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四二章 官职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西北方向增援而来的确实是袁振乾的西北大军。在太原府被辽军阻挠了近二十天的时间,西北大军终于在五天前攻克太原府,打通了增援汴梁的通道。虽然二十五万大军只剩下了十九万人,其中还有两万多的伤兵,但袁振乾丝毫没有停留,拿下太原之后便率领十五万骑兵急速驰援而来。原本只需三天的路程,因为天降大雪而不得不耽搁了两天时间,直到五天后的黄昏,他们才抵达京城以西。

    但好饭不怕晚,他们来的正是时候。正是汴梁城最为吃紧的时候,袁振乾他们的到来便如雪中送炭一般的及时,女真人面对这种情形果断的选择了撤兵。

    天黑时分,袁振乾率百余名将领从西城万胜门飞驰进了汴梁城,经旧梁门进入内城后,早有禁军将领在此迎候,数百骑在长街上飞驰而过,直入皇宫大内。

    崇政殿中,灯火通明。郭旭和吕中天等人站在崇政殿的高大台阶上等候袁振乾的到来,袁振乾在阶下下了马,三步两步奔上石阶,想满脸笑容迎接而来的郭旭叩首行礼。

    “袁振乾叩见皇上,吾皇万岁!”

    郭旭大笑伸手拉起他来,大声道:“袁将军免礼,免礼。袁将军大功之臣,千里迢迢来到京城解围,劳苦功高。快平身!”

    袁振乾惭愧道:“皇上,微臣惭愧之极,微臣救驾来迟,让皇上和京城军民受惊了,这都是臣的失误。臣本拟数日拿下太原府,便没有及时绕行,没成想辽人守城之志甚坚,到后来却是骑虎难下,拖延了太多的时间。还请皇上治臣之罪。”

    郭旭哈哈笑道:“治罪?那可言重了,你来的正是时候,早一刻晚一刻都不成,这便是天意,这便是老天保佑我大周国祚,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哈哈哈哈。”

    郭旭这么一说,群臣也都跟着笑起来。吕中天在旁也开口道:“是啊,皇上说的很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是天意呢。袁大人及时赶到,吓阻女真人,教女真人铩羽而归,此乃大功。加之西北军大破太原府辽军之敌,更是连挫两大强敌,这样的功劳谁人能及?袁大人,莫要谦逊了,快进殿入席吧,皇上特意为你在崇政殿中摆了接风庆功宴。在崇政殿摆宴庆功,你是我大周开国以来第一人呢。”

    袁振乾这才忙上前给吕中天行礼,说到底,他算是效忠吕中天的人,只是这种时候,自然先要参见皇上才成。

    各人见礼已毕,这才进殿入席,郭旭亲自为袁振乾把盏斟酒,率领众文武向袁振乾,袁振乾当真是受宠若惊,激动的手都发抖,差点打翻了酒盏。酒过三巡,众人不免谈及今日之战,均是心有余悸。虽然伤亡统计尚未完全出来,但粗略的估算之下,双方的伤亡已经有了大概的端倪。今日之战大周禁军死伤高达三万七千余,辽人死伤兵马起码五万以上。这半天几个时辰的时间里,北城城墙就像是吃人的虎口一般活活吞噬了数万人的性命,制造了高达五万多人的伤残兵马。

    这些人当中很多人都不会活过今晚,因为伤势太严重。在今后一段时间里,会有很多人因为感染或伤情恶化而死去。

    唏嘘之余,有人也大声的赞颂今日皇上亲临战场,亲自参战的神威。袁振乾也赞叹不已。他告诉郭旭道:“臣在三十里外时,便听军中斥候禀报说城头有七彩黄龙旗升起,那代表着皇上亲临厮杀战场。臣当时心中敬佩不已。皇上如此神威,军民无不鼓舞,此战若论首功,当记在皇上头上才是。臣为皇上的大无畏之气概拜服无地。”

    郭旭哈哈大笑,眼光不由自主的瞟着吕中天,心中洋洋自得。今日去参战虽然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但今日的举动显然是震慑了有些人。就像豪赌一把的赌徒,本来输得精光的局面就在眼前,不得已押上了性命赌一把,最终却赢了这生死一局,马上便柳暗花明了。从城头上下来的时候,郭旭能清楚的感受到大臣和将领们乃至普通士兵和百姓们眼中的真真切切的崇拜和钦佩,这是他即位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郭旭也似乎隐隐约约的找到了让自己坐稳皇位的秘诀所在,那绝非是自己之前担心的皇位不正的危险,而是在于自己有没有作为和担当,有没有让所有人都仰视的魄力和行动,那甚至跟自己杀皇兄逼死父皇的败坏纲常的举动都毫无关系。百姓们要的是一个能在关键时候担当的皇帝,他们才不管你这皇帝之位是怎么来的。

