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三零章 渡河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众人连忙询问,李国仇道:“今日午后我去上游查看是否有合适的渡河之处,路上我们去一个村落里抓了几名当地百姓询问,他们说往年冬天黄河这一段结冰封冻的。今年的天气比往年还冷些,但是却没有结冰是有原因的。原来,往年白马渡这一段平缓的河面上其实飘满了上游冲下来的枯树浮木以及各种杂物。每年从夏天开始,上游暴雨之后便有大量的树木杂物漂流下来,然后到了白马渡这一段因为水势平缓便全部漂浮在这一带。有些杂物随着水流回旋就是不会流走。有的漂浮来的水草还会在河面杂物上扎根,形成一片片的浮岛。而这便是白马渡口宽达四五里的宛如一座大湖的河段在冬天封冻的原因。”

    完颜阿古大和女真众将听的满头雾水,他们根本没听明白李国仇在说些什么。

    “军师,说的简单明白些。河水结不结冰跟漂浮的杂物有什么关系?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李国仇呵呵笑道:“大首领,各位将军,河水怎么才能结冰,你们该知道吧。”

    胡鲁翻着白眼道:“这还用问?天气冷呗,自然就结冰了呗?像我们长白山里边,冬天里连瀑布都会冻结,形成冰瀑呢。这里还是不够冷。”

    李国仇点头道:“天气倘若极寒,自然任何水面都会封冻。但问题是这里的气温可比不上你们女真部落的长白山之地,所以结冰便需要很多条件在一起的作用了。特别是像白马渡这片河道,水面太过开阔,虽然平缓但却也是缓缓流动的水,并非是静止的水塘,天气又不是太冷,所以想要封冻起来则很不容易。诸位都有常识,一小碗水和一大盆水哪个容易结成一片整冰,这不用我说了吧。”

    雅鲁不花道:“那自然是一小碗水更容易。还别说,你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奇怪的很,同样是谁,为何越是开阔越是难以结冰呢?比如我们辽东一带海边的地方,天气也是极寒,但却只有海岸边缘结冰,海面却也没有完全封冻。”

    李国仇微笑道:“你问这个,我可不知道。不过我想,大概是因为冰块也需要附着之力吧,越是开阔的水面,冰块想要凝结却无附着之处,这也是为何湖泊结冰时边缘厚中间薄的缘由。总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情形我们不用去管,那些百姓说,白马渡这片河道之前年年都漂浮着许多杂树枯草之物,也流不到下游去,这些漂浮之物实际上便是将水面分割。就像是将大盆的水分割成一小碗一小碗的水面,自然便更容易结冰封冻了。那些百姓说,往年冬天,河面中间还有杂物水草冻结的小岛一样的地方,当地人还在这些小岛上搭帐篷,在周围的冰面上凿洞钓鱼呢。”

    众人听到这里,尽皆恍然。原来之前白马渡年年封冻是有这样的原因在。想一想确实有道理,白马渡这么大的水域应该很难封冻,但是这些浮物杂草枯树之类的东西将开阔水面分割成一块块的小面积,确实会更容易结冰。虽然弄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但是经验和常识告诉他们,军师得知的缘由是有道理的。

    “那些百姓说了。今年,白马渡进行过一次大清理。原因是多年积累的杂物漂浮的太多,日积月累已经影响了渡口船只的航行。今年秋天,有一名官员带着家眷乘船渡河去邯郸上任为官,结果撞到了一段浮木上,一家子差点全部淹死在这里。这官员大怒,回头便责令本地官员将河道彻底清理干净。于是本地官府便组织了数十艘船和当地的船夫们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将水面上和河湾旁漂浮积累的杂物全部清理干净。大首领还记得那天我们去渡口旁去探查情形时看到了几座全是枯木和淤泥水草堆成的几座小山么?那便是他们打捞上来堆在渡口旁的空地上的漂浮杂物。然而他们这一捞,导致今年的白马渡的河面却只有岸边结冰,河道中间位置却根本无法结冰了。咱们也就不能直接渡河了。”李国仇继续说道。

    到这里,所有女真将领包括完颜阿古大自己也都恍然大悟。

    “怪倒是呢,那天老子还不知道干什么堆了几座杂物的小山,原来是河里漂浮的这些杂物。他娘的,这不是大周人运气么?这么一来,我们反而没法直接过河了。真是弄巧成拙,他娘的当真可恶。”完颜阿古大怒骂道。

    “确实有些巧合,大周朝廷恐怕也没想到居然会无心插柳柳成荫。偏偏是这个原因导致我大军无法过黄河。不过,既然被在下得知了缘由,那么便是他们倒霉。咱们不必想办法弄渡船强渡了,那样风险太大。更不必往别处进攻,丢掉大好的进攻汴梁的机会。我们可以直接兵临汴梁城下,攻克大周京城了。妄图以黄河天堑阻挡我大军的脚步是不可能的。”李国仇沉声笑道

