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四零九章 最大的赢家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韩章本是无可奈何,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他的决策无疑是正确的。擒贼先擒王,在极度不利的情形下,倘若能击杀对方主将,无疑会扭转战局,赢来转机。既然完颜阿古大冒头,这无疑是个极好的机会。他必须出来和完颜阿古大对决。无论是从战局上还是谋略上还是个人的荣誉上他都应该站出来。

    他对自己的武技也有着很高的自信。他的伯父韩延寿从他出生的时候起,便对他严格要求。不但让他读书习字以明理,更请了名师教其武技。韩延寿的心血没有白费,韩章长大成人之后成为了文武双全的卓越人物。大辽新一辈臣子之中,以韩章最为优秀。不到三十岁,他便执掌了大辽禁军骑兵,但却没有辽国大臣和将领认为他是靠着韩延寿的提携,都认为他实至名归。假以时日,韩章必是辽国柱石之臣,成就直追韩延寿也未可知。

    然而,他却低估了完颜阿古大的武技。完颜阿古大是那种表面看起来勇武莽撞,但其实狡诈无比之人。这都是在长白山险恶的境地中求存磨炼出来的。勇猛如猛虎,狡诈如豺狼。否则便无法活下去。不能说韩章的战败是愚蠢和无能,只能说完颜阿古大更胜一筹。

    一代将星陨落于此,如流星划过,短暂的光辉之后便隐没于无尽的黑暗之中,湮灭无踪。

    当韩章失去生命的身体摔落马背的时候,也预示着此战辽军再无抵抗之力。接下来便是一方血腥的屠杀,一方士气溃散的亡命奔逃。女真骑兵在草原上狂奔追杀,一个时辰后,整场战斗以辽军死伤近两万人,两万多人放弃抵抗投降,只有不到三千人逃走的结果而告终。女真骑兵仅以死伤六千人的代价便赢得了这场伏击歼灭之战的胜利。

    完颜阿古大的肩膀上裹着布条,胸腹间也裹着布条。此战他只受了这两处伤,却都是来自同一个人,那便是韩章。但最终的胜利者却是他完颜阿古大,韩章却已经归于尘土之中。

    “哈哈哈哈。还有谁能挡我女真人之路?谁也不成。咱们得去瞧瞧那边的战事打的怎么样了。胡鲁,留下三千人手打扫战场,盔甲兵器战马统统收拾拿走,一件不留。其余儿郎们,跟老子杀!”完颜阿古大哈哈大笑着大声说道。众女真士兵仰头看着他策马立在晨曦微白的天空之下的身影,心中敬仰万分。

    大首领就是神,是长生天派下来的神人,是天下的主人。这一点已然无可怀疑。

    ……

    牛王岭正面战场上,投土车的轰炸持续了一个多时辰。牛王岭上的部落兵马吃尽了苦头,苦苦的支撑着。韩德遂一点也不着急,他并不急于进攻,他不想让对方立刻逃走,因为那样的话,韩章的五万大军便无法包抄到位。他要等到韩章的兵马到位,届时会发射焰火弹告知自己,到那时才能全面出击,两面夹击,痛歼敌人。

    当牛王岭西南方向升腾起两颗红色的焰火弹的时候,韩德遂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按照约定,焰火弹应该是绿色的三颗,那是攻击的信号,两颗红色焰火弹那是告急的信号啊。这是怎么了?莫非韩章打错了信号?但那又怎么可能。韩章是精细内秀之人,行事从容不迫有条有理,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形下犯下这等低级错误?再说了,焰火弹升起的方位在牛王岭西南方十几里外的地方,那也完全不是包抄到位的正前方牛王岭腹背的位置,韩章就算犯错,却又怎么可能犯下两个低级错误?

