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一三章 秣兵历马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落雁军积极备战的同时,北方之地的女真人也正为南下做着积极的准备。

    完颜阿古大收编了六万辽军俘虏,那些都是辽国本来的兵马,都是经过正规训练过的兵马,正是完颜阿古大亟需的人力。灭耶律平山的战斗结束之后,完颜阿古大的兵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从八万骑兵扩充到了十四万大军。

    这当然还不够。完颜阿古大和耶律春签订了正式的协议。协议的内容是,完颜阿古大承认辽阳和大定是辽国的土地,他只是借用两道之地,三年内便返还给辽国。作为交换,辽国必须全力支持女真人的人力马匹盔甲粮草等物资,为女真人的消耗买单。

    完颜阿古大深知,大周现在虽然极为孱弱,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要吞下这个庞然大物,他需要做许许多多的准备。首先,兵力上是不够的,虽然扩编了大量的辽国降兵,但依旧是不够的。这一点其实完颜阿古大并不担心。除了在辽阳和大定两地强拉青壮入伍之外,他要求部落酋长们提供十万兵马供自己指挥。部落酋长们也不是傻子,他们知道,辽国兵马交到完颜阿古大手里便全是炮灰,他不会有丝毫的爱惜。于是猛撒哥等人再一次跟完颜阿古大谈判,提出了辽国和女真人共同出兵进攻的建议。理由是,辽军指挥权交给女真人,恐怕将士不服,指挥不力,会影响大事。

    完颜阿古大自然明白这些家伙心里打着什么算盘,他们是想跟在自己后面捞便宜。完颜阿古大自然不肯让他们占自己的便宜,他的条件是,自己可以允许他们跟着自己出兵,但他们必须负责抵挡住大周西北的兵马,自己则负责进攻大周的东北边镇的兵马。表面上看,大周东北边镇兵马有近四十万,似乎完颜阿古大对抗的是大周的主力,但其实完颜阿古大明白,那支大周在西北的兵马才是实力强劲的敌人。让猛撒哥他们去跟那块硬骨头死磕,为自己争取时间。他们赢了最好,输了也无妨,只要能拖住西北那支兵马,自己便可快速的打到大周的京城,到那时大事便定了。

    猛撒哥等人毕竟还是无知了些,这些在草原部落当土皇帝的家伙们对于局面的把控还差了些。他们还以为占了便宜,于是欣然同意了这个条件。他们也开始扩充兵马。

    到了七月底,完颜阿古大自己手中的兵马已经扩充到了二十五万。其中十万是强行招募的步兵,十五万是主力骑兵。猛撒哥等人也迅速扩充了部落兵马人数到二十万。他们连草原上十四五岁的孩子都拉入了军中,就因为他们无需训练骑射之术,组织起来便可以作战了。

    兵力上的问题基本上得以解决,两方联合的兵力达到四十五万,这已经是一只完全可以灭大周的兵力规模了。但是这还不够。

    完颜阿古大深知,女真骑兵之所以之前能够连番胜利,靠的是偷袭埋伏出其不意以及机动性。但是要进攻大周,靠这些是完全不够的。这一次将是光明正大的进攻,要正面交战,要攻城作战。以女真骑兵以前的打法恐怕是不成的。女真大军甚至连盔甲都没有,手中拿着的也都是粗糙的兵器。必须要解决盔甲兵刃的问题,以及攻城武器的问题。

    靠着缴获的盔甲和从辽人手里搞来的那些盔甲还是不够的,事实上辽国现在都快要空了。他们自己的兵马都没有足够的盔甲兵器,若是自己全部从他们手里夺来,那么他们那只兵马岂非也就不堪一击了。拆东墙补西墙也不是个办法。

    有人告诉完颜阿古大,他们占据的辽东之地正是辽国最大的铁矿所在之处,因为开采的缓慢,所以产量不大。这种时候,岂能暴殄天物,加紧开采便是。

    完颜阿古大深以为然,于是他以耶律春的名义从辽东和中京两道征集了数万民夫大肆开采铁矿,冶炼精铁。这时候的铁矿开采完全靠的是人力开采,矿脉深埋地下,要开辟矿洞下去挖出来,用人力一筐筐的背出矿石来才成。这种完全以人力开采搬运的铁矿难度极大,危险性也极大。累死砸死倒在其次,经常发生矿洞坍塌之事,整个矿洞里的旷工便全活埋在里边。完颜阿古大可不管这些,为了加快速度,他下令民夫深凿矿脉,一个月内开辟了五十多处矿洞。因为要的只是速度,固定矿洞的木框架都是草草了事。结果开采不到一个月,便有十座矿洞坍塌,两千多名矿工全部被活埋在里边。除此之外,诸如被里边冒出的水淹死,被毒气毒死,被石头砸死的事情层出不穷。整个矿场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中,矿洞就像是吃人的魔鬼,采矿的民夫们完全不知道下去之后有没有机会能重新见到天日。

