议,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在关键时候替自己拿个主意的。一切看来还要自己去想对策。众人纷纷离去之后,有一个人却悄悄的留了下来,那便是军师李国仇。

    完颜阿古大见李国仇没有走,便问道:“军师有事么?”

    李国仇道:“在下有话要跟大首领说,便是对付那火器之事。”

    完颜阿古大忙道:“哦?你有何高见?”

    李国仇缓缓说道:“不瞒大首领说,这火器……本来也是在下一直想要钻研出来的。说白了,我随家族这十年来隐居山野,钻研了许多兵器盔甲战阵战法,其中便包括制作火器。大首领可知道,将来火器必是战场之上的主角,将来两军打仗靠的便是谁的火器更凶猛。刀剑长枪这些兵刃最后都无用……”

    完颜阿古大皱眉道:“你怎知道?你又知道将来的事情了?是不是因为今日见了对方火器凶猛,你便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国仇摇头道:“那可不是。在下……在下也不是能预知未来,而只是……预测趋势罢了。在下也绝非胡言乱语,在下其实也制作了火器呢。”

    完颜阿古大惊愕道:“什么?你也会制作火器?在何处?我来瞧瞧。”

    李国仇沉声道:“我说了,我这几年一直在钻研此物,只是……进展颇微,制作的火器威力不强,实在是……不能用于实战。火器便在我帐中,我无取来给大首领瞧瞧。”

    完颜阿古大兴奋摆手道:“不用取来,我同你一起去便是。”

    李国仇点头道:“那便有劳大首领移步了。”

    两人很快到了李国仇的帐幕里,李国仇从内帐之中取出一个带着细细长长的铁管的粗糙简陋之物,黑魆魆的像是一根老头的拐杖一般,足有四尺多长的东西,异常沉重。

    “这便是你制作的火器?” 完颜阿古大皱眉问道。

    李国仇叹道:“此物制作起来着实困难,想要火器威力强大,必须有冶炼之术,制作强度足够的精铁方可。另外,更需要精纯的火药,方可增强威力。在下钻研了数年,实在是难度颇大。便是这一支火器,还是投奔大首领之后用精炼精铁锻铸而成。因为威力实在不够强,所以便没有告知大首领,免得被认为是儿戏。但今日,得知有人已经能成批量制作火器,我觉得我已经落于人后,倒也没有钻研的必要了。”

    完颜阿古大点点头,接过那火器来,上下打量一番,沉声道:“此物如何发射?”

    李国仇道:“很简单,以火药混杂铁弹子灌入枪口,一木塞夯实之后点火发射便可。”

    完颜阿古大道:“可否一试?”

    李国

    仇咂嘴道:“最好是别试,危险太大。铸锻精铁强度不高,我担心会炸裂。另外火药也不够精纯,力道不够,威力不强。在下试过,是能及三十步之远,三十步之外,势不能穿鲁缟也。”

    完颜阿古大颇为失望,射程若只有三十步,那也太短了些。三十步之外威力全无,三十步之内威力也大不了多少。这东西岂非是废物一根么?不过他还是想亲眼见识见识,毕竟火器之威令他印象深刻,他现在满心里都是想要拥有这种强大的杀器。

    李国仇拗不过完颜阿古大,只得取出火药来,混杂了些许弹药舂入枪管之内。引信从枪口后方侧首的小孔伸出来,以火折点燃,朝着帐外二十步外悬挂着的一件盔甲进行射击。轰然一声爆响,声音倒是不小,烟雾也大的很,枪管口喷出一团火来,声音和样子都很唬人。但是发射之后一去检查那盔甲,盔甲安然无恙,只留下铁弹子打击在上面的密密麻麻的痕迹,却并无损坏。这说明,这种火器威力着实有限。主要是火药不够精纯之故。

    “果然无用。然则林觉那火器为何如此凶狠?”完颜阿古大皱眉道。

    李国仇咂嘴道:“适才在下说了,这跟铁器是否坚固,火药是否精纯有关。您那位妹夫……应该是掌握到了制作的手段。这个……我想问问,您的那位妹夫……到底是怎样的人呢?我的意思是说,他是否有异于常人之处?是否经常说些别人不能理解的话,做些奇怪的事情?”

