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五六章 弃如敝履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汴梁城里已经炸了锅,百姓们蜂拥至各大城门街市广场的告示栏处去观看皇上公开的诏书。因为道听途说的消息太让人震惊,他们还是第一次无法相信那些街头的流言,在这之前他们可都是对街头的那些流言极为相信的,因为那是他们了解局势的唯一的通道。但今日,他们必须眼见为实。

    各大广场街市的告示栏前人山人海,人们争相挤在告示栏前伸着脖子想要看一眼告示的内容。但是人太多,太嘈杂,场面一度极为混乱。

    各处如丧考妣的哭嚎声此起彼伏,那些看到诏书的人终于证实了流言的真实性,心中不可避免的陷入崩溃。因为,根据大周上的那些内容,他们曾经引以为傲的大周,那个繁华富庶的大周即将完结,而且是以一种很难让人接受的方式终结。

    “告大周官员子民。朕自即位以来,内忧外患层出不穷,朕虽殚精竭虑,无奈德才不足,无力回天。朕亦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同女真联合攻辽,导致兵败国衰,为外敌所乘。今女真人同辽国联合攻我大周,造成我大周赤地千里生灵涂炭之局,朕愧疚难当,悔不自己。今女真人兵临城下,白马渡一败,西北军城外一败,我大周可用之兵已然寥寥。女真人破城已迫在眉睫。当此之时,朕不能不站出来承担此责。”

    “女真人此番南来,欲灭我大周而后快。我大周军民业已竭尽全力。当今之局,若女真破汴梁城,则会屠尽汴梁百万军民。虽则文武百官均欲为国捐躯死战,但朕却不能如此自私自利,明知不敌,却要拿百万京城百姓的性命做赌注。朕已然犯下了大错,再也不能再犯大错了。故而朕派使同女真人和议,只要女真人能放过我大周百姓,朕无可不应。女真人提出的条件虽然苛刻,但朕只要能挽救百万百姓性命,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他们。经过商谈,朕答应女真人的条件。”

    “其一,即日起河北两路,京东两路割让于女真人之手,所属百姓土地城池皆归于女真人。女真大首领完颜阿古大承诺善待我大周百姓,不会滥杀无辜。其二,女真人要朕携我郭氏在京皇族去女真军中为质,朕也同意了。朕知道此去或无归期,但朕为了百万人的性命必须这么做,这也是朕最后能为我大周百姓能做的最后的庇佑了。其三,朕去后,朕无子嗣,但国不可一日无主,朕只能将我的大周托付给朕能信任之人。吕相是朕的外公,也是我大周贤臣,当此之时,朕所能托付江山社稷的也只有他了。他也是唯一能够让你们能振作起来之人,让我大周能延续之人。虽则吕相向女真人请求以身代朕为质,但女真人终不允许他这么做,朕亦不许。朕闯下的祸事朕自己背负,朕的子民朕要保护。吕相也以死相逼不肯接受朕的禅让,但朕知道,他会以大局为重,以百姓为重的。”

    “朕离去后,我大周其实已亡。朕葬送了我大周一百五十年的基业,朕很

    惭愧后悔。就让朕用最后的无用残躯最后保护一次朕的百姓吧。朕唯一希望的是,你们能振作起来,重新开始,跟随新的皇上,开创新的局面。或许将来,会为我大周一雪今日之耻。钦此!”

    每一个看到诏书告示的百姓都无不动容,郭旭登基这三年多以来,百姓们对他根本没有好的印象。不仅是因为流传甚广的关于他杀父弑兄篡夺皇位的不伦兽行,更因为在他即位期间,民生急转直下,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且朝廷高压,因言获罪,滥杀无辜之事层出不穷。朝中正直之臣死的死跑的跑早已人心丧尽。百姓们提及郭旭,除了恐惧和仇恨几无好感。但今日这诏书的内容说的明明白白,女真人要屠城,为了百万京城百姓,他愿意去女真人那里当人质。愿意牺牲自己而拯救百姓。此举让人无比惊讶,也让人动容感动。

    无论他是好是坏,他毕竟是的大周的皇帝。而这个皇帝现在要为了救百姓而牺牲自己了,百姓们本就良善,心中自然涌起复杂的感觉来。可是身为普通百姓,他们又能怎样呢?这几天甚嚣尘上的关于女真人要屠城的消息得到了证实,难道要为了这最后的尊严搭上百万百姓的性命么?感动归感动,有部分人或许血性上来,誓要包围汴梁跟皇上共存亡,但绝大多数的百姓心里想的却是如何保全自己。皇上肯出面去担责救全城百姓,自然是令人感动和钦佩的,可是除了他去之外,怕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更让人意外的是,皇上没有说将大周皇位托付给郭氏其他皇亲。眼前便有一个最有资格即位的人,便是反出京城的梁王之子郭昆。反而皇上将皇位托付给了吕中天,这不得不让人觉得突兀。但或许,在皇上心目中,郭昆已然是皇族的叛徒,早已没有资格当皇帝了。所以皇上要效仿尧舜禹圣贤,禅让皇位给吕中天,以保证百姓能有一个合格的领导者。这事儿虽然让人疑惑,但也许皇上已经没有其他的好办法了。