    有旷工发动反抗,被负责采矿事宜的胡鲁残酷镇压,数百名闹

    事的旷工全部被狼牙棒砸碎了天灵盖,尸体挂在矿场周围木柱上示众。如此残酷的手段,让旷工们再无反抗的胆量,只能苦苦的支撑。

    完颜阿古大只要铁矿,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辽人的性命在他眼中贱如猪狗,死了再去强拉来便是。矿洞塌了再凿便是。铁矿一定要尽快挖出来,挖够。

    他在辽阳城西北旷野立起了集中冶炼精铁的土高炉,从大辽各地以及从大周而来的精通冶炼技术的人日夜炼铁通宵达旦。从矿山到冶炼场的大道上,来往的车马络绎不绝。仅仅一个月时间,便冶炼精铁五万余斤。速度极为惊人。

    七月底,完颜阿古大前去视察的时候对此颇为满意,看着那些冶炼出来的一块块黑魆魆的铁锭,完颜阿古大笑开了花。这些都将很快转化为武器盔甲箭支和攻城器械的主要部件,都将成为自己南下攻击大周的筹码。然而,那层层叠叠的每一块冶炼出来的铁锭上都附着着那些死去旷工的冤魂和斑斑血泪,都是用人命换来的结果。

    大量的精铁被开采冶炼出来,兵器盔甲的更新换代也迅速的开始。解决士兵的防护问题和更换并不锋利的弯月刀便不再是难题。大多数女真人用的弯月刀都是铸铁铸造而成的,粗糙无比。在战场上甚至会发生弯月刀在交战中直接断裂的问题,那其实便是质地和锻造工艺的问题。现在有了很多精通冶炼的工匠在手,这个问题便会很快得到解决。另外,完颜阿古大也鼓励众人不必依赖单一兵器。像狼牙棒,辽人的弯刀和大周的长刀长枪这些兵刃,各有各的好用之处,未必便死抱着弯月刀不放。弯月刀实际上是女真人为了在林子里打猎的方便而经过长期实践制造出的一种多功能的工具。但单纯用在战场上其实弊端还是不小的。除了笨重的外形之外,也太过短小,用来大砍大杀是极为不便的,适合的是投掷回旋和近身的搏杀。但如果和大周兵马正面交战,恐怕还是不及长刀如意。

    完颜阿古大可谓是绞尽脑汁的提升女真大军的战斗力,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因素去改进提升。他甚至贴出告示,广招贤才,招纳有才能之士为自己出谋划策,为自己贡献军队建设的好点子。

    八月初的一天,一名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来到了辽阳府求见完颜阿古大。此人是大周人士,是个隐居在山野之中的隐士,名叫李国仇。完颜阿古大接见了他,想听听这个人有些什么本事。陈之仇在完颜阿古大面前侃侃而谈。

    他告诉完颜阿古大,女真骑兵以轻骑兵为主,突袭侧击固然无敌,但缺少了正面突破阵型的重甲骑兵。他告诉完颜阿古大,现如今大周兵马已经有了大盾长枪阵,拒马铁车阵等各种专门对付骑兵冲锋的站阵,靠着骑兵的冲击力去冲击步兵站阵其实已经不再具有碾压的态势,所以必须要做出改变。否则便是野战,也未必保证骑兵一定必胜。

    大盾长枪阵其实便是一种以盾牌防护,大量长枪兵对冲击的骑兵进行攒刺的阵法。在盾牌的防护下,在长达两丈有余的长枪的攒刺下,冲击的骑兵冲到步兵阵型前也如老虎遇到刺猬,根本无处下口。而拒马铁车阵则是近来大周军中操练的一种阵型,是在阵型外侧以高大稳固的拒马状铁车作为屏障,那些铁车外壳上都有尺许长的柱状尖刺,整辆车便是一个大刺猬。骑兵冲锋时,这些铁车用铁链链接在一起,下方以铁钎固定在地面上形成一道铁刺拒马的屏障。步兵们尽管放箭射击,而根本不必担心对方的骑兵会冲入阵中。

    李国仇说,如果女真大军不改变其兵种的配比,依旧以为他们的骑兵天下无敌的话,怕是会吃大亏。就算是面对面的冲锋,大周的骑兵也不惧女真骑兵,因为大周兵马的盔甲武器更为精良,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这些话说的完颜阿古大心里咯噔作响,这陈之仇说的正是他心中担心的隐忧。他也听说过这些大周的步兵站阵,虽然没有亲自对垒过,但显然不能无视。听这李国仇一番详述,心里顿时有些发毛。那不是害怕,而是担心无法可破。

    更让完颜阿古大觉得奇怪的是,这个李国仇开口闭口都拿女真人和大周兵马的对垒说事,好像他知道自己要攻大周一般。而事实上这件事还属于机密,除了猛撒哥等人之外,便只有自己和身边的高级将领知晓自己的意图了。对外,一点消息也没放出去。相反,完颜阿古大和辽国朝廷还向大周伸出了橄榄枝,邀约了大周使者在析津府订立了三方友好相处的和议,表示辽国内部纷争结束,从此后三方和平共处,互不侵犯。

