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二四章 侵略如火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霸州陷落之后,女真大军在攻下霸州后休整了一日,暂未南下。但距离霸州不到三日日程的雄州城中,却已经成为首当其冲的下一个攻击的对象,双方都明白这一点。雄州城中由枢密副使白奇坐镇,这两日大批从霸州败退而回的兵马逃到雄州,白奇也已经得到了女真大军进攻的消息。白奇立刻向朝廷禀报军情,同时他也做好了同女真人决战的准备。

    雄州城是辐射大片东北边镇的中枢城池,是边镇物资的中转之地。雄州一失,则等于被断了脊,白奇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在给朝廷的紧急奏折中请求允许自己立刻下令位于西侧边镇的安肃军和广信军、位于东侧的保定军,位于雄州西南方向顺安军和永宁军尽数向雄州靠拢。他打算利用雄州的地利之势,集结边镇绝大部分兵马同女真于雄州决战。

    若是安肃广信保定顺安和永宁这五军能想雄州集结,则大周会聚集起二十八万之巨的庞大兵力,依托雄州的坚城和左近的地形,可同女真人决一死战,将女真人南下的道路统统切断,拒敌于内陆城池之外。

    然而,女真人显然不是傻子,他们在霸州休整的两天时间里,完颜阿古大做出了分兵东西两路,突入内陆的决定。他命雅鲁不花和胡鲁率五万骑兵从雄州和安肃之间的地带往大周西南内陆插入,同时完颜阿古大自己率领剩下全部兵马按照原定的路线攻击雄州,占领这座大周边镇最为重要的物资粮草的中转枢纽。

    完颜阿古大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便是要以雅鲁不花和胡鲁的轻骑兵南下,逼向汴梁方向,以此来误导对手,让对方不敢将全部兵马集结于雄州跟自己决战。一旦大周都城汴梁遭到威胁,便有可能逼迫大周朝廷做出兵马内调的错误决定,而非是集结迎敌这种让己方的推进受阻的决策。因为对于雄州这座坚城,想用对付霸州的办法是行不通的。雄州的防御体系可不是霸州所能相比的,床弩的数量庞大,而且建造有大量的敌楼。四处城门更是最难攻打的瓮城城门结构。铁浮屠的那种攻城方式在雄州将毫无用处。所以,要攻雄州,必须要所有的攻城器械到位,摆开架势进行正儿八经的进攻才成。一旦进入这种节奏,则对方有从容的时间进行增援,这是完颜阿古大最不想看到的。

    做出分兵迷惑敌人的决定的同时,完颜阿古大放出鹰使要求西边已经攻下代州的辽军不能停留,继续往南迫近汴梁。给大周朝廷进一步的施加压力。

    三日后,一只骑兵连续袭击了白城县城

    。这座小城距离边境已经有三百多里了,也没有多少兵马驻守,城中不足二百守军和三百团练兵马,见到黑压压如乌云一般冲到城下的女真骑兵,县令吴浩当即便带着家眷赶着大车跑了。不费吹灰之力,五万女真骑兵冲如白城县城,城中百姓顿时如坠地狱之中。一夜时间,城中百姓被屠戮六千多人,男子被杀,女子被奸.淫后杀死,孩童也不能幸免。一夜的疯狂作恶之后,当这只女真骑兵离开之时,原本安宁静谧的小小县城已经成了焦土。除了逃走了百姓,剩下的百姓几乎被屠戮干净,房舍全部被点燃烧毁。这群恶狼们又将目标瞄准了下一个八十里外的小县城望都县。

    望都县的命运也是如此,雅鲁不花和胡鲁率大军抵达之后,不费吹灰之力便攻进城池。这座小城也迅速沦为地狱。接下来是定县和新乐县,自北向南,女真袭击的路线正是一路东南,直奔汴梁而去,沿途杀人放火奸.淫捋掠,干净了丧尽天良之事。