    但无论如何,这些事老百姓们也无从判断。虽然心中感到绝望、悲哀和恐惧,但却也不免有些小小的庆幸。天塌下来有人顶着,没砸到自己总归是值得庆幸之事。

    午后未时,大庆门外朱雀大街上人山人海。数十万百姓聚集在街道两侧,伸着脖子抹着泪看着宫门方向。因为有消息说,皇上郭旭要离开皇宫,前往敌营了。

    无论是怀着怎样的情绪,郭旭肯以牺牲自己换取全城百姓的性命,终归是令人敬佩和感激的,所以在此时此刻,前来送他一程也是应该的。

    吕中天为首,一干文武官员站在大庆门之外等候着,吕中天脸色悲戚,若有所思。众文武官员也是如丧考妣,一个个哭丧着脸。终于,宫门缓缓打开,没有仪式庞大的排场,没有鼓乐齐鸣的伴奏,只有几名侍卫抬着一顶轿椅走了出来,轿椅上坐着的是身着普通棉袍,面色煞白身子僵硬的大周皇帝郭旭。

    郭旭一露面,吕中天等人便纷纷跪地悲呼:“皇上。”

    长街上百姓们也纷纷跪地,数十万百姓齐声悲呼:“皇上,皇上。”场面极为感人。

    吕中天更是跪地边磕头边叫道:“皇上啊,老臣无能,不能保护大周江山社稷,老臣羞愧无地。今要皇上去以身犯险,老臣更是不能接受。老臣身为大周之臣,死为大周之鬼,今日老臣先一头撞死在皇上面前,以尽臣子之义。”

    说着话,吕中天爬起身来朝着一旁的石柱撞去。一旁的殿前司指挥使陈玢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他。

    “吕相,吕相不可啊,皇上将重任托付给吕相,虽则我们都知道吕相一片赤胆忠心,恨不得以身相代,但事已至此,当以大局为重,以京城百万百姓的性命为重啊。您不要辜负皇上的嘱托啊,您可不能死啊。您一去,满城百姓怎么办?大周江山社稷怎么办?”陈玢和一干大臣们哭叫道。

    吕中天老泪纵横,捶胸顿足道:“我等臣子连皇上都保不住,还有何面目苟活啊。老夫恨不得立刻便死了。”

    众人又连忙纷纷劝解,场面一时闹哄哄的一片。郭旭像是一点反应没有,整个人表情呆滞,没有任何的伤感或者感动,没有任何的情绪。在几名侍卫的搀扶下被架下轿椅,然后机械的登上早已等候在旁边的黑色的马车。窗帘落下,再没有露出脸来。

    马车徐徐而动,官员们像是发了疯一般的哭叫了起来,百姓们也发了疯一般的哭喊起来。有的百姓情绪冲动,冲上街道来拦车,殿前司侍卫保护的严严实实,皮鞭如雨,打的他们不得靠近。有的官员情绪激动,高喊尽忠报国的口号果真撞死在石柱上,有的百姓拿剪刀猛扎自己的胸口自杀。场面变得极为混乱。但在禁军的强力维护之下,丝毫没有影响到郭旭的马车的行进。

    大半个时辰之后,在满城哭喊声中,马车抵达封丘门内。那里已经有数十辆马车排着队伍等候着,马车里一片哭喊咒骂之声,那都是京城中的郭氏皇族的郡王驸马们。他们都必须跟着郭旭前往女真大军之中,据说这是女真人提出的要求。

    吊桥放下,城门打开。数十辆马车在骑兵侍卫的簇拥下驶出了汴梁城,来到了汴梁城外。随着城门的缓缓关闭,将满城哭喊声也关在了城门之内。马车里的郭旭身子僵直的坐在车上,他的脑子是清醒的,但他的身子是麻痹的,在出宫之前,他便被强逼着灌了麻沸散,能听能看但是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堂堂大周皇帝,像是一具僵尸一般任人摆布,任别人在自己眼前演戏,却不能揭露他们一句。

    冷风从马车门缝中吹进来,将郭旭脸上的两行眼泪吹得冰凉透骨。车马辘轳,颠簸前行,想着数里之外女真大军的营地缓缓驶去。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