    韩德遂心中焦灼,却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若是要抽调兵马去救援,正面战场怕是也有危机。而且眼下自己占据上风,对手正无计可施之时,一旦抽调兵马的动作被部落骑兵发现,他们反而可以反攻冲锋,到那时岂非前功尽弃功亏一篑。绝对不能冒这个险。

    冷静的想了想,韩德遂得出了结论,这很有可能是牛王岭上的兵马抽调出了大量的兵力去围堵韩章的兵马了。他们发现了韩章的踪迹和意图,所以这么做了。虽然这个结论未必正确,但这是唯一的解释。如果这个结论正确的话,那么此刻牛王岭上的部落兵马人数其实已经不多了,只是佯装挨打的样子吸引住自己,暗地里腾出手来进攻韩章。

    韩德遂想明白了这些,心里松快了许多。想吃掉韩章的五万骑兵那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自己也不急着去救援。韩章发射信号的目的怕只是告知自己情形而已,并无要自己救援之意。在这个时候,自己反而应该乘机攻上牛王岭,将对方剩下的兵马迅速歼灭,然后再率大军奔赴救援。届时对方被韩章拖住,想走也走不脱,必然大败。

    韩德遂当机立断,传令全军做好的冲击山岭的准备。投土车这一个时辰的投掷,山岭斜坡上的壕沟陷阱里也都堆了厚厚的一层泥包。虽然没有完全填平这些壕沟,但是里边的尖刺之物都被填埋,壕沟也并不太深了。骑兵冲

    锋的难度大大降低。为了保证冲锋的效果,韩德遂命人将云梯搬来数百架,如果陷阱已然是阻碍,便以云梯搭建斜坡,铺上木板供马匹从陷坑之中冲上去。

    做好了这一切准备之后,投石车的轰击停止了。嘹亮的号角声在山岭下方响起。八万南军骑兵分为八个梯队,从两里外的平坦地带开始冲锋,朝着牛王岭上方发起了浪潮般的攻击。

    无数的马蹄踩踏着松软的草皮,马蹄扬起时,草屑和泥土飞溅,在草原上两尺以下的高度形成一片草屑和泥土的浓雾。他们一往无前,冲上缓坡,勇猛无畏朝着山岭上方冲锋。士兵们的呐喊声响彻黎明前的草原,惊的方圆数十里的野狼遁走,鼠兔躲在洞穴之中瑟瑟发抖。

    山岭上方的部落兵马正被泥包轰动晕头转向不知该如何是好,几名部落酋长们心里咒骂着不知所踪的女真兵马,又不敢主动出击,却又不甘就此撤离。西南方的焰火弹他们也看到了,猛撒哥等人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情形,心中更是惴惴。他第一时间派出骑兵去查看情形,相聚仅仅十几里地,所以消息很快便传了回来,原来是女真人在西南方堵截了对方试图绕后攻击的骑兵,双方展开了大战。

    得知这一消息,猛撒哥等人心中大喜。女真人神出鬼没,居然被他们逮到了企图绕后攻击的南军骑兵,这可太好了。真要被他们绕后堵截,对方前后夹击进攻,今夜怕是要糟糕。而且,得知此消息后也提供了另外一个重要的讯息,南军分兵数万绕后包围,则眼前坡下的兵马恐只有八万,并非之前认为的是南军的全部兵马。一旦真的打起来,心里也有个底。

    这种情形下,坚守牛王岭的决心便更大的了,哪怕是被敌人用投石车弄得焦头烂额,但只要等女真人打败对方绕后兵马,便可以一起发动进攻了。猛撒哥派出大量斥候摸下山岭,严密监视对手的动向。不能让对方分兵去增援西南方的战场,一旦他们分兵,己方将毫不犹豫的主动出击,逼着他们不敢去救。

    山岭下的南军发动猛攻的情形也在酋长们的意料之中,他们定以为西南方向的战事是他们的人被部落兵马给拦截了,他们压根不知道女真人的存在,他们或许以为山岭上已经空了,所以才会想要突破山岭。如果他们真的这么想的话,则完全陷入了迷雾之中,迎接他们的将是凶猛的打击。