    西北方向,辽军也在数日内连克定襄、沂州两座州城,十六万大军直扑向太原府。

    ……

    大周京城汴梁,多日来辽人和女真人进攻大周的消息早已满街流传。整座城池都笼罩着一种人心惶惶的气氛。辽人本就是大周百姓心中隐隐的恐惧,现在又加上一个女真大军,岂能不让百姓们惶恐不已。

    加之各种消息不断的传来,真的假的满天飞。有说辽国大军和女真人的兵马已经势如破竹直奔汴梁而来,沿途烧杀抢掠,杀人无数。有的说,辽国和女真大军距离汴梁不足十日路程,朝廷兵马已经惨败,皇上已经准备离开京城躲避了。更有的说,这一次是皇上得罪了女真人和辽人,本来签订了三方友好的协议,但是皇上对两国的使者无礼,并且见死不救,不肯履行协议,背信弃义,所以那两国才联合起来讨伐大周的不仁义。

    消息多种多样,但却有个共同点,那便是所有的消息都是坏消息,都不是什么好消息。而随着从北边逃来的流民的增多,这些消息进一步得到了佐证。据说整个河北东西路,以及河东路都以及战火撩天。流民们口中的辽人和女真人简直就是魔鬼一般,凶残无比。有人形容女真人杀人的情形,他们拿着狼牙棒照着人的脑门打,一棒子下去,脑袋便和西瓜一样裂开,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还说他们吃人,把孩童像羔羊一样用竹竿挑着在火上烤,然后一口口的啃食。

    总之,短短半个月时间里,京城里便像是开了锅沸水一般,没有任何人能安心

    下来,日日处在惊惶之中。有条件的大户人家已经开始将家眷子女往南边的州府送出去。当然绝大部分百姓是没法离开的,这不是故土难离的情结,而是因为他们离开了京城无处可去。在这样的寒冬岁月里,他们可不想沦为在外边冻死饿死的人。留在京城,起码也不至于便会死。毕竟皇上还在,禁军还在,朝廷还在,难道朝廷会不管他的子民么?

    在这种心境之中,倒萌发出许多无奈的自嘲和安慰的言语来。比如近来京城百姓相互间安慰的话语之中便有一句‘他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的言语。这也反应出百姓们的无助和无奈的心情,甚至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了。

    朝廷里也是乱成一锅粥,女真人和辽人悍然进攻的消息终于击碎了郭旭的侥幸。他知道,之前的拒绝对方的后果已经来了。这一个月的平静不是对方忍气吞声,而是对方在摩拳擦掌,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不过郭旭反而有些松了口气。说起来有些不可思议,郭旭真的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那悬在头顶上的大棒子终于落下来了,之前它一直悬在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狠狠的打下来。现在终于打下来了,便没有了那种将落未落的焦灼感。现在事情反而变得简单了起来,全力抗击入侵的敌人,也不用去东想西想了。

    只不过说起来简单,全力抗击入侵之敌又谈何容易。边镇战报连续抵达京城,霸州陷落,雁门关代州陷落,紧接着又是距离汴梁越来越近的几处县城州府被对方血洗。太原府被辽人又围困了,局面似乎已经崩溃了。整个朝廷上下人心惶惶,官员大臣们束手无策,不知怎么办才好。在这种情形下,郭旭也慌了手脚。

    可恶的是,自从上次郭旭执意拒绝了女真人和辽人的条件,并且和吕中天发生了一些争执之后,吕中天便以一副冷眼旁观的态度消极对待事物。吕中天甚至已经有十几天时间没有上早朝了,他选择晾着郭旭,让郭旭知道他自己是几斤几两。郭旭起初还并不在乎这个,但当最近早朝之上所有的臣子都提供不出任何的方案的时候,郭旭便只能再次去向自己的外祖父求肯了。这种情形下,只有外祖父才能主持大局,自己确实离不开他。或者说……自己现在连调兵马都调不动,就算有一些想法也是无法付诸实施的。那些大臣们显然是因为外祖父不表态,所以便都表示沉默,没人真正为自己着想,自己其实便是个孤家寡人。自己必须认清这个事实。

    于是,郭旭亲自登门去见吕中天,请求他的原谅。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