    完颜阿古大奇怪的道:“你问这个作甚?现在是谈这火器之事,你难道便是要告诉我,你只会制作这种毫无用处的火器么?再说了,我怎知他是怎样的人?我跟他相识不过半月光景而已。”

    李国仇忙陪笑道:“在下不过随便问问罢了。在下是见大首领心忧对方火器凶悍之事,故而来告知大首领一些事实,让大首领不至于忧心罢了。大首领无非是担心对方火器数量庞大,若与之对垒会无法与之抗衡是不是?其实这一点无需担心。”

    完颜阿古大道:“何以见得?”

    李国仇道:“在下穷尽心力,也只制造出这种毫无用处的火器罢了,且花了不少时间精力和财物。对方那种火器明显制作手段比我的高明,但火器制作绝非简单之事,他们手头不会有太多的火器。无论是从财力还是制作手段上,他都不可能让落雁军全部装备火器。那恐需敌国之富,巨量财富才可以做到。且每一柄火器的制作都需要很长的时间。以我自身的经历来看,他们或许只有那一千骑兵有火器而已。换一个角度来想,倘若他落雁军全军有拥有这种火器,足可以一当十,他们又何必只派一千骑兵来袭击?全军开赴前来,跟我们正面作战,我们也莫能与之敌。大首领你说是也不是?”

    完颜阿古大捻着弯曲的黄胡子想了想道:“是这个道理。我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即便对方只有少量火器,正面交战我们也难以匹敌呢。”

    李国仇笑道:“大首领莫忘了咱们还有铁浮屠呢。对方火器可洞穿普通盔甲,但绝对洞穿不了铁浮屠重甲。正面交战,我四千铁浮屠便可将他们踏为肉泥。”

    完颜阿古大一拍大腿道:“是啊,老子怎么忘了我们有铁浮屠重骑了?铁浮屠重甲厚达数分,那种火器应该无法穿透。不过……也很难说,这事儿也吃不准。”

    李国仇摇头道:“我敢以性命担保,铁浮屠重甲绝对能抵挡对方火器射出的铁弹子。要知道地球上的防弹衣内部不也只是钢板,却能抵挡子弹呢,这种霰弹绝对穿不透精铁甲胄。”

    “什么地球上?什么防弹衣?什么钢板?抵挡什么子弹?你在说什么呢?”完颜阿古大一脸茫然的看着李国仇道。

    李国仇自知失言,忙道:“没什么没什么,在下的意思是,铁浮屠重甲绝对可以抵挡对方火器的弹药。正面交战绝对不虚。只要铁浮屠骑兵冲散其阵型,那种火器在混战之中是无法使用的,否则便会伤及自己的兵马。所以,大首领完全不用担心那林觉的落雁军。大首领若是念及兄妹之情不愿与之交战是另一回事,如果选择与之交手,则完全不用为对方火器所摄。”

    完颜阿古大点头呵呵而笑道:“好,有军师这句话,我便放心了。还是军师有本事啊,关键时候军师一番分析,让我顿时心宽。军师,你真是天上掉下来助我之人啊。”

    李国仇躬身道:“不敢不敢,但愿大首领莫忘了之前你我的约定,我帮大首领,其实也是帮自己呢。你我是合作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呢。”

    完颜阿古大眼中精光暴射,哈哈大笑道:“很好,很好。你这么说,我倒也不用谢你了。你放心便是,我会助你复国成功的。但在这之前,你必须全力助我,不得有任何私心杂念。譬如你这火器,不管有无用处,你都需禀报于我。你若不坦诚告知,我焉知你有了火器之后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李国仇色变道:“大首领切莫误会,只是此物不堪用,才没有告知大首领,绝无故意隐瞒的想法,也没有任何其他用意。大首领切勿多心。”

    完颜阿古大哈哈大笑,拍拍李国仇的肩膀道:“我只是这么一说罢了,并非说你有其他心思,你不必紧张。”

    李国仇拱手道:“多谢大首领信任。国仇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完颜阿古大道:“问便是。”

    李国仇道:“但不知对于这个林觉和他的落雁军,大首领有何打算呢?”

