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四六章 祸心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朝阳初升,汴梁城西西北军大营之中号角长鸣,大批兵马都在紧张的调度集结。

    作为一只长期驻扎在混乱和反抗没有停歇的西夏草原上的兵马,西北军应该是大周兵马之中经历过战斗次数最多的兵马了。东北边镇的兵马虽然跟辽人有过多年的摩擦,但是其作战规模和强度都远远不能跟西北军相比。而且,西北大军应该是大周兵马序列之中作战方式最为独特的兵马。

    因为西北军驻扎在西夏草原的目的便是要维护已经被称为西夏路的安全,镇压当地部族的反抗。在西夏的草原荒漠上作战,需要的是一只强悍的以骑兵为主的兵马,而非和其他大周兵马一样是善于守城攻坚,却在骑兵作战上没有太多的建树的兵马。西北二十五万大军,其中有近二十万都是骑兵,这应该是大周军中最为强大的一只骑兵力量。这便是他们的独特之处。

    当然,有得便有失,主力大军都是适合在草原荒漠上奔袭作战的骑兵,所以他们和传统的大周兵马相比而言,在攻城作战能力上有所欠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太原城下被十余万辽军守军阻挡了月余时间无法攻克太原的原因。因为骑兵攻城可不是什么好主意,西北军也对攻城的训练战斗不多,西北草原上可没有什么坚城需要他们攻打的。所以最后还是靠着从周边的州府搜罗了一堆攻城器械才完成了对太原府的攻克。

    但瑕不掩瑜,眼下这只尚有十五万骑兵的大军集结在西城之外的场景,仍然给人一种铺天盖地胆战心惊的压迫感。十五万骑兵在西城外绵延十余里,人叫马嘶,号角长鸣的场景震撼天地。

    袁振乾身着黑色锁甲,亮银翅盔坐在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上。头盔上的红缨在朝阳下像是一团红色的火焰在燃烧,身后的蓝色披风在寒风之中猎猎,宛如一道青烟。正值壮年的袁振乾策马立在中营高台上,自有一种肃杀的气质。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颧骨凸起,鼻侧脸庞上的一道伤疤没有破坏他的气质,反而更增加了他的悍勇之气。

    原本按照计划,今日西北大军是要进京城的,但是此刻,大军的集结却不是要进城。

    昨夜在吕中天的书房之中,吕中天和袁振乾推心置腹了一番,表示要将大周枢密使之职让给袁振乾。但为了袁振乾能够更好的履职,更好的让桀骜不驯的禁军将领们心服口服,也让袁振乾能够短时间便能赢得更高的声望,吕中天向袁振乾提出了一个建议。

    吕中天告诉袁振乾,西北大军一到,现在大周兵马的总数已经超过三十五万人。而昨日攻城失败之后,女真人的三十万大军最多还有二十三四万兵马。己方兵力已经大大的超过的女真兵马的数量,且无论士气装备都全面碾压。在这种局面下,当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对女真人展开攻击。

    吕中天告诉袁振乾,他的计划是,明日袁振乾率西北军十五万骑兵从西侧攻击女真大军,他将命将率领十五万禁军出城从东侧展开攻击。两只大军呈掎角之势,硬生生的将女真大军搅碎。这一战己方全面占优,胜利没有悬念,女真人必然溃散。这样一来,袁振乾的西北军作为骑兵主力必然立下大功,而袁振乾也将因此战而声名远扬,令禁军上下和朝中文武京城百姓们叹服。这之后自己再趁热打铁,将枢密使之职让给袁振乾,上下便再无异议了。因为这解汴梁之围,击溃来犯女真强敌的通天的功劳将会让所有质疑的人闭嘴。