    。

    “军师已经有了过河之策?那是怎样的计策?”完颜阿古大惊喜问道。

    李国仇的办法很简单,利用现在尚在正月,天气依旧没有回暖的机会,重新让河面封冻起来。他们将打捞上岸的浮木杂物全部重新投入河中,因为无法均匀分布在河面上,所以李国仇特地率数千士兵往上游峡谷上方,人为将河岸峡谷上的杂草树木砍伐投入河中,让流淌的河水完成自然的分布。很多女真将领其实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觉得这个汉人军师的办法未免有些异想天开。这样便能渡河了?怕是个笑话。

    大量的杂物浮草重新在白马渡宽阔的河面上出现,但因为大部分都是从上游随水漂下,所以白马渡对面的大周兵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们此刻还沉浸在皇上御驾亲征的鼓舞之中,热火朝天的修建工事箭塔,准备对白马渡口进行严密的封锁。

    第一天寒冷的一夜过去,黎明时分,完颜阿古大和李国仇等人来到河边,他们惊喜的发现,河冰已经延伸到了河岸数十步外,河面上一些浮木枯草周围也结了冰。只不过河冰还太薄,水面还没有完全的封冻,但是很显然这已经是有了效果了。

    第二天午后,北风骤起,天气迅速转为阴沉。李国仇大喜过望,大呼老天帮忙。今年就年前下了一场大雪,这一个多月来都是晴朗的天气,导致气温不够寒冷,这是反常的。北方之地那一年春天到来之前不是要经历数场暴风雪的袭击?而眼前则很显然是另一场暴风雪要来了,只不过比往年来的迟了些。但在李国仇看来,则正是时候。

    果不其然,傍晚时分,天降大雪。纷纷扬扬下了到凌晨时分才止,地上又积了半尺深的积雪。清早起来,完颜阿古大看到厚厚的积雪,不禁大骂出声。他认为这场大雪来的太不是时候,大军的行动又将变得很困难,物资补给,车马行进都将受到限制。然而,军师李国仇却笑容灿烂的赶来他的住处。

    “恭喜大首领,贺喜大首领。老天帮忙,渡河的事成了啊。”李国仇叫道。

    完颜阿古大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李国仇的意思。惊喜道:“怎么?河面封冻了?”

    李国仇呵呵笑道:“全部封冻了,在下凌晨命人沿着河面摸到了对岸数十步处,整个河面完全冰封。虽然覆盖有积雪,但是河面已经成了一条坦途了。老天真是保佑大首领呢,这一场大雪严寒来的正是时候。”

    完颜阿古大心中的大喜,所有的烦恼都抛到了脑后。河面结冰,大军就可以挥师渡河了,这可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

    “那是否可以立刻进攻了?咱们还等什么?我可是一刻也等不及了。”完颜阿古大大声道。

    “在下建议再等一天,等冰层冻的更加结实些,以免发生意外。毕竟冰上有薄雪覆盖,冰层厚度未知。况且咱们就算进攻,也不能直接攻过去,对方可是正严阵以待呢。不如待天黑之后,骑兵突袭过河,杀他们个措手不及,片甲不留。大首领以为如何?”李国仇沉声道。

    “军师说的极是。真是天助我也。我不是说这场大雪,我说的是军师这样的人物降临到我的身边,这才是我完颜阿古大的幸运。军师智谋可比得上你们汉人尊崇的诸葛亮了。有你相助,大业必成。军师,你放心,将来我不会亏待你的。我要让你当我的宰相。”完颜阿古大呵呵笑道。

    李国仇微笑道:“多谢大首领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李国仇只有一个请求,便是待大首领事成之后,将郭氏皇族交给在下处置。在下要报先祖之仇。倘若大首领觉得更加需要褒奖在下的话,那么不如将我南唐故国之地分封于我,让在下能够恢复祖宗基业,完成这一百多年来我李氏皇族的夙愿。那将是对在下最大的褒奖了。”

    完颜阿古大心中一动,心道:原来此人是想复国?怪不得如此用心。借着自己的手复国,倒是打的如意好算盘。嘿嘿,你想的也忒多了些。我怎肯养虎遗患?你这样的人不为我所用,我能容你么?

    “呵呵呵,好说好说,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只要灭了大周,我许你南唐复国之愿。你我世代交好,互为兄弟之国。”完颜阿古大哈哈笑道。

    “多谢大首领……成全!”李国仇噗通跪地磕头,眼眶湿润,声音都哽咽了。这是他自见到完颜阿古大以来第一次向完颜阿古大行叩拜之礼,足见他对复国之事有望而表现的心情激动和感激之情。很多时候,人一旦妄念过甚,便会智商短路。以李国仇的智慧,当不会不明白完颜阿古大是什么人。但是他李氏一族执念过甚,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也利令智昏了。