    完颜阿古大沉声道:“很简单,若为我所用便罢,若继续跟我作对,便剿灭了他们。那林觉虽然是我妹子的男人,我也不会姑息。当初便不该放他离开,一刀杀了便一了百了了。这一次若他还执迷不悟,必不会有妇人之仁。”

    李国仇哦了一声,轻声道:“那么在杀他之前,可否容将他交给我,我要问他些话。”

    完颜阿古大笑道:“你想问他那火器制作之法是么?”

    李国仇轻轻道:“怕是不止于此呢。我有很多话想问他。”

    ……

    清冷的晨风吹在脸上,站在大帐之前的完颜阿古大精神振奋了些,神情也更严肃了些。

    昨日跟李国仇一番谈论之后,他的情绪其实好了不少。情报已然打探到落雁军正驻扎在数十里外的雍丘县,他必须去和林觉做个了断。他已经决定今天一早便率大军开拔。但昨夜睡在床上的时候,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那便是城中的吕中天会不会在这种时候出尔反尔咬自己一口。

    按理说,吕中天当不至于和落雁军联手,但是吕中天刚刚才暴露了他窃国夺权的诡计,完颜阿古大对他已经没有了半点信任,对吕中天他只会多长些心眼。跟大周人作战,其实最要防备的便是他们的阴谋诡计。这些人出尔反尔自私自利,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完全不讲仁义道德,这一点完颜阿古大已经从吕中天身上领教了。吕中天现在看起来像只温顺的狗,但难保他不会在自己和落雁军死磕时露出獠牙来。自己不应该仓促决定,而应该以防万一。

    就在完颜阿古大准备让身边亲卫召集众将来营帐进一步进行商议的时候,他看见了前营接替胡鲁的副将察尔汗正策马匆匆而来。

    “大首领,汴梁城里来了使者,说奉命来跟大首领商议要事。”察尔汗高声叫道。

    完颜阿古大心中一喜,忙问道:“人呢?”

    “就在后面,他自称是殿前司兵马使陈玢,奉了吕中天的命令前来的。”察尔汗回禀道。

    一个时辰后,完颜阿古大亲自将代表吕中天前来和女真人商议结盟剿灭伏牛山落雁军的陈玢送出了大帐。目送陈玢策马离去的背影,完颜阿古大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是瞌睡送枕头,陈玢代表吕中天前来表明了态度,请求和女真大军联手剿灭落雁军。吕中天愿意派出五万兵马协助女真大军行动。女真大军正面挺进之时,这五万禁军将从南边切断其退路,保证不让对方溜走。

    为了表示诚意,吕中天今日便命人送来五千套甲胄和十万石军粮以及三十万只羽箭,三千顶帐篷等物资,供给女真大军攻袭落雁军的消耗之用。并且同意组织五千青壮百姓来供女真大军驱使之用。

    这对完颜阿古大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之举。他的大军消耗甚巨,之前攻袭城池还能劫掠以补充,现在完全靠后方的运送已经很是紧张。这时候吕中天送来人力和物资,大大缓解了压力。吕中天在这种情形下肯送来物资和人力,则说明他的诚意满满。当然,作为回报,完颜阿古大对陈玢表示,即便郭旭被劫,双方之前的协议依旧有效,解决落雁军之后,自己绝对不会对汴梁发动进攻,而是按照协议去办。

    “大首领,我们还担心他们在背后捅刀子呢,没想到他们比我们还怕。呵呵,这下好了。他们要跟我们联手,我们便无后顾之忧了。”身旁的将领们个个喜笑颜开,心情舒畅。

    完颜阿古大微笑道:“他们给了物资粮草人力给我们,我可并不感谢他们。他们这么做其实是借我们之力去解决他们的心头之患罢了。现在这落雁军便是吕中天的心腹之患,是阻碍他当皇帝的最大的力量。所以他们才会这么舍得。这件事其实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便是吕中天他们其实怕我们怕的要死。我若是他,这种时候必会伺机而动,在背后偷袭我们。而他不但不敢这么做,还担心我们因为郭旭被劫而责怪他们,这说明吕中天就是一个软骨头罢了,他们其实根本不足为惧。反倒是落雁军,倒是有胆量挑衅我们,颇有些骨气。待我们灭了他们之后,整个大周便全是软骨头了。到时候我们想怎么玩便怎么玩。”

    “大首领说的很是。这些大周人统统都是废物,不足为虑。”众将领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