    这当然是缓兵之计,是麻痹和糊弄大周朝廷的,让他们丧失警惕之心。自己的意图不太可能

    被大周人知晓,即便他们知道此刻自己开采铁矿扩充兵力的行为,他们也不会认为是针对他们的,因为完颜阿古大玩了个小花样,故意露出了一些小道消息让大周使者知晓,暗示自己将要对耶律春一方进行进攻。他也让猛撒哥他们发出同样的暗示讯息,造成一种女真人和辽人之间依旧互相敌视,很可能将爆发大战的假象。这种假象便可以完美的欺骗大周朝廷,让他们以为他们可以坐山观虎斗,高枕无忧。己方和辽国现在进行的扩军的行为便可被大周人理解为是双方之间的军备竞争之举,都是针对对方的。

    这所有的内幕不可能为人知晓,自己和身边亲密的将领不会说出去,猛撒哥他们更不可能说出去。

    完颜阿古大直接向李国仇询问,为何他要以大周作为女真兵马的假想敌的时候,李国仇大笑不已。

    “完颜大首领是何等样人?乃天之骄子也,岂能偏于一隅而不建功立业。如今天下,辽国和大周都已经是风雨飘摇之势,以完颜大首领这样的大英雄,岂会错过这种良机?大首领此刻秣兵历马,莫非是去长白山打猎去不成?”

    完颜阿古大哈哈大笑,这番话捧得自己舒服的很,却又对天下局势看的清楚的很,看起来是个明白人。

    再聊几句,发现这相貌普通穿着普通的李国仇身上似乎有一种不一样的气质。完颜阿古大想问个清楚,毕竟此人来自大周,若不弄清楚身份,却也不敢用他。李国仇倒也并不隐瞒自己的身份,坦然告知。

    “实不相瞒,在下乃南唐皇族后裔。当年我南唐国便是为大周所灭。我国主被大周皇帝骗至汴梁,三年便被毒杀,皇后也被大周皇帝霸占。此灭国之恨,杀国主之仇,夺皇后之辱岂能忘记。我南唐国灭之后,皇族后裔有侥幸逃脱的,隐匿于山野之间。一百多年过去了,李氏子孙却没有忘记这仇恨。我李氏子孙人人名字都带着一个仇字,便是要不忘国破家亡之仇。在下自小便博览群书,研习兵法,便是随时准备为灭大周而出山。我南唐李氏已然式微,并无能力灭大周报仇,故而我们要寻找的便是有实力有能力的天下之主以辅佐之。说白了,便是希望能够灭了大周报我南唐李氏的国仇家恨。这几年来,我们观察天下大势,认定完颜大首领便是未来的天下之主,所以我便来了。既助完颜大首领一臂之力,也为我南唐李家报仇。”

    完颜阿古大恍然大悟,原来此人是南唐皇族后人,南唐为大周所灭,其皇族后裔这一百多年间便隐匿余民间思量报仇。大周现在风雨飘摇之时,他们便冒出来了。如此说来,这个人是可用的,只要他有真本事便好。此人说他博览群书熟读兵书,跟大周人作战,自己正需要这种对大周人心和情形了解,对大周人的作战方式和思维方式都了解的人来帮自己。

    “我想问一句,你们南人不是一向对我们北方之族怀有憎恶之心么?就算你对大周有国仇家恨,也不应该来助我吧。你完全可以助大周国内的反叛之人才是。”完颜阿古大.逼视着李国仇问道。

    李国仇洒然一笑道:“大首领,我李氏可没那种狭隘的想法。秦汉以来,南北之地共属一国,有何族群之分?惶惶天下,有德有才者居之。秦失其鹿,天下可共逐。我李氏并不会以此为意。谁是真命天之子,谁能灭了大周为我李氏报仇,我们便帮谁。就这么简单。至于说到大周内部的反叛之军,我猜想大首领说的是伏牛山的那只兵马吧。我们可不帮他们,因为他们只反郭旭,不反大周,他们得了天下,天下还叫大周,那算什么?他们其实是一伙的。倘若不信,大首领将来攻大周时便会明白,他们一定会跟大首领作对的,他们才是视大首领为异族的那群人呢。”

    完颜阿古大微微点头,李国仇说话坦率的很,一点不做作遮掩。一个将自己的目的直接袒露在你面前的人,可称得上是坦坦荡荡了。他直言只为灭大周,其他的都不管,虽然偏执,但却也符合他们隐忍至今的行为目的。

    “适才你说了一堆我女真大军的弊端,然则你对我女真大军有何好的建议么?”完颜阿古大微笑问道。

    “当然,在下就是来献策的。第一策便是要对大首领手下的骑兵进行一次改造。我这里有图形画册,呈大首领查看,若觉得可行的话,具体事宜大首领可向我询问。在下不是来混吃混喝的,若大首领觉得在下没本事,在下立刻便走。”那李国仇取出一本小册子呈递了上去。

    完颜阿古大打开那小册子,上面图文并茂,描述了一个完颜阿古大从未见过的兵种。当完颜阿古大一页页的翻过之后,不禁长声大笑,赞叹不已。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