    袁振乾听了这样的计划,心中其实开始是有些疑惑的,觉得似乎事情没那么简单。但之前吕中天的一番话说的他有些犯迷糊,吕中天推心置腹的言语让他对郭旭的话也产生了怀疑,所以有些犹疑不决。但最终促使他答应了这个建议的原因是,他认为,现在郭旭和吕中天都同意自己任枢密使,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而且原本自己就有攻击女真人的想法,女真人昨日攻城失利之后士气低落,自己的十五万骑兵应该能以雷霆横扫之势踏破敌营。这场大功劳自己并不想让给别人。一旦兵马入城,自己的骑兵跑去守城,那便是化主动为被动,就算守城成功,那也不是自己的功劳。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吕中天说的没错,自己要破女真兵马,将这份通天功劳捞在怀里。到那时,那枢密使之职便再无任何人能够质疑了。

    此战袁振乾认为胜率高达九成,有禁军在另一侧夹击,更没有输的可能。就算没有禁军帮忙,袁振乾也信心满满。女真人的盔甲褴褛,身材矮小,就像是一群猴子穿着破衣服坐在战马上一样,没个人样。这样的兵马可堪一击?

    号角在长鸣,战鼓在擂响,空气中冲满了肃杀的气氛。将领们飞骑而来在高台下禀报,声音此起彼伏不绝。

    “禀报袁大人,前锋左营整军完毕,等待命令。”

    “禀报袁大人,前锋中营整军完毕,等待命令。”

    “禀报袁大人,前锋长枪骑兵营准备完毕……”

    “……骑射营准备完毕……”

    “……长刀营准备完毕……”

    袁振乾冷冷点头,皱眉看向汴梁城方向,沉声问道:“城中禁军可有消息?他们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名

    将领高声道:“禁军尚未有消息,不过斥候来报,女真大军军营似有所察觉,已然开始调兵遣将。”

    袁振乾紧皱眉头沉吟片刻,猛然抬头,厉声道:“不等禁军了,我们不能延误战机,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传我军令,全军突击,保持阵型,直冲女真大营。今晚,本帅要拿完颜阿古大的脑壳当酒碗来喝酒。”

    众将领齐齐拱手喝道:“遵命!”

    战鼓震天,号角长鸣。朝阳之下,十五万西北骑兵开始往北城雪原转进。汴梁城西北大片开阔的荒野雪原提供了骑兵纵横驰骋的战场,大周西北军和女真大营原本也仅仅相隔不过十里的距离,不过一刻钟时间,大周西北军的骑兵便抵近女真大营数里之外,前军骑兵已经能远远看到女真大营中奔跑来去女真骑兵的身影了。

    “杀!”袁振乾举起手中长刀,发出一声大吼。一时间喊杀之声震天而起,数万西北前锋营骑兵擎出长刀,齐声怒吼。长刀如林,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目的光晕,又像是波涛在阳光下闪耀的粼粼光芒,汹涌而灿烂。

    女真军中显然在不久前已经探知了大周西北军的动向,他们显然也做好的准备。大营之中,数万女真骑兵冲出大营,毫不畏惧的迎面冲锋而来。双方就像是两股汹涌的洪流,在不到盏茶时间便凶狠的撞击在一起。在双方兵马冲撞到一起的时候,仿佛时间在那一刻凝固了。

    血雾蓬发,残肢断臂飞落,喷洒着鲜血的人头飞上空中旋转着。兵刃炒豆般的交击之声,利刃刺破盔甲的尖利的摩擦声,狼牙棒击中头盔的声音,马儿的嘶鸣声,临死前的惊恐的惨呼声,杀人者的咒骂声,被杀者的哀鸣声。所有的声音都在这一刻交织在一起。不光是目之所及的双方血肉横飞的场景,更有这所有声音都同时入耳,组成一股令人胆寒的声浪灌入耳中。

    在那一瞬间,一切都变得凝固住。但下一刻,人头落地,血染白雪,战马和骑士纷纷倒地。只双方人马相撞的一瞬间,便有数百条生命在一瞬间被夺走,上千人受伤。

    ……

    郭旭昨晚睡得很踏实,击溃女真人的攻城是第一件让人安心之事,但更重要的还是昨晚成功说服袁振乾效忠自己的那件事,那将对整个朝廷的格局进行颠覆。有了袁振乾相助,自己将不再是孤家寡人。有了二十万西北军为后盾,吕中天也绝对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昨晚郭旭睡的无比安稳,他甚至感觉这是他有生以来睡的最踏实的一晚上。

    但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让他惊愕的消息。有人禀报说,袁大人率领西北军正在北城外和女真人展开决战,这让郭旭惊的目瞪口呆。说好了今日大军进城的,怎么突然和女真人展开决战了?女真人虽然攻城失利,但其主力尚在,这时候与之决战能保必胜么?袁振乾何必要冒这个风险?