    韩德遂的八万骑兵呈波次队形朝着山岭发动了猛攻。第一支万人队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岭下百步内,进入了陷坑区。韩德遂的估计大致不差,一个多时辰的泥包轰击,无数的泥包投掷上来,有的在空中散开,有的重量不足不能及远,有的从山岭上自己滚落下来,统统落入了这些陷坑之中。陷阱虽然未能被填满,但是确实已经堆积了厚厚一层泥土草包,原本深达丈许的陷阱已经是不到一人高的浅坑了。能够有杀伤力的陷阱已经很少了。这种情形下,虽然对进攻依旧有阻碍作用,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不可逾越了。

    即便如此,首批冲上去万人队还是遭到了凶猛的打击。部落骑兵狗一样抖落头脸上的泥土和草屑,开始对岭下的骑兵放箭。数万羽箭密集如雨,即便呈散兵冲击阵型,即便举着盾牌防御,南军骑兵却还是死伤惨重。上千兵马冲入一些尚有杀伤威力的陷坑之中陷落,另有近千余人在第一轮的箭雨中便落马,到处是箭矢破空的嗖嗖声和兵士们中箭或落入陷坑的惨叫声。

    韩德遂目睹此景有些纳闷,从对方箭支的密集程度可以看出,山岭上的敌军数量并没有减少。然则韩章的兵马是遭遇到了哪只兵马?难道部落兵马在这个冬天里又招募了更多的兵马?那是不可能的,位于临潢府的细作早就探查的清清楚楚,临潢府这个冬天混乱不堪,根本没有招募兵马。消息不会有错。然则和韩章作战的并且逼得韩章发射求救讯号的是哪只兵马?韩德遂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顿时身上冒出冷汗来。

    但无论如何,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自己不可能下令停止进攻,如果当真是自己想到的那种可能的情况发生了的话,那今日之战便是决定生死之战,无可逃避。既如此,唯有死战一途。

    “杀!谁敢后退一步,杀无赦!”韩德遂沉声怒吼,同时自己也催动马匹冲向前方。身旁的上千骑兵护卫忙紧跟而上,护卫其周全。

    主帅亲自冲锋。所有人都意识到此战绝无罢手的可能,所有人也都收拾起侥幸的心理,漫山遍野全是冲锋的战马,蝼蚁一般朝着山岭上冲杀而去。就算有陷坑和密集的箭雨阻击,也无法阻挡此刻南军的不顾生死的冲锋。前队万人骑兵队付出六成伤亡之后,三千多骑兵成为首批冲上山岭的兵马。他们成功的为后续兵马的冲锋创造了条件。就像攻城之战一样,一旦城墙数处被突破,则守方便不得不优先处理登城的兵马,对后续兵力

    的打击便会削弱。

    此刻也是如此。这三千骑兵给后续兵马争取了些许的时间,让第二支万人队近七成骑兵成功冲上山岭,接下来,后续六万兵马便畅通无阻,直冲而上。

    宽度只有十几丈的山岭顶端比之城墙顶端要宽阔了不少,十几万兵马纠缠在这长七八里宽十几丈的草岭上展开近身厮杀,场面之混乱可想而知。部落骑兵在对方冲锋时率先歼灭了南军上万人,但这笔账很快便得到了清算,南军骑兵甲胄精良武器锋利,非对方能比,一旦近身搏斗,部落兵马明显占据下风。若不是猛撒哥秃骨撒等人下了死命令不准后退的话,他们早就不肯以肉搏的方式作战了。战斗进行了一个时辰,部落兵马死伤人数超过了两万人,南军骑兵的死伤不足八千。双方兵马的数量重新来到同一起跑线上,但是战力的对比却已经相差太多。再半个时辰后,部落骑兵再损万余,军心涣散,已经在断崖崩溃的边缘了。

    “他娘的,女真人呢?怎么还不来?猛撒哥酋长,你不是说他们会来救么?天都要亮了,他们人呢?我们的人死伤过半了,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秃骨撒浑身浴血,数处受伤,冲到猛撒哥和忽鲁八所在的地方大声咆哮道。