    郭旭后悔自己到今天才开始明白这样的道理,但他认为这一切似乎还没有太迟。只要捱过眼前的危机,他有信心能重新掌握主动,重新达到自己想要的那个目标。当然,阻碍自己的最大敌人除了女真人之外,还有已经暴露了野心,把自己当成了鼓掌之中的玩物的那个人。曾经自己多么信任和依靠的那个人,将会是阻碍自己的最大障碍。

    “皇上今日的行为甚是勇武,也确实激励了将士们的士气。老臣也佩服之极。但是,老臣依旧认为,这样的举动不可取。皇上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地的行为很不成熟,有欠思量,希望皇上以后不要一意孤行,如此犯险。”吕中天淡淡的说出这些话来,他对郭旭的洋洋自得嗤之以鼻。今日不过是郭旭运气好罢了,否则今天他的行为就是找死。他要给郭旭泼一瓢冷水,免得他沉浸在自鸣得意的情绪之中。

    郭旭喝了不少酒,胆气也比平日壮了太多。加之今日有了顿悟,更加不肯唯唯诺诺。闻言大笑道:“吕相也是我大周枢密使,作战之时您这位大周枢密使却不知身在何处。朕是皇上,也是吕相的外孙,自然不能要求长者亲临危险的战场,所以朕今日之行为有部分原因也是替您去冒险的。免得将来百姓们说您身为枢密使毫无作为。哎,当初您这枢密使之职便是暂代的职务,也确实不能要求您做的更多。但现在朕觉得,大周枢密使之职有了新的人选了,不知外祖父可同意朕任命袁振乾为枢密使呢?就凭他今日及时领军赶到救了汴梁的大功,就凭他破了太原辽军的功劳,也

    理应得到嘉奖吧。”

    吕中天心头一震,惊愕不已。以他的智慧自然会立刻明白郭旭在做什么。郭旭要自己让出枢密使之职,并将之授予袁振乾,这明显是一种拉拢。郭旭的想法恐怕不止是要给予袁振乾嘉奖,而是想要将袁振乾拉向他自己,甚至似乎想要让袁振乾成为对抗自己的对手。郭旭看来是豁出去了。

    “不不不,微臣何德何能能当此大任?皇上万万不可,臣可没那个能力。枢密使之职只能是吕相担任,微臣绝不敢有非分之想。”袁振乾自己也吓了一跳,虽然大周枢密使之职对自己的吸引力颇大,但他又怎会从吕中天手中夺此职位。心里再想,口中也只能谦逊。

    “有何不可?枢密使之职不是官职,而是重大的责任。此刻谁担任此职便要肩负退敌之责。朕是要你担责呢,你莫非不愿担责么?吕相他日理万机,年近古稀尚自操劳奔忙,你们难道便忍心么?朕认为你该当仁不让才显忠心。”郭旭开始赶鸭子上架。

    “不不不,微臣无能,不敢接受。”袁振乾连声推辞道。

    一个执意要授予枢密使的官职,一个摆手推辞,倒像是一场闹剧一般。吕中天皱眉不语,陈玢等人却看不下去了。

    “皇上,这等大事怎可草率?皇上不能心血来潮便要这么做。枢密使之职责任重大,怎可轻易更换。就算是调换,也要后续再议,眼下时机不对。皇上三思。”陈玢沉声道。

    郭旭摇头笑道:“陈玢,你怕是没明白朕的意思,朕正是为了眼前的局面考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莫非你认为袁振乾不适合当枢密使?”

    陈玢一时语塞,怔怔无言。郭旭这话也明显是个套子,便是要挑起袁振乾和陈玢之间的不满。这是借力打力,故意往歪路上带陈玢,陈玢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点头便是承认他觉得袁振乾不配当枢密使,摇头便是认为袁振乾胜任,那便没有反对的理由。关键时候,郭旭智商爆棚,借力打力,让陈玢无言以对。

    “既然皇上觉得袁大人能够胜任,老夫自然是赞同的。明日一早,皇上下旨任命便是,老夫也确实累得够呛。守城之事老夫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有人愿意为老夫提轻,老夫高兴还来不及呢。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便是。”吕中天沉声开口说道。

    “爹爹,这怎可答应?”吕天赐惊愕叫道。陈玢朱之荣王隽等人也都惊愕的叫出声来,吕相居然真的要让贤?这可怎么成?

    “吕相,万万不可。唯吕相之威望方可稳住局面,吕相此刻怎可如此?这回军心浮动的。”

    “是啊,吕相三思啊,枢密使之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啊,万万不可啊。”众人纷纷阻止道。

    “老夫主意已定,不必多言。皇上,老夫多喝了几杯,头有些晕,想早些回去歇息了。袁大人,老夫怠慢了,他日若有暇,老夫陪你多喝几杯。告辞!”吕中天打断众人的话,起身行礼。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