    郭旭匆忙起身,换上盔甲战袍策马赶往北城。北城城墙上,吕中天带着一干禁军主要将领早已经在此观战。吕中天甚至命人搬来案几和太师椅,一边喝着茶,一边观战。

    “怎么回事?袁振乾为何会和女真人交战?是谁下的命令?”郭旭甚至来不及去观看喊杀震天的城外战场,便劈头向吕中天质问道。

    吕中天淡淡笑道:“谁下的命令?还不是皇上你下的命令么?”

    郭旭怒道:“怎么会是朕?朕可没下这样的命令。”

    吕中天冷笑道:“皇上昨晚要任命他为枢密使,袁振乾当然想表现一番。所以今日他为了证明他的能力,便率他的西北军主动攻击女真人了。他想立下大功,让咱们都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则证明他才是枢密使的最佳人选呢。皇上虽然没有下令,但这岂非是间接的下了命令么?”

    郭旭愕然无语,皱眉看向战场上。城下蝼蚁般的双方兵马大战正酣,双方后续兵马都在后方准备,更多的兵力即将投入战场,双方的激战将更为猛烈。此刻看起来似乎是均衡之势,但郭旭想起了一件事,顿时身上寒毛倒竖。

    “既然已然开战了,为何吕相不派禁军参与作战。此刻派出禁军骑兵从东侧包抄,形成两面夹击之态,岂非可以大破女真兵马么?”郭旭大声道。

    “说的轻松,打仗可不是过家家,战场千变化万,谁可保证必胜?”吕中天冷声道。

    “可是,你就这么看着西北军单独和女真人作战?女真人有铁浮屠重骑兵,你难道不知?难道不该立刻施以援手?袁振乾怕是抵挡不住的啊。”郭旭跺脚叫道。

    吕中天喝了一口茶水,淡淡道:“皇上,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京城禁军只有不到十六万可战之兵,骑兵不足六万,如何支援?和女真人正面交战本就是愚蠢之举,袁振乾私自出兵与之交战已然犯了大忌,他愚蠢,难道我们也要跟着犯错不成?一旦禁军失利,损失巨大的话,汴梁拿什么保护?出兵是不可能出兵的,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郭旭心中冰凉,他冷笑指着吕中天道:“朕明白了,你们这是见死不救啊。你们希望袁振乾战败是么?这出击的命令一定是你下的。吕中天,你的心思朕算是看穿了,一定是你,朕确定

    是你。你无非是想阻止袁振乾的兵马进城罢了,你是怕他进城之后你便控制不了局面了是么?哈哈哈,吕相,朕的好外祖父啊,朕的大周江山要亡在你这老贼手里了。你……你好狠的心呐。”

    吕中天脸色震怒,郭旭还是聪明的,他一下子便猜到了事情的真相,真是难得。但即便如此,那又如何?自己早已不在乎他知不知道真相了,自己已经做了决定。当昨天晚上,崇政殿中潜伏的内侍将偷听到的皇上和袁振乾的谈话告诉吕中天的时候,吕中天便做出了决定。他和郭旭之间那层虚伪的假面也要撕下来了,根本没有再掩饰的必要的。郭旭要让袁振乾的兵马进城,那怎么可能?袁振乾的大军进城之后,自己便再没有控制郭旭的能力了。真要火拼起来,自己好不容易经营的大好局面便会全部完蛋,所以他必须要做出最后的决定了。