    忽鲁八也皱眉道:“咱们是不是被女真人卖了?半个时辰前那边的战事已经结束了,他们怎么还不来?就算损失了兵马,却也不能不来相救吧。”

    “我看完颜阿古大这狗日的东西必是想借韩德遂之手灭了我们。这狗贼实在阴险之极,这笔账回头必跟他算。咱们得立刻撤退,否则剩下的四万多老本也都要打光了。”秃骨撒叫道。

    猛撒哥皱眉喝道:“吵什么?这个时候不要胡思乱想,顶住才是正经。完颜阿古大或许有此心思,但他不会不来相救。他有南下之心,但没有我们,他可没这个本事。他还的依靠我们当他的后盾。我们没了,他女真人能灭了韩德遂么?韩德遂会跟他合作?好好想想吧。完颜阿古大不是那么愚蠢的人。”

    “到这个时候,你还替他说话。怕是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银子呢。老哥,你要不走,我可带着我部落的人走了。我可输不起。”秃骨撒叫道。

    “你敢!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想全身而退?卖了我们兄弟?老子第一个不容你。”猛撒哥怒喝道。

    忽鲁八在旁不知该如何劝解,正焦躁间,忽然看见曙光之下东南方向的地平线上,无数的黑点正风驰电掣而来,顿时大喜叫道:“莫吵了,莫吵了,他们到了,他们到了。”

    猛撒哥和秃骨撒转头看去,顿时大喜过望。那绝对是女真骑兵,他们的呐喊声很是独特,盘旋在头顶的弯月刀也容易辨认。那正是他们期盼的女真骑兵。

    在耽搁了半个多时辰之后,部落骑兵的坚持终于没有白费。完颜阿古大率近七万女真骑兵呼啸而至,一炷香之后,他们如潮水一般冲来,淹没了战场。

    ……

    晌午时分,牛王岭之战以女真和部落联军的彻底胜利而终结。在女真兵马增援抵达之后,战局很快逆转。兵力战力彻底失去优势,而且也知道了韩章所率五万骑兵被女真人彻底剿灭的消息之后,韩德遂仰天长叹,知道局面已经不可挽回。

    他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让韩宗昌率三万骑兵突围而走,自己则率剩余的兵马拼死抵抗。他希望能让自己唯一的儿子能活着逃走,以保全血脉存续。他老了,此战失利,他也没有脸活着逃走了,他选择了死战。

    韩德遂是死在十几名部落骑兵手里的,当断后的兵马被彻底冲散之后,韩德遂身边亲卫和射杀殆尽,落单而逃。十几名部落骑兵盯上了他,追了他十几里地,一箭一箭的消耗了他的生命。他倒下马的时候,身上插了足足十三根羽箭,无一在要害位置。穿透他身上精良甲胄的羽箭其实只入肉寸许,并不致命。但是,那些伤口都会流血的。流血太多,终于让他支撑不住落马。十几名部落骑兵赶上来,硬生生的割掉了他的脑袋,拿去领赏。留下他无头的身躯躺在北方草原的大地上。

    而韩宗昌也并未能逃脱,完颜阿古大分兵三路围追堵截,韩宗昌不敢朝着一个方向突围作战,最终被硬生生的赶到了包围圈里。韩宗昌下马投降,被完颜阿古大一棒打碎头颅,三万骑兵也全数被俘虏。

    此战南军全军覆没,部落兵马损失过半。唯有完颜阿古大的女真骑兵成了最大的赢家。捞了最大的油水。俘虏的敌军便有五万多人,加之缴获的战马盔甲兵刃以及南军大营中的粮草物资攻城器械无数。猛撒哥等人只象征性的得到了些弥补,但他们知道这时候不可跟完颜阿古大争夺,只能捏着鼻子吃哑巴亏,只希望完颜阿古大不要突然翻脸。这时候完颜阿古大要是翻脸,临潢府和部落兵马便全完了。

    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