    ……

    黑沉沉的正月十五之夜,无灯也无月。女真大军从天黑之后便开始朝白马渡北岸集结,如黑夜中的幽灵一般,大批的骑兵在两个时辰之内便集结完毕。

    今日本是大周人最为看重的上元节之夜。以往无论是在城镇村野,边镇都城之中,无论军民老少在这一天晚上都会赏灯猜谜尽兴游乐一番。因为上元节一过,新的一年繁忙的生计便要开始,店铺要开门做生意,读书的要去学堂,干活的要去干活,出门的便要整顿行装离家了。但今天晚上,女真人要在这个大周人最为看重的上元之夜里发动渡河偷袭。

    白马渡南边的大周军营里,主帅白奇今晚特意给兵士们加了餐,饭菜之中多了些肉食,且允许兵士每人喝一小碗酒。自从大军驻扎在白马渡南这短短的八九天时间里,所有的兵士们都辛苦的很。他们当中很多人是从北边撤回来的,也有从京畿周边调集而来。上元之夜守在这冰天雪地的严寒的白马渡口,心境自然不会很好。白奇是想让将士们体会到一些节日的气氛和温暖,所以才破例让他们喝一点点酒,睡个好觉。

    眼前的局面白奇还是认为没什么危险的,工事虽然修筑的简单,但只要有能射箭躲避的地方其实便足够了。女真大军如今阻隔在黄河北岸,他们想要进攻便必须渡河。想要渡河便必须用船只强渡。自己的十五万大军扼守在南岸上,女真人想要强渡便是自寻灭亡。白奇其实也注意到了河面结冰的现象,但他认为,达到可以行走的地步却还早得很。因为在大雪之前,河道上只有零星的一些结冰现象,还有大片的开阔河面。而这一场天降大雪之后,正好阻挡了河面上的视觉的观感。白茫茫一片薄雪覆盖在河面上,让人根本无法判断雪下的情形。

    白冰认为,女真人不会冒险涉冰过河的,因为雪下的水面危机四伏,除非是疯了才会这么干。白冰这么想跟他在东北边镇呆的太久有关,他的作战经验里几乎从未遇到眼前这种情形,所以在重视程度上明显不足。

    三更时分,负责守夜的大周兵士在朦胧的夜色之中发现了河面上黑乎乎晃动的身影,他们还以为看花了眼,但是很快他们便发现,那是一大群如潮水一般从北岸涌来的人马。为了不让南岸的守军发觉,所有的女真骑兵都步行牵着马,缓缓慢慢的踩着积雪下厚实的冰面朝对岸摸进。当大周的士兵在朦胧的天光和雪光的映照之中发现他们的身影的时候,女真骑兵前队已经抵近到了百步之外。

    “呜呜呜!”寒风中让人心神胆怯的示警.号角声急促的响起。所有的大周士兵从睡梦中惊醒而仓皇四顾的时候,女真骑兵震天的呐喊声已经响彻了河面。他们翻身上马,催动马匹,对着南岸略高的河堤和工事展开了冲锋。

    大周兵马反应已经算是很迅速了,士兵们盔甲未解,兵刃未离手睡在帐篷里,第一时间已经开始迅速往岸边攻势。但女真人的骑兵显然来的更快更突然。女真骑兵的铁蹄踏上岸边的积雪的时候,大周兵马才堪堪射出第一轮密集的箭雨,然后便被迫开始迎接肉搏战了。

    一批又一批的女真骑兵从河面上冲过来,河道上的冰层发出震耳的轰隆声,整个河面似乎都在起伏晃荡,有的地方冰块破碎,咔咔有声。似乎随时便要断裂塌陷。但是女真人现在早已管不到那些了,在完颜阿古大的催促下,超过十万女真骑兵跟本不顾脚下的危险,策马冲过对岸,冲入和大周兵马的战团之中。

    大周兵马并没有立刻被冲垮,白奇这段时间已经做了调整,他不允许再有兵马不战而逃的事情发生。他设立了督战队,加大了奖惩的力度,并且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而皇帝郭旭亲自来视察的行为也确实鼓舞了士气,所以大周厢军表现出了自开战以来最为高昂的斗志,即便是步兵对骑兵,他们也没有很快崩溃。双方从黑夜激战到了黎明时分,双方死伤人马都极为惨重。

    本来大周兵马就要崩溃了,然而白奇最终组织起五万骑兵硬生生的顶住了女真骑兵兵马。硬是将战事拖到了天亮。

    有骑兵顶住对方的骑兵,步兵们便有了作战的心气。他们死命拖住对方,和女真人纠缠在一起,把战斗拖入白热化的阶段。

    但女真人终于祭出了铁浮屠重骑兵出战,因为完颜阿古大不想再拖下去,他要李国仇以铁浮屠骑兵冲垮对面白奇的骑兵,只要白奇的骑兵一败,大周步兵其实不值一提。三千铁浮屠如怪兽一般的登场,这是它们第二次亮相在阵前。但这一次是正面冲击敌阵,而这才是它们原本被组建的目的所在。铁浮屠重骑很快便表现出他们无坚不摧,无视任何挡在前面的对手的凶悍破阵之力。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