    他其实也想昨晚直接杀了袁振乾一了百了。但是西北军完全在他掌控之外,西北军的上下将领都不是自己的人。当初为了拉拢袁振乾,他也刻意没有对西北军进行肃清行动,所以杀了袁振乾是不管用的,反而会激怒西北军二十万兵马,给自己留下巨大的隐患。于是他想到的办法便是骗袁振乾去跟女真人火拼。他知道女真人的厉害,铁浮屠重骑无人能敌,袁振乾不知道女真人有铁浮屠骑兵的存在,自己也当然不会告诉他这些。就让他去送死吧。他赢了的话,西北军也要折损大半,将无力跟自己抗衡。他输了更好,他将死在女真人的手里。而自己只需坐山观虎斗,好好的看戏便可。

    “皇上,你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你知道么?老臣一片报国之心,你怎可辱骂老臣,误会老臣?老臣再不济也是你的外祖父,皇上还真是不管纲常之伦呢。怪不得皇上连父兄太后都敢动手诛杀,今日皇上是不是连老夫也想诛杀呢?”吕中天冷冷道。

    郭旭脸色煞白,吕中天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那已经是彻底的跟自己撕破脸皮了。朝廷和自己竭力否认的篡位之事从他嘴里说出来,那便是告诉所有人那件事已经坐实了。吕中天将自己推了出去,他撇清关系,不愿当那个秘密的维护者了。他彻底的抛弃自己了。

    “谁愿领军跟朕一起出城杀敌?破敌之后,将是我大周大功臣,朕将高官厚爵重用他,待他如父兄一般尊敬。谁愿在此时为国效力?”郭旭大声问道。

    站在吕中天身侧的一群人没有一个人回答,都用鄙夷冷漠嘲笑的眼神看着他。

    “咦嘻嘻……被皇上待为父兄可不是什么好事。谁敢去当皇上的父兄?到时候不明不白的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吕天赐嬉皮笑脸的说道,众人立刻大笑了起来。

    郭旭脸色通红,咬牙道:“好,你们都不肯,朕自己去。朕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去帮袁振乾退敌。”

    郭旭转身便走。吕中天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皇上,你哪里也去不了。来人,送皇上回宫,没有老夫的命令,皇上哪里也不能去。”

    郭旭惊愕转身,他看到了吕中天冷漠的目光,心中一片冰冷。

    ……

    城外的大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双方第一梯队作战的兵马都已经死伤大半。目前看来,局面势均力敌,西北军似乎还稍微占据上风。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大周兵马在和北方骑兵正面交战中能够稳住阵脚甚至占据上风,这是很少发生的事情。这得益于西北军多年来在西夏草原上作战的经验。

    女真人的凶悍在于他们近身搏斗的技巧以及骑术的精湛,他们真正做到了人马合一,可以在马背上玩出诸般花样来。西北骑兵的优势在于纪律性和协同性,他们相互协同集体冲锋作战,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十几骑十几骑的骑兵被女真人围住攻击,但其实那正是他们的战术。女真人实际上在攻入大周之后还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强敌,此刻他们遭遇到的西北军正是他们第一个在正面交战时遇到的强劲对手,所以双方作战才更加的惨烈,更加的势均力敌。

    昨日攻城失利之后,完颜阿古大很是愤怒。面对突然冒出来的西北军,完颜阿古大万分不甘的下令停止攻城。但以完颜阿古大的性格,他是不肯就此罢休的,但帐下很多将领都建议即刻撤兵,因为对方的兵马数量已经远远高于己方兵马,汴梁是攻不下来了。

    完颜阿古大和众人商议了很久,最后采纳李国仇的建议,准备率军东进,攻下京东一带大片的地方,特别是应天府。这样便有了立足于此的根本。对方如果出兵阻止,那是求之不得的,完颜阿古大明白,唯有野战方是自己获胜的唯一方式。一旦正面野战,完颜阿古大有十足的信心。如果对方龟缩不出,那便站稳脚跟扫荡京东之地,甚至可以往江淮之地进军。那样的话其实便是从长计议之道了。虽然完颜阿古大并不想这么干,但也只能如此了。

    然而,凌晨时分探报来的消息让完颜阿古大兴奋不已。大周的西北军居然有发动进攻的迹象,这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自己最怕的便是他们进城龟缩,没想到对方居然想要主动进攻,岂非正中下怀。所以,当西北军发动进攻的时候,女真大军早已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